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進入十二月。

      柾國的公司在十二月中舉辦年末感恩餐會,就在公司二樓會議廳裡。會議廳很大,平常用隔間隔成三間,遇到大型活動,就把隔層拿開,三間變一間。餐會由秘書室主辦,金允兒忙得要命,花了整整一天設置舞台、擺放桌椅、發放邀請函,又聯絡花店,在1214日那天佈置會場。

      金秘書找的是cutie sexy lovely花店。

      柾國不知道這件事,他從外頭回來時,在樓下大門那看到智旻的車子,才知道智旻跟珍映在二樓會議廳。

      「總裁?」,在範跟在柾國旁邊,眼睜睜看著柾國調頭,走向大廳中央的樓梯。

      不是要搭電梯到十二樓嗎?在範跟在後面,卻沒有多問,他猜想總裁應該是要去看會場,因為大廳的樓梯直達二樓會議廳,當初這樣設計,就是為了開會方便,當然門面好看也是重點。樓梯非常寬闊,看起來很是氣派。

      柾國一到二樓,果然看到智旻跟珍映穿著黑色圍裙,正在擺放花束。會場正中央,一個米白色大花盆,插著鮮花,柾國一看就知道是智旻的手筆。向日葵一朵又一朵,豪邁大氣地挺立在那,看了就神清氣爽,充滿朝氣。

      智旻戴著塑膠手套,指揮珍映小心地把另一盆花擺在舞台後方,那裡已經擺了四盆,全是翠綠的蕉類。智旻把第五盆花放好,站正後,舉高手用衣袖擦汗,然後他發現了柾國。

      智旻緩緩把手放下,對著柾國綻放一朵羞澀的微笑。

      還是不太自在吧!柾國想,然後他朝著智旻走去,在範跟上。

      柾國走到智旻面前,對智旻說,「忙多久了?」

      「一下子⋯⋯」,智旻睜大眼,然後微微偏頭看著柾國,吶吶地問,「你留長髮?」

      「嗯,沒什麼時間去剪」,其實不是這個原因,當然,柾國絕對不會承認是因為智旻。

      柾國的頭髮長到臉頰那,一不小心就會遮住眼睛,自然捲的頭髮微呈波浪,看起來意外的英俊。

      柾國注意到智旻看自己看到恍神了,覺得好笑,他微勾嘴角,「看呆啦?」,也不知道為何,就這樣調侃智旻,他跟智旻以往總是這樣。現在雖然分手了,偏偏又不是敵視對方,結果就不上不下的,有時候太客套,讓人覺得刻意;有時候太親近,又覺得不妥。現在柾國就覺得不應該這樣調侃智旻,偏偏話已經說出口。

      智旻半張著嘴,然後呆呆地對柾國的調侃回了一句,「春宮圖⋯⋯。」

      「什麼?」,柾國疑惑。

      智旻清醒過來,「沒!」

      兩人又立刻恢復客氣帶著生疏的表情。

      現場的職員看到柾國在這,對著柾國鞠躬,柾國輕輕點點頭,揮揮手讓他們繼續工作。然後柾國四處看了看佈置的狀況,「很漂亮,多謝你的幫忙。」

      智旻感覺會場氣氛在柾國來了之後變得緊繃,意識到現場這些人都是柾國的員工,智旻結結巴巴地說,「不會,應該的,我收了錢的⋯⋯」,然後他表情變得柔和,「你成功了,恭喜你!」

      柾國沒預料到智旻會說這個,他輕咳了一聲,「嗯喔。」

      「真的!」,彷彿怕柾國不信似的,智旻看了看四周,「這麼大的公司,你一手創建了,好了不起,感覺⋯⋯感覺⋯⋯你好厲害!」

      柾國轉頭看了在範一眼,什麼都沒說,在範立刻識相地鞠躬離開,等在範走了,柾國閒聊似地對智旻說,「出社會本來就是磨練,很多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也沒什麼。」

      智旻好似了解了,臉上不自覺的帶著悵惘。

      「你要說什麼?」,柾國提醒他。

      「噢,對!我,我⋯」,被柾國提醒,智旻開始思考著要怎麼說才好,掙扎了一番,智旻終於鼓起勇氣,抬起頭來,「我想跟你道歉!」

      「道歉?」

      「嗯⋯⋯」,智旻輕輕點頭,「我當時,我應該陪在你身邊⋯⋯」,智旻說到最後,聲音乾澀,眼圈都紅了,「對⋯⋯對不起。」

      柾國瞪大眼,看著智旻,「你跟我道歉,為了以前的事?」

      「嗯⋯⋯雖然已經遲了⋯⋯但是我還是想要這樣跟你說」,智旻戴著塑膠手套的手緊握,「我很抱歉,我當時只顧著自己傷心,想說,你不在意我,你不重視我,可是,其實你沒有,你一直都對我很好,我知道,可是我跟你發脾氣,我沒站在你的立場為你想」,說到這,智旻停了下來,「我很抱歉⋯⋯。」

      智旻眨眨眼,柾國知道智旻眼淚快掉下來了,因為他吸著鼻子,雙眼通紅。

      「我⋯⋯」,柾國從沒想過智旻會跟自己道歉,現場氣氛急轉直下,現在的智旻看起來可憐兮兮的。

      所以智旻他真的歉疚?柾國心裡頭一陣奇怪的感受,藏在深處的委屈浮了上來,帶著釋然,還有一種好笑的感覺,讓人不知該喜該悲。

      果然還是要面對面說出來吧!

      那種在聚會時,點頭微笑,就想把一切抹去的,太勉強了,那樣的和好,也只是表象罷了。

      智旻把手上的塑膠手套脫下來,用手抹了抹臉,「沒事了⋯⋯我說完了⋯⋯」,智旻把手放下,試著微笑,可是不太成功,只好用力低下頭,掩飾扭曲的表情。他情緒太滿,沒法立刻平靜下來。

      看智旻那樣,柾國想跟智旻說沒關係,都過那麼久了,卻發現智旻的指尖纏著繃帶,柾國眉頭皺起,「你又被花刺傷了?」,柾國抓起智旻的手來看,果然智旻短胖的手指,好幾根指頭都貼著繃帶。

      智旻試著把手收回來,但柾國握得很牢,智旻掙脫不開。還好柾國看了一會,發現傷口都仔細包紮了,就鬆開手,讓智旻收回去。

      氣氛又再次轉變,柾國的關懷,帶來許多兩人過往相處的回憶。兩人靜默著,柾國看著智旻,智旻低著頭看地板。

      真的不知道怎麼把握相處的分寸⋯⋯。柾國懊惱地警告自己,克制一點,田柾國!然後他清清嗓子,「沒關係,都過去了。」

      「嗯」,智旻的聲音乾啞。

      柾國知道智旻就要哭了,他應該要趕快離開,要不然場面就很難收拾,可是偏偏雙腳像生了根一樣,動都動不了。

      柾國努努唇,很難啟齒似地說,「你跟那個姓王的,還有約出去嗎?」

      「唔?」,智旻的聲音軟軟地滿是鼻音。

      「王嘉爾」,柾國把名字念出來。

      智旻吸吸鼻子,「噢,嘉爾」,智旻試著平穩自己的聲音,「沒⋯⋯」。智旻後來跟王嘉爾約出去二次,之後就沒再約了。

      「為什麼?」,田柾國,到底關你屁事!不要再問了!停下來!

      「碩珍哥⋯⋯」,智旻舉起袖子抹著自己的臉,然後放下來,「嘉爾是他⋯⋯說要介紹⋯⋯當我男友⋯⋯被我知道了⋯⋯。」

      原來如此。

      「你沒有看中他?」,再說一次,不要再問了!

      「我⋯⋯我不想⋯⋯談戀愛⋯⋯」,智旻斷斷續續地解釋,沒問柾國幹嘛問這些,他已經開始吸著鼻子啜泣。

      「為什麼!」,這一次心底的聲音沒有跑出來警告柾國,沒辦法,他太驚訝。

      智旻沒有注意到柾國的情緒,難過萬分的說,「我在等人,他⋯⋯他說他會找到我⋯⋯。」

      柾國僵在那,腦袋嗡嗡作響,渾身冰涼又滾燙,千言萬語積在胸口,最後只冒出一句,「喔⋯⋯」。

      喔⋯⋯對⋯⋯。

      等人。

      等那個人。

      所以,就算智旻跟自己道歉了,就算心底的傷都被撫平了,也沒有用了⋯⋯。

      回不去了。

      智旻愛上了別人。

      這一刻,柾國清楚的發現,原來自己笨得要命。

      就是一個大白痴。

      徹頭徹尾的。

      白痴。

      

 

 

 

 

十一

      「所以,你說智旻跟你道歉?」,泰亨在電話的這頭問。

      「嗯⋯⋯」,柾國用手爬梳自己的瀏海,他現在覺得長髮很煩。

      「這樣說來,你們和好了?」

      「可以這樣說」,煩躁更甚。

      泰亨停了一下,「不過你們沒復合?」

      換柾國停頓一下,「智旻他說要等那個人」,講到「那個人」的時候,柾國牙齒咬得比較用力。

      泰亨再度停了一下,他得消化吸收兼思考,「你只說智旻要等人,卻沒說你不想復合。」

      這樣的漏洞,也就泰亨會去抓。

      接著響起一陣笑聲,是泰亨用鼻音哼哼哼地笑。

      柾國立刻要把手機掛掉,「等等」,泰亨好像在現場一樣,「你不承認也沒關係,碩珍哥已經另外再找人了。」

      「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田柾國你再不毛遂自薦,碩珍哥會一直找人介紹給智旻,好了,你可以掛掉電話了。」

      柾國二話不說,立秒掛上。

      晚上,柾國拿著一只信封,裡頭裝著現金,是這次會場佈置的費用,這當然是藉口,不過柾國不想打電話問碩珍,他寧願聽智旻親口說。

      門一開,看清門外站著的人,智旻訝異,「柾國?」

      「嗯」,柾國面無表情,「我拿錢來給你」,柾國把信封遞給智旻。

      智旻伸手接過,一邊道謝一邊說「你可以轉帳給我,就不用特地跑一趟。」

      「沒關係,我剛好順路。」

      「嗯喔,那好,謝謝」,智旻再度道了謝,然後他發現柾國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智旻遲疑地問,「你還有事?」

      「沒⋯⋯嗯⋯⋯有!就⋯⋯就⋯⋯」,柾國說到這停下來看著智旻,「你要不要讓我先進去?」

      「喔,好」,智旻一臉恍然,他人往後讓柾國進來。

      走進智旻房間,柾國就發現智旻的書變多了,數量非常驚人,從書桌到地板,堆成一落一落的,幾乎沒地方擱腳,四處散落著紙張,上頭不知道寫了些什麼。柾國定睛要細看,智旻已經越過他把那些紙張撿起收好,全部塞進抽屜裡。又檢查四周,最後把一疊書移開,騰出位置來讓柾國坐,智旻自己則坐在床上,正確來說應該是床邊,因為床上也滿滿都是書。

      坐在床上的智旻看起來好渺小,床上延伸到地板,全部都是書,智旻像隨時要被書本淹沒了一樣。

      「你要跟我說什麼?」,智旻眨著亮晶晶的眼問。

      「我⋯⋯」,柾國還沒從眼前的景象回過神,「你看這麼多書?」

      「嗯」,智旻點點頭,臉上帶著羞赧還有一絲隱藏在裡頭的興奮。

      「是⋯⋯在作什麼研究嗎?」,除此之外,柾國實在想不出原因了。這麼多的書,上面還有五顏六色的隨意貼書籤,表明了智旻每一本都看過。

      智旻考慮著要不要說,可能因為他心底帶著歡喜,沒法忍耐,所以他決定跟柾國說。智旻的聲音帶著壓抑的興奮,「沒錯!我在做研究,我跟你說,時光旅行是可能的!真的真的!真的可以!」

      時光旅行?

      「你研究這個做什麼!」,柾國皺眉站起。

      看著柾國的反應還有表情,智旻退縮了,他別開頭去,「就⋯⋯興趣罷了,沒什麼!」

      「興趣?」,柾國又坐了回去。

      「對」,智旻點頭,然後岔開話題,「你找我做什麼?」

      柾國吸了一口氣,然後問,「碩珍哥最近常常找你出去跟人碰面?」

      「嗯!」,智旻說完,疑惑地問,「你怎麼知道?」

      「我記得你說你不想談戀愛」,柾國沒有回答智旻的問題。

      「對,我不想,我知道碩珍哥還想繼續介紹對象給我」,智旻懂了柾國為何來找他了,「所以我都婉拒了」,而且我還有很多事要忙,這句智旻沒說。

      「你⋯⋯」,柾國困難地吞嚥,「你還在等他?」

      智旻雙眼放光,「對!他就快要找到我了!他很快就會來!」

      「你怎麼知道的?」

      「我感覺到的!」

      「感覺?」

      「對!他一定很努力很努力要來見我,就跟我很努力很努力找他一樣,所以,他一定會來的!很快!」

      「朴智旻,你跟他只見過一次面,你怎麼知道他是怎樣的人?!」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他是說一不二,信守承諾的人!他說他會找到我,他就會!他會!」,智旻雙手握拳放在身側,用力地強調。

      柾國看著激動的智旻,他突然了解,原來碩珍說的一切都沒錯,智旻深愛著那個人,而這份愛正在吞噬智旻。什麼復不復合的,根本不重要。跟現在的智旻情況比起來,他那些無謂的糾結,放大的傷痛,一點都不重要。從再次碰面那時起,就該知道,就該察覺到。甚至智旻抱著他,哀求他不要走的時候,也應該要反應過來。早在第一時間,他就應該要做些什麼。

      「智旻⋯⋯」,柾國望著智旻,還有滿屋子的書,他心口又刺又痛。

      智旻,智旻啊⋯⋯窩在書堆裡,幻想著那人歸來的智旻啊⋯⋯。

      柾國雙目赤紅,「明天,明天我們去找碩珍哥吃飯配燒酒。」

      「我⋯⋯」,智旻蹙著眉,「我不想出門⋯⋯。」

      柾國站起來,雙手抓著智旻的上臂,不容拒絕地,「明天晚上,七點,我會來接你!」

      智旻似乎不太習慣這樣強悍的柾國,他印象中的柾國怎樣都是比他年紀小的弟弟,智旻吶吶地說,「那⋯⋯好吧⋯⋯。」

      隔天晚上,七點一到,智旻把門打開,很訝異柾國已經來了。

      柾國覺得智旻很奇怪,「是我跟你約的,不是嗎?」

      「是⋯⋯」,智旻囁嚅著,「我以為⋯⋯嗯⋯⋯算了,走吧!」

      到了碩珍那,碩珍還是跟以往一樣開朗,他招呼著柾國跟智旻,不過在智旻沒注意的時候,跟柾國交換了一個眼色。

      小茶几上擺放著烤好剪好的三層肉,生菜葉,黃豆芽,還有一盤又一盤的泡菜,兩瓶燒酒,三只玻璃杯。

      智旻一看到烤肉就笑了,他開心地坐在中間,跟以往一樣,然後左看看右看看,等著柾國跟碩珍坐好。

      碩珍跟柾國坐好後,智旻就撒嬌地要碩珍包肉給他吃,「我喜歡人家餵我!」

      碩珍一邊呀呀呀地叫,一邊把包好的肉,無奈地塞給智旻吃。

      智旻吃到眼睛都瞇起來了。

      然後他們三個拿酒起來碰杯,很快地,一開始的生疏,在酒精的影響下,他們三人像從前一樣,一邊吃一邊聊,然後大笑。柾國吵著要吃泡麵,碩珍泡了杯麵來,三個人唏哩呼嚕的吃完,還搶著偷夾對方的麵。

      因為分手而暫停了的時光,再度流動,在一杯杯的燒酒加持下,拼了命地趕上來。

      然後他們醉倒在桌邊,智旻直接躺在地板上,反正底下開了暖氣,木製地板熱騰騰的,智旻傻笑著,「回來了⋯⋯好久沒吃⋯⋯嘻嘻⋯⋯泡菜泡麵⋯⋯」,智旻滿足地嘆了口氣。

      柾國盤腿坐在桌邊,手拄著下巴,嘴裡說著,「應該泡個茶來解酒⋯⋯。」

      碩珍抬起眼皮,他醉眼迷濛了,「茶嗎?我有!」

      「不是那種茶」,柾國一看碩珍要去冰箱拿,就知道他要拿的是冰在冰箱裡的寶特瓶裝茶飲。

      「要不然呢?」

      「是那種用茶葉泡的⋯⋯」,柾國講話有點含糊不清,但碩珍還是有聽到。

      「你又去找那些奇怪的東西來吃,來喝了啊?」,也難怪碩珍會這樣說,柾國雖然對嘗試新食物沒什麼興趣,但有時候就是想到,真的,想到,之前柾國不知道從哪搞來一包甘蔗,冰在冰箱,然後閒暇無事,就從冰箱裡拿一根起來啃。南俊說,柾國是熊貓,在啃竹子吃。

      「才不是奇怪的東西⋯⋯」,柾國講完,咚地趴在桌上睡了。

      碩珍也懶得去扶他,反正柾國這人為工作吃了很多苦,哪都能睡。

      才這樣想,碩珍也啪嗒往後躺在地板上。

      唔,好暖喔,先睡一下。

 

 

 

 

 

十二

      可能是一起吃飯聊天很溫馨愉悅,隔了三天,碩珍約智旻到他那吃飯,智旻沒有拒絕。

      「柾國會去載你」,碩珍這麼說。

      「他也去?」,智旻疑惑。

      「對!」,碩珍大咧咧地笑,「哎唷,我們智旻這次有口福了!」

      「什麼?」

      「哥這次準備了韓式炸雞,包準你吃完,嘴巴合不起來,又辣又好吃!」

      智旻本來想問柾國為何會去,又為何要來接自己,不過等碩珍講完,智旻就乾脆沒問了。

      晚上,智旻站在門外,七點半一到,門口什麼都沒有。智旻扯扯嘴角,打算開車自己去,沒想到才走了一步,路旁就緩緩駛近一台黑色賓士轎車,它停在智旻旁邊,然後後車窗被按下來,是柾國。

      「上來吧!」,柾國說。

      智旻有點驚訝,他以為柾國又爽約了,然後智旻偏著腦袋,想了想,拉開車門,坐上車了。

      司機是在範,他轉頭對智旻打招呼,「智旻哥,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看到在範,智旻就知道了,柾國應該還在忙。

      車子開始前進,柾國跟在範討論了一些問題,都是公事,智旻不是很懂,但是他靜靜坐在一旁,沒有說話。路況不是很好,車子時開時停。

      智旻側首看了一下柾國,柾國正用車後座特意設置的閱讀燈,看著手上的文件,他跟在範的討論似乎結束了。車子裡陷入寧靜,在範打開廣播,把音量調得很小,車廂裡響起氣象播報的女聲,聲音隱隱約約,像游絲一樣,在空氣中漂浮遊蕩。

      智旻開口,聲音很低,只比廣播的聲音大一些,「你把頭髮綁起來了。」

      柾國的頭髮用髮帶綁成一束,避免遮蓋他的視線,不過仍有一二根飄散下來。

      「需要我幫你重綁嗎?」,智旻問。

      柾國把目光從文件移到智旻的臉上,智旻的臉龐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晦暗不明,柾國只能看到他雙目明亮,直直地注視著自己。

      「好」,柾國說,然後他背轉過去。

      髮帶被鬆解下來,柾國可以感覺到智旻手指梳開自己的髮,然後攏成一束,「⋯⋯好軟」,智旻的聲音從耳後傳來,甜嚅柔蜜。柾國耳朵泛紅,下腹一陣騷動。

      柾國努力逼自己想待會要忙的事,一點都不要在意智旻的手指。

      一聲「好了」,智旻輕快地喊,他綁好柾國的髮了。

      柾國鬆了口氣,「嗯⋯⋯謝謝。」

      「轉過來我看看」,智旻輕軟地要求。

      柾國尷尬地轉頭,儘量讓自己表情自然、動作自然,一切都很自然。

      智旻仔細地察看,「很好看」,他的聲音輕飄飄地,像在回憶什麼一樣。

      柾國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受,感覺這樣的事以前發生過,卻憶不起來是什麼時候,而且他以往從沒留過長髮,智旻根本沒有機會幫他梳髮、綁頭髮。

      可是,昏暗的燈光,眼眸晶亮的智旻,一切都好熟悉,帶著一股感傷,讓心口隱隱做痛。

      這是怎麼回事?

      「總裁、智旻哥,到了!」,在範的聲音響起。

      柾國回過神來,智旻沒漏掉柾國剛剛的表情,「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柾國發現自己拿著文件,按在胸口上,他上衣口袋裡放著那只新買的玉佩。聽到智旻這樣問他,柾國把手放下來,將手上的文件收好,對智旻搖頭,然後交代在範,「晚點你再過來一趟。」

      「是,總裁。」

      智旻問,「你等等還有事?」

      「嗯,一些收尾的工作罷了」,柾國說,一副事情不是很重要一樣。

      智旻張嘴好像有什麼要說的,不過他還來不及說,柾國已經開始朝大樓裡面走了,智旻只好跟上。一直到站在電梯口,智旻才把話說出來,「你⋯⋯我可以自己開車,你要是忙⋯⋯的話⋯⋯。」

      「沒差,飯總是要吃」,柾國按下電梯按鍵。

      十一樓很快就到了,碩珍帶著明朗的笑開門迎接他們,一進去就看到南俊也在。

      韓式炸雞和小菜都準備好了,嚐起來果然像碩珍說的那樣,辣得剛剛好,智旻嘴唇一片紅腫,碩珍也是。

      看著碩珍紅豔豔地一張嘴,南俊瞇著眼笑,拿濕巾幫他擦嘴巴。

      智旻嘶嘶地吸著氣,柾國也想拿濕紙巾幫智旻擦嘴巴,不過他知道不行。

      智旻抽了一張起來,隨意地擦了擦紅豔的唇,然後把濕巾扔到一邊去,繼續跟南俊和碩珍講話。

      柾國看了濕巾一眼,手一動就撿了起來,捏在手心裡,藏在茶几下。

      在搞什麼?柾國心虛了起來,手心裡的濕巾,被體溫熨炙,很快就一片溫熱,柾國張開手,打算在桌子底下扔掉,又莫名收緊,繼續捏著它。

      柾國不知道自己該拿這濕紙巾怎麼辦。

      「柾國不是迷上泡茶?」,南俊突然提到柾國的名字,讓他猛地回神。

      柾國慌忙把捏成一團的濕紙巾塞進褲子口袋裡,嘴裡忙著應聲,「嗯喔,對呀!」

      會有這樣老人的嗜好,是因為柾國有一次買玉器時,看到賣家用漂亮的白瓷杯喝茶,柾國心念一動,就買了整組茶具。他公司客戶一名董事,剛好也愛喝茶,兩人意外地以茶會友,對方教了柾國很多泡茶喝茶的秘訣,柾國就一邊喝茶一邊跟對方談生意。

      「那不是很苦嗎?」,南俊問。

      「不會,會回甘,很香」,柾國解釋。

      「你就喜歡香香的東西!」,碩珍笑。

      「剛好吃完炸雞,咱們喝茶解膩!」,南俊建議,「昨天聽碩珍說起,我就想喝看看你泡的茶!」

      智旻突然插嘴問,話說得又急又快,「你喜歡喝茶?喝什麼茶?」。

      「我喜歡春茶,味道很好」,柾國看著智旻,不明白智旻為何有這樣的反應。

      南俊跟碩珍也注意到了,「怎麼了嗎?智旻。」

      智旻看看柾國,看看碩珍,再看看南俊,然後他乾笑著,「沒,哈哈哈,我只是很訝異,柾國真的很大叔」。

      南俊跟柾國沒有被騙過去,但是碩珍拍掌大聲地叫了一聲,「手機殼!」

      「對!」,智旻也笑著回應。

      「快快快,泡給我們喝!」,碩珍催促著柾國。

      「有茶具?」,智旻遲疑地問。

      「有有有,柾國在這裡放了一組!」,碩珍邊說邊站起來,「我去煮熱水。」

      整組茶具擺在茶几上,大家盤腿坐在暖暖的地板上,盯著柾國烹茶。煮好茶,柾國拿茶壺幫大家倒在小小的杯子裡,碩珍立刻拿起來聞了聞,吹了一口,牛飲下肚。

      「好香」,南俊倒是細細的聞了一番,然後讚嘆。

      柾國拿著杯盞從容自在地喝茶,小小的杯子,在他的大掌裡顯得更小。

      智旻沒有喝,他雙眼迷離地看著柾國,整個人像墜入夢境般。

      「智旻你不喝?」,碩珍問,「快喝看看,冷了就澀了!」

      智旻喃喃地回,「我喝過了⋯⋯。」

      「啊?」,碩珍看著智旻眼前那杯,滿滿的,一滴沒少。

      柾國注視著智旻,「喝看看。」

      智旻愣愣地望著他。

      「快!」,柾國一聲令下,一說完,柾國皺眉,他疑惑自己怎麼會這樣說話。

      智旻立刻伸手拿起杯子,淺淺啜了一口。小小的白瓷杯,在他短短的手指間,看起來像玩具似的,才喝一口,智旻就皺起眉來,瞪著茶杯,沒兩下,智旻哭了。

      其他三個人立刻慌了。

      「柾國,你剛剛太兇了!」,碩珍指責。

      「就是」,南俊覆議。

      柾國一手抹去智旻的淚,一手把智旻手上的杯子拿走,懊惱地說,「別喝了!」

      智旻把杯子搶回來,「嗚嗚嗚,要喝!」

      於是南俊、碩珍和柾國,看著智旻拿起茶壺,斟滿,然後含淚一口一口啜飲,「好喝⋯⋯。」

      眾人懷疑。

      哭著喝,應該都是苦的了吧!

      「智旻喜歡喝茶?」,南俊問。

      「不喜歡」,智旻搖頭。

      「⋯⋯。」

      智旻擦擦眼淚,「只是很久以前喝過,很懷念,所以,才⋯⋯才哭了⋯⋯。」

      是這樣?三人交換一個疑惑的眼神。

      「嘻嘻,好喝⋯⋯」,智旻臉上猶帶淚痕,卻笑著喝茶,實在很怪,「你們也喝」,智旻刷刷刷地,把三人的杯盞斟滿。

      於是柾國、南俊、碩珍一起拿起杯子,喝茶。

      看著柾國喝完茶,把杯子放在桌上,智旻嘴角慢慢綻放一朵美麗的小花。

      喝茶完後的星期五,下午四點,柾國接到了智旻的電話,這是分手後,智旻第一次打電話給柾國。

      「柾國,嗯,喔,你在忙嗎?」,智旻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柾國不知道為何光是這樣他心裡就一陣柔軟。

      柾國抬起手,阻止業務經理發言,「你等等再過來,出去的時候順便跟其他人說,十五分鐘內不准來打擾我」,業務經理訝異地張著嘴,然後下一秒立刻把嘴巴合上,轉身離開。

      辦公室裡剩柾國一人,「你說吧。」

      「我今天找到了花」,智旻嗓音柔柔地,帶著緊張。

      「什麼花?」,把公事都擱下,就聽著智旻說他找到了花,柾國卻一點都不會不耐煩,他的語調好輕好柔。

      「九芎」,智旻咬著下唇,然後鬆開,接著解釋,「有人把它叫月白風清⋯⋯。」

      「哦?」

      那邊智旻揪著手指,「對!」

      「名字怪好聽的。」

      「你不覺得這名字很熟悉嗎?」

      柾國開始覺得怪怪的了,「怎麼說?」

      「就⋯⋯就好像在哪聽過!」

      「沒」,柾國毫無印象。

      就聽到智旻吸好幾口氣,然後,「噢⋯⋯。」

      「這花很重要?」

      「嗯⋯⋯不⋯⋯不重要⋯⋯」,智旻的聲音幾乎要聽不到了,「沒事了,打擾你上班⋯⋯謝謝你,你忙吧⋯⋯。」

      不知為何,柾國感覺這花的名稱對智旻來說很重要,但是他不知道重要在哪裡,「嗯,好,你吃飯了嗎?」

      「吃了⋯⋯」,智旻似乎失去談話的興致,「我⋯⋯你忙吧⋯⋯再見。」

      「好吧!再見」,柾國只好無奈收線,在掛掉電話前,他隨口一句,「要我,就取名叫春風拂檻。」

      然後柾國把手機收起來,開門讓業務經理進來。

      到了晚上九點,柾國還在辦公室裡忙,金允兒把他桌上的公文收拾好,抱在胸前,婀娜多姿地走出辦公室,然後在關上辦公室門前,突然想到一件事,轉身對柾國說,「對了,總裁,有一個人從五點半就等你等到現在,他說他有事找你,姜大哥打電話上來給我,問我怎麼辦,我問那個人找總裁有什麼事,他說不是很要緊,所以我就沒立刻跟你提,沒想到他等你等到現在,總裁要見他嗎?」

      「唔⋯⋯」,柾國眼睛看著桌上的報表,「叫什麼名字?」

      cutie sexy lovely的老闆」,金允兒說,「朴智旻。」

      柾國猛地抬起頭,把筆扔在桌上,飛快離開座位,邊走邊說,「下次他來找我,立刻讓他上來」,才說完,人已經站在電梯口按電梯了。

      金允兒站在門邊,吶吶地說不出話來,看著他的老闆一腳踏進電梯裡,一下子就不見人影。

      柾國到一樓會客室的時候,就見智旻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會客室的沙發上,他的腿上放著一盆盆栽,盆栽栽種著一棵小樹苗,他人看著小樹苗發呆。

      柾國開口喚,「智旻。」

      「柾國」,智旻抱著盆栽站了起來,「你下班了?」

      柾國沒回答這個問題,「怎麼不打電話給我?」

      「我想說你在忙⋯⋯」,智旻帶著疲憊的笑,然後下一秒,他振作精神,把手上的盆栽舉高,讓柾國看清楚,「你看!月白風清!」

      柾國驚訝極了,智旻等自己這麼久,就為了讓自己看這盆花?

      「怎麼樣?」,智旻一臉期待。

      「很漂亮⋯⋯」,柾國想不出該怎麼回答,只好這樣說。

      「還有呢?」,智旻眼巴巴地看著柾國。

      「智旻,這盆花有什麼我應該知道的嗎?你要不要乾脆地告訴我?」

      「除了漂亮,你沒想到什麼?」

      「沒。」

      「噢⋯⋯」,智旻把盆栽放下,然後再度抬起頭來,眼睛亮晶晶地問,「那⋯⋯那⋯⋯你怎麼會說春風拂檻呢?」

      原來是這個?智旻特地跑來、是因為自己隨口說的一句話?「我沒想太多,就隨口說說」,柾國不知道這樣的答案智旻能不能接受。

      沒想到智旻整張臉都亮了起來,他抱著盆栽,小臉上都是光,看起來可愛的要命,「原來如此!」

      柾國忍不住傾身向前,啟唇問道,「肚子餓嗎?要不要叫點什麼來吃?」

      智旻拼命點頭,「好!」,笑著露出可愛的牙。

      這天晚上,柾國叫了人參雞湯,跟智旻在會客室,把還在公司的人都叫了來,一起吃宵夜,然後柾國開車載智旻回家。

      終於年末了。

      1230日,大家在群組裡祝賀泰亨生日,接著碩珍邀大家一起去看跨年煙火。

      玧其,「很冷耶!」

      「走啦!很久沒一起看煙火了!」,碩珍半邀請半脅迫。

      於是就這樣成行了。

      跨年那天,大家約好一起搭便車去,號錫、玧其還有智旻一台車,柾國跟泰亨自己一台車去,碩珍跟南俊情侶檔自己一輛。

      到了約定好的地點,一看連王嘉爾都來了。打完招呼後,柾國走到碩珍旁邊問,「你怎麼把他也叫來了?」,碩珍跟柾國私底下說好,碩珍不再幫智旻介紹新的對象,然後幫柾國約智旻出來,之前的幾次吃飯,就是這樣來的。

      「是南俊,不是我!」,碩珍喊冤。

      嘉爾在他們講悄悄話的時候,跑到智旻前面,跟智旻說,「我帶你到前面一點的地方去,那裡沒有煙,可以看得更清楚!」,說完就拉著智旻的手鑽到人群裡去了。

      柾國顧不得跟碩珍講話了,他立刻跟上去,喊了好幾聲「智旻」,智旻都沒聽到。柾國回頭瞪了一眼碩珍,接著就頭也不回地也鑽進人群裡。

      碩珍轉頭看他的親親男友,「南俊啊!有時候人還是要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啊!」

      「啊?」

      智旻在人潮裡擠來擠去,撞到了好些人,他遊目四顧,全都是一張又一張陌生的面孔,然後他空著的另一隻手,被人牽住。

      智旻回頭看,人群中出現一張他再熟悉不過的臉。

      黑色長髮束在腦後,劍眉如墨,雙眼炯炯,一雙薄唇,還有那左頰上的疤。

      「柾國⋯⋯」,智旻輕喃,他掙脫嘉爾握住的那隻手,人朝著柾國撲去,「你來了⋯⋯你找到我了⋯⋯」,智旻撲入柾國的懷裡,柾國摟住他,帶著他擠出人群。

      智旻把臉埋在柾國的肩頸處,雙手圈著柾國的脖子,柾國像抱小孩一樣,抱著智旻來到一處人煙稀少的馬路邊。

      「智旻」,柾國低聲喚。

      「唔⋯⋯。」

      「你不看煙火?」,柾國的聲音好溫柔。

      智旻從柾國懷裡抬起頭,仰望著柾國,「你不要再離開我,再也不。」

      不知道智旻怎麼突然這麼說,但是柾國不願放棄這樣的機會,「好,再也不」,柾國額頭靠著智旻的額,氣息拂過智旻的唇間。

      「你答應我了」,智旻撒嬌地輕喃。

      「我答應你了」,柾國黑色瞳眸倒映著智旻的雙眼,「絕不食言。」

      遠傳隱隱傳來倒數的聲音,「⋯⋯三,二,一」,天空發出爆鳴聲,跨年煙火開始了。

      柾國腦海裡突然浮現一幅畫面,他大張著嘴,「噢,天哪,天哪!」

      智旻微笑地看著他,柾國頭頂上的天空,綻放一朵又一朵的煙花。

      「我說過要帶你來看跨年煙火,每年的這個時候,我答應過你,天哪,我竟然忘了」,柾國不敢置信,自己竟然忘記這個承諾,「你一直都在等我,我還以為你變了⋯⋯。」

      智旻眼睫沾滿淚珠,「你想起來了。」

      「我想起來了」,柾國眼神帶著歉疚,「我想起來了,對不起,智旻,你等我等很久了吧?」

      智旻抱住柾國,額頭靠著柾國的額,眼淚不斷滑落臉龐,他拼命點頭,「不要緊,不要緊,不要再忘了,不要⋯⋯。」

      「不會」,柾國親吻智旻的唇一下,「不會」,再一下,「不會」,又一下。然後柾國含住智旻的唇,親吻他。

      

      

 

 

 

十三

      柾國跟智旻復合了,等春節過完,智旻就跟原住處的房東退了租,搬到柾國的住處去。

      「沒辦法,太小了」,智旻捨不得搬,只好這樣喃喃地安慰著自己。

      智旻把一堆書整理了一番,重要的帶走,其他的都回收了。他的書目又換過一輪,現在看的是「前世今生」。柾國找人在住處釘了一組書架,讓智旻把書都收在那,旁邊則是柾國擺放玉器的玻璃櫃,一人一邊,剛剛好。

      那盆九芎,智旻用一個大陶盆種了,放在陽台,目前長得不錯。柾國有時候會忍不住摸摸小樹苗的細幹,感嘆它的光滑。

      他們每天都一起吃東西,可能是宵夜,或是一兩塊餅乾,然後聊天,接著抱著一起睡覺。

      今天柾國很晚才回來,智旻坐在床上等他等到睡著了,一直到柾國洗好澡,爬上床才把智旻驚醒。

      「把你吵醒了?」,柾國半坐在床上,側頭問智旻。

      就著昏暗的床頭燈,智旻睡眼惺忪地看著柾國,伸手抓了一把柾國的黑髮。柾國頭髮已經長到下巴,他側頭看智旻的時候,頭髮半遮著他的臉。

      智旻把手收回來,輕聲說,「你回來了。」

      柾國心裡暖洋洋的,忙了一整天,累得要命,就期待著回家能聽到智旻這麼對自己說,「我回來了」,柾國探過身子,親吻智旻的額,他的頭髮撓過智旻的頰。

      智旻咯咯笑。

      很快地,笑就變成了喘氣跟呻吟,柾國沿著智旻的臉頰往下親,沒多久就進到智旻體內,弓著背抽插智旻的甬道。

      頭髮遮擋了柾國視線,柾國一手抓著智旻的腰,一手將半邊黑髮往上梳,露出他半張臉來,可以看到他張著嘴粗喘。柾國額角的汗滑落,從脖子上滴到智旻的身上。智旻雪白柔嫩的肌膚,因為燥熱,變得一片粉紅,一兩處留著剛剛柾國親吮的紅痕。

      歡愛結束後,智旻雙手摟抱著柾國的頭,在柾國後腦勺那撥弄梳理柾國的髮,柾國則是啃咬智旻剛洗好的脖子,那裡又細又滑。

      「那麼喜歡我的頭髮?」

      「喜歡」,智旻軟軟甜甜的說,然後點頭親吻柾國的髮際。

      柾國鬆開抱著智旻的雙手,仰起頭來,親了智旻的下巴一下,然後翻身下床,從他西裝內側口袋裡,拿出一樣物品,是那只乳白的玉佩,他一直都放在口袋裡,靠近心臟的位置。柾國找來一把剪刀,走回床邊,把剪刀遞給智旻。

      「喏,你剪一段。」

      「會很醜」,智旻咯咯笑。

      「綁起來就好。」

      智旻接過剪刀,剪下柾國一小撮黑髮,握在手上。柾國把頭髮拿了過去,用玉佩上的紅色絲線綁起來,帶著笑交給智旻,「給你。」

      智旻嘻嘻地笑著,把玉佩和頭髮拿在手裡,好像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彷彿一切早該如此似的。

      「我的了!」,智旻開朗的宣告,嗓音軟萌。

      「對,你的了」,雖然訝異智旻竟然對玉佩連問都沒問,但是看智旻這麼開心,這麼可愛,柾國也就歡喜起來,他抱著智旻躺下。

      智旻背靠著柾國的胸膛,手摸著玉佩玩,時不時笑一下,然後無預警的,智旻掉下淚來。

      柾國察覺到智旻的安靜,於是他半坐起來,望向智旻,發現了智旻臉上掛著淚痕,「你哭了?怎麼了?」

      智旻吸吸鼻子,「你沒聽說過太幸福會讓人想哭嗎?」

      「沒,不是應該在性福的時候哭嗎?」,柾國取笑智旻,他想逗智旻笑。

      智旻抹掉眼淚,瞪著柾國,然後咕噥,「怎麼這點都沒變⋯⋯。」

      「我們來更性福吧!」,柾國鬧智旻。

      房間再度響起呻吟聲,智旻跟柾國又很性⋯⋯嗯⋯⋯幸福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