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多賢問智旻,「爹地,我可以學打鼓嗎?像燦爛那樣。」

      智旻坐在駕駛座,微笑著回答,「等我們回去,爹地就幫多賢去問,看哪裡可以學打鼓,好嗎?」

      「好!」,多賢乖巧地答,她的聲音滿是期待,「我要像燦爛一樣」,多賢用手比了比打鼓的姿勢,「嘿嘿。」

      智旻被多賢的可愛萌到,「咱們多賢一定可以跟燦爛一樣厲害!」

      沒想到買一套好的爵士鼓,就要智旻四分之一的月薪,爵士鼓課程也不便宜。

      星期一,智旻在音樂才藝班,驚訝地看著價目表,「這麼⋯⋯貴⋯⋯?」

      櫃檯小姐臉上的笑容有點褪色,「這是最優惠的價格了。」

      想到燦爛家裡那嶄新晶亮的鼓,想到多賢美麗的雙眼充滿期盼,智旻一咬牙,「可不可以⋯⋯嗯⋯⋯打個折⋯⋯」,智旻開始努力地殺價,然後在櫃檯小姐拒絕後,改為希望能分期。

      好不容易在智旻的不屈不撓下,小姐答應讓智旻分三期。智旻滿腦子想著可以把哪些家用錢省出來,才走出大門就接到醫院的電話,智旻又立刻趕到醫院去,他負責的民眾申先生病危,沒有家屬可以簽急救同意書,護理長打了過來,希望他可以處理。

      幼兒園放學的時間早就過了,智旻在才藝班已經耽擱了不少時間,他只好打給碩珍,請碩珍幫忙接多賢。

      碩珍一口答應。

      到幼兒園的時候,多賢正和燦爛在玩敲冰磚,旁邊除了田爸爸之外,還坐著上次看到的幼兒園老師,金南俊。

      「碩珍!」,南俊站了起來,對著碩珍打招呼。

      碩珍對他綻放一抹有禮的微笑,「金老師。」

      南俊臉上的笑黯淡了一些,等到碩珍走到他們面前,南俊再度振作起來,「今天多賢拼出她的名字喔!」

      「哇噢,我們多賢真棒!」,碩珍看著仰頭對著他笑的多賢。

      「朴智旻呢?」,柾國開口問碩珍,他的西裝外套擱在椅背上,看樣子待在這好一會了。今天他把額上的瀏海梳上去,看起來俊逸非凡。

      「他臨時有事」,碩珍對柾國答,然後幫智旻對柾國道謝,「多謝你了!來,多賢,今天你爹地可能晚上不能回來了,你到碩珍叔叔家好嗎?」

      「朴爸爸今天不回家?」,柾國又問,不過在碩珍回答之前,南俊先開口了,「今天又有民眾的問題要解決嗎?」

      「嗯」,碩珍對南俊點頭,帶著淺淺地微笑,南俊看呆了,然後碩珍笑容又淡下來,「不是好事⋯⋯。」

      「噢⋯⋯」,南俊還沒從碩珍的笑顏中回神過來。

      「民眾?」,柾國在一旁開口。

      「智旻在首爾社會局當社工,目前在松江區家扶中心服務」,碩珍開口解釋。

      「唔⋯⋯」,柾國懂了,他輕輕點頭,然後把燦爛抱起來,「跟老師、碩珍叔叔還有多賢說再見。」

      「老師,碩珍叔叔,多賢,再見」,燦爛一手勾著柾國的脖子,一手對著眾人揮手。

      等到柾國抱著燦爛坐進車子裡,碩珍才感嘆地說,「沒想到田總裁竟然幫智旻帶小孩。」

      智旻要是在現場應該會抗議,「沒人要他幫!」

      「柾國心很軟」,南俊在旁邊說,「雖然外表看不出來。」

      「哦?」,碩珍轉過頭來看著南俊,「你跟他很熟?」

      南俊不知道在慌什麼,「不不不不不不,我跟田總總總裁不熟熟。」

      「那你怎麼知道他心很軟?」

      「噢,那個喔」,南俊傻笑著,「我猜的。」

 

 

 

      智旻忙到隔天早上才回到家,心情很糟。

      申先生叫申啟華,醫生急救無效,在晚上九時四十七分宣告死亡,享年七十五歲,智旻只聯絡得上他七十一歲的弟弟,後來來醫院的是尹先生弟弟的媳婦。媳婦姓朴,一臉不耐,來到醫院就是一通抱怨。

      「也不知道那兩個兒子是在幹什麼,我先生早上要上班,除了公公婆婆,我還有兩個小的要顧,等等還得回去煮六個人的早餐⋯⋯。」

      智旻跟護理長安撫了她好一陣子,才在醫院裡佈置好靈堂,又發了訃文,請社會局的社工來支援,智旻終於可以下班。

      智旻先到碩珍的住處接多賢,碩珍被他吵醒,但碩珍沒有抱怨,「我幫你送多賢去上學,你回去休息吧!我會幫你請假的。」

      「我想看看她」,智旻眼圈深青,下巴冒了些許鬍渣,一臉疲憊。

      「好吧」,碩珍點點頭,讓智旻進來。

      智旻走進碩珍的房間,看到他的女兒躺在一張氣墊床上,睡得很熟,智旻微笑了起來。然後他走回碩珍的客廳,碩珍跟著他。

      「放心了吧!」,碩珍輕聲地說,他怕吵醒多賢。

      智旻背對著碩珍,靜立在客廳,燈光打在他的背上,看起來清冷又剛硬。

      一陣寂靜。

      「哥」,智旻開口,聲音不大。

      「怎?」

      「我會是一個很好的父親吧?」

      「怎麼突然這麼問?」,碩珍聳眉。

      智旻轉過頭來,側身對著碩珍,他目光落在碩珍客廳裡的一盆盆栽上,「我對得起敏秀吧!」

      「當然啊!」,碩珍聲音略大,然後又想到多賢,碩珍壓低音量,「你當然對得起他,你做了這麼多!」

      「嗯⋯⋯」,智旻輕輕地應。

      彷彿怕智旻不相信似的,碩珍很快地說,「敏秀跟昭榮都會感謝你的,看看多賢現在這樣多好!」

      「我沒帶過小孩⋯⋯我不知道⋯⋯」,智旻的聲音不太確定,「也許還可以更好,多賢她⋯⋯,她值得最好的⋯⋯。」

      「那你可以問多賢啊!」

      「她那麼小⋯⋯。」

      「那等她長大了再問。」

      「長大就來不及了!」

      「所以,這答案無解。」

      智旻語滯,瞪著碩珍看。

      碩珍看回去。

      智旻別開頭,張了張嘴試著要說些什麼,最後終於開口,「多賢她安慰我,她知道,知道他們不會回來了,她安慰我⋯⋯」,說到這智旻哽咽起來,「她一直記得要⋯⋯安慰我⋯⋯。」

      「智旻,你只是累了,回去休息一下,很快就好了,不要胡思亂想⋯⋯」,碩珍知道智旻處理申啟華的事讓他心情很沮喪。

      「有生就有死,人生無常,只是我總是看不破⋯⋯」,智旻虛弱地微笑,然後說,「我先回去了,哥,多賢再麻煩你。」

      「嗯」,碩珍點頭。

      智旻請了一天假,在家休息,等到下午五點,智旻開車來接多賢,多賢立刻就撲到智旻的懷裡,「爹地,我好想你!」

      「我也好想多賢」,智旻把多賢抱得好緊,然後他注意到腳邊一個小人影,是燦爛,他正睜大眼看他們。

      智旻彎下腰,把多賢放回地上,「田燦爛,你爸呢?」

      「朴叔叔好」,小小燦爛彎腰行禮打招呼,然後可愛地噘起嘴回答,「爸爸今天到工地去了,他讓圭賢叔叔來載我。」

      喔,原來也不是只有自己會找人幫忙接送小孩啊!

      「圭賢叔叔是你爸爸的哥哥?」

      燦爛搖搖頭,「他幫爸爸開車。」

      原來是司機啊,有錢人真好。

      「那他來了嗎?」

      燦爛再度搖頭,「還沒。」

      智旻眼睛一轉,想想自己好像應該要留下來陪田燦爛,好歹田爸爸幫他顧多賢兩次了,「那你打給他,跟他說不用來了,朴叔叔送你回家!」,找個人口販子,把你賣了。

      燦爛呆呆地看著智旻,然後他終於懂了。燦爛點點頭,拔腿跑回教室裡,拿他包包裡的手機,打給柾國的司機。接著人把背包抱在胸前,噠噠噠地一遛小跑出來,跟著不懷好意的智旻走了。

      柾國戴著橘色的安全帽,在工地裡接到司機圭賢的來電,知道了自己的兒子,田氏唯一的繼承人,被朴智旻帶走了。柾國沒有智旻的電話,改打給其其幼稚園,玧其把智旻的手機號碼給了他。

      柾國立刻撥了電話過去。

      沒有人接。

      柾國臉上平靜無波,把手機收起來,繼續跟工地主任談,直到六點,工地大門關上,柾國才又打了電話給智旻。

      「喂,爸爸!」,是燦爛的聲音。

      「你在哪?」,柾國一邊講電話,一邊開車。

      「我在餐廳裡」,電話那頭傳來吵雜的聲音,柾國可以聽到有人喊,「我們這邊還要一份泡菜蘿蔔!」、「再來三瓶燒酒!」

      柾國皺起眉來。

      「智旻爸爸帶我來吃飯」,燦爛明亮的童音,稚嫩清新,「爸爸要來嗎?」

      「把地址給我。」

      燦爛遲疑了一下,「爸爸⋯⋯。」

      「你把手機拿給朴叔叔,讓他傳位置給我」,柾國想想燦爛應該還不會用手機這部分的功能,不過今晚回去,他會把這功能教給他。

      「好」,燦爛立刻循規蹈矩地把手機拿到智旻面前,「朴叔叔,可以請你把位置傳給我父親嗎?」

      智旻把手機拿了回來,很快就弄好了,在他用手機傳位置的時候,店裡面一個婦人走了過來,「智旻,你來啦!唷,多賢,寶貝!」,婦人抱起多賢,親了一下,又把多賢放回座墊上,多賢甜甜地喊,「韓姨好!」,聽到多賢喊她,她瞇著眼笑坐下來,就在智旻旁邊。

      這間餐廳的桌子都是矮几,客人們盤坐在地板上用餐,很多韓式餐廳都是如此。智旻除了盤著腿坐,他還喜歡一腳屈膝立著,一腳橫盤在地上,舒適得像在家裡一樣。

      「這孩子是誰家的?」,被喚作韓姨的婦人問。

      「有錢人家的」,智旻看著眼前一臉無知所以無畏的燦爛努努嘴,「你覺得可以賣多少?」

      「呀!智旻,你領養了這男孩給多賢作伴啊?」,韓姨好奇地問。

      「怎麼可能!」,智旻翹起嘴來,又可愛又任性。

      韓阿姨對著燦爛說,「孩子,你爸叫什麼名字?」

      「田柾國,我叫田燦爛,今年五歲」,燦爛伸出胖胖的五根手指,對著婦人認真地答。

      韓予智眼睛瞪大,然後笑了出來,「我叫韓予智,你得喊我韓姨。」

      「韓姨好!」,燦爛一臉認真,坐在位置上,彎腰行禮,瀏海都掉到碗裡了。

      韓予智急忙拿濕紙巾幫他擦頭髮,「唉呀,這孩子怎麼這麼多禮,呵呵,好久沒看到這麼討人喜歡的孩子。」

      很可惜,就不討我喜歡。智旻撇撇嘴,心裡這麼想。

      「喜歡吃什麼都跟韓姨說,韓姨叫他們煮來給你吃」,婦人慈祥地道,她是這家店的老闆,也是智旻媽媽的好友。

      「謝謝韓姨」,燦爛恭敬地點頭道謝,把韓予智又逗笑了。

      「韓姨,燦爛是我的未婚夫,我以後的新郎」,多賢語不驚人誓不休。

      韓大姐當場驚訝地瞪大眼,「多賢跟人訂婚了啊?」

      「多賢,爸爸跟你說過要經過家長同意才可以結婚的。」

      「爸爸還沒讓燦爛的家長同意我們結婚?」,多賢立刻把「家長」這個詞學來用,咬字特別清晰。

      「對!」

      韓予智聽著他們父女一來一往的對話,愣了一下,又笑了起來,就在這時候門口傳來,「歡迎光臨」的聲音。

      田爸爸來了。

 

 

 

 

      看著一個西裝筆挺的俊男,走到她們這桌,韓予智拿手摀著嘴,「這⋯⋯這是燦爛爸爸?」

      「你好」,柾國有禮的打招呼。

      「唉呀快坐下來,快!」,韓予智站了起來,揮手跟附近的服務生喊,「切一盤豬腳來!快!」,然後她笑咪咪地對柾國說,「我是這家店的老闆,智旻的阿姨,你可以叫我韓姐。」

      智旻一口飯卡在胸口,梗得他猛捶自己的胸膛。

      「韓姐您好」,柾國又鞠了一次躬,然後人從容地坐下,他盤著腿,手輕鬆地放在膝蓋上,看著桌上的菜,一旁的小姐已經手腳俐落地幫他準備一份新的碗筷。不鏽鋼碗裡,白飯熱騰騰地,燦爛飛快幫他父親把蓋子掀開,然後把手指放到嘴邊。

      柾國摸了摸他兒子的頭,燦爛仰頭起來甜笑著。然後柾國把西裝外套脫下,弄鬆領帶,他今天穿的襯衫質料絲滑,布料勾勒出上身的肌肉輪廓。

      智旻嚥了一口口水,馬的,這人男性費洛蒙也太旺盛!

      「燦爛爸爸,請問你答應我跟燦爛結婚嗎?」,多賢不改她的本色,童言童語地問。

      燦爛也一臉期待的看柾國。

      太好了,把問題丟給田柾國,智旻低下頭勾起嘴角。

      「韓國規定結婚年齡至少要十八歲,多賢還要再等等」,柾國對著多賢回答,他的聲音很輕柔。

      「噢」,多賢把湯匙放下,伸出兩隻手開始算她還要幾年才可以跟她的未婚夫結婚,十根手指不夠用,燦爛也伸出手來幫忙,於是兩小認真地扳手指。

      智旻沒想到柾國這麼容易就把問題解決了,他挖了一匙飯,無趣地把飯塞進嘴裡。

      有其他的客人來了,韓予智回到廚房去幫忙催菜,又出來跟客人打招呼,智旻這一桌的豬腳她親自送來,叮囑柾國一定要吃看看,然後轉身又去忙了。

      「韓姨的豬腳特好吃」,智旻指了指豬腳,盤子裡有一些豬腳被切得很小塊,那是給小孩子吃的,其他都是一大塊,看起來色澤油亮。

      柾國夾了一筷來吃。

      「我喜歡她的泡菜」,智旻繼續說,他其實不想跟柾國聊天,但是這樣尷尬的吃晚餐很奇怪,所以智旻開始拼命沒話找話,「我媽媽跟她學的,韓姨喜歡加蘋果,我媽媽喜歡大蒜加多一些。」

      「你跟你媽媽一起住?」,柾國抓的重點跟別人不太一樣。

      「沒」,智旻搖搖頭,「她跟我爸住在釜山。」

      「你怎麼沒回去?」,這樣的問題對他們兩個目前的關係來說,有點唐突了。

      智旻沈默一會,夾了菜到多賢碗裡,「為了一些原因⋯⋯」。

      柾國挑眉,但沒再問,雖然他意外地想知道。

      「豬腳好租」,燦爛嘴裡滿是豬腳,臉頰上還黏著豬腳凍,他把豬腳吞下去,用舌頭舔嘴角。

      多賢也差不多,吃得滿臉都是。

      兩個爸爸同時拿起桌上的濕毛巾,幫他們的小孩擦臉。

      然後智旻繼續沒話找話,雖然兩個小朋友都熟到不能再熟,但是智旻對田柾國卻還很陌生。柾國安閒地吃著飯,似乎不會因為跟智旻共餐而感到不自在。

      「燦爛那套爵士鼓多少錢?」

      6萬」,柾國平靜地答。

      「嘶」,智旻吸了一口冷氣。

      「你送他到哪學打鼓?」

      「家教。」

      「你都這樣嗎?」,智旻忍不住問。

      「怎樣?」,柾國緩緩地回。

      「跟不熟的人一起吃飯,也不會想找話題來聊?」,田柾國是這麼悶的人啊?不是一家企業的總裁嗎?

      「我跟你吃第二次飯了」,柾國提醒。

      智旻閉了閉眼,那一次的記憶巴不得忘得一乾二淨,沒想到又這樣被提起,「那⋯⋯那一次不算⋯⋯。」

      柾國不置可否。

      然後柾國的手機響起,他把碗筷放下,接了電話,講了大概五六分鐘,柾國把手機收好,重新拿起碗筷,然後說,「沒有事情可以讓我不自在。」

      「啊?」,智旻愣了一下,然後才知道對方在回他剛剛問的問題。

      不會不自在?智旻扯扯嘴角,然後腦子也不知怎麼想的,他夾了一筷子菜到柾國嘴邊,「諾,啊~~~」,看到柾國頓了一下,智旻勾起嘴角。

      柾國拿著碗筷,將視線從眼前的菜,移到夾菜的主人身上。

      怎樣?智旻挑眉。

      柾國注視著智旻,緩緩張嘴將菜吃掉。

      柾國漂亮的眉眼盯著自己看,智旻血液從腳底往上沖,他猛地把筷子給抽了回來,低著頭看桌面。

      隔壁桌一對年輕夫妻,正好太太夾了菜給先生吃,「啊~~~」,先生濃情蜜意地吃了。燦爛還不曉得智旻就要因為羞恥而中風了,用湯匙舀了一匙蒸蛋,遞到多賢面前,有樣學樣,「多賢~啊~~~。」

      智旻整個人像煮熟的蝦子。

      柾國安閒自在地繼續嚼著菜。

      這回合,智旻選手,又輸了。

 

 

 

 

      八月八日父親節,晚上八點,其其幼兒園才藝表演。

      南俊穿著白襯衫,黑色西裝褲,還打了領帶,看起來不像幼兒園老師,反而像某家企業總裁,跟他平常的打扮完全不同。

      玧其挑眉看著他。

      「今天有很多家長會來」,南俊解釋。

      「我又沒問什麼」,玧其輕飄飄一句,然後轉身哼著歌走了,南俊聽出來他在哼情歌,忍不住兩頰飛紅。

      幼兒園門口停了一輛又一輛的車子,爸爸媽媽們牽著小孩下車,一個胖墩墩的孩子,被他媽媽趕下車,一臉委屈,原來是他媽媽不讓他把家裡的戰鬥陀螺帶來學校。一個綁著沖天炮的女孩,才剛下了車就哭了,因為裙子沾上了飲料,她爸爸去停車了,媽媽從包包裡找出水瓶,一邊幫她清理,一邊喃喃地叨念。

      南俊伸長脖子朝馬路上看,過一會他眼睛亮了起來,一台老爺車出現在車道上,車子停好後,碩珍從裡頭走出來,南俊不自禁地露出笑臉。

      看到一身西裝筆挺的南俊站在門口,碩珍身體往後傾,一臉訝異,語帶遲疑地打招呼,「金⋯⋯老師⋯⋯晚安。」

      「晚安」,南俊微笑地回,然後小聲地喊,「⋯⋯碩珍。」

      碩珍不明白這微妙的聲調代表著什麼,加上南俊也沒有招呼他進去,於是兩人傻站在門口對望。

      辦公室裡的玧其,雙手環胸,一臉好笑地看著門口這一幕。沒多久,田總裁牽著他兒子出現了,玧其笑容擴大。

      看到南俊老師跟碩珍站在門口不曉得在幹嘛,柾國上前問了一句,「請問朴智旻呢?」

      這一聲喚醒了對望的兩人,碩珍先回過神來,他轉頭對著柾國說,「他在幫多賢打扮,晚點就到了。」

      「你們沒一起來?」,柾國皺眉問。

      碩珍也皺起眉來,「啊?」

      南俊一臉緊繃,雙手握緊,不知道在緊張什麼。

      在辦公室的玧其看到這一幕噗哧笑了出來,然後開門,穿著拖鞋就走了出去。

      站在門口的碩珍反問,「我為何要跟智旻一起來?」

      在一旁的南俊鬆了口氣。

      碩珍納悶,這個金老師是怎麼回事?

      不過,這個田柾國怎麼會這麼問?

      「多賢不是你的女兒?」,柾國問。

      「啊?」

      「啊?」

      「噗。」

      前兩聲驚訝是碩珍跟南俊,後一聲笑,沒有別人了,是閔園長。

      「為什麼多賢是我女兒!」,碩珍瞪大眼,握著拳喊。

      「你不是姓金?」,柾國理所當然地問。

      「姓金又怎麼了!」,碩珍繼續喊。

      「你上次來接多賢,多賢姓金。」

      「多賢姓金,但是智旻才是她的父親!」,這次是南俊搶著出來解答了。

      不知為何,碩珍覺得金老師比他還急著澄清,好像很怕別人誤會似的。

      玧其恰巧在這時走到他們三人面前,開口回答,「想知道得問智旻。」

      靜默。

      然後田總裁,「唔」,無可無不可地點頭。

      就聽到後面一聲,「怎麼大家都站在門口?」,話題中的主角出現,智旻牽著盛裝打扮的多賢出現。

      三個大人齊刷刷地把目光往智旻身上放。

      「怎麼?」,智旻有點忐忑。

      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碩珍第一個把眼神移開,然後他視線往下。就看到燦爛張著嘴,盯著他的公主女友,整個人呆住了。

      多賢穿著一件水藍色洋裝,上頭綁著一個又一個絲帶蝴蝶結,她滿頭也都是小蝴蝶結,充滿光澤的彩帶,讓她整個人像小精靈一樣。多賢的髮型,光綁辮子就了智旻一個半小時,還好智旻手巧,要不然會更久。

      「燦爛」,多賢一臉笑意,她紅潤的臉頰鼓起,小嘴微張,「我好看嗎?」

      燦爛立刻把嘴用力閉上,抿起唇拼命點頭。

      多賢好漂亮好漂亮好漂亮喔⋯⋯

      喔喔喔⋯⋯

      燦爛的小心肝還沒辦法承受這麼多,他呆愣愣地跨出一步,在眾人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前,嘟起嘴,傾過身子,親上多賢粉嫩如麻糬的臉頰。

      時間凍結。

      「噢」,南俊第一個讚嘆,他也想親他喜歡的人。

      然後智旻反應過來,飛快蹲下身子,拉開多賢跟燦爛兩人,在兩小疑惑純真的萌眼下,智旻急中生智,「有話好好說!」

      啊~~~田燦爛!!!

      智旻內心怒吼,然後他目光往上移。

      田柾國!!!

      柾國接收到智旻殺人般的眼神,於是他彎腰對燦爛說,「燦爛,爸爸跟你說過要尊重女性,你應該要先問過多賢。」

      「噢」,燦爛仰頭看著他爸爸,了解了之後,然後立刻向多賢道歉,「對不起多賢。」

      智旻鬆了口氣。

      「請問我可以親你嗎?」,燦爛誠懇地問。

      智旻往前撲,差點跌到地上。

      「可⋯⋯」,多賢正要回答,智旻一手摀住她的嘴,然後抬頭對眾人說,「應該要進去準備表演了吧!」

      這一下子喚回大家的神智。

      沒錯,今天是幼兒園的才藝表演日,得趕快準備才行,其他事情都可以延後再說。

      南俊立刻就準備要招呼已經來到幼兒園的家長,但是他又有些事要跟碩珍說,所以他站在碩珍面前猶豫要怎麼開口。

      「怎麼了?」,智旻趕著進去佔好位置。

      碩珍本來就想不通這個老師為何杵在自己面前,好像要說什麼又遲遲不說。

      眾人疑惑地看著南俊,南俊急急忙忙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玩具公仔,是瑪莉兄弟的哥哥路易吉。才剛拿出來,遞到碩珍面前,碩珍都還沒看清楚,就聽到「喀」的一聲,南俊懊惱地喊,「噢,怎麼會!」

      綠色的路易吉右手斷了。

      南俊驚慌地試著把玩具手黏回去,不過當然不可能。

      一群大人低頭看著南俊手上的玩具公仔,兩個小孩仰頭摸不著頭緒。

      然後玧其嘆了口氣。

      智旻語帶寬慰,「南俊老師⋯⋯這個可能⋯⋯要用熱熔膠⋯⋯。」

      碩珍莫名其妙地看著南俊,「這是要請我幫忙修理?」

      柾國倒是實際,「我幫你黏回去吧!」

      南俊挫敗地把玩具公仔收起來,然後搖頭,飛快地說,「不用了,謝謝,啊~~算了!」,然後南俊走向活動會場,留下一行人面面相覷。

      長長的走道,通往活動的會場。才剛走上走道的南俊,想到口袋裡的票,又回頭朝外走,走了十來步,腦海裡浮現剛剛發生的事,南俊忍不住懊惱地低吼「啊~~~」,雙手在頭上亂抓一通,把梳理整齊的頭髮弄得亂七八糟,人又走回會場,一步拖過一步,肩膀都垮下來了。

      會場裡頭,家長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看到南俊開門進來,紛紛跟他打了招呼,然後又繼續聊起天來。後台裡頭已經亂成一團,兩個幼兒園的老師忙著叫孩子排隊,又幫忙整理孩子們表演要用的道具,燦爛閃亮的爵士鼓擺在裡頭,教音樂的女老師金秀智已經趕跑了好幾撥想來偷敲鼓的孩子。

      一個女孩哭著跑過來,「南俊老師!南俊老師!」

      「怎麼啦?慶雅」,南俊蹲下來,看著前面哇哇大哭的女孩子。

      「鄭俊岳把我的辮子弄散了」,說到這女孩哭得更傷心了,她雙手捂面,低垂著頭,南俊可以看到她左邊的辮子鬆開了。

      「老師幫你綁起來?」,南俊問。

      「⋯⋯綁得漂漂亮亮的?」,慶雅抽抽噎噎。

      「老師會努力⋯⋯」,南俊對這手藝不太熟。

      「好⋯⋯」,慶雅慢慢收起眼淚,把絲帶交給南俊。

      南俊牽著小女孩走到一旁,找個位置讓女孩坐下,開始努力綁辮子。南俊怕扯痛慶雅的頭髮,所以幾乎是屏著呼吸,捏著柔細的髮,把眼睛都要瞪出來,才幫女孩的辮子綁好。

      「好了,慶雅!」,南俊放開手,讓女孩子轉過來。

      女孩在南俊幫她綁頭髮的時候就不哭了,南俊綁得雖然沒有很漂亮,但是很穩固,又不會弄痛慶雅。

      「謝謝你,南俊老師」,慶雅抱著手,跟南俊漾起柔柔的微笑。

      「不客氣」,南俊蹲在地上,對著慶雅笑出了酒窩。

      就看到角落裡,一大一小的人兒,臉上帶著天使的微笑,畫面溫柔美好。

      慶雅踩著輕鬆的步子走了,她心裡下定決心,再也不理鄭俊岳,以後要找老公要找像南俊老師這樣的。

      至於鄭俊岳未來還會不會不扯李慶雅的辮子,那就難說了⋯⋯。

      南俊從地上站起來,看到一個人影在後台門邊,不知道站在那看多久了。

      是碩珍。

      南俊瞪大了眼。

      碩珍慢慢走到南俊的面前,不曉得為何,碩珍徧過頭,沒有看南俊,「我⋯⋯我想到我車上有⋯⋯保麗龍膠⋯⋯也許你⋯⋯用得上。」

      「噢⋯⋯喔喔喔」,南俊一開始還沒弄懂,後來了解了,「謝謝!」,南俊伸出手要接保麗龍膠,碩珍卻收了回去,反而伸出另一隻手。

      南俊微微偏頭思考片刻後,用右手跟碩珍握手。

      碩珍訝異地注視兩人交握的手,然後他抬起頭看著南俊,「我是想幫你黏好公仔!」,哪來的二愣子!

      「喔喔喔喔」,南俊把手猛地舉高,然後又慌張地低下頭翻找自己的口袋。

      在南俊翻找公仔的時候,表演節目開始了。

      「沒關係⋯⋯那那個⋯⋯你可以先回前面看表演⋯⋯我回家再黏⋯⋯就好」,南俊找到滿頭大汗。

      「你快一點找,也才一下子,我都特地拿保麗龍膠來了,你就不要想那麼多,乾脆一點,用心找就是了!」,相較於南俊的結結巴巴,碩珍連珠帶炮,簡直像在唱Rap

      「好⋯⋯」,南俊聞言,只好低下頭繼續找。翻了半天終於找到那支公仔,接著再花一段時間找那斷掉的手,南俊鬆了口氣,全部遞到碩珍面前。

      碩珍接過,開始黏公仔的斷手。

      「嗯⋯⋯你⋯⋯你的手⋯⋯手指⋯⋯怎麼⋯⋯嗯⋯⋯就是⋯⋯」,南俊支支吾吾。

      碩珍飛快地說,「小時候玩電風扇被扇葉弄的」,碩珍的食指微彎,看起來很奇特。

      「喔喔」,南俊瞭然,點點頭。

      又過一會,「唔⋯⋯你⋯⋯你跟智旻怎麼認⋯⋯嗯我是說認識⋯⋯我知道你們是同事⋯⋯。」

      碩珍再一次打斷南俊,「我是智旻的大學學長。」

      「喔喔」,南俊再次點頭。

      黏好了,等膠水乾。

      「你⋯⋯」,南俊遲疑地開口。

      「我說你」,碩珍受不了了,「從剛剛在門口就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你就不能痛痛快快地說嗎!」

      就看到南俊飛快地從另一個口袋裡掏出兩張票,「可以請你下個週末早上十點跟我一起去看瑪莉兄弟三十週年首爾特展嗎!」

      碩珍愣愣地看著南俊遞過來的票,再愣愣看著眼前低著頭,但面紅耳赤的男人。

      半晌,只聽得到南俊粗重的呼吸聲。

      「好」,碩珍終於回答。

      舞台前方,所有家長都落座了。

      多賢跟燦爛的節目是壓軸,智旻跟柾國坐在活動中心的前排,等著他們的心肝寶貝上台演出,兩個人的中間留了一個空位,那是智旻留給碩珍的,不過碩珍還沒來,於是上頭就擺著智旻的外套。柾國背著相機,智旻拿著即可拍,一臉專注地看著舞台。

      好不容易所有的小朋友都表演完了,雖然有的在舞台上哭了,有的跳舞踩到旁邊的人的腳,有的唱歌忘了詞,但是觀眾都熱情鼓掌。

      終於到最後一個節目。

      碩珍在這個時候匆匆出現。

      「哥,你差一點就要錯過多賢的表演了!」,智旻嘟噥。

      「我知道我知道」,碩珍眼神帶著一閃而逝的羞赧。

      「不是拿保麗龍膠給南俊老師嗎?怎麼花這麼長的時間?」

      「人很多⋯⋯呀!智旻啊,我總得幫他把公仔的手黏上去!」,碩珍說到後面突然大聲起來。

      智旻想了想,然後點點頭,「也是」。

      看樣子南俊老師的破壞力智旻也很清楚⋯⋯。

      多賢和燦爛上場了。

      多賢一走到舞台中央,智旻就高興得眼眶泛淚。後面的燦爛小小一隻,坐在爵士鼓後頭,勉強看得到他可愛的雙眼。

      台下兩個老爸二話不說拼命拍照。

      一曲終了,多賢跟燦爛完美地完成了,燦爛從爵士鼓後方走到台前,跟多賢一起牽著手行禮,底下狂拍手。

      智旻跟柾國趁著這個機會衝到台前正中央為他們拍攝合照。

      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很完美。

      直到智旻柾國回座。

      智旻坐在前排最邊邊,他一邊看即可拍洗出來的相片,一邊走回去坐下,因為這樣的關係,他沒坐穩,連人帶椅摔在地上,「喀啷」好大一聲響。

      走在他後頭的柾國也在低頭察看相機裡的照片,聽到智旻跌在地上的聲音,柾國抬頭看,智旻跌坐在地上,還沒起來,椅子橫倒在旁邊。

      於是柾國把相機放下,走過去預備牽智旻,也不知道怎麼搞的,柾國彎腰的時候絆倒了,跌在智旻身上,掛在脖子上的相機拖著他的頸項往下,相機重重撞擊智旻的胸膛。

      「噢」,智旻痛得眼淚要掉下來,什麼都還沒搞清楚,只覺得胸骨被相機鏡頭狠狠敲擊,然後田柾國的臉撞了上來,唇上一陣柔軟。

      會場裡一片吸氣聲。

      柾國飛快站了起來,站好後又想到智旻還躺在地上,這次他小心地彎腰,把抱著胸口喊痛的智旻扶起來。

      從智旻摔下椅子,到柾國跌在他身上,每一幕,全場的家長都看得清清楚楚。

      包括那意外的吻。

 

 

 

 

 

      燦爛很鬱悶。

      他正坐在教室裡面拿拼圖在玩,一個胖墩墩的男孩坐在他旁邊,是他的好友耕泰。耕泰跟燦爛抱怨媽媽不讓他帶戰鬥陀螺的事,這已經是耕泰第一百零一次的抱怨了。燦爛很少嘆氣,但現在他超想嘆氣的。

      「耕泰,我們去踢球!」,一個眉毛很稀疏的男孩,跑了過來,他叫張宇衡。

      「好哇!」,剛剛還一副懷憂千古的耕泰,一下子從皺巴巴的小籠包,膨脹成山東大饅頭,蹦跳著起來,才跑了一步就猛然停住,回頭看燦爛一眼。

      燦爛跟他揮揮手,耕泰就興高采烈地去院子裡踢球了。

 

 

 

 

 

 

 

 

 

就寫到這

因為上一次跟這一次的字數合起來八千多字

所以就直接又加更在下方

雖然寫得慢

但慢慢修的感覺還蠻不錯的

也是一種新的體驗

天氣變冷了

要注意保暖啊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