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西蒙竟然say hi

期待他能看看GCFT,然後說說他的感受

F357830F-7322-494D-B6B7-8E252ABF24E0.jpeg

 

 

 

 

 

 

 

      公司裡開始流傳會計智淑是狐仙的傳言。

      「只有這個可能了!」,朴荷娜鐵口直斷。

      「咦~真的嗎?」,旁邊一個女職員尖喊,「不會吧!」

      「要不然總經理怎麼會被她迷得七葷八素的!」,荷娜恨恨地說。兩人差了十歲好嗎?還女大男小耶!怎麼樣都不可以!「不行,不能這樣,我們得給她一點顏色看看!」,荷娜手握拳頭,一副要吃了人一樣。

      中午時間,荷娜趁著碩珍準備開口邀智淑下去吃飯前,開口截住了他。

      「智淑姐跟我們一起!」,荷娜拉著智淑的手宣告。

      於是今天,智淑就跟女孩子們一桌。

      這一桌一看就是鴻門宴,智淑呆呆地笑著,坐在她們中間,聽著她們冷嘲熱諷。

      真可愛,竟然在生自己的氣,要是她們知道自己的真實身分,不就氣到心臟病發?智淑呵呵笑著,吃了一口飯。

      荷娜看智淑悠閒的模樣,恨得咬牙,於是她故作親密,湊近智淑,「智淑姐,你要喝柳橙汁嗎?」,說著,就把柳橙汁遞了過來。

      嘿嘿,看你怎麼得意,荷娜心裡冷笑,然後她假裝沒拿穩,整杯柳橙汁掉了下去,眼看就要灑在智淑身上。

      智淑用力踢了地面一腳,人連著椅子往後退,椅腳磨擦地面,發出刺耳的嘎嘎聲。她左腳往上一踢,杯子跟柳橙汁被她踢向空中,智淑彎腰伸手一接,杯子盛住果汁,一滴也沒灑下來。

      全部的人呆住。

      荷娜眨了眨眼。剛剛發生什麼事?

      智淑動作太快,沒人看清楚她是怎麼辦到的。

      「怎麼了嗎?發生什麼事?」,碩珍隔著一張桌子問,柾國坐在他旁邊,也朝著智淑的方向看。

      智淑帶著笑把杯子放回桌上,愉快地說,「沒事」。

      女孩子真的好可愛喔⋯⋯

      隔幾天,荷娜找智淑一起到試妝間去。一進去,裡頭四五個女孩子,表情不善。智淑呆萌地站著,荷娜從後面用力推了她一把。

      「噢」,智淑步子癲了一下,人被推到中間去。

      然後四五個女生就開始你一眼我一語的批評智淑,話說得又酸又狠。

      「都幾歲了,裝可愛?也不照鏡子?」,一個女生,指著四面的鏡子給智淑看。

      「該回家去生小孩了吧!噢,沒人要娶你吧!也是!」,一個女生,假裝無意地把玩著眉筆說。

      「你臉皮也太厚了,黏著總經理也太不要臉了!」,一個女生,瞪著智淑,鮮紅的指甲,像要把智淑給撕了。

      智淑聽了好一會,覺得聽得差不多,沒什麼新意了,她轉身從梳妝台那拿了一隻修眉刀,小手平放在桌上,二話不說,抓著修眉刀對著指頭縫,一路橫掃過去,就聽到梳妝台上一陣答答答的聲響。來回個五六次之後,智淑把修眉刀往上一扔,人漂亮地旋身,裙擺飛舞如花,一手放在背後,接住了刀子。

      一室寂然。

      智淑嫣然一笑,女孩子驚恐地看著她。

      「我先走了」,智淑歡快地說,轉過身去,看都沒看,修眉刀輕輕一扔,準確無誤地投入化妝包裡。

      荷娜怯怯地往旁邊讓開一步。

      智淑滿意地微笑,越過荷娜,打開門,走了出去。女孩子真的好可愛⋯⋯啦啦啦,今天真開心!

      這下子,公司裡的女職員們繪聲繪影,全都認為智淑真的是狐仙了。沒人敢再惹智淑,智淑覺得好可惜喔⋯⋯

      這天,智淑戴著一副皮手套,手套在手腕處是一圈白色的絨毛,讓人好想牽住親一口,她雙手提著包包的提把,緩緩前進。天氣很冷,已經是一月底了。智淑和柾國在公園裡散步,兩人漫無目的地走半個小時,還沒有準備回去的跡象。

      柾國偏過頭去,看著智淑問,「冷嗎?」

      智淑把臉上的髮絲撥開,抿著嘴笑,搖搖頭。

      「要回去了嗎?」,柾國又問。

      智淑再度搖頭,然後淺笑著說,「再走一會。」

      「好」,柾國內心歡喜不已,他把頭轉回去,繼續往前走。

      從上次柾國約智淑一起吃晚餐,到現在已經三個禮拜過去了。這三個禮拜,他們一起出來吃飯聊天七次了,公園散步三次了。兩人進展很有限,但無所謂,他們喜歡對方的陪伴。

      「智淑小姐會覺得⋯⋯嗯⋯⋯很幼稚嗎?」,柾國語焉不詳地問。

      「什麼?」,智淑停下腳步,仰著頭看著柾國問。

      「我⋯⋯」,柾國也停了下來,轉過身,面對著智淑問,「覺得我,年紀小,幼稚嗎?」

      智淑溫柔地看著他,沒有說話。

      柾國有點難為情,他低下頭,乾笑著說,「哈哈,因為啊,我都忙著工作,跟你聊天,聊的也都是很無聊的事,跟我在一起,可能,可能⋯⋯」

      「小淑」,智淑突然打斷他,「叫我小淑」,說完,智淑摀著嘴笑,她戴著手套的小手看起來可愛極了。

      柾國驀地懂了,他羞澀地低下頭看著智淑,又歡喜又害臊地喊,「小淑⋯⋯」

      「又」,智淑手握成拳,舉起手來,。

      柾國哈哈地笑了。

      智淑也是。

      回程的時候,走動間,柾國的小指不經意地碰到智淑的小指,兩個人都感覺到了,似有若無的碰觸,帶著一股電流。智淑低著頭,假裝沒有注意到,柾國也是,兩人不自在地繼續走著。然後在走出公園前的一瞬間,柾國牽住了智淑的手。

      智淑瞪大了眼,看著兩人交握的雙手。

      柾國結結巴巴地說,「地⋯地上滑」。

      「嗯」,智淑點點頭,沒有說什麼,只是紅著耳朵,任柾國牽著她。

      就這樣一路牽到停車處,上了車才鬆開了手。

      柾國安全地把智淑送回去,智淑站在車窗前,對他揮手,語調甜嚅地說著「小國晚安。」

      柾國心軟成一團。

      小國⋯⋯,嘻嘻。

      「小淑晚安」,柾國也說,然後他緩緩踩上油門,離開智淑的住處,從後照鏡可以看到智淑還站在原地揮著手。

      智淑一直等到看不到柾國的車了,才轉身走回住處。

      驀地她的手機「叮」的一聲響了,有人傳訊息給她。

      是姜英荷。

      三十分鐘後,智淑連衣服都沒換,坐在上次跟姜英荷碰面的咖啡館裡。

      「上次提到的事,不曉得後來有沒有什麼發現?」,姜英荷單刀直入的問。

      手機嗎?有是有,但是根本不是造成你們分手的原因⋯⋯

      智淑搖搖頭。

      「沒有?」,姜英荷肩膀垮了下去,「真的沒有⋯⋯」

      「嗯」,智淑輕聲回應。

      一陣寂靜,智淑等著姜英荷接受這個事實。

      姜英荷失神地看著桌上的咖啡杯,「我當時太傻了,總以為他身邊有那麼多女生圍著他,他做的是美妝,看了那麼多美女模特兒,一定習慣了⋯⋯」,她難過地喃喃自語,「我就像個醜小鴨一樣,哪有那些人漂亮⋯⋯」

      柾國不是那樣的人⋯⋯,智淑心裡說著。

      「他又很忙,總是不在我身邊,我一個人胡思亂想,加上當時的同學有意無意的暗示,我一時氣惱,就跟他提了分手⋯⋯」,姜英荷滿心都是懊悔,「柾國對女生一直都很好,他其實很謹慎守禮,他不是那種隨便亂來的人,他,他⋯⋯」,姜英荷說到最後哇哇大哭了起來。

      智淑趕緊抽了紙巾給她。

      「希望,希望,他,他」,英荷泣不成聲,「他能找到一個好女孩,嗚嗚,一個懂得珍惜他的好女孩,嗚,不要像我這樣⋯⋯」

      看著英荷哭泣的臉龐,聽著她對柾國的祝福,智淑像被人用冷水潑醒了,她呆愣愣地看著英荷的淚水,腦袋一片空白。

    

 

 

 

 

      金在赫經理覺得這一個禮拜真是酷刑。

      以往看到會計小姐,都不敢多看一眼,後來智淑改變了穿著,賞心悅目了起來。但是現在是連遠遠瞄到,都會驚恐地調開視線。

      智淑小姐這一個禮拜的打扮真是慘絕人寰。

      她大紅色的口紅回來了,金在赫經理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看到的。

      肉色的厚褲襪重出江湖。

      土色系的服飾一天比一天嚴重,重到站在她附近,彷彿都聞到泥土味。

      她滿臉哀容,讓她的愛哭痣更突出,像家裡死了人,滿身晦氣。

      在赫有一天在茶水間遇到了碩珍,找他打聽。

      「金會計怎麼了?」

      碩珍嘆了好大一口氣,「不知道」。

      「啊?」,在赫驚訝。

      「我還想問你,智淑姐是不是要請喪假」,碩珍說。

      「我沒看到假卡」,在赫搖頭。

      所以?到底?

      柾國發現,智淑除了服飾轉變之外,她不再跟自己去吃飯,中午她自備便當,沒出現在員工餐廳,碩珍約她,她也不去。

      發生什麼事了?

      柾國急死了,他在星期五這天,拉住了背著包包準備下班的智淑。

      「小淑,你今天不跟我去吃飯嗎?」,柾國憂慮地問,「你怎麼了?」

      智淑低著頭,沒有說話,她的手緊緊抓住包包的鍊子,彷彿那是她的救生圈。

      「我做錯什麼了?你跟我說⋯⋯」,柾國把她拉到樓梯間,低下頭來看著她。

      智淑別開臉去。

      「小淑⋯⋯」,柾國輕聲呼喚,他伸出手來,放在智淑的下巴那,輕輕轉過智淑的臉。

      智淑低垂著眼,沒有看他。

      「我帶你去吃飯,然後我們去公園散步好嗎?」,柾國柔聲細語。

      沒有用,智淑不肯,她緊緊抿著唇不說話。

      「是,是我太幼稚了,你,你不喜歡這樣的男生嗎?」,柾國難過地問。

      「不是」,智淑飛快否定,「不是那樣,不是⋯⋯」

      「那你告訴我,你為何不肯跟我一起去吃飯了?」

      「我,我,我」,智淑慌亂地結巴,她又痛又懊悔。

      「陪我去吃飯,好嗎?」,柾國握住智淑的手,滿是哀求。

      智淑沒法說不。

      就這樣,柾國牽著智淑,坐上他的車,帶著智淑去餐廳吃飯,然後他送智淑回她的住處,在車上,柾國攬過智淑的肩膀,含住智淑的唇,溫柔繾綣地親吻她。

      隔天金在赫經理的桌上,放了一張辭呈。

      會計智淑小姐辭職了。

      「說是要跟她的青梅竹馬結婚」,在赫經理邊吃飯邊轉述智淑的話,「要回老家去生孩子了。」

      「這麼突然啊!」,一個男職員喊著。

      不只他一個人不信,滿公司就沒幾個人相信的。

      「嗯,做到這個月底就要走了」,在赫跟大夥確認般地點點頭。

      噢⋯⋯這樣啊,是真的啊。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

      然後一個女職員輕聲地說,「請問,總經理知道了嗎?」

      智淑正在跟接任的人交代事項,雖然會計就是管帳的,但是每家公司都有不同的規定,所以一定得講清楚。

      新的會計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名字叫張秀娜,才二十六歲,前一任工作也是會計。她有點瞧不起眼前這個阿姨級的老小姐。

      智淑把該說的都說了,還把要注意的事項,事先打好成一張A4大小的文件,交給了張秀娜。張秀娜小心的收好,她知道這些都是精華,但是她沒有道謝。

      智淑也不要那些,她只希望自己離開所造成的不便降到最低。

      終於移交完畢了,張秀娜說,「聽說智淑姐要結婚了?」

      「嗯」,沒有想像中的幸福微笑,智淑隨意地點點頭,彷彿那一點也不重要。

      「好想知道是什麼人喔~~」,張秀娜笑著說,「這麼幸運!」

      「嗯⋯」,智淑沒有理會秀娜,她忙著整理東西。

      「小淑」,一聲呼喚從門口傳來。

      張秀娜轉頭過去。

      柾國站在那。

      是總經理⋯⋯,秀娜立刻羞澀又興奮了起來。自己第一天上班,總經理就特意過來看看?

      就看到柾國朝著她們走了過來,秀娜把頭髮塞到耳後,不自在地站正,嗲著聲音喊,「智淑姐謝謝妳⋯⋯」

      柾國越過了她,拉住智淑的手,毫不理會其他人的看法,帶著智淑就往外走。

      除了秀娜,每個人都知道為什麼,都能理解他們老闆的心情,每個人都自己忙著自己的工作。孝娜愣愣地站在那,冷風一陣又一陣。

      說實在的,雖然大部分的女職員都在期待智淑趕快離職,她們實在不懂柾國的眼光,但現在看到張秀娜做作的模樣,她們還寧願柾國選狐仙智淑。

      柾國抓著智淑到他辦公室去,兩人久久都沒說話。

      然後柾國先開口了,「為何突然要辭職呢?」,他聲音帶著疑惑痛楚。

      「我要結婚了」,智淑回的很快。

      「是因為,因為那個吻嗎?」,柾國困難的吞嚥,結婚兩個字實在太沈重,「我以為,以為,我們在交往了⋯⋯」

      「不是,跟吻沒關係,是⋯是⋯柾國⋯我不適合你,你也知道!」

      「哪裡不適合?!」,柾國大喊。

      「我年紀比你還大」,智淑艱難的說。

      「那又怎樣,我媽年紀也比我爸還大!」

      「大幾歲?」,智淑問。

      柾國說不出來,他頓了一下,然後說,「我們相愛就好!」

      智淑心裡難過的要死,若只是年紀的話,也許還算簡單⋯⋯差十歲算什麼?爺孫戀在世界各國都還可以結婚呢!

      「我不適合你⋯⋯柾國,你,你可以去找更好的女孩子」,女孩子,智淑覺得自己的眼淚就要掉下來了。

      「我不要!小淑,我二十九了,我不是年輕小伙子了,我知道我在幹嘛,我不是一時情迷⋯⋯」

      「談戀愛跟結婚不一樣,我不想聽到人家說我老牛吃嫩草!」,智淑沒辦法了,她狠心地說。

      柾國喘了口氣,愣愣地看著智淑。

      「所以,我們就這樣吧!柾國,對不起」,智淑眼淚真的掉下來,她趕緊用手抹去,「對不起⋯⋯」

      不知道智淑到底說了幾次「對不起」,柾國呆立在原地,等到智淑離開了,他才回過神來。

      就這樣,田總經理失戀了。

 

 

 

 

 

      姜英荷的委託案結束了,JT公司的會計工作也結束了。智淑退掉她公司附近的租屋處,開著車子回到她原來的住處,一棟老舊的公寓。她踩著疲憊的步子走上三樓。

      一進門,脫掉鞋子,智淑連妝都沒卸,躺倒在沙發上,覺得全身重的要命。

      這陣子都不想再接新的案子。

      什麼跟青梅竹馬結婚生孩子的,當然都是假的,沒有這樣的人,一切都是自己編造的謊言。

      對於柾國,智淑一想到就流淚。柾國他值得最好的,偏偏⋯⋯。要是哪天他知道了真相,一定會恨自己的吧⋯⋯

      自己當初怎麼會就這樣陷下去了,應該要清醒一點,也就不至於把事情搞成這樣,柾國會好好的,很快樂很努力地在事業上打拼,而不是跟自己牽扯在一起,落得心碎的下場。都是,都是自己的錯!當時看到手機裡的照片,就應該要離開才對,明明知道這樣不對,還裝作不知道,貪戀這樣的美好,跟著柾國出去一次又一次,讓他牽著自己的手,讓他親吻自己⋯⋯

      因為,當柾國打橫抱起自己,說「我送你回去」的那天,自己就喜歡上他了。

      誰能不喜歡呢?故意畫著這樣的妝,穿著這樣的衣服,就是知道人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但柾國就是不一樣,他不一樣。每次跟他相處,都忘了自己裝扮的是一個老小姐,柾國的雙眼像是看到人靈魂深處一樣。這樣的人誰能不喜歡呢?

      我好喜歡你,柾國。可是,你喜歡的,是智淑,並不是我,不是,不是我⋯⋯

      智淑手臂遮著自己的臉,無聲地哭泣。

      柾國也躺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

      智淑已經辭職離開一個禮拜了。

      辦公室裡沒有她的身影,吃飯的時候,聽不到她的笑聲⋯⋯

      想念,好想念她。

      智淑不吵也不鬧,靜靜發著光,是一個很棒的傾聽者,陪伴者。看著你說話的樣子,漂亮的眼睛滿是認真。說到好笑的,她摀著嘴,笑得東倒西歪的⋯⋯

      好愉快。

      好舒坦。

      她又害羞保守,牽著手的時候,她耳朵都紅了,嘴邊帶著似有若無的微笑。

      好可愛。

      好甜蜜。

      柾國胸口好緊,他用力吐了口氣。

      那個人,會知道智淑的好嗎?會不會跟別人一樣,拿她的年紀和打扮嫌棄她?

      一想到這,柾國又急又痛,喉嚨又乾又苦。

      那個人會牽著智淑的手,跟她步入禮堂;會吃到她煮的菜,聽到她咯咯笑著;智淑會幫他縫補扣子,幫他置裝;智淑會為那個人精心打扮,戴上蝴蝶髮箍⋯⋯

      那可愛的蝴蝶在智淑的頭上飛舞著,在自己的心上飛舞著⋯⋯

      好喜歡,好喜歡她。

      不行!不行!不能這樣錯過!

      柾國猛地站了起來,他要阻止這樣的事發生,他要把智淑帶回來,這一次不管智淑怎麼說,都不放手!

      柾國拿了外套和車鑰匙,衝到樓下停車場開車,一路開往智淑的住處。

      「金智淑?」,門口的管理員大叔皺著眉。

      「對!」,柾國緊張地站在櫃檯前。

      「她搬走了」,大叔一臉抱歉地看著眼前的年輕人。

      「搬⋯搬走了?」,柾國不敢置信。這麼快?智淑已經結婚了嗎?

      「嗯,一個禮拜了」,大叔說著。

      所以,一辭職就搬走了?

      「她搬去哪?」

      「這我就不知道了⋯⋯」

      柾國茫茫然地走出來,智淑的手機他早就打過了,已經停用了。

      人海茫茫,自己要去哪裡才能找到她?那隻可愛的、嬌怯的蝴蝶⋯⋯

      一個人影出現在柾國腦海,柾國雙眼一亮,拿起手機撥了電話。

      「喂,泰亨哥嗎?我有事想請你幫忙。」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