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人設是兩人很ㄍㄧㄥ偏偏又一直破功,像黃玉那樣的,結果艷紫寫完後,跑回來寫第二回,不小心就把國陛下請來這。

其實國陛下番外整個都想好了,重點畫面也都出現了,但就是沒動筆寫下去,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會虐,讓我心裡頭怕怕吧!

哈哈哈😄

 

那位跟我說柾國已經想好孩子要叫希望和燦爛的第5813位訪客,謝謝你喔!我把田燦爛寫進來了!

 

還沒寫完,但忍不住想po,所以下次更的時候,會更在這篇🥰

 

 

 

 

 

5EC280AB-3AC4-4FD5-B186-B228063AB496.jpeg

      「爸爸,我跟你說喔,我結婚了」,多賢睜著一雙漂亮的眼睛,坐在餐桌前,晃著兩條腿,就這樣丟了一顆炸彈。

      智旻愣了一下,沒聽清楚。

      「結婚⋯⋯」,多賢用可愛的手掌摀著嘴笑,又說了一次。,「我今天結婚了。」

      這下子清楚了,「你說什麼!」,智旻整個人站起來,雙手放在餐桌上。

      多賢眯眯地笑,「燦爛,我跟田燦爛結婚了,我們交換戒指了喔!」,多賢說完,伸出白嫩的手,讓智旻看她指頭上戴著的玩具戒指,上頭透明塑膠鑽石正閃閃發光。

      怎麼可以!智旻看著那只戒指,心底在怒吼,他的寶貝多賢啊~~~

      「老師也在旁邊喔,園裡所有的人都來祝福我們」,多賢粉嫩澎起的臉頰,滿是興奮的紅暈,「好多人喔!」

      「多賢」,智旻盡量放緩聲調,免得嚇到他寶貝女兒,「爸比認為先當朋友就好,太早結婚,不好。」

      多賢漂亮的眼睛,眨了眨,然後她聽懂了,多賢皺起整張臉,哇地一聲大哭,「不要!我要跟燦爛結婚!我是燦爛的新娘子!他只可以親我!」

      多賢一哭,智旻就慌了,他繞過餐桌,抱起多賢,「好好好好,寶貝,不哭不哭眼淚是珍珠,爸爸沒有說你們不能結婚,只是希望你們先當朋友⋯⋯。」

      「⋯⋯男女朋友?」,多賢抽抽噎噎。

      「對⋯⋯」,智旻咬牙。

      「那我們什麼時候可以結婚?」,多賢眼睫毛上沾著淚珠,說不哭就不哭了,超神奇。

      智旻拿紙巾擦掉多賢的眼淚,開口說,「等爸比看過他,跟他的父母談好,你們才可以結婚。」

      「噢」,多賢懂了,「那爸比什麼時候去?」

      這麼急?智旻想痛揍那個叫田燦爛的小子,「星期一好不好,星期一幼稚園才有開,爸爸下了班去接你的時候,你再告訴我哪一個是田燦爛好不好?」

      「好」,五歲的多賢,甜甜地笑了。

      智旻也回他女兒一個甜笑,但是他心裡頭想著,田燦爛是吧?你死定了。

 

 

 

      星期一,放學時間。

      智旻把車停在幼稚園門前的馬路邊,走進其其幼稚園,尋找他的女兒多賢。

      穿著紅色上衣,深藍色點點裙的多賢,坐在沙坑裡,正在堆沙堡,智旻走近一看,一個小男孩,蹲坐在他旁邊,正在幫她把膝蓋上的沙粒拍掉。

      智旻漾起一抹微笑,開口喊,「多⋯⋯」。

      這時多賢轉頭看向男孩,親了男孩的額頭,「謝謝。」

      智旻雙眼睜大,「⋯⋯賢。」

      兩個小娃兒對看,然後咯咯笑。

      智旻衝了過去,把多賢從沙坑裡抱了出來,「寶貝!」,智旻想要跟多賢說不可以親親,可是他不知道怎麼說這樣的話,因為他每天都要多賢親他,智旻卡了一下然後改說,「你有沒怎樣?」

      「爸比!」,主動親人的多賢,毫髮無傷,她鬆開手上的塑膠鏟子,鏟子掉回沙坑裡,然後多賢把雙手圈在智旻脖子上。

      被親的男孩,一臉呆萌,仰頭看著他們。

      「事實上,你應該要問的,是我兒子有沒怎樣」,一名男子越過他們,把沙坑裡的男孩牽出來,然後蹲下來假意察看男孩的額頭,「還好,沒什麼傷。」

      智旻太陽穴突突地跳,「我女兒親你兒子,怎麼可能會受傷!」

      男子拍拍自己兒子身上的沙,看了看後,才施施然地站起來,面對智旻。

      是一個長相很俊美的男子,穿著黑色西裝,西裝外套下是緊繃的肌肉,這從外套呈現的弧度可以看出來。他比智旻高半個頭,剛剛蹲著的時候沒感覺,一站起來,就讓人覺得半片天空都沒了,壓力很大。明明對方身高適中,說話聲音沒特別大聲,表情也很平靜。

      男子張開優美的嘴唇看著愣住了的智旻,「那麼你怎麼會覺得你女兒親人,她會受傷?」

      智旻張張嘴,好一會才找出話來,「因為⋯⋯他身上都是沙⋯⋯。」

      「額頭沒有」,男子不疾不徐地道。

      智旻窘在原地,拼命告訴自己,那是因為對方穿著黑色西裝,所以看起來才很有氣勢。

      多賢沒聽到她爸爸內心的聲音,她湊近智旻的耳邊,小聲地說,「爸比,他就是燦爛」,說完多賢一臉害羞又得意的笑,「我老公。」

      智旻想挖個坑把自己埋進去,反正沙坑很近⋯⋯。

      燦爛聽到多賢說他是她的老公,立刻滿臉笑,露出可愛的兔牙。

      男子聽這兩小童言童語,沒有什麼反應,他低下頭對著燦爛說,「走了,回去了。」

      明明多賢這樣說了,對方卻是這樣的反應,智旻一股氣騰積在胸前,帶著剛剛沒消散的羞惱,「多賢,我們回家」,智旻聲音硬梆梆的,他已經努力克制了。

      「爸比不是說要跟燦爛的爸爸談,說你們同意了,我們就可以結婚?」,多賢嬌嫩地說,「你不跟燦爛的爸爸說嗎?說我們兩個結婚了」,多賢還小,進行式和完成式沒弄清,所以一下子老公,一下子要結婚,一下子還沒結。

      顯然嫌這樣的情況還不夠慘似的,「田總裁來接燦爛啊?」,其其幼稚園園長閔玧其穿著白襯衫,圍著黑色的圍裙出現了,「智旻也在啊!」

      「園長~」,多賢立刻轉頭對這玧其甜喊,然後帶著一點炫耀的語氣對智旻說,「園長是我們的證婚⋯⋯」,人字還沒出現,智旻捂住多賢的小嘴,對著玧其說,「哥,我先走了」,說完,智旻拔腿就跑⋯⋯不是⋯⋯是離開的時候,走路的速度快了一點,因為他抱著多賢。

      「好啊,明天見」,玧其對著空氣說,因為智旻眨眼不見人影了。

      男子站在原地,燦爛看著多賢離開的方向,然後拉拉他父親的褲管,等到田爸爸低下頭來,燦爛小聲的說,「爸爸,我喜歡多賢」,說完,燦爛羞澀地低下頭看著地面,他的耳朵紅了。

      男子聽完燦爛說的,他緩緩抬起頭,瞇著眼看著玧其。

      「是你兒子跟人家求婚的」,玧其一副你不要怪到我頭上,「戒指也是他準備的。」

      「未成年人可以就這樣結婚嗎?」,男子沒有理會玧其的推託之詞。

      「幼稚園嘛,一個快樂的園地」,被人這樣說,玧其連眉毛都沒動一下,「這是我們幼稚園的宗旨。」

      田爸爸聽完玧其說的,低頭改叮嚀自己的兒子,「你可以跟她一起玩,但不可以亂碰人家,要尊重女性。」

      「我知道」,燦爛小聲的回,耳朵還紅著,「我沒有親她,我只是幫她拍沙子。爸爸之前說要紳士,要幫助、禮讓女士。」

      「嗯」,男子點頭,正想牽著燦爛走了,燦爛仰起頭來,滿臉通紅,「等爸爸讓我們結婚,我就可以牽多賢的手了嗎?」

      田爸爸頓住。

      玧其一臉「你看吧」,然後風涼地聳肩離開。

 

 

 

    才幾天,智旻已經從其其幼兒園裡的金南俊老師那,打聽到了燦爛的父親是誰,是權泰建設公司的總裁,名字叫田柾國。知道了對方小自己二歲,智旻撇撇嘴。田燦爛的母親是耕設食品集團董事的千金,叫金嬂允,她跟田柾國三年前離婚,田燦爛監護權歸田柾國,金嬂允在半年前嫁給美國尼拉班特藥廠的小開,目前跟她的新婚夫婿住在美國加州。

      「智旻?怎麼了嗎?」,坐在對面的金碩珍看到了智旻的表情。

      「沒啦,哥」,智旻摸摸鼻子,「只是知道了一些多賢班上同學的事⋯⋯。」

      「怎麼了嗎?」,碩珍很疼多賢,立刻就表達他的關心。

      智旻把多賢跟燦爛兩人私定終身的事說了一遍。

      「呀!」,碩珍感嘆,「沒想到竟然是有錢人呀!」

      「哥!」,智旻發現碩珍有向敵方傾倒的可能,「多賢才五歲!」

      「盒盒,只能說咱們多賢眼光超好!」,碩珍拿手在桌上電腦上敲了敲,打上建設公司的名字,資料立刻出現了,田柾國總裁的照片出現在螢幕上,「哇,多賢班上竟然有這樣的家長⋯⋯。」

      智旻放棄跟碩珍討論田燦爛父親的事,「哥,我出去一趟,你接電話啊!」

      「好啦,你要去醫院是嗎!那個兒子女兒都聯絡不上的申先生那,對吧?」

      「嗯,跟醫院談談,看看有什麼我們可以協助的地方。」

      「好,開車小心啊!」

      「放心啦,哥!」

      智旻在首爾松江區的家扶中心工作,他是社工,金碩珍是他大學學長,兩人畢業後,考到社工證,結果意外的被分配到同一間家扶中心來,實在是很有緣分。

      到了下午下班前,碩珍接到了智旻的電話。

      「哥,我來不及趕回去,可以麻煩你幫我去幼兒園接多賢嗎?如果可以,順便讓她吃晚餐好嗎?」

      「當然好啊!」,碩珍開朗的說,「包在我身上!我晚上煮好吃的給多賢吃!」

      於是碩珍下班開著車,到其其幼稚去接多賢,多賢一看到他,就衝了過來,「珍叔叔!」

      「哎唷,我們多賢今天真有活力!」,碩珍抱起多賢,「喔,多賢重多了,一定吃得很好,長大了!」

      「快放我下來」,多賢害羞了。

      碩珍眼角餘光,看到一個人影站在一旁,好像想走過來,又不敢走過來,碩珍把多賢放下,偏過頭去看。

      「噢,糟糕」,是一個個子跟他差不多的男子,他手上扶著幼稚園的圍欄,裡頭是塑膠溜滑梯的遊樂設施,地上鋪了一層黑色墊子,男子正站在墊子上頭,研究著被他弄壞的木製圍欄。

      看樣子似乎越弄越糟,對方蹲在地上,試著把圍欄插回地面,但是圍欄不斷倒下,碩珍認出對方是幼兒園的老師,叫金南俊。

      碩珍牽著多賢走過去,對方更慌亂了,「咦,這個到底要裝在哪?真糟糕。」

      「金老師,需要幫忙嗎?」,碩珍好心地問。

      南俊抬起頭,然後又低下頭,「不不不用!」

      「碩珍看著木製圍欄的邊角,很明顯已經斷了,「我覺得你們能可能要叫木匠來,才可能修理好。」

      「是嗎?是啊!沒錯,你說得對」,南俊站起來,把斷掉的圍欄靠在完好的圍欄上,「我再請院長叫人來修⋯⋯謝謝你⋯⋯碩珍」,南俊說到碩珍的名字時,碩珍感覺到他似乎有點羞澀。

      「我來接多賢回去了」,碩珍對南俊說,這時候碩珍才發現,一個小男孩,穿著黃藍格子襯衫,深藍色鬆緊帶牛仔褲,一雙小布鞋,綁著紅色的鞋帶,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站在他們旁邊,跟多賢一樣,睜著一雙萌眼,看著南俊和碩珍。

      「南俊老師又把東西弄壞了呢!」,男孩說。

      多賢笑了起來,有如朝陽,「南俊老師看到珍叔叔緊張了!」

      什麼意思?碩珍不明白,他彎下腰,問男孩,「你叫什麼名字?」

      男孩很有禮貌的回答,「我叫田燦爛」,說完他彎腰鞠躬,「請多多指教」。男孩髮色烏黑,低頭鞠躬的時候,只能從瀏海的縫隙中,看到可愛的鼻尖。

      碩珍忍俊不住,這男孩怎麼說話這麼老成,偏偏一雙大眼,看起來天真瀾漫。等等,他說他叫田燦爛,「請問田柾國是你的誰?」

      「他是我爸爸」,燦爛朗聲回答。

      碩珍看看燦爛,又看看多賢,他知道智旻為何這麼煩惱了。

      智旻一點勝算都沒有。

      看看人家燦爛唷~~~,有顏值,有個有錢的爸爸,還近水樓台跟多賢是同學。

      「你爸爸呢?」,碩珍想看看田總裁。

      「他剛剛跟園長在講話」,燦爛雙眼圓滾滾地答。

      「燦燦爛的爸爸⋯⋯陪多賢玩了一會」,南俊解釋,不知為何他舌頭有點打結,「因為智旻還沒來⋯⋯來接多賢,剛剛⋯⋯剛他去問玧其哥,想說帶兩個孩子先去吃點東西。」

      「原來是這樣」,碩珍懂了,「智旻他有事,所以要我過來接多賢。」

      「嗯嗯,我懂」,南俊拼命點頭,然後傻笑。

      「他人呢?」,碩珍伸長脖子往教室裡頭看,就看到教室裡走出一個人。

      田總裁穿著一身黑西裝,步履從容地往他們的所在處走來,隨著距離越來越近,碩珍終於看清他的面容。

      這人長得真不錯,不過比自己還差一些就是了。

      田總裁一來到碩珍面前,微微蹙起眉來,「請問,你是?」

     「我是智旻的同事,他託我來接多賢。」

      不知為何,碩珍覺得對方心情變得不好,只見田總裁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燦爛,我們回家吧!」

      這人真的很習慣發號施令吧!碩珍想。

      「好!」,燦爛乖巧地回,然後他轉頭對著多賢說,「我明天會帶畫本和彩色筆來,我們一起畫畫!」

      「好」,多賢開心地說。

      然後燦爛依依不捨地跟著他父親離開。

      看著燦爛三步一回頭的,多賢揮著手,然後送飛吻,「明天見!燦爛!」,碩珍在心裡直接宣判智旻出局。

      智旻一直到晚上八點,才到碩珍家接多賢。多賢已經吃飽了,正在玩黏土。

      「申先生怎麼樣?」,碩珍幫智旻熱湯,智旻坐在餐桌前,陪他女兒捏黏土。

      「很糟」,智旻眉頭深鎖,「得請看護才行。」

      雖然當社工時就有心理準備會遇到這樣的事,智旻跟碩珍還是覺得遺棄自己父親的人真的很可惡。

      碩珍喃喃咬著牙咒罵,考慮到多賢在,碩珍的聲音完全糊成一團,然後碩珍決定換話題。

      「我今天看到你未來的親家。」

      「啊?」,智旻抬起頭來。

      「田大總裁。」

      「切」,智旻低下頭去。

      「他問起你。」

      「啊?」,智旻再度抬起頭來。

      「看到我來接多賢,他模樣不是很開心。」

      「什麼意思?」,智旻眉頭深鎖,「我跟他又不熟!」

      碩珍嘻嘻的笑。

      智旻低下頭,繼續陪多賢玩,但玩沒多久,智旻就問,「他是不是覺得,我沒有去接多賢,所以,很,嗯,不好⋯⋯。」

      「我怎麼知道,你不是跟他不熟,擔心這個幹嘛?」

      「誰擔心了!」,智旻撇撇嘴,把捏好的花,遞給多賢,多賢小聲的驚呼。

      「那幹嘛問?」

      智旻不說話了。

      「我看你的前世情人,要被搶走了,唉唉,都說父母的保存期限是十年,怎麼你的這麼短?」

      「才沒有,多賢當然比較喜歡我!」,說完,智旻低下頭來問多賢,「寶貝,你最愛爸比了對吧?」

      多賢笑著點頭,她長長的睫毛搧啊搧的,智旻放下黏土,輕捏著多賢的臉頰,親了多賢的鼻子一下,多賢咯咯笑。

      「寶貝,你說你長大後要嫁給爸比,對不對!」

      「朴智旻,你好幼稚!」,碩珍受不了。

      以往會說「長大要嫁給爸比」的多賢,這次卻搖頭了,「我要當燦爛的新娘。」

      智旻滿臉黑線。

      「燦爛會把他的布丁給我,還會帶彩色筆來,我們一起畫畫,燦爛採很多很多花給我,幫我戴在頭上,說我好漂亮,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公主」,說到公主,多賢雙手握在胸前,眼睛亮晶晶的。

      K.O.智旻選手倒在地上。

      「可是寶貝你明明說要當我的新娘~~」,智旻哀怨。

      「朴··旻」,碩珍警告。

      「爸比」,多賢天真的笑,拿手摸摸智旻的頭,些許黏土沾在智旻的髮絲上,讓他看起來更狼狽了,「燦爛會孝順你的。」

       「噗」,碩珍一口沒忍住,噗哧好大一聲笑。

      智旻眼角抽抽。誰要那渾小子孝順!嗚嗚嗚,我可愛的多賢啊~~~誰都不可以來搶啊~~~

      「喝雞湯吧!」,碩珍把湯放在哀怨的智旻面前,然後使了使眼色,「小孩子很敏感的!」

      智旻馬上振作,對著多賢微笑,然後開始喝湯。

      「爸爸,我們星期天不是要去漢江公園那放風箏嗎?」

      「嗯!對呀!」,多賢太可愛,智旻忍不住摸摸她的頭。

      「我們可以邀請燦爛來嗎?」,多賢一臉期待,「我們可以一起放風箏,燦爛說他會騎腳踏車了,他可以載我,看河邊夕陽。」

      碩珍感嘆,「這麼浪漫啊⋯⋯。」

      「田燦爛太小了,不能載你,妳會跌倒!」

      「那一起玩盪鞦韆呢?那邊有!還有溜滑梯!」

      「人家田爸爸不一定會讓燦爛跟我們一起出去玩。」

      「嘻嘻」,多賢笑了,「燦爛說他會拜託他爸爸的。」

 

 

 

 

      「爸爸,我想去漢江公園放風箏!」,五歲的燦爛,帶著一臉燦爛的笑容,對著坐在他對面的父親說。

      柾國把湯匙放下,「什麼時候?」

      「這個禮拜天。」

      「唔⋯⋯,我應該可以⋯⋯」,柾國沉吟。

      「爸爸不用擔心,我跟人一起去」,燦爛笑到看不到眼睛。

      柾國眉頭皺起,「跟誰?」

      「跟多賢」,燦爛高興地說,然後,「還有她爸爸。」

      柾國眯起眼睛,想了想,然後鬆口說,「我跟你們一起去。」

      「真的?」,燦爛鬆軟的頰鼓起,他雙手捧著,咧開嘴笑,「爸爸要一起去放風箏?」

      「嗯」,柾國輕輕點頭,「你明天跟多賢說。」

      「多賢一定很高興的!我們一定可以玩得很開心!」,燦爛幾乎是歡呼地說。

      就這樣,燦爛根本不用說服他爸爸,田爸爸就主動說要載他去了。

      隔天,也就是星期三,智旻接多賢放學,在車上就知道了這件事。

      「你說,田爸爸也要去?」,智旻抓著方向盤,像掐著某個人的脖子一樣。

      「嗯!」,多賢手裡拿著一個恐龍模型,那是今天南俊老師送給她的,多賢幫忙把班上的圖書排好,燦爛也有一隻,因為他也有幫忙。

      智旻覺得星期天突然一點都不美好了。

      原本是他開開心心帶著可愛的女兒,在漢江邊,迎著風,快樂放風箏的日子,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算了,忍一忍就好,搞不好田柾國在,還可以顧好他兒子,不要跟多賢黏在一起⋯⋯。

      以為要到多賢長大,才要面對一堆蒼蠅搶自己女兒的時候,沒想到才剛上幼稚園就遇到一個田燦爛。

      人生無常啊!智旻這麼感嘆著。

      智旻做好迎戰星期天的準備。

      沒想到星期四就提前跟田家父子見面了。

      當智旻看到穿著西裝站在幼稚園門口的人時,智旻直想轉身就逃。

      「朴先生」,柾國開口喚他,敢情是專門來找智旻的。

      「田先生有何貴幹?」,智旻發誓自己笑容可掬。

      可惜,他的對手是一所大型企業的總裁。

      「貴幹不敢說,只是想跟你確認,星期天漢江公園,放風箏的事。」

      「有什麼好確認的?」,智旻語氣不是很好,他想趕快結束話題。

      「漢江公園很大」,柾國表情沒變,「畢竟漢江是我國第一大河。」

      智旻臉紅了,「你⋯⋯你可以打電話⋯⋯問問我⋯⋯。」

      「我好像沒有你的電話」,柾國皮笑肉不笑。

      「我⋯⋯我⋯⋯」,智旻詞窮了,然後他深吸一口氣,「二村站,我跟多賢坐捷運到二村站。」

      「幾點?」,柾國的表情一貫冷靜。

      好像在辦公似的,智旻心想,這個建設公司的老闆,對人說話怎麼這麼硬梆梆的,「下午三點。」

      「幾分?」,柾國臉色沒變。

      「我哪知⋯⋯」,智旻大聲地回,一看到柾國挑起眉毛,智旻立刻洩了氣,「三點四十六到站⋯⋯」,馬的,智旻暗恨在心。

      然後柾國拿出手機,「號碼?」

      智旻想了想,然後不甘願的拿出手機,「你的給我吧!」

      柾國挑挑眉,把西裝外套拉開,手機放回去,嘴裡唸出一串號碼,智旻把號碼記在聯絡人裡,然後關上手機螢幕,看著柾國。

      兩人用眼力較勁。

      旁邊來來回回好幾個家長經過,微風拂過路旁的野花。

      驀地柾國勾起嘴角,智旻滿臉戒備,好似柾國隨時會從西裝口袋裡掏出槍來,不過柾國只是張口說話,「到時見」,丟了這一句,柾國人就走了。智旻可以看到柾國的車停在路邊,當他打開駕駛座,後座的車窗被按了下來,一張可愛的臉緩緩露出,是燦爛,他滿臉明朗的笑,門牙都露出來了,拼命在後座揮手,智旻不自覺地也回以微笑,正想要揮手,就看到燦爛轉頭,彷彿正在聽前座的柾國說話,然後車窗就被按上去。

      ··國。智旻雙手握成拳,緊閉雙眼,咬著牙低吼。

      然後他憤然轉身,走進幼稚園,接他女兒去了。

      多賢盼望的星期天很快就到了。

      智旻父女二人準時在三點四十六分到站。一走出捷運,就看到田家父子站在外頭,兩人竟然穿得一模一樣,白T和黑色棉褲,腳踩黑色布鞋。

      智旻沒看過田總裁私底下的樣子,平常都是西裝筆挺的,現在穿休閒服,卻也沒有因為這樣就平易近人些。智旻想,應該是白T胸口那突出的肌肉線條造成的吧!田總裁的胸膛看起來渾厚結實。

      多賢邁開小胖腿,張開雙手,撲過去抱住燦爛,「燦爛!」

      燦爛也立刻笑開了臉,「多賢!」

      兩小人兒活像八百年沒見了,緊緊相擁,明明星期五才一起在幼兒園吃飯兼吃點心,還睡午覺⋯⋯。

      智旻花容失⋯⋯不是,是面孔扭曲,他拉過多賢,對著多賢說,「多賢⋯⋯嗯⋯⋯先問好⋯⋯。」

      多賢看了看燦爛,又再度仰頭,撐著小臉蛋,滿是朝氣地喊,「田爸爸你好!」

      柾國低下頭微笑,那天智旻有事耽擱,請碩珍接多賢的時候,柾國在幼稚園陪著多賢好一會,兩人也算熟了。

      燦爛彎下腰行禮,一字一字的喊,「朴····好!請····教!」

      「你的風箏呢?」,柾國蹲下來,跟多賢平視。

      多賢今天穿著可愛的吊帶褲,屁股上一塊紅色彩布,是一顆草莓。她背著一個綠色的小背包,上頭有黑色的波浪條紋,看樣子是西瓜。這個西瓜背包很小,根本不可能放風箏。

      「爹地說來這邊再買!」,多賢可能太興奮,她到現在講話都滿滿元氣,柾國拿手揉揉她的頭。

      智旻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這邊有賣,帶著風箏坐捷運不太方便⋯⋯。」

      「我跟爸爸有做一個風箏」,燦爛認真地說,沒有得意也沒有害羞,就睜著一雙萌眼,看著多賢。從多賢來到他面前,除了跟智旻打招呼之外,燦爛的眼睛就沒離開過多賢。

      「真的嗎?」,多賢眼睛亮了起來。

      柾國從袋子裡拿著一個太極圖樣的風箏,很傳統的造型。

      多賢哇的叫了起來,「燦爛你做的?」

      「顏色是我塗的」,燦爛小鹿般大眼,認真地看著多賢。

      「燦爛好厲害!」,多賢滿臉崇拜。

      燦爛眼眉彎了起來,「只要是為你⋯⋯。」

      智旻差點跌倒,「走吧!」,再不走,他怕這粉紅泡泡會讓自己中毒。

      四人一路疾行,活像在行軍,半句話都沒說,直衝公園。

      漢江公園裡碧草如茵,自行車道蜿蜒在草皮上,一兩處擺著長椅,河岸邊種植一排行道樹,人們三三兩兩地散步。很多家庭趁著假日,出來散心,可以看到小孩子丟飛盤,跟著狗兒賽跑的情景。

      智旻牽著多賢站在攤販前挑風箏,多賢看中一隻黑色墨魚風箏,上頭有著八隻腳爪,模樣怪可怕的。智旻見怪不怪,他女兒眼光怎樣都好,唔⋯⋯看男人眼光就不一定了。

      河岸邊有風,風箏很快就隨風舞上天空,智旻像是任務達成了一般,把風箏線頭遞給多賢,讓多賢拿著玩。

      草皮另一頭,柾國也幫燦爛把風箏放上天空,燦爛接過風箏線,扭頭往多賢看,下一步,幼兒園小情侶檔朝著對方跑了過去。

      「別⋯⋯」,智旻來不及阻止,果然,燦爛和多賢一靠近,風箏在天空纏成一團,摔落下來。

      「啊~~~」,智旻急著衝過去撿,但他手臂被人抓住,智旻一轉頭,是柾國。

      「我過去,你留在這顧他們」,柾國說完,人就跑去撿風箏了。

      智旻看著柾國把風箏撿回來,心想,至少他人似乎沒想像中那麼高傲⋯⋯。

      不過,他是田燦爛的老爸,光這點就啥都甭說了⋯⋯,智旻在心底補了這句。

      風箏沒法玩了,兩小也不在意,跑到公園旁邊,跟一群小孩玩起溜滑梯。那裡有一堆家長坐在旁邊看著,智旻跟柾國走到其中一把長椅邊,同時坐下,一人一邊,中間隔著一段距離。

      兩個單親爸爸,板著臉,也不說話,也沒眼神交流,雙手環胸,盯著場中的小孩子看,說有多怪異就有多怪異。

      好半天,智旻終於開口,「希望下次你不要答應。」

      沒頭沒腦的,但柾國愣是聽懂了,丟了一句,「燦爛想來」,彷彿這樣就足夠了。

      「這樣」,智旻雙手環胸,下巴點了點燦爛和多賢,眼神又看了看他和柾國,「很困擾。」

      「燦爛開心就好」,柾國不動如山。

      「你應該不贊成他們兩在一起吧?」,智旻擰眉。

      「玩伴罷了」,柾國態度隨意。

      「一起玩當然可以」,智旻努力讓自己聽起來很冷靜,「可是我不想再一起出來」,智旻停了一下,補充說明,「很不自在。」

      「我無所謂」,柾國看著場中的燦爛,他正站在溜滑梯邊等多賢溜下來,「一個下午罷了。」

      既然這個人能忍耐,自己沒道理忍不下去,「很好!」,智旻尾音上揚,有點用力。

      兩人恢復沈默。

      油亮的午後陽光,青翠的草地,歡樂的笑聲,裡頭一對成年男子,盤據在長椅各一邊,氣氛肅穆,經過的路人都被嚇跑。

      終於,兩小玩累了。

      「爹地」,多賢臉頰紅噗噗地奔了過來,「我想吃冰淇淋鬆餅!」

      燦爛也是,他對著柾國說,「爸比,我們一起去吃披薩!好嗎?」

      兩個大人被迫移動到附近的披薩店,餵飽他們的小孩。

      智旻點了冰淇淋鬆餅、蔓越莓汁給多賢,一杯冰拿鐵給自己;柾國點了夏威夷披薩,柳橙汁給燦爛,他自己則喝可樂。

      四個人擠在一張六人長桌邊,長桌另一頭坐著一對情侶,正旁若無人的親吻。

      平常看到這樣,智旻見怪不怪,但是今天卻讓他特別尷尬,好幾次偏過身子,擋住多賢的視線。

      多賢根本也沒空注意,她滿足地吃著冰淇淋鬆餅,然後拿著湯匙餵燦爛吃。燦爛張嘴吃了一口,沒看到智旻眼中的酸意,他一無所知地拿起一塊切好的披薩,放到多賢的盤子裡,又放了一塊給智旻。

      這孩子教養真好,智旻感嘆。

      等等,不對,這孩子越是這樣,不就代表多賢會越喜歡他嗎?

      智旻看了一下多賢,多賢正開心地吃著披薩,她鼻尖上沾到番茄醬,燦爛拿了紙巾幫她擦掉,又幫多賢倒冰開水。那塑膠水瓶說起來也挺重的,燦爛手微晃,但還好水沒灑出來,他慢慢地幫多賢倒水。智旻把目光移到柾國身上,發現他正在講電話,沒有要幫忙的意思。柾國盯著燦爛,一直到燦爛把水瓶放好,柾國才把目光移開。

      多賢甜甜地對著燦爛說謝謝,又埋頭猛吃。

      然後柾國的電話終於講完了,旁邊的情侶也終於肯分開了,智旻鬆了一口氣坐正,再親下去,他就要報警了。

      對面的柾國揚眉看著智旻,不知道智旻剛剛為何身體歪得那麼厲害,表情看起來又很勉強。旁邊的情侶卻發現了他們四人這樣奇怪的組合,女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然後兩人同聲笑了起來。

      智旻拿起咖啡,打算把剛剛的尷尬掩飾過去,沒想到他沒拿好杯子,咖啡啪地倒在桌上,液體在桌面快速流溢。

      「啊!」,智旻緊張地喊。

      一切發生得太快,咖啡從桌沿汩汩流下,迅速滴落在柾國黑色棉褲上。智旻抓了桌上一疊餐巾,先壓在桌上灘流的咖啡上,然後起身跨站到桌邊,彎腰擦拭柾國棉褲上的咖啡。可是餐巾紙沾上咖啡後,黏在褲子上,反而越弄越糟。

      旁邊的情侶驚訝地看著智旻,小燦爛和小多賢也忘了吃東西,都睜著大眼看。

      智旻急得跟什麼一樣,想著這條褲子毀了,完蛋了,怎麼老是在這人面前⋯⋯。

      「咦」,智旻發覺手上的觸感不太一樣,還沒分辨清楚,智旻的手腕就被柾國牢牢抓住。

      柾國抬眼盯著智旻,一瞬也不瞬地,語調低沈地問,「慌什麼?」

      智旻愣了一下,下一秒他肌膚上的紅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脖子上一路紅上來。

      整個餐廳的人都注視著智旻,智旻在這時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蠢事。

 

 

 

 

 

 

      「盒盒盒盒盒盒盒」,碩珍拍著自己的大腿笑,好不容易喘過氣,可以歇一會,看到對面黑著臉的智旻,碩珍忍不住又笑下一回合,「盒盒盒盒盒盒盒⋯⋯。」

      智旻狠狠地咬下一口蘋果,今天是星期一,智旻的媽媽從釜山來,帶著多賢去拜訪親戚了。智旻得了個空,就來找碩珍,但是他現在後悔的要死,早知道就去找泰亨算了,不過泰亨忙著畫畫,就算跟泰亨聊,泰亨也是有聽沒有到⋯⋯。

      唉喲,想找個人說說這件事,又能不被恥笑,到底有多難~~~。

      「他沒說啥嗎?」,碩珍終於停下來了。

      「沒⋯⋯」,只是瞪著我看。

      「噗」,碩珍爆出一聲笑,然後又忍住,接著問,「那⋯⋯你們⋯⋯沒擦出愛的火花?」

      智旻立馬站起來,頭也不回的離開碩珍的住處。

      「唉唉唷,只是問一聲,不回答就算了嘛!」,碩珍連站起來送都沒有,人坐在餐桌前抿著嘴笑。

      智旻內心悲嚎,為~什~麼~。

      為什麼是田柾國?

      智旻打開碩珍的大門,想到他幫柾國擦褲子的情景,當時手裡的觸感⋯⋯。

      嗚嗚嗚,擦出火花嗎?

      死都不會跟碩珍說的!

      朴媽媽在晚上十點把多賢送了回來,人跟著她朋友離開了。智旻幫著多賢洗澡,哄她睡覺。

      「爹地」,躺在床上的多賢,看起來可愛美好,「奶奶說她也喜歡燦爛。」

      一整天傷痕累累的智旻,在此刻又劃下一刀。

      嗚嗚嗚。

      「我拿照片給她看」,多賢一臉夢幻。

      「寶貝」,智旻抱著她,躺在床上,內心在落淚。

      多賢仰起頭來,親了智旻臉頰一下,「爹地,你之前跟我說的北風跟太陽的故事,我還記得喔!」

      嗯?怎麼說到這了?

      「田爸爸是太陽,他會讓你把外套脫下來的」,多賢認真地說。

      寶貝啊,故事不是這樣解讀的啊~~~。

      「你會很溫暖很溫暖」,多賢小手捧著智旻的臉,又親了智旻一下,「爹地不要哭。」

      哭嗎?智旻眼神一暗,輕柔地親一下多賢的鼻尖,「寶貝,爹地沒事。」

      「哈啊⋯⋯」,多賢打了個哈欠,連手都沒收回來,眼一閉就睡了。摸摸多賢柔嫩的臉頰,智旻嘆了口氣閉上眼也睡了。

      天不從人願。

      智旻希望不會再碰到田氏父子,不會再跟田家二人碰到面,但偏偏就是沒辦法遂願。

      其其幼兒園才藝表演,訂在八月八日晚上八點。

      多賢已經決定要上台唱歌,服裝是她自己挑的,上頭的彩帶和蝴蝶結也是她一個一個黏上去的,花了整整兩個禮拜。

      然後多賢要利用週末排練,表演前一個禮拜,她要到燦爛家去一趟。

      沒錯,燦爛表演的才藝是打鼓,他為多賢伴奏。

      現在智旻牽著多賢站在田家十二樓豪宅門口,懷疑人生。

      一個下午罷了。

      智旻這樣安慰自己。

      雖然距離上次的漢江公園放風箏,不到一個月。

      但是!

      智旻低頭看了一眼多賢。

      對,沒錯,為了多賢,他可以火裡來,水裡去。上刀山,下油鍋。在所不辭。

      智旻深深吸一口氣,抬手按下電鈴。

      門很快就開了,是燦爛開的門,很顯然他等在那一會了。

      小情侶平常在學校每天見面,放個假碰面還像分離十八年了一樣,張開手就準備擁抱,智旻這次有防備,在燦爛跨步之前,擋在多賢前面,蹲下身子,「燦爛啊,你爸呢?」,面對這個小情敵真是一刻都不能鬆懈!

      「爸爸在書房講電話」,燦爛今天穿著一件紅色POLO衫,底下是一條卡其褲,他回答完智旻的問題後,彎腰跟智旻行禮,「朴爸爸好。」

      「你好」,智旻站起來,重新牽起多賢的手,「那我們先排練?」

      「好!」,燦爛興奮地轉身,蹦蹦跳跳往前走,他難得有客人來,還是自己的女朋友,燦爛高興得要命,「這邊!」

      多賢掙脫了智旻的手,朝著燦爛奔去,兩小銀鈴般的笑聲響徹客廳,消失在走廊。

      只剩智旻傻站在門口,一陣冷風吹過,寂寥叢生,智旻喉嚨卡卡地對著空無一人的客廳說,「那個⋯⋯打擾了⋯⋯」,然後跨步邁進客廳。

      這房子真大。

      智旻進來後的第一個想法。

      可能考慮到燦爛,田家的客廳顏色不是冷冰冰的,反而是舒適的米色,沙發是布面的,看起來很溫暖。客廳坪數很大,除了待客的沙發區之外,左側內角放了一頂橘色的帳篷,上頭掛著萬國旗,色彩很繽紛,帳篷底下鋪著地墊,擺了幾個動物造型的坐墊和抱枕。

      智旻走過去,他好想拉開帳篷,跟多賢躲在裡頭睡午覺。帳篷後方的牆上掛著兩張放大的照片,照片裡是蔚藍的天空,還有幾絲雲朵飄在上頭。

      多賢跟燦爛不知道又跑去哪了,走廊上砰咚砰咚地跑步聲,多賢的笑聲帶著興奮地尖叫,智旻扭頭看去,多賢可愛的藍色紗裙裙擺在走廊一閃而逝。

      走廊兩側都是門,智旻一邊喚著多賢,一邊敲門,突地其中一扇被人從裡面打開,智旻沒留意到,手敲在那人身上。

      柾國一身黑色,帽T、棉褲、拖鞋,很居家。

      智旻條紋T和牛仔褲,很親民。

      兩人對看。

      智旻先別開視線,收回手,「我找多賢。」

      柾國指著斜前方的那扇門,「他們應該在燦爛的房間裡。」

      智旻腦子裡糊成一片,他沒預期會這樣跟柾國碰面。想到上次他幫柾國擦褲子⋯⋯,智旻一百八十度轉身,音調不穩地喊,「多賢啊~~~」,然後無頭蒼蠅地開了門。

      一間冷色調油漆的房間,映入眼簾。

      智旻還沒來得及看清,後頭一聲,「那是我的房間。」

      智旻啪地把門用力拉上,慌亂地轉身,「多賢啊~~~。」

      「左邊」,清冷的聲音在後頭提醒。

      智旻一旋腳跟,朝著左邊走去。

      多賢啊⋯⋯,這一句是在內心喊了。

      好像永遠都在這個人面前做蠢事,智旻內心滴著血。

      咚咚地敲鼓聲響起,這次智旻果斷地把門打開,多賢的聲音清脆響亮,「再一次好嗎?燦爛,再一次!」

      太好了,找到了!智旻忙亂地走入,這一進去,智旻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

      燦爛的房間非常誇張。一頭巨大的絨毛恐龍,做得又逼真又可愛,被放在房間的正中央。一面牆擺滿了塑膠恐龍,各式各樣,另一面牆放著圖鑑,大本小本都有。

      智旻舉著拳頭,衝了過去。

      「天哪!是馬門溪龍!喔喔,這個這個!翼手龍!還有,這個是劍龍!哇!好棒!⋯⋯」智旻在這些塑膠恐龍前興奮地亂吼,他從小就喜歡恐龍,每一隻龍他都叫得出名字來。然後塑膠恐龍的最旁邊,是一張全家福照,田燦爛和他爸爸,以及一個漂亮的女性,智旻在網頁上看過,那是田柾國的前妻,金嬂允。

      智旻立刻冷靜下來,把手上的梁龍擺回牆上,「嗯⋯⋯那個⋯⋯這裡整理得很不錯,滿齊全的⋯⋯」,智旻不敢看後面三人的反應,他低垂著頭,看著前方地面,但是他的耳朵出賣了他,整個紅了。

      多賢嬌嫩的聲音響起,「我爹地很厲害喔,他認識全宇宙所有的恐龍,警察都比不上他。」

      「哇~~」,燦爛小嘴張成O型,「我聽說南俊老師也懂所有的植物。」

      「我爹地比較厲害,比總統還厲害!」,多賢絲毫不讓。

      多賢啊,寶貝,謝謝你,可是可以不用這樣⋯⋯,智旻內心這樣說著。

      「要練習了嗎?」,柾國提醒眾人。

      智旻把頭轉過去看,燦爛坐在一套爵士鼓後面,雙手拿著鼓棍,多賢站在他旁邊,顯然剛剛多賢已經看過她男友打鼓的英姿了。

      那套爵士鼓一看就很貴⋯⋯。

      「好!」,燦爛興奮地點點頭。柾國搬了兩把動物造型的板凳,一把放在智旻旁邊,一把給自己坐。多賢從她的小背包裡拿出預備好的麥克風,擺好姿勢,準備開唱。她今天出門前,智旻幫她編了好幾條辮子,用蝴蝶結繫著,穿著紗裙,看起來粉雕玉琢,真的是偶像。

      多賢認真地鞠躬,彷彿現場有十萬聽眾似的,「大家好,謝謝大家今天的到來,我是金多賢⋯⋯」。

      說到這,柾國迅速撇頭過去看智旻。

      智旻沒有看柾國,他盯著多賢看。

      柾國緩緩轉過頭去,抿緊雙唇,什麼都沒問。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