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要用食物來形容,泰亨就像巧克力,聞起來,散發誘人的可可香,吃了更會讓人心情愉快。智旻就像他泡的咖啡,香味濃郁,聞了令人渾身愉悅,品嚐後,才發現是苦澀的,有人喜歡這種苦味,但柾國不愛喝咖啡。如果讓他選,他希望他像智旻說的那樣,喜歡的是金泰亨,金泰亨與他有說不完的話,可以動手動腳,可以很自在的玩,不像對智旻,總是多了份小心翼翼,總是多了一份在意。他喜歡的人,不該是那個從裡到外,都傷痕累累的朴智旻。

      智旻在家養傷期間,柾國沒去找他,星期二早上八點,他卻巴巴的趕來白千層,他失眠。

      當智旻來到店裡時,看到柾國已經在裡面補貨,十分驚訝。

      「不是讓你九點半來就好?」柾國的上班時間從早上九點半到晚上七點半,星期日是到晚上六點。

      「今天太早起床」,其實柾國整晚沒睡。

      「喔,那我幫你把薪水加上去。」智旻說。

      「哥有沒好點?」

      「好多了」,其實出車禍的隔天,智旻醒來就全身酸痛,到今天才算好了,但是瘀青跟擦傷都還沒痊癒,他屁股上面那塊在被撞倒時,撞擊地面,腳踏車又壓上去,所以骨頭有輕微挫傷,他跟柾國一樣,這幾天都沒睡好,走起路來姿勢怪怪的。

      「哥今天坐在裡面,幫忙點餐收錢就好,其他我來。」

      「我可以煮咖啡,走動距離不大,送餐、收拾桌面再麻煩你。」

      柾國想了一想,點點頭,接著他走近智旻察看他的傷口。

      智旻嘴唇上的痂掉了,留下一道較深的顏色,他沒擦護唇膏,傷口處有些乾裂。柾國拿出抽屜裡的護唇膏,幫他塗上。

      智旻有點訝異,他略微退後,跟柾國說,「我自己來就好。」

      柾國把護唇膏拿給他,智旻把剩下沒塗到的部分補上,其他傷口被衣服覆蓋,柾國也沒法看,只好做罷。

      再次看到智旻,柾國的心情很複雜,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很快的,他就發現,愛上了就是愛上了,他的心不受他的掌控。

      智旻試著把圍裙穿上,但在綁帶子時遇到了困難,痛得他嘶嘶的叫,柾國趕忙過去幫他繫上。

      「柾國啊,真是謝謝你了,今天又要特別麻煩你,真的很不好意思啊!」智旻抬頭對柾國微笑。

      平常會說一些玩笑話的柾國,今天一反常態的安靜。

      「你還好嗎?」

      「嗯?」

      「你好安靜。」

      「可能是沒睡好。」

      「喔。啊,那天你們看電影,好看嗎?」智旻好奇的問。

      也許這就是愛上智旻的磨難之一,他以為自己喜歡的是金泰亨,智旻眼睛都不打開來看看周遭的嗎?

      「金泰亨有喜歡的人了」,他直接跟智旻講明

      「什麼!怎麼可能!」,智旻非常驚訝。

      「那你⋯⋯。」

      「我沒有喜歡他。」

      「喔,那是我誤會了」,智旻有點不好意思。怎麼會呢?他們兩個在一起是這麼愉快,又有相同的興趣,光站在一起就賞心悅目。結果是自己誤會了⋯⋯

      柾國看著智旻的表情,在心底嘆了口氣。

      接著,十點開店了,泰亨來了。

      智旻製作營養可口的早餐給泰亨,柾國在後面冰櫃幫他拿東西出來,智旻注意到泰亨跟柾國幾乎沒有眼神上的交會。發生什麼事了嗎?。

      他默默的把袋子遞給泰亨,泰亨看著智旻,輕聲對他說,「沒事的,智旻,我們沒事。你趕快把傷養好,把欠我的電影還我。」

      「才不,那我又要店休一天!」智旻笑著說。

      泰亨笑著離開了。

      下午五點常務朱鎮模來到智旻的店。

      「最近怎麼常休店啊?」

      「非常抱歉,我出了點小車禍。」

      「喔,智旻,你該聽我的,找個人照顧你吧!你太寂寞了!」

      「我沒有。」

      「你難道要跟店談戀愛嗎?」朱鎮模嚴肅的說。

      柾國從沒看過智旻這種反應,事實上在場的大家都嚇到了。

      朱鎮模話才說完,智旻嘴裡溢出一聲嗚咽,然後俯下身子,眼淚掉出眼框,他發現這樣很不妥,於是慌忙轉身離開,打算跑進店裡的小房間,但他身上的傷讓他跌倒了,在場的人全部嚇壞了。

      柾國衝了過來,只來得及把智旻扶起來,智旻在他懷裡無聲嗚咽,柾國摟著他,驚慌的四處張望,對著大家道歉,然後把智旻帶去小房間裡。

      智旻緊緊抓著柾國的衣袖,窩在他的懷裡哭得肝腸寸斷,柾國一開始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他抱著智旻,輕輕撫摸他的背,輕聲安慰他,「沒事了,我在這,不要怕。」

      就這樣過了十分鐘,有客人來敲門,柾國放開智旻,跟他說「哥先待在這,一切有我。」

      智旻拉住了柾國的衣袖。

      「噓,沒事,我很快就回來」,柾國雙手放在智旻的耳上,在智旻的頭頂說話,不自覺的在智旻的頭頂心落下一吻,智旻沒有發覺。

      智旻鬆開了他的手,靜靜地點頭,柾國開門走了出去。

      幸好店裡人最多的時間點已經過了,柾國在六點的時候,掛上休息中的牌子,等店裡客人離開後,熄了招牌。

      打開小房間的門,智旻坐在椅子上發呆,看到柾國進來,似乎很不好意思。

      柾國覺得不是廢話的時候,他直接開口問,「哥,這店怎麼了?」

      智旻轉過頭去。

      柾國把他的臉轉過來,「你開這間店是因為閔玧其嗎?」

      智旻飛快抬起頭,「你怎麼⋯?不是,跟他沒關係」,智旻搖頭。

      「那你哭什麼?」

      智旻愣住。

      「所以你們在一起過?分手了?」

      智旻沒有想要在這時候出櫃,為了閔玧其,他可以撒無數的謊,反正,他以前就這樣過來了,撒謊、躲躲藏藏、強顏歡笑,他朴智旻都走過來了。

      「沒有,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的關係,我跟他不像跟號錫哥、碩珍哥那麼熟。我剛剛只是因為傷口很痛,店又忙,我一時忍不住才哭的,嚇到你了,對不起。」

      柾國不相信,但他不想在這時戳穿他,智旻才剛哭過。

      當柾國送智旻回家時,朴媽媽就知道不對勁,等柾國下樓要離開時,朴媽媽問了今天的狀況,當她知道智旻在店裡哭得很慘時,她笑了。

      「總算。」

      柾國不解。

      「智旻太鑽牛角尖了,一年也該夠了。謝謝你,柾國。」

      柾國朝著家的方向走去,「愛上智旻」這個問題困擾著柾國,讓他這幾日無法入眠。

      但今天智旻失控的眼淚,把他逼得無路可退,他知道他喜歡智旻,但是這種喜歡,不是對金泰亨的那種喜歡,對智旻的喜歡是赤裸裸的嫉妒,是揪心的疼痛,是滿滿的保護慾。

      他沒辦法把智旻丟下,獨自去首爾,他想守在智旻身邊,把他的憂傷全部帶走。

      所以金泰亨說的沒錯,他田柾國愛上朴智旻了。

      隔天九點,金泰亨提早來了。他仔細察看智旻的表情,「你怎麼了?昨天的事我聽說了。」

      「嗯,我不小心,有點情緒失控。」

      柾國在雜物間清點,但他停了下來,聽智旻跟泰亨說話。

      「有時候人會這樣,別難過。」

      「你有過嗎?」,智旻問。

      「嗯⋯還沒有。但我常常接到情緒失控的電話。」

      「啊~對。」

      「所以智旻這樣是很正常的。」

      柾國還沒想到怎麼安慰智旻,但金泰亨三言兩語就撫平智旻的心情。

      「你可以打電話給我。」

      柾國聽到金泰亨這麼說,不禁握緊手裡的清單。

      「像你的聽眾那樣嗎?」

      智旻笑了,柾國可以想像智旻羞澀的表情。

      「不是聽眾,智旻是特別的。」

      真是該死,李在真根本不需要在意,自己該在意的是金泰亨!

      「謝謝。」

      「我說真的,智旻打給我,我很會安慰人的。」

      「我知道,尤其是對小女生、大嬸。」

      泰亨笑了,「哎呀,被你發現了。」

      「早餐好了!」

      「這麼快,智旻手藝就是好!」

      「哈哈,你每次都誇我。」

      「真的啊,我要把你娶回家的。」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柾國走了出來,他盯著金泰亨。

      金泰亨回看他,富含深意的笑。

      泰亨吃完要去上班了,柾國表示說可以送他,智旻有點擔心,他覺得他們兩個不太對勁。

      一走出店門,泰亨看著街道說,「笑」。

      柾國立刻滿臉笑容的抬起頭來,「我喜歡智旻。」

      泰亨也笑著對柾國說,「不去首爾了?」

      「對」,柾國眼角餘光看到智旻正朝著他們的方向張望。

      「真是可惜,你應該去」,泰亨眼睛裡沒有笑意。

      「不,可惜的是我們倆。」

      泰亨知道他的意思,他們倆其實很合得來,但是,「沒辦法,智旻只有一個。」

      「我不會讓給你。」

      「一樣」,然後泰亨說,「其實我很後悔。」

      「後悔什麼?」

      「後悔讓你知道自己的心意。」

      「遲早的事。」

      「但也許智旻就是我的了。」

      柾國笑容很燦爛,拍了拍泰亨,「不可能」,泰亨重心不穩,搖晃了一下。

      然後換泰亨摟著柾國的肩膀,很用力,「走著瞧。」

     不到一個月,柾國就知道泰亨很棘手,他跟智旻總能聊上,而且都是很深刻的話題,他跟泰亨以前不是沒有聊過,但是跟智旻聊時,並不一樣,他常發現泰亨提了上句,智旻就能立刻知道他要說什麼,然後把話接完。

      「最近不是有一種漫畫店,可以在裡面飲食。」

      「你想在那裡做廣播?」

      「嗯,一定很有趣。」

      他們就像靈魂伴侶一樣。

      而且他發現他們常在私下傳訊息,柾國覺得自己慌了手腳,沒錯,慌了。

      「哥,你都跟泰亨哥傳什麼訊息?」,柾國的問題很冒失。

      「啊?」智旻皺起眉頭來。

      「你們平常在店裡就在聊天了,回家不是也在聊嗎?」

      「柾國,你想說什麼?」

      我想要知道你們在講什麼!我想要知道你的一切!

      柾國沒有說話,把頭轉過去整理櫃檯上不存在的灰塵,智旻不知道他在鬧什麼脾氣。

      「就天南地北的聊,我也不記得了。」智旻不愛這樣,他討厭無聊的紛爭,柾國想知道,就讓他知道,雖然他真的不知道柾國到底要知道些什麼,畢竟聊天不都那樣嗎?

      智旻認真想,「昨天好像是聊到喜歡哪個女歌手吧!」

      「嗯。」

      「其實,沒什麼特別的。」

      「嗯。」

      智旻沒輒了,然後他說:「起司蛋糕怎麼樣?」

      「啊?」柾國沒跟上智旻轉換話題的速度。

      「你不是愛吃。」

      「你要請我吃?」

      「我做一個給你」,智旻直接承諾。

      「真的!」

      「六吋的好嗎?」

      「好!」,柾國真的超愛起司蛋糕。

      開心了,搞定,智旻笑著心想,他很喜歡寵著柾國。

      當店休那天,柾國跟著智旻到碩珍那,柾國負責攪拌麵糊,智旻跟碩珍在旁邊聊了起來。

      「店裏狀況怎麼樣?」

      「還不錯,托柾國的福。」

      「號錫上次有約烤肉,你怎不去。」

      「不想出門。」

      「號錫不會約那些人。」

      「嗯,我知道,但還是不愛。」

      「電影一樣不愛看?」

      「嗯。」

      「智旻啊,約你出門要比登天還難了」,碩珍嘆氣。

      「哥找我,我會去。」

      「那咱們去看電影」,碩珍快狠準。

      「什麼時候?」

      「晚上」,碩珍故意的。

      「晚上?!」,這麼快?

      碩珍盯著智旻的臉,觀察他的表情。

      「好」,智旻看著碩珍,平靜的說。

      「那這小子呢?」碩珍頭朝著柾國指了指。

      「沒關係」,智旻望著柾國說,「他可以去。」

      

 

 

 

        2DFD9248-8806-4828-B38D-5197AF242AD3.jpeg

      若要說這世上最不滿自己的人,智旻可以排上號。

      他除了認為自己乏善可陳之外,他還特別受不了憂鬱的自己,討厭總是陷入低潮的自己,厭惡無事自擾的自己。

      但走過這一段,要花好長的時間。

      他看書尋找方法,他聽音樂排遣,他做甜點療癒,但某些時間,他就是沮喪。

      今天他帶著衝動的勇氣,跟著碩珍,帶著柾國,跑到電影院來。

      人不多,不是假日,這讓他好多了,排隊買票入場,也一切正常,碩珍搭著智旻的肩,覺得很驕傲。

      然後一對情侶,男友舉起廣角相機,拍攝自己的女友時,智旻彎下腰來吐了。

       他摀著嘴,衝到洗手間,對著馬桶大吐特吐,兩眼漲紅。碩珍撫著他的背,擠在小小的廁所裡,柾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該死的」,智旻邊吐邊喘著氣咒罵,「我操!」

      「就說慢慢來」,碩珍開口,很無奈。「柾國你先進去,快開演了。」

      「我沒關係,智旻哥沒事吧?」,柾國問。

      「很煩,煩死了!」,智旻吐完了,蹲在馬桶旁還在喘氣。

      「至少到門口了」,碩珍安慰他。

      智旻站起來,到洗手台漱口,把衣袖拉長,在水龍頭下清洗,「嚇到你了,對不起呀,柾國。」

      「回去了嗎?」,碩珍問。

      智旻搖搖頭。

      「哥吃了不乾淨的東西嗎?」,柾國皺著眉。

      「不是,我這是精神有毛病」,智旻開自己玩笑,但碩珍笑不出來,智旻開口安慰他,「哥,我沒事。」

      智旻走出廁所,再次朝著電影院內走去,然後他停下腳步,看著黑色的放映場,喉嚨一陣酸水不斷溢上來,轉身又走去廁所,這下連柾國都勸著智旻回去了。

      智旻點點頭,叫他倆進去看,他喘過氣了就回家。

      「我送你回去」,柾國說。

      「戲都要開演了!」,智旻推著他們倆個,「快去」。

      於是在智旻的堅持下,碩珍跟柾國去看電影,他自己走路回家。

      電影院離智旻家有點遠,但他想走一走,透透氣。

      都一年了,還沒好,還沒忘掉,還不夠久嗎?

      那還要多久?

      智旻回到家,把自己扔在臥房地板上,右手臂遮著眼,智賢忘了敲門,走了進來。

      「哥,你幹嘛躺地上。」

      「我高興。」

      「我明天要去首爾,找房子」,智賢畢業後,找了一個電視台攝影助理的工作,在首爾。

      「嗯。」

      「號錫哥說我可以住他那。」

      「別去。」

      「喔。」

      「啊係」,智旻從地上坐了起來,「去,去住。」

      「那你會來找我嗎?」

      「可以約出來啊。」

      「喔」,智賢往後退打算關上門,想了想,又說「哥,我沒投靠他,我站你這邊的!」

      「傻小子,在說什麼啊!」,智旻笑了。

      「哈哈」,智賢笑著關上門走了。

      鄭號錫跟閔玧其住同一棟大樓,斜對門。那棟大樓智旻也住過一陣子,跟號錫當室友,後來智旻跟玧其在一起,常常跑到對門那,跟玧其一起睡,直到他們的事在圈子裡傳開,智旻便搬回釜山,開了白千層。

      那段記憶隨著時間模糊,甚至還曾因爲太多情感而扭曲,但智旻總認為相愛是一件美好的事,即便分手,但對玧其他沒辦法恨他,恨他就像在否定自己,所謂的翻臉無情,不都是在嘲笑過往的痴心嗎?智旻做不到,可能也因為這樣,才一直在原地打轉。

      他沖了個澡,隨便在網路上找了個影片看。九點,泰亨打了電話過來,他剛下班。

      「智旻啊,今天在忙什麼?」

      在吐,「跟柾國和碩珍去看電影。」

      「哪一部?」

      哪一部?其實智旻也不知道,「不記得了。」

      「你沒看?」

      「我提前回家了。」

      泰亨原本要左轉,但他改直走過馬路。

      「怎沒看完?」

      「身體不舒服。」

      「有看醫生嗎?」泰亨語調很輕,但可以感覺出他的關心。

      「沒,不是很嚴重,我已經好了。」

      「上次車禍的傷嗎?」

      「不是,那個也快好了。」

      「那是怎麼了?」

      「腸胃不適。」

      「智旻啊,跟你說東西別亂吃,都不聽。」

      「你哪時候說過?」,智旻笑。

      然後泰亨突然說,「我在你家樓下,你要出來嗎?」

      「什麼!」

      「我在你家樓下。」

      天氣越來越暖,四月底了,春天都過一半了,但晚上時,風吹過來,仍有寒意。

      智旻穿了件黑紅相間的條紋上衣,黑色牛仔褲,跟泰亨在公園散步。

      「好有閒情逸致喔!」,在泰亨身邊,智旻覺得很自在,他什麼都能跟他聊。

      泰亨在長椅子坐下,拍了怕旁邊的位置,「坐這。」

      智旻坐下後,泰亨把公事包放下,手放在智旻背後的椅背上。

      「所以你今天跟聽眾聊什麼?」,智旻開口問。

      「也沒什麼,今天比較特別的是打電話來的聽眾。」

      「說什麼了?」

      「是個高中生,他說他暗戀一個女生很久了,但是不敢告白。」

      「啊~真青春。」

      「智旻,打來的人,是個女孩子」,泰亨看著他,直接盯著智旻的眼睛。

      「是女孩子?」

      「嗯,她們是同班同學」,泰亨雙眼炯炯的看著他,「智旻你會怎麼說?」

      「我?」

      「嗯。」

      「我,我⋯」,智旻說不出來,他胸口很緊。

      「我跟他說,愛上一個人是很美好的事,更美好的是對方也愛你。世界上這麼多怨偶,這麼多我愛你,你愛他,能相戀真的是奇蹟」,泰亨很專注的看著智旻。

      智旻愣愣的半張著嘴看著泰亨。

      「但是奇蹟不是每天都會發生的」,泰亨結語。

      他把智旻的手拉過來,握在胸前。

      「智旻我愛你。」

      「泰亨,怎麼突然⋯」

      泰亨臉上沒有笑意,他開口問,「因為我平常嘻嘻哈哈,所以我的告白就被當成玩笑嗎?」

      智旻瞪大了眼睛。

      「智旻,跟我在一起」,他把智旻拉了過來,低下頭,吻了智旻。

      柾國跟碩珍在電影散場後,找了個路邊攤,叫東西來吃,還要了兩瓶啤酒。

      「真是可惜,智旻哥沒跟我們一起看」,在等東西上桌前,柾國開口說。

      「我知道你想問我什麼」,碩珍拿著衛生筷,陷入回憶,「智旻他⋯他痛恨電影院。」

      「不是吃壞肚子?」

      「不是。」

      「那為何討厭電影院?」

      「不是討厭,」碩珍糾正,「是痛恨」。

      「發生什麼事了嗎?」

      其實也沒啥好遮掩的,這事很多人都知道,但玧其的經紀公司跟那名記者談好條件,照片並沒有傳出去。

      「智旻曾經被人跟拍過,在電影院時被發現。」

      「為什麼有人要拍他?」

      「因為」,碩珍嘆了口氣,「因為他跟閔玧其一起去看。」

      Agust D?

      「對。」

      「所以?」

      「他們十指交扣的畫面被拍了下來」,碩珍嘆了口氣,「智旻從此再也不看電影」。

 

 

 

 

九。過去。

       智旻大學時跟同系學長鄭號錫一起在外面租房子住,斜對面住的就是閔玧其。他比號錫多一歲,但號錫滿照顧玧其的,因為閔玧其是個音樂製作人,他癡心於他的工作,常常作息、飲食不正常。智旻搬進去住後,沒多久就認識了他。

      閔玧其這人不愛人群、害怕人群,智旻一開始並不知道,但智旻的和善像一盞夜燈,溫暖而沒有任何侵略性,他成了閔玧其願意聊天的對象,閔玧其甚至教他怎麼彈鋼琴。

      兩人的感情很純粹,就是兄弟一般的感情。智旻外貌言行都偏中性,他不是那種很陽剛的人。玧其也沒想太多,直到智旻有一次問玧其喜不喜歡特洛伊西蒙的歌,玧其才對智旻的性向留了心。

      玧其撰寫歌詞,他觀察人的言行,對情感有獨特的見解,他知道智旻喜歡的歌手,他知道智旻在推特上追蹤的推文、事件,很快就知道了智旻的同性傾向,雖然同性議題在國際上獲得越來越多的支持,但在國內,還是很引人注目的事。

      玧其也因此對智旻多了些寵溺,這孩子這麼敏感,卻又這麼體貼,實在令人心疼,他心想。後來他甚至開始教智旻怎麼唱歌。

      智旻墜入了愛河,他仰慕閔玧其,總喜歡待在他那裡,兩人很自然的在一起。號錫最先知道他們的事,當時讀大四的金碩珍則是第二個知道的。碩珍跟智旻也同系所,他很照顧智旻,常常跑來智旻跟號錫的住處玩,幾次之後也就知道了。

      玧其跟智旻的戀情很穩定,這跟玧其幾乎沒有社交生活可能也有關。他們在一起四年,然後智旻畢業了。玧其雖然認為他一生要做的事就是作曲填詞,但多年的沈寂,讓他不禁有些不安,兩人討論後打算一起開一家咖啡店。

      就在玧其準備把音樂夢想收起來時,一首「枯葉」,讓閔玧其開始嚐到了走紅的滋味,他開始活躍於娛樂圈,沒多久,他發行了他的專輯。

      玧其的私生活開始受到人們的關注,他在圈子裡逐漸認識一些人,他雖然不願意,但某些交際場合他得去,智旻的存在也就浮出水面。一些跟玧其比較熟的朋友、他的經紀人、他製作音樂的夥伴,都知道且認識了智旻。

      智旻的出現變得不合時宜,不單是因為他們的關係,還有因為玧其工作的關係,他是一個公眾人物,他是個歌手,而智旻對娛樂圈,對製作音樂,一竅不通。很多時候他只能靜靜坐在玧其旁邊,聽他們討論,玧其擔心冷落他,會擠出空閒的時間補償他,於是便有了看電影,卻被記者偷拍的事。

      那是智旻惡夢的開端。

      經紀公司把照片事件壓了下來,對外說智旻是玧其的好友,但兩人交往的事還是在圈子裡傳開,智旻開始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有人來找玧其,看到他在那,問起兩人的關係,他就撒謊,說是玧其的好友。

      然後一個對智旻反感的人,對智旻言多羞辱,認為他應該識相的離開,不要再出現在閔玧其的身邊。玧其知道後,揍了那人一頓。

      情況變得更糟。

      分手是智旻提出的,玧其聽到智旻說要離開時,他雙手放在大腿,坐在椅子上,默默看著智旻,過了很久他低下頭來,語調沉重的說。

      「對不起」。

      智旻回到釜山,跟銀行借了一筆錢,開了一間咖啡店,他跟玧其原本說好的咖啡店。

      然後他獨自經營白千層,直到現在。

      

 

 

 

 

 

      當碩珍跟柾國說完智旻之前發生的事後,柾國喃喃的說,「難怪,他一聽到客人說他跟咖啡店在談戀愛,會哭成那樣⋯⋯。」

      「智旻想離開這裡,他說等他賺夠了錢,他要到國外去。」

      柾國飛快抬起頭。

      「他說在這裡他沒法忘記玧其,忘記那些痛苦的過去」,然後碩珍問柾國,「你喜歡智旻吧?」

      「嗯」,柾國點頭。

      「也許,你可以讓他忘記,讓他留下。」

      「我會的」,柾國完全沒有遲疑。

      吃飽後,柾國和碩珍說再見,然後柾國朝著智旻家走去,到了智旻家前面小巷,他看到有兩個人背光走過來,等走近了,柾國認出來是智旻和泰亨。

      他們牽著手,十指交扣。

      柾國忘記了呼吸,他手腳麻木,人像飄在半空,沒法著地,「不⋯」。

      智旻先發現了他,開心的喊著「柾國!」。

      柾國把目光從他倆牽著的手,往上看,是智旻的笑臉,他柔軟豐厚的唇綻開一抹微笑,甜蜜動人,然後他開口問柾國,「你來找我?」

      對,我來這是要告訴你,我愛你,忘記以前的事吧,跟我在一起,我會保護你不再受傷⋯⋯。

      泰亨拉著智旻的手沒有鬆開,他盯著柾國。

      但是,我似乎晚了一步⋯⋯。

      「柾國,你怎麼了?」,智旻鬆開泰亨的手,走向前去。

      「你們⋯⋯在一起?」,柾國的聲音乾澀,幾乎張不開口。

      智旻一下子紅了耳朵,他回頭看了一下泰亨,泰亨對他微笑,鼓勵著他。

      智旻轉過頭來,鼓起勇氣,對柾國說,「嗯,我跟泰亨一起」,然後智旻仔細觀察柾國的表情,他很緊張。

      柾國心臟緊縮,臉色蒼白,驀地他想起剛剛跟碩珍的談話內容。

      

      智旻他躲躲藏藏,對別人撒謊⋯⋯

 

      「那很好啊!」,柾國聽到自己這麼說,他忽略胸口心碎的聲音。

      智旻放下心來,對著柾國微笑,那微笑讓柾國為他心痛難忍,他緊緊握著拳頭,他怕自己會抱住智旻安慰他,告訴他不要害怕,自己永遠會保護他⋯⋯。

      「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柾國搖搖頭,「沒事」。

      已經沒事了⋯。

      「智旻,你先上去,我跟柾國聊聊。」

      「好,柾國那我先上去了,明天見」。

      「明天見」。

      柾國再一次跟泰亨走在這條馬路上,車子川流不息,喧囂而過,他們都沒開口。

      到了路口,紅綠燈處,泰亨看著前方,「我會照顧智旻的,你去首爾吧!」

      「不!」,柾國飛快拒絕。

      泰亨說,「何必」。

      柾國低下頭來,沒有說話。

      「你考慮看看」,泰亨說完,轉身看他,「這樣對大家都好。」

      綠燈了,泰亨踏步前進,柾國站在原處。燈號轉換了無數次,但沒有一個燈號,是適合柾國的,他滿腔的愛,無處可去。

      隔天早上,白千層開店了。

      泰亨拿著公事包走了進來。

      「智旻啊,我要愛心早餐。」

      智旻羞澀的點頭,當他把袋子遞給泰亨時,泰亨拉住了他的手,親了智旻臉頰一下,然後放開他,對他微笑,「晚上下班後,我去你家找你。」

      「好」,智旻笑著點頭。

      柾國從頭到尾都在忙,補貨、清點、整理,他假裝一切都沒看到,聽到。雖然很痛,可是他仍想默默守在智旻身邊。

      但也許智旻根本不需要他⋯⋯。柾國停止手邊的工作,愣愣的站在貨架前方。

      然後碩珍來了,他知道智旻跟泰亨在一起,於是他來找智旻聊聊,他們在小房間裡輕聲的交談。

      「智旻啊,我聽說你跟那個電台主播在一起?你們交往?」

      「嗯」,智旻低下頭來。

      「怎麼這麼突然?」

      「嗯,之前沒有特別跟哥提起。」

      「不是,智旻啊,你確定嗎?」

      「什麼意思?」

      碩珍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畢竟智旻一臉就是不知道狀況的樣子。

      「我的意思是,你應該還沒準備好談戀愛吧?」

      「嗯,我還沒。」

      「那,這是怎麼回事?」

      「我跟他說跟我一起走很辛苦,因為我還沒準備好。他跟我說沒有一起走過,怎麼知道沿路風景。」

      「這麼詩情畫意啊⋯⋯。」

      「泰亨是一個很好的伴侶,我覺得他可以陪我走過這段路。」

      「我知道他可以,可是智旻啊,你是談戀愛,不是找心理醫生啊!」

      「啊?」

      「戀愛還有很多需求!」

      「我不討厭泰亨的碰觸。」

      「不是,唉⋯⋯」,碩珍覺得智旻談過的那場戀愛,讓他不知道愛情最初的樣子。

      「哥,你好像不是很贊成」,智旻有點失落,有點疑惑。

      「智旻,只要你記得,愛情不是友情,愛情是心動,愛情很盲目,愛情不受控制,它不在理性裡,好嗎?」

      「我不想要那種愛情!」,智旻飛快否定了,「愛情不應該只有一個樣子!」

      「好吧⋯⋯」,碩珍吐了口氣,「只是戀愛而已」,希望結果不會太糟,最糟的應該已經過去了。

      驀地碩珍想到了什麼,「那柾國呢?」

      「柾國?」,智旻疑惑。

      天哪!碩珍覺得一切是一團爛帳,他用手撫額,他開始覺得很糟,朴智旻,你的感情線也太複雜了吧!

      「我想找柾國談談。」

      「為什麼?」,智旻越來越疑惑,柾國怎麼了嗎?

      「智旻,柾國知道你跟泰亨交往?」

      「他是第一個知道的人。」

      天啊,「他怎麼說?」

      「他說『那很好啊』。」

      「昨晚知道的?」

      「嗯,昨晚」,智旻忍不住問,「哥,你擔心柾國不贊成嗎?他好像沒有討厭同性戀。」

      不是那個意思⋯。啊,我不想管了。

      「我先回去了」,碩珍放棄,這狀況超過他的能力。

      「你不找柾國談談,你剛才⋯⋯」

      碩珍揮了揮手,「今天不了,我腦力有限。」

      碩珍走了,柾國跟智旻忙到晚上七點,柾國清理完店裏走進小房間,坐在智旻對面,智旻正在結帳,燈光灑在他的髮上,散發光澤,他可愛的臉正皺著眉頭,研究帳簿裡的數字。

      一切就跟自己第一天上班時的情景一樣⋯⋯。

      「哥。」

      「嗯?」,智旻抬起頭來,「柾國你都清理好啦?謝謝你!」,智旻微笑著。

      都一樣,都沒變,但也都不一樣,都變了。柾國清清嗓子,他喉嚨乾啞緊縮,「我找到工作了」

      智旻笑容凝結。

      「上次面試的公司寄錄取通知單來。」

      「這樣啊!真是太好了,在首爾嗎?」,智旻輕輕的說,他怕說重了,柾國離開就會變成事實,他還不敢相信。

      「嗯」,柾國看著智旻,「我要辭職了,哥可能要再找人。」

      「這樣,嗯,我得,我得找人」,智旻慌了手腳,他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原以為柾國會一直在這裡工作。但怎麼可能呢?柾國是那麼有才華的人,他不應該留在這裡埋沒。就跟那人一樣⋯⋯。

      智旻振作起來,「我立刻貼徵人啟事」。

      「我最晚下個星期一就得走。」

      這麼快!?「好,我知道了。」

      「那我先回去了。」

      「嗯,好,路上小心。」

      智旻記好帳,關了店門走路回家,等等泰亨會來找他。智旻經過公園時,他突然想坐一下,他走進去,坐在長椅上,這裡他曾跟泰亨、柾國一起來過。他想起那時,泰亨跟柾國兩人聊得很開心,自己格格不入,還提前走了的事。已經快一年了,柾國在他店裡工作已經快一年了。他捨不得柾國,他希望柾國能留下來,但是,他沒有理由讓人留下來,他原本就只是來打工,他去應徵的事,還是自己大力支持的,柾國學的是廣告設計,他該去首爾大展長才。

      但他就是捨不得。

      「唉」,智旻長嘆一口氣,拖著沈重的步伐回去。

      貼上徵人啟事的隔天就有人來應徵,新來的男孩子叫裴珍映,長得很俊俏,目前讀大二,一樣是白天有空時可以過來,每天下午五點則是固定時間。

      晚上七點半,店裏清理好了,柾國正在指導珍映如何清點存貨。智旻記帳記好了,人在小房間裡發呆,七點四十五分,泰亨過來了。

      「哥,你跟泰亨哥先回去吧!我這邊交代完會關門」,柾國跟智旻說,儘量不去注意泰亨放在智旻腰上的手。

      「那就麻煩你了」,智旻內心滿是失落感,但他告訴自己不能這樣。

      「嗯,明天見!」,柾國努力讓自己的語調輕快。

      「明天見」,智旻說。

      泰亨牽著智旻的手,走過公園,在樹下停了下來,然後泰亨輕輕的問,「智旻捨不得柾國?」

      「嗯」,智旻點點頭,「柾國很可愛⋯⋯。」

      泰亨低垂著眼,「是很可愛的⋯⋯弟弟。」

      「嗯啊」,智旻用力的點頭,「所以很捨不得他。」

      「他去首爾是對的,智旻」,泰亨說。

      「我知道」,智旻停頓了一下,「你覺得我要不要買個禮物送他?他幫了我很多忙,雖然他年紀比我小,但他很照顧我」,智旻想起他受傷、感冒,還有崩潰大哭的時候,柾國都守在自己旁邊。

      「當然啊!」,泰亨忽略掉內心的不安,「我們可以一起去挑。」

      「好啊,謝謝泰亨!」,智旻抬起頭來,含笑看著泰亨。

      泰亨貼近他,低下頭親吻智旻,他們的吻平靜美好。

      「智旻,我喜歡你。」

      「我也喜歡泰亨」,智旻眯著眼說,飽滿的唇向上勾起。

      泰亨滿臉都是寵溺,「智旻,把你的心交給我,好嗎?」

      智旻用力的點頭,兩人相視而笑。

      碩珍在柾國鎖上店門時剛好過來,他很不放心柾國。

      當柾國知道碩珍是特意來找自己的,他突然理解為何上次智旻會在店裡抱著碩珍了,這個人好溫柔。

      「哥,我做到星期一就結束了。」

      碩珍驚訝的張大嘴巴,「怎麼,這麼突然⋯?!」

      柾國苦笑。

      看著柾國的表情,碩珍走向前,把手環在他肩上,對著他說「想哭就哭吧!」

      柾國搖著頭,但碩珍拍了拍他的背,柾國把下巴擱在碩珍的肩上,終於忍不住皺起整張臉,在街頭上,抱著碩珍大哭了起來。

      星期天是柾國在白千層的最後一天,智旻把禮物送給柾國,泰亨在一旁說,「打開來看看」。

      是一盞貓咪夜燈。

      智旻笑著解釋,「你可以放在租屋處,點亮它,很有氣氛的!」

      泰亨補充,「智旻挑的,他說你一定會喜歡。」

      「謝謝」,柾國把盒子蓋上,將禮物抱在胸前。

      「到了首爾後,要立刻打電話給我!不管幾點喔!」,明天星期一,店休一天,智旻會待在家裡。

      「好」,柾國點點頭。

      智旻還有一堆話要交代,但泰亨打斷他,「智旻,還有手機這種東西,而且又不是不回來了!」

      「好啦⋯⋯」,智旻笑了笑,「柾國,要是有人欺負你,你一定要跟我說,我幫不了你的話,至少可以幫你罵一罵,出出氣!」

      「謝謝哥」,柾國看著智旻,他的心揪著,因為他知道他不會打給智旻,他不會再跟智旻見面,他會在首爾工作,再也不需要為智旻牽腸掛肚,因為已經有人會這麼做了,泰亨會照顧好智旻的。

      柾國深吸一口氣,「那我先回去囉!」

      「好」,智旻笑著說,跟他揮手,泰亨則是笑著點頭,跟他道再見。

      柾國轉身,他呼吸困難,只能緊緊抱著禮物,大步離開。

      隔天一大早,柾國起床把行李收拾好,等等他哥哥會回來開車載他去車站,於是他坐在床邊滑手機。

      一則新聞吸引了他的注意,有人在推特上發表一張照片,指出照片裡的人,就是歌手Agust D那首情歌描寫的對象。照片裡,閔玧其跟智旻兩人在電影院大廳,十指交扣,智旻的側臉被拍了下來。

      柾國抓起家裡鑰匙,飛快穿上鞋子,朝著智旻家的方向一路跑了過去。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