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智旻終於可以好好聽清楚碩珍這麼晚打電話來是要說什麼。

      「介紹認識?」,智旻雙眼瞪大,然後揚眉看了柾國一眼,又收回目光,「秀恩伯母介紹女孩子給你認識?」

      「對!還跟我媽媽說好了,拍著胸脯答應我媽,一定幫她把這個心願達成!我要怎麼跟她說我正在跟南俊交往!南俊要是知道了,又會怎麼說!」

      智旻訥訥地答不出話來,把腿上的被子拉了拉,「我⋯⋯我也⋯⋯不⋯⋯不知道⋯⋯。」

      「智旻~~~你不能自己談戀愛談得這麼爽,卻看我水深火熱吧!」

      「哪有⋯⋯哪是⋯⋯」,智旻胡亂應著,也不知道答的是自己沒談戀愛,還是答自己沒很爽⋯⋯。

      草草安撫了碩珍的心情,智旻掛上電話。看著坐在他前面一絲不掛的柾國,智旻囁嚅著,「你媽⋯⋯令堂⋯⋯那個⋯⋯方伯母她給碩珍介紹女孩子,說,說要讓碩珍能早日結婚⋯⋯。」

      「她還是那樣」,柾國毫不意外。

      「所以⋯⋯怎麼辦?」,智旻問。

      「碩珍哥要跟他媽媽坦承嗎?」,柾國很實際。

      想到那嚴格的金媽媽,智旻嘆氣,肩膀都垮了下來。

      房間裡一陣靜默,然後智旻開口,「我不回去釜山,嗯⋯⋯喔⋯⋯應該說我不敢回去⋯⋯。」

      柾國坐在智旻的前面,被子蓋著他們倆的雙腿,柾國把目光從被子上挪過來,看著智旻。

      智旻臉色平和,沒有委屈和灰心,「我爸媽知道我,他們,他們不是你想的那樣,他們只希望我幸福」,說到這智旻微笑,微笑小小的,但是很柔很輕亮,然後他撥弄著棉被上的手,低下頭來說,「唔⋯⋯嗯⋯⋯可是我待在那,嗯⋯⋯久了⋯⋯人家會問⋯⋯對多賢也不好⋯⋯玧其哥知道⋯⋯他不會問⋯⋯也不會亂講⋯⋯所以⋯⋯就嗯⋯⋯就這樣⋯⋯。」

      柾國恍然。

      從沒想過,同志還有這樣的困擾⋯⋯。

      一直待在家裡,沒有結婚,還領養一個小孩。原以為家人接受了,就一切完美了,結果,還是不容易⋯⋯。光想到要解釋為何不結婚,就累得半死。

      這世上好事之徒怎麼那麼多。

      柾國伸手,把智旻抱了過來,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接下來,碩珍找盡了各種理由,什麼胃痛、加班、忘了刮鬍子⋯⋯把所有方阿姨的邀約都推掉。金媽媽的來電,碩珍應付得頭昏眼花。

      每天辦公室都會有民眾來來去去,聽說方伯母找的女生就隱藏在這些人當中,碩珍是在方秀恩笑著拍他肩膀時,才知道自己被人相中了。

      「唉喲,人家女孩子年紀比你小五歲,剛剛好,她說你很善良,很有愛心⋯⋯。」

      智旻坐在對面,都不知道怎麼光用看的,就可以看出一個人善良又有愛心。

      「她在小學教書,人很賢慧,同事們都說她的好話,你聽阿姨說,不是要你立刻追求人家,交交朋友而已嘛,不要那麼侷限,你在家扶中心工作,多認識一些人,不是也很好嗎?」

      碩珍抵擋不住,只好拼命對著智旻使眼色,智旻急忙站起來救援,才剛開口,「方伯母⋯⋯。」

      「說起來」,方秀恩看著智旻,一副「唉呀,我怎麼忘了這裡還有一位」的模樣,「智旻你一個人照顧女兒也太辛苦了!」

      智旻的話就卡在喉嚨裡。

      「不用擔心,等碩珍的事安定下來,我再幫你找一個,你一定滿意!」

      智旻選手立刻明哲保身,「方伯母,多賢她很認生的。」

      事情就這樣淒風苦雨的進行下去了:星期六,晚上,八點,唱歌聯誼。

      智旻用他必須顧多賢洗澡睡覺,不用跟著去唱歌,逃過這一劫。

      方秀恩一走,碩珍立馬抱著頭,趴在辦公桌上。

      「怎麼辦好⋯⋯南俊他⋯⋯怎辦好⋯⋯」,就聽到桌面上傳來碩珍垂死呻吟。

      智旻嘆了口氣,往後靠在椅背上。是啊,怎辦好?

      沒多久,南俊就知道了這件事。

      實在是太不巧了,或者說實在是太巧了,方秀恩約了南俊一起去參加聯誼。

      「你的朋友碩珍也有參加,你們可以一起去,比較有伴」,她這麼跟南俊說的。

      南俊的表情完全沒辦法隱藏,他的面孔扭曲。

      方秀恩忍不住問了一句,「怎麼了?你們不是好朋友嗎?」

      南俊連回都沒回,轉頭就走了。

      智旻在床上跟柾國說起了這件事,「真是⋯⋯。」

      柾國頭枕在手臂上,看著智旻房間的天花板,久久沒有說話。他們今天一起吃飯,然後多賢說要跟燦爛一起看pororo企鵝卡通,於是四個人在智旻家小小的客廳,溫馨地看小企鵝和他的朋友,然後柾國就跟燦爛留下來過夜,反正不是第一次了,智旻家有燦爛和柾國的睡衣,還多了兩支牙刷。

      「碩珍哥這幾天憔悴了好多⋯⋯」,智旻嘆了口氣。

      房間裡一片沈默,智旻想著柾國大概也很難發表意見,畢竟方秀恩名義上是他的母親。

      兩人維持這樣的寧靜好一會,正當智旻懷疑柾國睡著的時候,柾國開口了,「我前妻她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

      智旻很驚訝,不知為何柾國會說起他的前任太太。

      「她在外國留學二年,全是拿獎學金念的。她爸爸做的是骨董買賣,眼光很高,可能也因為這樣,他前前後後換過四五任老婆。我跟她是長輩撮合的,交往過一陣子。在婚前就討論過以後要生幾個小孩」,說到這柾國扯扯嘴角,「要兩個,一男一女,哥哥和妹妹。」

      柾國話停在這,智旻心提到喉嚨上,但不敢開口問接下來怎麼了。

      「我們結婚滿一年,一切都照她所安排的,她懷了孕,是個男的,也就是燦爛」,柾國說到這閉上眼,「她在懷孕的時候,就找好了保母,二十四小時照顧。」

      這個之前就聽過柾國說了。

      「燦爛在保母家過得很好,保母曾經跟她暗示過,孩子還是要帶在身邊照顧,才會親人,她不聽」,柾國眼睛睜開,「她告訴我,她的小孩要完成她的理想,達成她的期望。要有一流的學歷,一流的工作⋯⋯。」

      智旻背上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然後我跟她離婚了,燦爛歸我」,柾國面無表情,「她恨死我了,因為我打破了她完美的計畫,我是她人生的恥辱,燦爛也是。」

      智旻張了張口,卻說不出話來,只覺得胸口跟喉嚨又緊又乾。

      「人難免為他人而活,不願自己最親的人失望,但是人的人生只有一次,不應該把別人的難題攬在自己身上,而應該讓別人去面對人生的不圓滿。」

      「珍哥他⋯⋯他媽媽不知道⋯⋯」,智旻想說幾句話,但是他碰觸到柾國的目光,突然就說不下去了。

      碩珍應該要讓她媽媽知道,然後讓她媽媽去接受,即便這很難,即便這會讓她失望。

      因為這是她的課題。

      黑暗的房間裡,智旻枕在枕頭上,看著上頭朦朧的天花板,覺得內心塞滿了不知名的情緒,漲漲的,壓了這頭,另一頭又會鼓起來,讓人不太舒服。

      家扶中心的氣氛沈滯,碩珍寡言少語。幼兒園裡,玧其說南俊請了假,人沒回來。

      還以為這樣的沈悶會延續很長一段時間,沒想到,隔了一個禮拜,事情卻出現了讓人料想不到的轉變。

 

 

 

 

十九

      「你說柾國那個方伯母找南俊講聯誼的事南俊哥卻對她出櫃結果方伯母就知道你跟南俊哥在一起然後她就去找你媽媽你媽媽很震驚可是方伯母開導了她於是她就不再逼你去找對象」,這麼長的話,智旻講了也不舌頭打結,也不帶喘氣的。

      「嗯⋯⋯」,碩珍顯然也跟智旻一樣震驚。

      兩人傻傻看著天花板好半晌。

      「沒想到方伯母這麼開明啊⋯⋯」,智旻感嘆。

      想到那個穿著名牌洋裝,卻不掩殺氣,講話超豪邁的方秀恩,智旻跟碩珍同時嘆了一口氣。這樣一個繼母,柾國果然應付不來。

      智旻理解之前柾國要他離方秀恩遠一點的用心了。

      「不曉得當時南俊哥是怎麼跟方伯母說的⋯⋯」,智旻喃喃地低語,話語傳到碩珍的耳裡,兩人同時想像語速超快的南俊,站在霸氣大姐頭前方,對著她說,「我喜歡碩珍,我跟碩珍在一起,我是gay!」

      「可惜⋯⋯」,智旻嘆息,碩珍知道他是感嘆沒現場目睹,「不過,現在你跟南俊哥總算過了明路」,智旻微笑起來,看著碩珍,碩珍不好意思的低頭,然後又抬起頭來,「你也不差啊,你跟柾國在一起,方阿姨也不會反對的!」

      智旻把手托在下巴,挑眉看著碩珍,滿臉曖昧地笑,沒有回話。

      「就⋯⋯就是這樣啊⋯⋯我又沒說錯⋯⋯」,明明應該很理直氣壯的說,但碩珍說到後面完全沒有氣勢,「你看你多好⋯⋯連兒子都有了」,真是越說越不像樣。

      智旻下班後去接多賢,遇到柾國,兩人就帶著小孩到韓姨的店裡吃晚餐。智旻在吃飯時就把這件事跟柾國說了,不過智旻略去了碩珍取笑他有兒子的話。因為雖然兩人常常一起吃飯,一起帶孩子去玩,甚至晚上等孩子們睡了,兩人會上床,但是智旻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該如何界定兩人之間的關係。

      都三十好幾了,又各自有小孩,不是那種年輕小伙子,談起戀愛來就你死我活的那種。

      智旻曾聽人說過,陰道通往女人的心,但是他不是女人,他只有陰莖。男人上床,很多時候就只是為了上床,上床本身就是目的,其他的,就沒了。

      難不成自己要因為跟田柾國上過幾次床,就認定他是自己的男人?

      哈。

      很遠呢!

      「想什麼?」,柾國滿身大汗,趴在智旻身上,髮絲滴落的汗珠,正好落在智旻坦裸的胸膛。今天吃完飯,柾國和燦爛又留宿在智旻的住處。

      「想⋯⋯想你的極限在哪?」,智旻把腦中思緒的線頭通通扔掉,大腿夾緊柾國的腰,嫵媚的笑。

      柾國高高挑起他右邊的濃眉,瞇著眼看智旻,然後他勾起嘴角,低下身來,在智旻的耳邊滿是氣音的說,「那你得把枕頭咬好,免得喊太大聲,把孩子們吵醒。」

      「呵⋯」,智旻帶著挑釁的笑,摸了柾國的胸肌一把,指頭點在柾國的乳頭上,「來啊!」

      柾國用力一拍智旻的臀側,勾起智旻兩條大腿壓在智旻胸前,人在智旻上方,用盡全力衝刺起來。

      隔天智旻請假,被碩珍罵得半死。

      柾國送兩個孩子上學時,多賢還擔心地問,「爹地要不要給醫生打針?」

      柾國回說,「昨晚我幫他打過了。」

      智旻到了晚上才稍微好走路些,一整個月他都不敢惹柾國。

      進入十二月,天氣冷極了,智旻跟多賢每天早上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拉開窗簾看外頭的景象。

      柾國跟燦爛某次到智旻住處過夜,隔天早上就發現了。後來四個人早上起來,趴在窗戶玻璃上,就看著天空,多賢都快把額頭看出紋路來了。

      「什麼時候才會下雪?」,多賢問。

      「今天下雪了嗎?」,燦爛問。

      「聖誕節前會下雪嗎?」,智旻也問。

      於是柾國多了一份工作,就是每天查氣象。

      在十二月的第一個禮拜六,天空終於飄雪了。窗簾外,一片雪白。多賢和燦爛闖進智旻的房間,在床上跳著說下雪了。

      智旻用盡力氣,勸多賢跟燦爛先出去。

      「多賢,你先下床⋯⋯」,智旻抓著棉被,幾乎要哀嚎了。

      「不要!爹地跟果叔叔賴床!」,多賢站在床上,叉著腰,看起來威風凜凜。

      不是賴床⋯⋯是⋯⋯不方便下床⋯⋯。

      「燦爛,你先帶多賢去刷牙洗臉」,柾國開口對他兒子說。

      「好!」,燦爛接收到指令,對著多賢說,「多賢我們一起刷牙!」

      多賢立刻轉身,嬌喊一聲,「好~」,蹦下床,牽著燦爛的手走出房間。

      智旻一陣心酸,我的多賢啊~~~,然後又振作起來,推著柾國,「快快快!」

      兩個大人光溜溜地下床找衣服穿,然後輪流在洗臉台前刷牙,才剛洗好臉,多賢已經一陣風般地刮進來,站在浴室門外跺腳,「爹地,果叔叔!快點快點!」

      「好了好了,你快去穿外套,你穿這樣不准出門!」,智旻把臉擦乾,扭頭對多賢喊。

      多賢嘴裡唉唷唉唷地,踩著腳,用力的跑出去,過一會抱著羽絨外套,又竄進來,「爹地~~~。」

      「我好了!真的!」,智旻穿戴好了,柾國也是。

      看看多賢拿的外套,智旻皺起眉來,又找了一條紅色圍巾幫多賢圍上,燦爛拿著手套在門邊探腦袋,「阿爸、朴叔叔,雪雪雪,快!」

      智旻從燦爛手上接過手套,一看,燦爛服裝都穿好了,外套也是。唉,別人家的孩子好乖,自家的孩子好讓人操心喔⋯⋯。

      終於可以出門了。

      美好的星期六早晨,門外一片白絨絨。

      車頂上、圍牆上、路燈的燈罩上、樹上、馬路上⋯⋯覆蓋著白雪,把首爾街頭妝點成銀色世界。

      四人的目的地是附近的公園,多賢像頭小牛一樣,往前猛衝,智旻都要拉不住她了,柾國乾脆把多賢抱起來,免得她衝出去馬路上,就算是這樣,多賢嘴裡還是瘋狂喊著,「快快快!」

      到了公園,時間還早,沒什麼人。多賢直撲草皮,現在那上頭已經覆蓋一層白雪。剩下的人也跑過去,四人倒在雪地上,玩雪天使,笑聲不斷。雪還不夠深,他們四人把下方的枯草都掃出來了。然後柾國蹲在地上,雙手耙挖著白雪,人往後倒退走,他打算弄一個雪球來。

      「堆雪人!堆雪人!」,多賢拍著手,跟柾國移動。

      智旻正在幫燦爛把背上和頭上的雪拍掉,聽到多賢的聲音,把多賢也抓過來清理,柾國這時已經滾好一個雪球了。智旻拍掉兩個孩子背上的雪後,偷偷捏了一團雪球,扔在柾國背上。

      柾國沒理智旻,他一心一意要把雪人堆起,轉眼又滾起另一顆雪球。燦爛和多賢加入智旻的行列,三人各捏一團小雪塊,朝著柾國就丟過去。

      這下子,柾國「啊~~」大叫一聲,人站了起來,直接把他滾好的小雪球拿起,威風凜凜朝著三人走去。

      智旻、燦爛和多賢尖叫著逃跑,柾國目標很明確,他衝向智旻,砸了智旻滿背的雪,智旻大叫,然後大笑起來。丟雪球大混戰就這樣開始了,到處都是尖叫聲,不斷有人被偷襲。不過很快地情勢就一面倒,智旻和兩個小孩根本敵不過柾國猛烈的攻擊。燦爛和多賢乾脆一人抱住他一隻腳,多賢喊著,「爹地快,趁現在!」

      智旻看到柾國滿臉笑意,任兩小巴著他,燦爛還把腳環在柾國小腿上,一副阿爸別想甩掉我的模樣,嘴裡喊著,「智旻叔叔,快丟!」

      雪花飄落在柾國的髮上,拂過柾國的眼睫、鼻尖,他的眼眉彎起,嘴唇揚起漂亮的弧度。

      智旻的心跳加速了起來。

      早就知道這個男人很俊美,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知道了,怎麼這個時候突然感到驚艷?

      智旻甩甩頭,自己在幹嘛?田柾國本來就生得好看,又不是第一次看到,發什麼花痴。

      智旻捏起一團雪球,對著柾國扔了過去。雪球落在柾國的肩上,碎開後灑落在多賢和燦爛的臉上,燦爛和多賢放聲尖叫。

      終於玩累了,他們回到智旻的公寓。

      智旻在浴室輪流幫兩小洗澡,多賢先洗好了,柾國帶她到房間裡吹頭髮。燦爛可能在公園玩得太嗨,洗完後從浴室裡光溜溜地竄出來,一路咯咯笑地衝到客廳,智旻拿浴巾在後面追,最後是柾國聽到聲音出來客廳,在沙發轉角那抱住他兒子。燦爛尖叫著笑了起來,智旻從柾國的手裡接過燦爛,「再跑啊再跑啊,再跑小辣椒要飛走了!」,逗得燦爛又呵呵呵地笑,嘴都要裂開了。

      好不容易安頓好兩個孩子,柾國跟智旻換好衣服,拿出麥片和牛奶,四個人坐在餐桌前,吃著遲來的早餐。

      吃到一半柾國的手機響起來,原來是工地外頭的鐵皮圍欄倒了,壓到停在旁邊的轎車,車主看到後鬧到警局去。智旻一聽,就說他會幫忙照顧燦爛,讓柾國趕快過去處理。

      柾國到下午二點就回來了。

      「除了保險公司的理賠金,對方要求我們也要補償他不能用車的損失」,柾國看起來還好,「我讓律師跟他談,至於圍欄的部分已經修復加固了。」

      哇,果然是一家企業的老闆,智旻感嘆。

      接著智旻跟柾國哄孩子們睡午覺,兩人在孩子們睡覺的時候,在智旻床上奮戰了一回。等燦爛和多賢午覺醒來,他們到賣場買東西回來煮晚餐。吃飽後,在客廳裡開電視看綜藝節目,燦爛和多賢手牽著手,柾國則是把手擱在智旻後腰那摟著智旻。晚上十點孩子們就寢,大人們整理家裡,洗衣服,掃地拖地,十二點上床睡覺。

      平靜的一天就這麼過了。

      

      

 

 

二十

      「同居吧!」,碩珍沒頭沒腦的說了這麼一句。

      「啊?」,智旻把頭從桌上的表格中抬起來。

      「你跟田柾國」,碩珍手指夾著鉛筆,一晃一晃的。

      「想到喔!」,智旻把頭又低下去。

      「都這樣了,未來也是親家,早一點住在一起,早一點省錢下來,以後的學費就出來了⋯⋯,唉唉⋯⋯不知道南俊喜歡女孩子還是男孩子,要是領養的話,他喜不喜歡⋯⋯」,碩珍東一句西一句的。

      智旻很習慣碩珍的說話方式,他冷冷的勸說碩珍,「你還是先把南俊老師照顧好就好吧!上次不是說他下廚,東西沒熟,鍋子卻燒焦了。」

      「也是⋯⋯」,碩珍抓抓下巴點點頭,「所以啦,你們有兩個小孩,未來的開銷可大了,不要想說他是老闆,就不用擔心了⋯⋯。」

      智旻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哥,人家說距離產生美感,相愛容易相處難,君子之交淡如水,就不用住在一起日日生厭了吧!」

      「亂用什麼成語!」,碩珍大眼圓睜,語調激昂,「照你這樣講,人類一人一間房子住就好了,天下太平就靠房子了!」

      「⋯⋯哪⋯⋯不是這樣⋯⋯就⋯⋯」,智旻說不過碩珍,喃喃說了幾句,最後就嘟起嘴不說話了。

      「人生苦短,智旻啊,幹嘛怕談戀愛,你明明就喜歡他⋯⋯」,碩珍看智旻這樣,趁勝追擊。

      「我哪有!」,智旻噘嘴大叫。

      「哪沒有~」,碩珍學智旻說話。

      「啊~~~」,智旻雙手撐在桌上,緊握成拳。

      「裝什麼可愛啊?」,碩珍瞪著智旻。

      智旻氣餒,把手收回來,「你跟南俊哥好好的就夠了⋯⋯。」

      「所以,才希望你也能有個伴啊⋯⋯」,碩珍的聲音哀怨中帶著遺憾。

      好歹都三十四了呢⋯⋯。

      「我認識一個六十歲結婚的」,智旻重新投入表格,一筆資料一筆資料地核對,「更何況你根本沒問過田柾國。」

      碩珍堅定地說,「他一定喜歡你的!」

      智旻不知道碩珍哪來的自信,他決定聽聽就算了,不想讓自己有這樣無謂的期盼。

      聖誕夜,街道上滿是過節的氣氛,智旻、柾國還有兩個孩子,在柾國的住處忙著做裝飾。

      「呀!房子大就是有這樣的好處!還可以擺聖誕樹⋯⋯」,智旻抱著多賢把彩球掛上聖誕樹,嘴裡這樣感嘆。

      柾國剛把一個大大的紅色星星固定在樹梢上,聽到智旻這麼說,勾起嘴角笑說,「明年再讓你來擺聖誕樹。」

      智旻聽了,差點脫口問「那後年呢?」,啊~~都怪碩珍哥,無聊說那些話,害自己也跟著奇怪起來。

      放好彩球,多賢、燦爛繞著聖誕樹又拍手又歡呼的,興奮到不行。等到智旻和柾國把禮物拿出來,尖叫聲就差點把天花板掀翻了。

      多賢拿著禮物,興奮地親了智旻的額頭,「謝謝爹地!」

      智旻才剛揚起笑,打算要說不客氣,就看到多賢轉身,攀住柾國的脖子,親了柾國的額頭一下,「謝謝果叔叔!」

      「不客氣!聖誕快樂,多賢!」,柾國揉揉多賢的頭,「拆禮物吧!」

      智旻哀怨地看著他們,看得柾國莫名其妙,「怎麼⋯⋯?」

      一旁的燦爛捧著聖誕禮物,瞪著大眼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給我的?」

      說起來,這還是燦爛第一次在家裡過聖誕節,去年四歲那時候,柾國沒有想到這些,兩父子很平凡的過了那一天。這次託智旻的福,是智旻提議要辦聖誕聚會,準備聖誕禮物的。

      「當然啊!」,智旻彎腰看著燦爛,燦爛眼睛還移不開禮盒,「燦爛快拆開來看看!」

      聽智旻這樣說,燦爛乖巧地蹲下來,把禮物端端正正地放在地墊上,多賢已經一屁股坐下,粗暴地拆開包裝紙,然後她放聲尖叫。

      「是我最喜歡的蜘蛛!」,多賢拿著一只毛絨絨的蜘蛛玩偶,跳了起來,蜘蛛長長的八隻觸爪在空中晃蕩著。

      這玩具是智旻幫多賢挑的,多賢喜歡的玩具向來不太一般⋯⋯,還好,咱們智旻很懂女兒的喜好。

      蜘蛛的觸爪用很厚的絨毛包覆著鋼絲,可以隨人的意思彎曲,變換動作,多賢把新玩具的八隻腳固定在手臂上。

      於是一個可愛粉嫩穿著明黃色帽T的小女娃,手臂上掛著一隻黑色毛絨絨的怪物⋯⋯。

      多賢愛死了,在聖誕樹下奔竄著,嘴裡發出奇怪的聲音,然後又爬在地上想像自己是蜘蛛,而且是最漂亮的那隻⋯⋯。

      智旻驕傲的看著。

      果然是自己的女兒,多可愛啊⋯⋯。

      然後智旻注意到燦爛還盯著禮物看,雙腳合攏,跪得規規矩矩的。

      「燦爛,快拆開來看,你一定會喜歡的!」,那禮物是多賢和柾國一起挑的,問過智旻後買的,智旻有信心燦爛一定會喜歡。

      燦爛小心翼翼的解開緞帶,然後把包裝紙一層一層的拆開,放在地上。智旻發誓,那些包裝紙照著折痕,可以很容易地恢復原來的模樣。反觀一旁被撕成片裝、揉得亂七八糟的包裝紙,那是多賢的⋯⋯。

      燦爛終於拆完最後一張包裝紙,禮物是一個精緻的袖珍屋,大約兩個巴掌大小,兩層樓做英式風格,配有四個家庭成員。家具一應俱全,門窗都可以打開,裡頭的小男孩模樣跟燦爛有七八分像。

      多賢不跑了,她蹲坐在燦爛旁邊,期待燦爛的反應。

      「燦爛,喜歡嗎?」,柾國小聲的試探。

      燦爛仰起頭來,先看了看說話的柾國,再看看智旻,然後目光落在他小女友上。

      多賢得意地抿著嘴笑。

      「喜歡」,燦爛看著多賢小聲的說。

      「嘻嘻」,多賢忍不住笑出來了。

      然後燦爛臉皺起來,大眼滿是委屈,又吸吸鼻子忍住,正當大家想著燦爛怎麼了的時候,燦爛沒能忍住,「哇」地哭了起來。

      「嗚嗚嗚⋯⋯哇⋯⋯喜歡⋯⋯嗚嗚嗚阿爸⋯⋯」,燦爛舉起手臂揉著眼睛,「嗚嗚嗚⋯⋯喜歡⋯⋯嗚嗚⋯⋯阿爸⋯⋯嗚嗚⋯⋯阿爸⋯⋯」。

      大家都嚇壞了,柾國從地上把燦爛抱起來,好聲地安慰他,「沒事喔,燦爛不哭了,好好,阿爸知道,沒事了沒事了⋯⋯。」

      多賢看了看她爹地,又看了看柾國抱著哇哇大哭的燦爛,最後她把手上的蜘蛛玩偶拿下來,「燦爛這給你!」

      智旻趕緊走到浴室拿了條毛巾,沾上溫水,站到柾國旁邊,幫忙擦燦爛的臉。燦爛哭得鼻子都紅了,滿臉都是淚,還沾著鼻水。毛巾溫溫熱熱的,帶著撫慰,智旻輕柔地擦拭燦爛的臉。

      燦爛漸漸收起淚水,帶著羞澀的笑,窩在他父親的肩窩,靜了下來。

      「燦爛太喜歡禮物了」,多賢仰頭脆生生地道。

      柾國跟智旻互看一眼。

      這樣的反應是喜歡?

      然後就聽到「嗯」的一聲,是燦爛,「我太喜歡這個禮物了,好喜歡。」

      是這樣?

      柾國親了一下燦爛的額,換來燦爛一臉害羞的笑。

      就這樣溫馨感人,賺人熱淚的聖誕聚會結束了。

      夜深人靜。

      柾國跟智旻兩人坐在餐桌前,喝著小酒。

      「謝謝你跟多賢陪我去挑禮物」,柾國對智旻道謝。

      「小事!」,智旻笑笑著說,「多賢也很開心」,豈止是開心,多賢在百貨公司簡直就逛瘋了。

      柾國也笑了笑,舉杯跟智旻碰杯。

      兩人不期然一起想到燦爛收到禮物的反應。

      「這是第一次燦爛在我面前哭」,柾國說。

      「啊?真的?」,智旻很驚訝。

      「嗯⋯⋯」,柾國摸著小酒杯若有所思,「之前⋯⋯跟你提過⋯⋯嗯⋯⋯燦爛到三歲才被我接回來⋯⋯他很乖巧⋯⋯很聽話⋯⋯現在他哭出來了⋯⋯,真是太好了。」

      「噢⋯⋯對⋯⋯」,智旻想起來了。

      柾國摸著玻璃酒杯的杯緣,然後往下滑到杯底,再往上,他的表情看起來像在回憶什麼,智旻不敢打斷他。

      過一會,柾國輕輕開口,「我以前到外公家住的時候也是這樣⋯⋯。」

      智旻瞪大眼,但不敢出聲,他其實很好奇柾國的過去,現在柾國主動開口,智旻不想破壞這難得的機會。

      「那時候,我爸媽都很忙,我被送到外公家住,當時我七歲,還半大不小的,外公也不知道要怎麼照顧我。他那裡有人會按時來料理三餐,我跟他坐在餐桌前吃飯,吃的幾乎都是老人家的食物,爛兮兮的,外公後來請煮飯的太太,幫我特別煮一份」,柾國陷入回憶中,他雙眼看著玻璃杯,但焦距不在那,「後來⋯⋯,後來我轉學到外公家附近的小學,那裡的孩子霸凌我,說我是沒人要的小孩,下課的時候我就跟他們打起來了,被打得鼻青臉腫的。我很想家,很想爸爸媽媽,很想問他們是不是不要我了,又不知道要跟誰說,回去之後就一個人關在房間裡。外公發現了,敲門問我要不要看獅子王,我沒說好,也沒說不好,他牽著我到客廳,看獅子王⋯⋯」,柾國嘴角帶著溫柔靦腆的微笑,「看完獅子王,看木偶奇遇記,看靈犬萊西⋯⋯,我忘了看到哪一部的時候我哭了,哭得好慘,真的好慘,把我心裡的委屈和不安都哭出來,真的,哈!等我回過神來,外公他拍著我的背,對我說沒事了沒事了,後來我要是難過,我就看影片,看影片哭的話,沒有人會覺得奇怪⋯⋯」,柾國輕輕轉動杯子,喃喃地說,「⋯⋯都是我的錯,要是我能早一點接燦爛回來就好了⋯⋯。」

      智旻愣愣地聽著,看著眼前的男人說完這段話後默默地倒酒喝,智旻難以抑制的為他心疼起來。

      想⋯⋯想把全世界都給這個人,都給他。

      讓這個人開心。

      讓這個人幸福。

      如果他幸福地笑了,那該有多好。

      只要他幸福地笑了,那就好。

      意識到自己這麼想,一瞬間,智旻恍然大悟。

      他愛上了眼前這個男人。

 

 

 

 

二十一

      其實早就有跡可循了吧!第一次見面,就很在意這個人。自己明明不是那麼難相處、愛挑剔,卻偏偏在那人面前,做一些無聊、小家子氣的事。

      那時就應該發覺自己的心意,可是直到上床了,還是不願承認。

      但是事實上,只是怕對方並不喜歡自己。

      於是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在意,就假裝自己很成熟,很放得開,說著啥距離產生美感的話。

      因為這個人對自己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了,一舉一動都牽引著自己的目光,心在相處時,一點一滴地陷落。

      「唉」,智旻忍不住嘆了口氣。

      「爹地?」,坐在他旁邊的多賢仰頭問。

      「沒事的,小乖」,智旻對多賢笑了一下,然後繼續看著路面上的車子,他正載著多賢去上學。

      「爹地,園長說春節前二天我們就放假了!」

      「這樣啊!」,噢對,聖誕節都過了,月底就春節了。

      「我們要回釜山嗎?」,多賢問。

      「嗯!晚上爹地跟奶奶說,咱們回去過節!」

      「太好了!我要跟兆安哥哥一起玩」,多賢高興地說,兆安哥哥住在智旻老家隔壁,很疼多賢。

      「兆安應該已經高三了吧⋯⋯」,智旻喃喃地說。又一年過去了,自己又老了一歲,多賢再來要上大班了,很快就會上小學,得幫多賢找一所好的學校才行⋯⋯。

      不知道柾國會讓燦爛讀哪一所?孩子們一起上下學,接送會很方便⋯⋯。

      想到這,智旻耳朵默默紅了起來,抓著方向盤。

      唔,也許,也許可以問問,就說,說可以省一筆房租錢,拿來當學費剛好⋯⋯。

      要是碩珍知道智旻這樣想,一定破口大罵「我當初不就這樣說了嗎!」

      到了學校,意外看到玧其園長就站在門口跟孩子們道早安,智旻牽著多賢下車,把車門關上。

      「園長早安」,多賢揮著手,她雙手套著棗紅色手套,看起來胖胖的。

      「哥,這麼冷,你還站在外頭?」,智旻好奇的問。

      「量體溫啊」,玧其手上拿著一個黃色的體溫計,剛剛他已經朝著智旻和多賢的額頭量過了,「這個很方便」,玧其說的是體溫計。

      「方便把發燒的孩子趕回家?」,智旻想的卻是這個。

      玧其瞪了他一眼,「總比車都開走了,才被我打電話叫回來好」,說完玧其停了三秒,扯扯嘴角要笑不笑的說,「剛剛就有人被我趕回去了。」

      「啊?誰啊?」,智旻讓多賢先進去溫暖的教室,人站在門口跟玧其繼續講話。

      「田家父子」,玧其看著智旻的雙眼,嘴角帶著不明的笑意,「一個37.7,一個38.5。」

      「那不就發燒了⋯⋯」,智旻沒空跟玧其聊了,「我得去看看,哥,先這樣,不聊了!」

      「記得戴口罩,洗過手再來接你女兒啊!」,玧其在智旻背後喊。

      「知道了!」,智旻回答完,人已經走出幼兒園。

      一上車,把安全帶綁好,智旻想著不行這樣就過去,得先去買點東西。「退熱貼、口罩⋯⋯也不知道有沒有去看過醫生了,啊!還得跑一趟超市,買些蔬菜,再買雞肉好了,熬點湯⋯⋯」,智旻把手機拿出來,撥了一通電話,「碩珍哥,今天我請半天假,下午再過去,啊?喔,柾國跟燦爛發燒了,我去看看⋯⋯」,掛上電話,智旻把車開上馬路,開始忙了起來。

      四十分鐘後,智旻大包小包的站在柾國樓下大廳裡,跟保全人員登記好訪客紀錄後,智旻搭電梯到柾國住的樓層。十二樓到了,智旻提著袋子走到柾國家門口,東西挺多的,還好智旻還能按門鈴。

      鈴聲響沒多久,門便打開了,智旻正想著柾國的動作還蠻快的,不知道他看到自己會不會嚇一跳。

      沒想到,一個女生的聲音從門裡傳來,聲音很陌生很年輕,「誰啊?」

      不是秀恩伯母的聲音。

      然後,一張清秀的臉龐露了出來,是一名女性,圍著圍裙,頭髮挽在腦後,看起來煮東西正煮到一半。

      「請問你是?」,對方問。

      智旻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來開門的會是一個陌生女子,還很熟似的,畢竟穿著圍裙煮東西呢⋯⋯。柾國的鐘點女傭智旻看過,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大嬸。

      「我⋯⋯我⋯⋯我找柾國⋯⋯」,智旻慌張地說,他一點心裡準備都沒有,整個人都亂了。

      「柾國他身體不舒服,不適合見客,不好意思」,女子聲音溫和,但說的話客套疏離,帶著防衛。

      「喔喔喔⋯⋯這樣⋯⋯」,智旻下面話講不出來了,也想不出來了。

      屋裏傳來燦爛的聲音,「阿姨,我想吃粥」,這麼害羞的燦爛,對這名女性說話,聲音卻充滿了撒嬌。

      女子轉頭回去,「好,燦爛再等一下喔!」,然後她扭頭回來,一臉端莊肅穆,「請問還有事嗎?」

      「沒⋯⋯沒事⋯⋯」,智旻扯出笑臉,「哈哈,我晚點再來好了!」

      女子點頭,帶著有禮的腔調,「好的」,說完,門掩上了。

      智旻站在門外,覺得手上的東西好重,他連米都買好了,雞肉開始解凍,水滴滴到地板上。智旻機械式的轉身,一步一步走到電梯前,奮力按下電梯,在電梯門打開的瞬間,逃了進去。

      電梯裡的鏡子,映出智旻倉皇茫然的臉,他艱澀地低下頭,隨著電梯一層一層往下,直到一樓地面,智旻覺得一切也回歸到了原點。

      本來嘛⋯⋯大家都成年人,還有兒子女兒的,談什麼戀愛,好好過日子就好。

      智旻僵硬地邁步,走出電梯大樓。

      樓上,女子把門關上,柾國正好從房間裡走出來,臉上戴著口罩,聲音沙啞地問「剛剛誰來了?」

      「來找人卻走錯樓層的」,女子這麼答。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