智旻跑到國外去,一下子在英國,一下子在瑞典,一待待了三個月。這三個月他試著找別人,男的女的都有,甚至帶回旅館,但他就是沒辦法做到最後。他想也許是時差啥的,讓他興致缺缺。然後他回國,忍受著時差,跟柾國做愛,柾國讓他高潮了一次又一次。他隔天又慌忙的離開,跑到澳洲去,這次比較短,柾國的影子如影隨形,他待了兩個星期就回來了。

      智旻在外國的行蹤忽東忽西,號錫一整個莫名其妙,他打電話問泰亨,泰亨也不知道智旻在搞什麼。不過泰亨把智旻跟柾國的事告訴了號錫。

      「真是瘋了!」,號錫抓抓頭髮,想到智旻消失的那十天,「我早該知道⋯⋯」。

      泰亨回家後,發現他的好友坐在他的床上發呆。

      「你終於回來了,朴智旻你在搞什麼!」,泰亨大聲的說。

      智旻呆呆的看著泰亨。

      泰亨從鼻子裡哼了一聲,「你愛上田柾國了?」

      智旻瞪大眼睛。

      「一點也不難猜」,泰亨不耐煩的說。

      「怎⋯怎麼會?」

      「你知道你第一次講到田柾國的時候,你是怎麼跟我形容他的嗎?」

      智旻搖搖頭。

      「你說他好可愛」。

      智旻想起來了,他絕望的閉上眼。

      「我那時就知道不妙,我勸過你了,但你當時一心想跟他玩,你那時就喜歡他了,對吧?」

      智旻往後倒在床上。

      泰亨沒放過他,「然後你竟然跟他上床了,長達兩年!對象只有他!」

      「你不要再說了」,智旻覺得快不能呼吸。

      「你是小偷,他是保全,你們不能在一起!」,然後泰亨想了想,「除非他不幹保全,你不當小偷!」

      「我該怎麼辦?」,智旻丟下一顆炸彈,「我可以為了他不再偷東西⋯⋯」。

      「天哪!朴智旻!你就這麼喜歡他?!」

      智旻把自己埋在棉被裡。

      「你把他忘了,不要再見面,一切就沒事了。」

      「我試過了」,智旻的聲音從棉被裡傳來,悶悶的,「沒用」。

      「所以你才拼命出國?」

      「對。」

      「也許時間不夠久。」

      「時間也沒法太久,我跟他都要工作,一定會碰上面。難不成為了忘掉他,我不幹了,那不是一樣嗎?」

      也是,就像自己跟閔玧其,要忘掉真的蠻難的。

      「那,去問他?」

      智旻吸了一口氣,從床上坐正。

      「你那時也這樣勸我啊」,泰亨說,「你叫我直接去問他」。

      「結果你不肯,害我在他那當了兩年的會計,然後遇到田柾國」,智旻說。

      「誰知道會這樣⋯」,泰亨有點歉疚,「那你要去問他嗎?」

      「我不知道⋯」,智旻抱著棉被,縮在床上,「泰泰,我好怕。」

      泰亨上床抱著他,下巴擱在智旻的頭頂,「我懂」。

      智旻在晚上七點到柾國的住處等他,智旻很緊張。

      九點柾國回來了,「怎麼突然跑來?」,柾國脫掉外套問。

      柾國問的問題,讓智旻很難受,他現在很敏感。

      「那⋯那我先回去了」,他的勇氣盡失。

      「你幹嘛?」,柾國在智旻起身準備離開前拉住他,智旻這一陣子很怪,一下子消失,一下子突然出現,完全沒有打聲招呼,柾國覺得很煩躁。

      智旻一心只想走,他ㄧ看到柾國就想逃,他沒勇氣面對。

      柾國托起智旻的臉看著他的表情,智旻雙眼緊閉。

      到底怎麼了?柾國皺起眉頭。

      他吻上智旻的唇,智旻沒有拒絕他,「上床嗎?」,柾國試探的問。

      智旻想搖頭,但他自暴自棄的說好。

      無論上床幾次,智旻還是輕易就陶醉其中,他對柾國毫無厭倦感,纏綿的、粗暴的、溫柔的、激情的,他都喜歡。智旻滿腔充塞著對柾國的愛,他情不自禁的吐露,「柾國,我愛你」。

      柾國剛結束,正準備躺下來,聽到智旻說的,他愣住了。

      智旻小心翼翼的又說了一次,「我愛你」,他仔細觀察柾國的神情。

      柾國面無表情。

      智旻覺得沒有辦法呼吸。

      然後柾國坐起身,開始穿上衣服。

      智旻慌忙說,「我開玩笑的,怎麼可能,哈哈」,他乾笑兩聲。

      柾國站起來拿起他的褲子,彎腰把褲子穿好。

      「我開玩笑的,田柾國,我不愛你!拜託」,智旻在床上急切的喊。

      柾國什麼都沒說,他開始往外走。

      「我不愛你,我說真的,我ㄧ點都不愛你!我們只是上床的對象!」,智旻把話語從胸口擠出來,他心好痛,但他不在乎,他只想柾國留下來,只要柾國留下來就好。

      柾國頭也不回打開門,走了出去。

      智旻愣愣的看著房門,眼眶含淚,嘴裡還在喃喃的說,「我不愛你,不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智旻回過神來,穿上衣服,打開窗戶,從三樓跳了下去。到了地面,他把鋼繩收起,不辨方向,逃離了柾國的住處。

      

 

 

 

 

 

      智旻房間門鎖的密碼是1230,金泰亨的生日。

      柾國第一次去的時候沒問,後來忘了是什麼時候,他忍不住問了。

      「哦,那是泰亨的生日,他常忘記密碼,被鎖在門外,我乾脆用他的生日當密碼」,智旻一臉受不了的樣子,但其實他的話語全是寵溺。

      那一次,柾國就知道壞了,他滿胸口悶氣,只想叫智旻把密碼改了,但他面無表情的帶過,假裝一切都不在意。

      他幹嘛在意,對一個耍過自己,工作上是敵對的人在意?何必!

      然後是禮物,金泰亨生日。

      智旻出國回來,帶了禮物給泰亨,他手很巧,用漂亮昂貴的包裝紙,包裹起來,他甚至準備了卡片,趴在桌上,用那可愛的手,一字一字的寫。

      柾國想把那卡片燒了。

      接著金泰亨撞見了他們的性事,他故意不走,他不管他們關係是不是好友,反正他就是不爽。

      若是智旻做點心給他,他一口一口滿足的品嚐。智淑做的幾乎都被別人吃光了,智旻做給自己的,他可以一個人獨享。

      他故意把領帶遺落在智旻房裡,他喜歡智旻幫他整理清洗。

      智旻出國,他瘋狂的想念智旻。

      智旻要是出任務,他提心吊膽。

      當他趁智旻不在時,溜進智旻的住處,裝設監視器時,他覺得自己陷得太深了。他氣急敗壞的把監視器材又全部拆下來,逃難似的離開。

      但智旻的甜美讓人沉溺,他總是一次又一次去找他,只要看到智旻,他心裡滿是柔軟,總忍不住逗他,看著他羞澀的模樣,他沒辦法克制自己,他會壓在智旻身上,瘋狂的索求。

      朴智旻讓自己完全失去控制,變得一點都不像自己。當智旻還是金智淑時,自己就動心了,他到底在自己身上下了什麼咒語?

      他不能再這樣下去,他不能讓朴智旻影響自己,他需要找回他的理智。他必須夠強悍,他不能有弱點。

      然後智旻說他愛上自己,愛田柾國。

      不可以,不行!

      柾國在街頭停了下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來這的,當智旻跟他表白,他思緒陷入混亂,想也沒想的就走了出來。他抬眼看了一看四周,這裡離他的住處很遠。柾國扶著自己的額頭,猛然想到智旻還在他的房間,自己就這麼跑了出來。

      天哪!

      柾國轉身往回跑,一路衝回住處,當他爬上三樓,打開大門時,床上沒有任何人影,床邊窗戶大開,風吹動窗簾,啪沙啪沙作響。

      柾國靠在門板上喘氣。

      也好,這樣也好,智旻走了,一切都恢復原來的樣子,他再也不用擔心智旻對他的影響,他們不會相愛,各走各的。

      一輩子都不要再有關聯。

      日子平淡的流逝,整個世界再也沒了智旻的消息,沒有任何一個案子看起來跟智旻有關,柾國得到了他想要的平靜。

      他可以認真的工作,而不是為了某個人拿著監視器材做蠢事,不會一個人傻笑,不用期待盼望某個人回國,不再嫉妒。

      柾國的完美主義變本加厲,他太過逞強,總把自己逼到極限,南俊不只一次要他慢下來,但柾國不聽。他投入工作,每一個細節都推敲到最完美,幾點幾分到現場,幾點幾分護送委託人回去,他做到分秒不差。要是在監控室,他盯著螢幕,確保每一樣物品在它們該有的位置上。

      只是他失眠的問題很嚴重,他會平躺在床上,閉上眼睛,告訴自己趕快睡覺,但沒有用,非常痛苦。後來,他乾脆拿手銬把自己銬在床上,然後迷迷糊糊的睡著了,他沒特別去探究原因。

      柾國有時候會在社交場合遇到金泰亨,可能是為了保護某個名人,或是負責某個會議的安全。金泰亨滿臉笑容,在看到他時,變成一臉陰鬱,他們從來沒有交談。

      「泰亨啊,柾國沒有錯」,玧其在角落對著泰亨說,今天是一個慈善派對,磐石承接了維護派對安全的工作,泰亨跟玧其剛剛在門口就看到柾國。。

      「智旻現在下落不明,是生是死我都不知道,我才沒空理田柾國」,泰亨苦澀的喝下杯中的香檳。

      「嗯」,玧其點點頭。

      「我知道你喜歡田柾國,但我不想因為他跟你吵架,所以還是別提了。」

      「好」,玧其想了想又說,「需要我幫忙找嗎?」

      「不用」,泰亨搖搖頭,「除非智旻願意現身,否則沒人找得到他。」

      泰亨太了解自己的好友,智旻古靈精怪愛作弄人,但其實他鑽牛角尖,又很容易沒有自信。從前鄭卞申剛開始教他製作面具時,智旻成分出錯,整張臉腫了一個禮拜,他窩在房間裡邊哭邊調整成份,泰亨怎麼勸他,怎麼讚美他,他都不聽,直到他能隨心應手的製作各式各樣的面具,智旻才又展露笑容。

      只是這次,不知道智旻何時才能想通,願意回來。

      香港,尖沙咀。

      智旻在摩天大樓上,眺望維多利亞港的夜景,海面上倒映岸上建築物的燈影,智旻的思緒飄得很遠,已經過了兩年了,他的思念有增無減。

     這兩年智旻在國外東奔西跑,但田柾國總是輕易趕上他,他的身影不自覺浮現在眼前。他英俊的臉龐,最讓人難忘的就是那雙大眼,在自己說話時,總是專注的凝視自己。他笑起來會露出可愛的牙齒,像隻兔子。要是他笑得厲害,他的眼尾會皺成一團,看得人也禁不住笑意。他要是不開心了,會半垂著眼,眼底滿是警告,看起來很嚇人,但同時又很可愛,智旻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

      他想起剛認識柾國時的情景,他化妝成金智淑,故意送東西給他,害羞的看著他,逗弄他,柾國的表情無奈而苦惱,他的心在那時情不自禁的陷落。然後金智淑跟朴智旻一樣,被柾國拒在門外,他被同一個人拒絕了兩次!

      每天晚上智旻躺在床上,柾國的觸摸會一再重現。柾國喜歡揉捏自己的臀部,好幾次還咬了他。他喜歡親吻自己耳後的肌膚,他說那裡好嫩。

      柾國追求完美,他在小細節上體貼入微。有一次他們才正要開始,金碩珍打了電話來,柾國帶著耳機跟他確認,掛上電話後,柾國還喃喃自語的看著文件,來回確認了好幾次,他認真的樣子好迷人,但他從不把自己的標準強加在別人身上。這樣的柾國,表現在床上,要狂野就狂野到底,要溫柔就親憐蜜意,每次都讓智旻高潮連連。他總是等自己準備好了才進入,確保一切都是美好的,自己是舒適的。有時候太急了,沒戴保險套,他會親自幫自己清理。

      沒有人像他那樣,沒有人。

      智旻感受到自己對他滿腔的愛,但柾國面無表情,不發一語離開的模樣,在下一秒折磨智旻的心。智旻覺得自己痛得想滾地哀嚎。

      是自己太傻,是自己一廂情願,田柾國沒有錯,他們一開始就說好了。

      但是他都說不愛了,只希望柾國留下來,他沒有要求田柾國愛自己呀!

      難道連單戀都不行嗎?自己這麼令人憎惡嗎?他的愛這麼讓人困擾嗎?

      最慘的是,都已經這樣了,自己還戀戀不捨,活像全世界只剩田柾國一樣,躲在國外越久越顯得自己可悲。

      搞不好田柾國早就忘了自己,早就有了新的對象,只有自己在折磨自己,好好笑。

      他拿起手機,打了一通電話,「姜大哥,你的委託我接了,明早我就回去,到時候再聯絡。」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