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智旻不知道自己在心虛什麼,反正每到放學時間,智旻總是提前到,準時接走多賢,非常確實地執行了一個月。

      但是這樣的苦心經營敵不過多賢對果叔叔的思念。

      「爹地,我們不去果叔叔家玩了嗎?」,多賢躺在床上,手裡抱著紅色愛心外星人抱枕,那是泰亨叔叔送她的,多賢把它喚做TATA,「我們好久沒去了⋯⋯。」

      「果叔叔在忙,我們不能常常去打擾人家」,智旻梳著多賢烏黑的頭髮,輕聲地哄著多賢。

      「我們可以打電話問他」,多賢不屈不撓。

      「好,我們明天再打,現在太晚了,果叔叔睡了。」

      「我想跟他道晚安⋯⋯」,多賢雙手揪著抱枕,臉都要皺成包子了。

      智旻實在沒辦法拒絕,於是他打了視訊電話給柾國。

      電話通了。

      「多賢想跟你說晚安」,智旻對著手機螢幕飛快地解釋,然後立刻把鏡頭轉向多賢。

      「果叔叔」,多賢一看到手機螢幕裡的柾國立刻嬌聲喊。

      「多賢要睡了嗎?」,手機傳來柾國好聽的聲音,他對多賢總是充滿耐心。

      「對!」,多賢咧開嘴笑。

      「燦爛睡了喔!」,柾國說。

      「果叔叔呢?」

      「再一下下」,話聲停頓,然後柾國的聲音再度傳來,「你爸爸呢?他要睡了嗎?」

      「爹地要睡了」,多賢立刻回答,「果叔叔要跟爹地說晚安嗎?」

      智旻瘋狂搖頭,但是多賢不懂。

      手機傳來柾國的聲音,「好啊!」

      智旻臉撲通砸在床上,然後他重新抬起頭,抹抹臉,把手機螢幕轉向自己,螢幕裡柾國俊美的臉龐出現。

      「晚安」,智旻心跳不聽話地加速。

      「晚安」,柾國輕聲地回。

      智旻立刻把手機螢幕轉回去。呼,活下來了。

      「果叔叔晚安」,多賢揉著眼睛說。

      「晚安多賢。」

      「果叔叔要晚安吻嗎?我爹地每天晚上都會親我,我也會親他」,多賢打了一個哈欠後問。

      智旻再度把頭埋在棉被裡。

      「好啊!」,柾國的聲音滿是寵溺。

      多賢可愛的噘起嘴來,給了柾國一個飛吻。

      好了,大功告成了,可以掛電話了。

      「果叔叔要爹地的晚安吻嗎?」,多賢天真地問,「每次爹地親了我,我就會做好夢!」

      多賢啊啊啊啊~~~,智旻內心悲泣。

      就聽到一聲,「好啊!」

      智旻愣住了。

      剛剛田柾國說了啥?

      「嘻嘻,爹地親」,多賢伸手把手機螢幕轉回智旻面前。

      柾國帶笑的眉眼出現在眼前,智旻想大卸他八塊。

      「爹地?」,多賢疑惑地問。

      智旻咬著牙,狠狠地看著螢幕裡的柾國,然後不帶笑意地「嗯啊」,非常迅速,幾乎是光速地親。

      「晚安,智旻」,柾國笑意擴大,毫不在意智旻殺人般的目光。

      「晚安」,智旻草率結束,掛上電話。

      一回頭,多賢早就睡著了。

      嗚嗚嗚,多賢啊~~~。

      因為多賢攪局⋯⋯嗯⋯⋯天真瀾漫,所以智旻想避開柾國的苦心就這樣無聲無息告終。幼兒園放學時,智旻不再特意趕時間出現,所以跟田家父子又去吃了幾次晚餐。

      有時,一起吃飯的時候,智旻會看著眼前三人,想著在別人眼中,他們這樣的組合,會不會很怪異。

      進入冬季的第一個禮拜,智旻跟多賢再度拜訪田家。

      一樣的客廳,一樣興奮的多賢和燦爛。

      今天又是看影片的好日子。

      四個人照以往的坐法坐好,把窗簾拉上,遮住外頭的午後陽光,看功夫熊貓。

      智旻儘量讓自己集中在影片內容裡,但是他的耳朵和眼睛總是會不經意地注意著柾國。

      柾國笑,柾國拿水喝,柾國低下頭在燦爛耳邊不知道說些什麼⋯⋯。

      智旻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專心,於是他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水。

      柾國轉頭看他。

      螢幕上的光影反射在柾國幽亮的雙眸中。

      同樣的場景再現。

      當時來不及捉住的思緒,這次清楚地浮現。

      智旻腦海警鈴大作,逼自己把目光移開,但是他遲遲沒有這麼做。

      柾國一半臉映著光,一半臉落在陰影中,他的雙瞳像叢林裡的黑豹一般,攫住眼前的獵物,智旻覺得自己就是那頭獵物,四肢動彈不得。

      功夫熊貓落幕了,小捧油們開心了,跳著跳著玩。智旻忙著制止他們,柾國拿水給他們喝,然後孩子們又跑到燦爛房裡玩玩具,智旻跟柾國陪著他們玩。玩一個段落後,換跑上床翻滾,簡直像是世界大戰一樣,把智旻跟柾國忙得半死。

      接著燦爛和多賢沒電了,直接歪歪扭扭地躺在床上睡著,爸爸們給他們蓋上被子,兩人離開房間,讓孩子們好好午睡。

      小心地關上燦爛的房門,智旻轉身就落入柾國的懷中,柾國一手摟住智旻的腰,一手抬起智旻的下巴,傾下身子吻了他。

 

 

 

 

十五

      看影片的時候,智旻就知道他會跟這個男人上床,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怎麼能忍耐這麼久,竟然還能陪孩子們玩耍。

      顯然眼前的男人也是。

      他眼底的飢渴毫不遮掩,似乎不知道自己散發的費洛蒙有多強似的,智旻猜想要不是兩個孩子還小,否則在場的人都能強烈感受到這男人想要自己。

      智旻被柾國推到走廊的牆上瘋狂地索吻,智旻雙手往上圈住柾國的脖子,手指深陷在柾國黑髮中,捧著柾國的頭,兩人喘著氣親吮,然後柾國邊親邊帶著智旻貼著牆走,一等摸索到門鎖,柾國立刻打開,兩人落入房間裡,然後柾國反手關上門。

      智旻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他腦子裡只剩下柾國柾國柾國⋯⋯。一等柾國把門關上,智旻手往下探,抓住柾國的上衣,把它從褲子裡拉出來,柾國把手舉起,配合著智旻,把衣服脫掉。

      「噢⋯⋯」,智旻摸著柾國的肌肉讚嘆,他雙唇紅腫,因為柾國拼命吸吮他的唇瓣,「好棒!」

      柾國重新抱住智旻,手沿著智旻的背往下滑,最後停在智旻的臀上,輕捏了一下,嘴裡嘆了口氣,開始啃智旻的脖子,啃得上頭一塊青一塊紫。

      兩人急切地撲到床上,床單是黑色的,智旻當著柾國的面,脫掉他的棉T,奶白色的肌膚白得像瓷器一般。柾國看著身下的智旻,嘴裡喃喃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柾國俯下身來,含住智旻的乳頭,智旻渾身顫抖,忍不住呻吟「嗯~~」。

      智旻往後躺倒任柾國舔著自己,他手忙著解開褲頭,還不忘扯著柾國的褲子鈕扣,卻怎樣都扯不開,柾國離開智旻的胸膛,乾脆自己來,他手指飛快解開牛仔褲的鈕扣,然後一口氣脫下,往後就扔。智旻已經把自己的褲子褪到腳踝,柾國見狀,幫他扯掉,一樣把褲子扔到地上。

      時間緊迫。

      智旻一等褲子脫了,手就摸了上柾國的胸,雙腳勾在他腰上。

      柾國雙手撐在智旻身側,接續剛剛的親吻,簡直把智旻當一塊奶油舔,智旻催促他,「快⋯⋯」。

      柾國突地坐正,然後翻身下床,智旻愣在床上,還搞不清楚狀況,柾國已經走回來,手上拿著潤滑油和保險套。

      都準備好了?智旻看著柾國把潤滑油塗在手上,呆呆地問,「什麼時候⋯⋯。」

      「上次捉迷藏⋯⋯」,柾國頭也不抬地回。

      智旻全身紅了,心裡頭又羞又氣又帶著得意,「你果然偷看!」

      柾國打開智旻的大腿,手往下尋找著智旻的入口,接著伸入一指,「我不需要偷看⋯⋯這樣對嗎?這樣擴張?」

      「什麼不需要偷⋯⋯噢⋯⋯」,智旻說到一半,柾國手指進入他的體內,智旻渾身顫抖,聽到柾國問的,智旻抖著唇說,「⋯⋯對」,所以,果然,田柾國是直男,這是他第一次跟男人做。

      柾國又罵了一句,這次智旻聽清楚了,柾國罵的是「真是要瘋了⋯⋯」。柾國再探入一指,人從上方俯看智旻,智旻雙腿大張的任他擺弄,蜜色的乳頭被他親得濕答答的,身上到處是紅色親吮的痕跡,柾國嘴裡喃喃著,「好想趕快進去⋯⋯。」

      兩個人都急,智旻又很久沒做了,柾國套上保險套進入的時候,智旻喘了好大一口氣。

      「痛嗎?不舒服嗎?」,柾國停下動作,把智旻雙腿拉開,架到自己的肩上,好讓他更容易進入。

      「不會⋯⋯」,智旻皺著眉,一手抓著柾國的手臂,一手抓緊身下的床單。

      「你好緊⋯⋯」,柾國努力克制自己慢慢地進入,等到完全插入了,兩個人用力吸著氣。柾國低頭看智旻的表情,開始一邊挺腰一邊問,「舒服嗎?」

      智旻簡直想死了,「⋯⋯隨便啦⋯⋯。」

      「你不說我不知道⋯⋯這樣對嗎?」,柾國身下動作沒有停,他盯著智旻。

      「你慢一點⋯⋯」,智旻抖著音說。

      「我也想⋯⋯喔喔⋯⋯可是又不想⋯⋯」,柾國把智旻的腳放下來,人趴在智旻身上,讓他們身軀貼合在一起,然後他開始親吻智旻的下巴,用舌頭舔智旻耳後的肌膚,「我想快一點⋯⋯可以嗎?」

      智旻拿手遮著臉,害臊地說,「不⋯⋯不行⋯⋯。」

      「那舒服嗎?」,柾國似乎沒得到答案不甘心,「我不要只有我喜歡⋯⋯。」

      智旻整個心融化了,他終於回答這羞死人的問題,「舒服⋯⋯。」

      「噢⋯⋯」,柾國動了一下,「太好了⋯⋯」,然後他開始加速。

      「跟你說慢一點⋯⋯噢喔⋯⋯慢⋯⋯」,才說到一半,智旻忍不住顫抖,陰莖一陣抽搐,他高潮了。

      「怎麼⋯⋯我還沒⋯⋯我還想⋯⋯」,柾國扶著智旻的腰,遲疑地抽了出來。

      「就⋯⋯叫你慢點⋯⋯」,智旻整張臉羞紅了。

      「再一下下⋯⋯」,柾國把智旻翻過身子,讓他趴在床上,重新從後面進入。他抓著智旻的髖骨,開始用力,智旻把臉埋在棉被裡,儘量壓抑自己的叫喊。

      「叫出來⋯⋯外面⋯⋯聽不到⋯⋯」,柾國輕輕拍打智旻的臀,粗喘著氣跟智旻這麼說。

      智旻沒有聽他的。

      「拜託⋯⋯我想聽⋯⋯」,柾國又說了一次。

      智旻「啊~」地羞惱著喊了出來,柾國抓住智旻的分身戳揉,智旻忍受不住尖吟著,接下來兩個人都沒空說話,就拼命做愛,等到柾國也高潮了,兩人倒在床上,像跑完白米一樣,滿頭大汗。

      過一會,智旻推著柾國,「快⋯⋯多賢醒來會找我⋯⋯你起來⋯⋯。」

      「唔⋯⋯」,柾國咕噥一聲,不太願意地放開智旻,從智旻的身體裡退出來。

      「浴室⋯⋯我得去沖洗⋯⋯」,智旻問的是浴室在哪,但是柾國乾脆抱起他,兩個人一起離開床鋪,然後站在蓮蓬頭底下沖洗。智旻可以看到柾國全身上下的肌肉,水嘩啦啦地從柾國的頭頂流下,性感得不可思議⋯⋯。

      柾國則是一邊幫智旻洗澡,一邊摸著智旻,他的手在智旻的腰跟臀那裡流連。

      「好了!」,智旻拍開柾國的手,「穿衣服!快!」

      衣服跟褲子掉得滿地都是,智旻一邊撿,一邊念,「脖子⋯⋯真糟糕⋯⋯。」

      午覺醒來的多賢,睜開了雙眼。

      她看到她的爹地和果叔叔站在她的面前,兩個人看起來有一點緊張。

      「爹地?」,多賢輕喊,伸出雙臂。

      「怎麼了寶貝?」,智旻伸手抱住了她。

      「口渴,想喝水⋯⋯」,多賢把臉埋在智旻的頸肩撒嬌,然後,「咦,爹地你脖子怎麼了?」

      智旻飛快地回,「被蚊子咬了!寶貝,我帶你去喝水!」,離開房間前,智旻回頭橫了柾國一眼,只是這一眼落在他人眼裡,只會覺得嬌媚。

      柾國抱起揉著眼睛的燦爛,幫他把薄外套穿上,嘴邊帶著微笑,幾不可聞地說,「朴嬌嬌⋯⋯。」

      「阿爸?」,燦爛沒聽清楚。

      「沒事,乖,阿爸帶你去吃布丁!」

 

 

 

 

 

十六

      「偷吃腥的貓。」

      乍聽到說話聲,柾國從自己的思緒中醒過來,旁邊站的是玧其,剛剛說話的也是他。

      「啥?」

      「我說你,像偷吃腥的貓」,玧其雙手背在背後,意有所指的說。

      柾國裝不懂,看著他兒子燦爛在教室裡整理背包,放學鐘聲響了。

      「唉唉,沒想到有人在這把年紀,發現了自己的傾向,這算好事還是壞事⋯⋯」,玧其自說自話,跟著柾國一起看教室裡的孩子們,小朋友們一個一個跟南俊道再見,然後蹦跳著跑出教室。

      幼兒園門口馬路上,智旻正停好車,走了過來。

      「看樣子,應該問問智旻才對,不知道他會說是好事還是壞事」,玧其斜眼看了柾國一眼,作勢要招手叫智旻過來。

      「哥!」,柾國臉上表情掛不住了,喊了一聲制止玧其。

      「嘿嘿⋯⋯」,玧其笑著看柾國,把柾國看得渾身不自在起來,「我不問就是了,就想看你緊張,哈哈,逮到你了」,玧其開心地轉身,哼著曲兒走了。

      真是⋯⋯。柾國看了看玧其的背影,想到玧其剛剛說的話,柾國拿手抓了抓自己的額,沒想到自己會這麼沉不住氣。

      智旻已經走進幼兒園了,柾國忍不住看著他。

      真好看。

      這個男生比女生還漂亮⋯⋯。

      讓人想一親芳澤的唇,白膩的肌膚,後腰上那兩處腰窩,底下是圓翹的臀,充滿彈性,雙腿又長又強壯,環著自己的腰⋯⋯。

      「阿爸?」,柾國再次從思緒中拔出來,燦爛背著包包站在他腳邊。

      阿爸剛剛的表情怎麼那麼奇怪?好像是笑,又有點不像⋯⋯。

      「果叔叔」,多賢也跑過來了,然後她揮著手,對著站在院子裡的智旻喊,「爹地!」

      智旻看到他們,從院子走到走廊上跟他們會合。

      「一起吃飯嗎?」,柾國對著智旻開口。

      智旻臉上浮起兩片紅暈,然後他吶吶地答,「好!嘿嘿⋯⋯。」

      「吃什麼?」,柾國含笑問,怎麼光是這樣,智旻就一臉不好意思了。

      多賢跳著說,「我要吃巧克力泡芙!」

      「寶貝啊,那是點心,不是正餐!」,智旻對多賢說。

      多賢的個性就是不屈不撓,「那我要吃巧克力泡芙正餐!」

      沒有那種東西⋯⋯。

      燦爛在旁邊也說了,「那我可以吃捲心酥嗎?有巧克力的那種⋯⋯」,不過相較於多賢的不屈不撓,燦爛話語裡帶著遲疑,「⋯⋯如果不可以,我也會乖乖吃的!」

      多賢拉著燦爛的手,「燦爛,我們買來吃,兩人一起吃,就是那種你從這邊咬,我從這邊咬,然後我們一起吃吃吃吃吃,最後⋯⋯」最後的話沒來得及說,智旻捂住了多賢的小嘴,「寶貝啊,我們先去吃晚餐⋯⋯」,智旻背後狂冒汗。

      燦爛聽了多賢的話,好奇地睜亮眼睛,他原本眼睛就大,臉頰又圓鼓鼓的,看起來可愛極了。

      多賢啊⋯⋯。

      後來他們決定去吃火鍋。

      四個人來到最近很熱門的火鍋店,門口一堆人,都是聽說這家火鍋的雞腿肉很新鮮很好吃才來的。

      排了好一陣子隊伍,好不容易輪到他們了,智旻柾國帶著兩個小孩,坐到一張四人矮桌邊。

      「燦爛!」,一個男孩的聲音從左側響起。

      燦爛聽到有人喊他,轉頭一看是他的好友耕泰。

      「耕泰!」,燦爛高興地跟好友揮手。

      耕泰的爸爸媽媽站在耕泰的旁邊,注意到智旻柾國還有多賢。

      打完招呼後,耕泰爸爸問,「你們一起來吃飯啊?」

      「對」,柾國點點頭。

      「孩子的媽媽呢?」,耕泰爸爸熱心地問。

      一陣靜默。

      「我離婚了」,柾國就這樣說出來。

      耕泰媽媽拉拉耕泰爸爸的衣袖。

      「喔喔,原來是這樣⋯⋯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耕泰爸爸一邊點頭道歉一邊牽著耕泰,沒再問智旻多賢的媽媽怎麼也不在,說了聲再見就離開了。

      四個人終於坐下來。

      柾國看了一眼對面的智旻。

      智旻在發呆。

      柾國捏了捏鼻樑,吐了口氣,然後突然站了起來,把燦爛也牽起來,對著智旻說,「到我那吃火鍋吧!我煮。」

      智旻昂起頭來看著柾國,「啊?喔⋯⋯喔⋯⋯好」,智旻把自己的外套拿起來,牽著多賢,「好,我們到果叔叔家吃火鍋。」

      走出了店門,長長的人龍裡,碩珍跟南俊在排隊,耕泰的爸爸正在跟他們攀談。

      智旻奔過去解救他們,「哥!」

      「老師!」,燦爛和多賢跟著智旻也跑了過去。

      「我們一起去柾國家吃火鍋吧!」,智旻不容分說,直接截斷耕泰爸爸的問題。

      面對耕泰爸爸的問題,碩珍原本有些勉強的笑,在聽到智旻說的話後,立刻回答,「好啊!南俊,走吧!」

      於是南俊彎腰跟耕泰爸爸鞠躬道歉,說要先離開了。

      碩珍扯著南俊,急著離開現場,「你的車在哪?」,碩珍問。

      「坐我的車去吧,塞得下的」,柾國指著自己車子的方向,然後一夥人以逃難的速度離開。

      一坐上車,眾人都鬆了一口氣,然後一片寧靜籠罩在車廂裡,氣氛沈滯起來。

      智旻坐在副駕駛座上,低垂著頭,臉上表情看不清;南俊牽住碩珍的手,輕輕捏了一下他的手心。

      車子開上馬路,車廂裡只聽得到隱隱的運轉聲。

      突然,多賢開口問,「那果叔叔會煮巧克力泡芙正餐火鍋嗎?」

      大人們愣住。

      原來,多賢還念念不忘她的巧克力泡芙。

      燦爛轉頭對著多賢笑,然後說,「多賢我去學,我煮給你吃!」

      多賢開心地咯咯笑,湊上自己的嘴,吧唧地親了燦爛的頰。

      然後車內又再次靜了下來,只是這次的寧靜重量很輕。

      到了柾國的住處,沈滯的氣氛終於一掃而空,碩珍孩子心大起,在燦爛的房間跟兩個小孩玩玩具玩得不亦樂乎,柾國在廚房裡,準備食材煮火鍋。還好,他剛剛請鐘點女傭採買了火鍋料,剛好送來了。

      智旻跟南俊坐在客廳,兩個人其實沒有很熟,微笑看著對方,無聊地寒暄後,智旻開口,「珍哥有沒說我壞話?」

      啊?南俊瞪大眼,然後他哈哈笑了出來,「沒有,他說他一直想跟你學習。」

      騙人的吧⋯⋯。

      可能智旻的眼神太誇張,南俊又笑了出來,「真的,他說他沒看過比你更認真的人了!」

      哦?

      「他說你捨不得讓多賢在陌生的環境裡長大,獨自一人扶養小孩,再怎樣辛苦也不讓多賢的生活開銷短缺了,聽說你還讓多賢去學打鼓?所以他很佩服你。」

      原來碩珍哥把這些都跟他男友說了啊⋯⋯,「沒啦,也許多賢她有音樂的天份,沒試過,不知道。我想她早一點知道自己的興趣,未來就不會像時下的年輕人,不知道自己能幹嘛⋯⋯。要是沒那個天分,那也好,早一點認清。」

      「所以,你不是讓多賢去學才藝,是讓多賢去發掘興趣啊?」

      「嗯⋯⋯,打鼓不是蠻好的嗎?」

      「當然!」,南俊溫和的笑,「碩珍他說他想學吉他。」

      「哥來真的啊!」,智旻驚訝。

      「我幫他看了吉他的課程,他說他要報名,我想如果他要學,那我就寫歌給他。」

      智旻覺得眼前一片閃光,剛剛是被情侶放閃了嗎?

      然後南俊斂容,小聲地問,「請問⋯⋯你知道我跟阿珍他⋯⋯唔⋯⋯我們兩個⋯⋯。」

      智旻拼命點頭。

      南俊放心地笑了,「我想說阿珍他跟你要好,你們應該有聊過⋯⋯」,南俊不好意思地抓抓耳上的頭髮。

      「南俊哥,你放心」,智旻給南俊一個輕鬆地微笑。

      「嗯」,南俊把手放下,用力點頭,「謝謝!」,可以在認識的人面前放寬心,表現自己最自然的一面真是太好了,顧忌太多很累。

      「那你⋯⋯跟燦爛的父親⋯⋯」,南俊試探地問。

      智旻拼命搖頭,差點把肉甩出來,「沒沒沒沒沒⋯⋯沒有⋯⋯不是⋯⋯我們不是嗯⋯⋯你想的⋯⋯」,說到一半,智旻猛然想到那天下午的狂野之舉,後面的聲音沒了。

      南俊一開始有點疑惑,看到智旻靜下來,他露出瞭然的笑。

      可能這一對還在發展吧!

      「可以吃了!」,廚房裡的柾國大喊。

      兩個小蘿蔔頭從房間裡竄出來,後頭跟著一個大蘿蔔頭碩珍,智旻跟南俊也站起來,雙雙走入廚房。

      「沒洗好手的不准吃!」,智旻把多賢從餐桌旁拉開,多賢的口水都要沾上桌子了。

      燦爛對著多賢說,「多賢這裡,這裡洗手!」,原來洗手台下放了一張小凳子,燦爛讓多賢先洗手,然後他拿擦手巾給多賢,自己再踩上凳子洗手。

      碩珍看了忍不住感嘆,「智旻啊,這孩子真不錯,咱們多賢高攀了!」

      「哪話!」,智旻翻白眼。

      終於可以落座吃飯了。

      兩個爸爸忙著幫兩個孩子夾火鍋裡的菜,南俊也想幫自己的男友夾,但是他把筷子給弄丟到地上,當他一邊道歉,一邊撿拾筷子的時候,門鈴響了。

      燦爛立刻要起身要去開門,只是他嘴裡還塞著東西,柾國把他按在位置上,換他去開門。

      廚房裡聽不到動靜,但是大家都好奇什麼人來拜訪。

      沒多久,就聽到一個女生的聲音從廚房門口傳來,「燦爛啊!我來看你了!咦,怎麼這麼多人?」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