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了,天氣漸漸轉涼,柾國要出國去觀摩,出發前他來智旻的住處,問他有沒有需要幫忙帶回來的。

      「我要去新加坡,你有想要的嗎?」

      智旻偏著頭思考,然後打開手機,在網路上找到照片,拿給柾國看。

      是獅頭魚尾的巧克力。

      「好,我會幫你帶回來的。」

      智旻笑著點頭,用手語比著謝謝。

      然後柾國抓著後頸緊張的說,「智旻,我知道你不想要我補償,我其實也不想你認為我做的一切都是出自於補償,像,像我幫你買巧克力,就是我自己想做的,我不是為了補償才為你做這件事,我是說,我是想說,也許,我們,嗯,可以是朋友」,終於說出來了,柾國緊張的看著智旻,「你覺得怎麼樣?」

      朋友嗎?

      跟田柾國?

      智旻看著眼前的人,熟悉的臉,這張臉每每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有時候是尖刻無情的臉,有時候是嘲諷譏笑的臉,有時候是殘酷漠然的臉,現在卻是一臉期待,帶著緊張的臉。

      智旻不自覺的伸出手,撫摸柾國的臉頰。柾國愣住了,智旻短短小小的手,溫熱的碰觸。這是第二次智旻主動碰觸自己,柾國內心欣喜不已。

      智旻靜靜看著柾國,寬闊的額,高挺的鼻樑,薄薄的上唇,唇下的那顆痣。

      午夜夢迴的這張臉。

      智旻半垂著眼,不知道在想什麼,然後他把手放下來,點點頭。

      柾國立刻笑了,「太好了,謝謝你智旻,謝謝你願意跟我當朋友,這對我真的很重要」,說到最後,柾國右手放在胸前,誠懇的感謝。

      智旻聽到柾國說的話,抬起頭,帶著微笑,他的眉眼彎彎,看起來柔和溫暖。

      柾國笑容漸漸消逝,他嘆了口氣。智旻啊,你真好,真好。

      然後柾國出發到新加坡去。

      他每天都傳簡訊給智旻,問他今天過得好不好。柾國還拍了很多照片,內容大多是他比賽現場的照片,還有新加坡的街道、美食,智旻會回訊息給他。到了第五天,柾國傳的訊息,智旻就沒有看了。柾國覺得很奇怪,他還是持續不斷的傳訊息過去,問智旻過得怎麼樣。又過了兩天,一樣沒有任何消息,智旻連已讀都沒有。

      柾國的心飄在半空,觀摩賽再也看不下去,他訂了機票,飛回韓國,柾國自己也很驚訝,智旻竟然對他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柾國衝到智旻的住處大門按電鈴,沒有人回應。他在樓下打電話,沒有人接聽。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柾國站在大樓門口等,一直到碩珍下班了,看到柾國站在那嚇了一跳。

      「你怎麼站在這?」

      柾國強忍著內心的焦灼,「哥,智旻怎麼了?他完全不看我的訊息,我按門鈴他也不開,打電話沒有人接,他,他」,智旻他是不是反悔了,不肯原諒自己了,開始對自己生氣了?

      「噢對,你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

      「智旻他」,碩珍的表情很憂愁,「智旻他在醫院裡,已經三天了」。

      「他為什麼在醫院裡?他怎麼了?」

      「他割腕自殺」,碩珍艱辛的說,「血腥味太濃,minmin尖銳的慘叫,被人發現,開了門,才把他送去醫院急救。」

      柾國呆住了,然後他用力地抓住碩珍的雙臂,激動地問,「哪間醫院!智旻在哪間醫院!」

      柾國趕到醫院,站在病房裡,智旻正沉沉的睡著。一個容貌俊麗的男子坐在床邊,看到他來,揚起一邊的眉毛,然後他站了起來,示意柾國跟他出去。

      他們在走道上講話,距離智旻的病房十幾步遠。

      「我叫金泰亨,是智旻的高中同學」,泰亨看著柾國自我介紹,然後他開口,「我知道你做的一切,智旻在高中時就跟我說了,我跟他之間沒有任何秘密。」

      柾國僵硬的站在原地,雙手握拳,腦袋一片空白。

      「智旻病得很重」,泰亨看著智旻病房的方向,輕輕開口,「是憂鬱症,什麼時候發病不曉得,別人也不一定看得出來,因為他會隱藏他內心的想法,讓自己看起來很正常。事實上他覺得自己沒人愛,一無是處,沒有存在的價值。他會長時間陷入情緒低潮,什麼都不想做,對一切事物都沒有興趣,晚上失眠,白天渾渾噩噩,然後在某個時刻爆發,可能是割腕,可能是吞藥。智旻國中轉學的原因,是他某天早上刷牙,突然不想活了,就把牙刷捅進嘴裡,我想學校老師應該不會跟你們說。」

      柾國臉色蒼白,幾近透明。

      「誰造成的,你應該很清楚」,泰亨看著柾國的表情,心想,至少田柾國有懊悔,「智旻從高中開始就固定星期一會去看心理醫生,他看了三年,之後醫生才改為一個月一次,你如果真心想跟智旻當朋友,請你了解智旻,智旻他不是軟弱的人,相反的他是我看過最堅強的人,我以他為傲」,泰亨的表情彷彿智旻是世間上最重要的珍寶,世間因為有智旻而美好一般,然後他的表情一變為沈重,「只是他生病了⋯⋯」。

      柾國急切的問,「我該怎麼做?才能幫助到他。」

      泰亨看著他,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講,但是他最後只說了一句,「不要彌補智旻,智旻不要那些。」 

      智旻在醫院裡總共住了一個禮拜,出院後,泰亨帶著他回到住處。minmin立刻奔了過來,喵喵的叫著,泰亨蹲下身子抱起minmin,「你最棒了!minmin好厲害!」

      智旻含笑看著他們,這三天都是麻煩碩珍來餵minmin,清貓砂的。

      就看著泰亨對著一隻貓講話,「你做得很好哦,你救了智旻,就等於救了我,救了全世界,你是大家的救命恩人,唔,我等等買好吃的罐頭請你,你要幫我守護智旻啊~~」

      智旻聽著聽著,也跟著蹲下來,他揉揉泰亨的頭,然後對他打手語,「泰亨,我愛你」。

      「我也愛你,智旻」,然後泰亨嘆了口氣,「就一定得是田柾國嗎?」

      智旻愣愣的看著他。

      泰亨抱著minminminmin嗅著他身上的味道,泰亨的雙眼滿是堅定,「我不行嗎?智旻,我的愛不行嗎?我的愛不夠嗎?」

      智旻蹲在地上,然後他開始流淚,泰亨立刻放開minmin,慌忙用手去接智旻的淚水,嘴裡拼命說著,「智旻啊,我錯了,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說這些,你不要哭啊,你一哭,我又要掃地了⋯⋯」

      就見智旻的眼淚滑落,在臉頰處凝聚,化為一顆顆渾圓的亮珠,滾落在泰亨的大掌裡,有些掉落在地,發出「叮鈴」的清脆聲響。

      聽到聲音,泰亨大叫,「智旻,別再哭了」。

      等等踩到會很痛的。

 

 

 

963C9841-CF30-45F5-A470-E9D802F30592.jpeg

      柾國找了很多跟憂鬱症相關的書籍來看,然後他打電話給號錫,要號錫幫他找房子,雖然只隔兩個路口,但柾國還是覺得太遠了。

      「柾國啊,走路過去也才十分鐘⋯⋯」,號錫不懂。

      十分鐘就可能失去搶救生命的黃金時刻,柾國突然明白了為何泰亨就住在智旻樓上。五分鐘也好,能縮短五分鐘也好。

      號錫皺著眉嘆了口氣,「好吧,我儘量找看看。」

      號錫效率很快,他三天後就找到了新的住處,離智旻住的地方很近,連一分鐘都不到,就在智旻的對門,只是房間很大,租金較貴。柾國立刻就搬了過去,他不缺錢,他只擔心智旻。

      智旻看到柾國搬來他的對面,很驚訝。

      「這裡離捷運比較近」,柾國隨便找了個理由。

      智旻抱著minmin點點頭,然後他好奇的看著地上還沒裝上去的攀岩牆,用手摸了摸。

      「想看我爬嗎?」,柾國微笑,智旻的模樣跟他手裡的貓一樣好奇。

      智旻點點頭。

      「下午工人裝好後,我晚上爬給你看」,柾國開口邀約,「你要過來嗎?」

      智旻用力點頭。

      然後到了晚上,智旻坐在椅子上,minmin好奇的東摸摸西看看,柾國穿上鞋子,戴上護具,開始爬攀岩牆,他像蜘蛛人一樣,智旻在底下拼命的拍手。

      然後柾國下來了,擦著汗對智旻說,「你要試試看嗎?」

      智旻呆萌的看著柾國。

      柾國鼓勵他說,「我會在下面護著你的,你不用爬太高,好玩就好。」

      於是智旻點頭答應嘗試。

      智旻穿上鞋子,依照柾國的指示踩著支架。才剛上去,腳底立刻一陣尖銳的疼痛,彷彿一把銳利的刀子,從腳尖緩緩但堅定的劃到腳踝,智旻咬著牙忍耐,還好柾國在他背後,看不到。智旻冷汗涔涔,整個背都濕了,幸好柾國也沒要他爬很高,他只是要智旻試試看罷了。

      等智旻下來,柾國立刻發現智旻臉色蒼白,額上滿是汗,他的下唇留下明顯的咬痕。柾國幫他把額上的汗水抹去,奇怪的喃喃,「怎麼才爬那麼一下,汗就流成這樣」,然後他猶豫了一下,用拇指撫過智旻的下唇,幫他把咬痕撫平,手裡的觸感讓人愛不釋手⋯⋯。

      「智旻,你身體不舒服嗎?」

      智旻搖頭。

      「你流好多汗,你臉色也不好」,柾國擔憂的摸摸智旻的手。體溫很正常啊⋯

      「口渴」,智旻打著手語。

      「我倒水給你」,柾國沒再問,他走去廚房倒水給智旻。

      柾國的住處有一間廚房,設備比智旻那裡來得齊全多了。minmin正在廚房地板上伸懶腰,看到柾國走來,慌忙走了開去。

      然後智旻坐在沙發上喝水,臉色終於好看多了,「很好玩,你好厲害」,他打著手語。

      「真的嗎?」,柾國很高興智旻喜歡攀岩,又有點不好意思,「我沒有很厲害⋯⋯」。

      「不會,你很厲害」,智旻一字一字打。

      柾國開心的笑了。

      結果隔兩天智旻感冒了。

      柾國覺得應該是那天他讓智旻攀岩,流了汗,沒來得及擦乾造成的。

      智旻帶著口罩,柾國懊惱的坐在智旻的客廳裡,「都是我不好,我應該要注意到的」。

      智旻走到他前面,對著他拼命比著手語,他的動作很快,柾國好幾個字沒看清楚,但是大致上意思他都看懂了。

      「我忘了換冬天的厚被了,天氣忽冷忽熱的,蓋薄被太冷,厚被又太熱,不是你的關係」,智旻表情很認真,他手語打得啪啪作響。

      「嗯」,柾國遲疑的點點頭,然後他自然的抓住智旻的手,讓他不再打手語,「我知道了,你不要那麼激動。」

      智旻的手在柾國的大掌裡,是那麼合適,柾國有點不想放開。智旻笑了笑抽回自己的手,柾國吸了口氣,把失落感壓下去,「我幫你把棉被拿出來!」

      就看到柾國在智旻小小的住處忙東忙西,他不僅把冬天的被子拿出來了,還幫智旻洗床單枕頭套,晚上智旻睡覺的時候,床上都是秋陽的味道。

      智旻雖然感冒,但他一整晚沒有咳嗽,沒有失眠,一覺到天亮。醒來後,智旻眨眨眼,很訝異的發現自己竟然睡得這麼好。

      早上柾國去攀岩場練習,吃過中餐他才會回來,智旻內心不自覺的期待著柾國下午會來找他,他想跟柾國道謝。當然,還有其他⋯⋯

      到了下午一點半,柾國按響智旻的門鈴,看到智旻開心的開了門,外頭冷風灌了進來,智旻開始咳嗽。

      柾國立刻把門關上,帶著智旻往屋內走。等智旻順過氣來,他皺眉說,「你的房間方向不好」。

      智旻呆呆的看著他,他住這裡很久了,沒聽人這麼說過,然後他想了一下,「我很少感冒」。

      柾國看著他打手語,眉頭深鎖的點頭,然後他邊走向廚房邊問,「你中午吃些什麼?」

      智旻正要告訴他昨晚睡得很好,但是柾國看不到,於是他只好走到柾國的面前,歡快的比著手,「我昨晚一覺到天亮!」

      「真的」,柾國正在幫智旻倒溫水,聞言柾國也開心了,他把水拿給智旻,然後偏著頭想了想開口問,「會不會是吃了感冒藥,裡面的安眠成分讓你睡得比較好?」

      智旻搖頭,他想打手語,但是柾國示意他先喝水,等智旻喝完,柾國把杯子接了過去,智旻就開始開心的打手語,「陽光,喜歡,好舒服」,智旻眉眼彎彎,打著手語的樣子,可愛的要命。柾國不知道智旻長期服用安眠藥,都產生抗藥性了,感冒藥裡的安眠藥份量,不可能讓智旻睡著。

      智旻好可愛,柾國揉揉智旻的頭髮,「那以後我都幫你洗床單,拿去曬太陽」,柾國笑著說,未來他真的都這麼做。然後他看了看智旻的房間,房間很小,窗戶只有一扇,不像自己那裡比較大,還有兩扇窗戶,於是柾國對智旻說,「你要不要到我那坐坐?」

      智旻比了比筆電,他今天狀況很好,很想寫作,他早上就寫了一些,智旻已經很久沒動筆了。

      「你要用電腦?」

      十分鐘後,柾國才知道智旻竟然是小說作家,那套有名的深海冒險奇幻小說的作者。他看著智旻坐在他清出來的餐桌上打字,喃喃的說,「我得去把那套書找出來看才行⋯⋯」,唔,不過先買一張書桌好了,要有柔和不刺眼的燈光,舒適好坐的椅子。

      柾國換上一套運動服,坐上他的運動器材開始訓練,minmin先是好奇的過來看柾國在幹嘛,久了,覺得無聊,就跳上智旻的大腿,蜷起身子打盹了。

      窗紗遮去了刺眼的陽光,但下午太陽的溫暖,仍然透過窗紗傳了進來,智旻一聲咳嗽都沒有,他寫到都忘我了,等到柾國運動完,沖洗好,才走到智旻旁邊,問他要不要出去散散步。

      智旻點點頭,聽話的穿著外套,柾國拿了頂鴨舌帽給他戴著,他怕智旻冷,然後兩人就出門到公園去了。

      下午三點,公園裡三三兩兩的行人,智旻牽著minmin,聽著項圈上叮鈴叮鈴的聲響,他心裡覺得好平靜。

      好久了,沒這樣過了,像回到他遙遠的家鄉一樣,那裡有溫暖的海水,陽光照在他的臉上,他會跟他的家人浮在水面,隨著海浪忽東忽西,他們會一邊聊天,一邊大笑⋯⋯。

      智旻瞇著眼抬起頭來,看著太陽。

      就像以前那樣。

      自己都忘了。

      忘了那段快樂的時光。

      「你怎麼了?」,柾國看著智旻開口問,「想到什麼了?」

      為了這個人,自己拿聲音跟巫師交換,喝了藥水上了岸,好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

      這個人擁有自己的一切,自己的性命,自己的心,全都屬於他。

      可是他一點都不知道。

      智旻搖搖頭,然後他緩緩展開一抹動人的微笑。

      一個禮拜後,在柾國的照料下,智旻感冒好了。

      這天,智旻在柾國的住處,坐在柾國特地買來的桌子和椅子前,皺眉苦思。他的主角們正在討論要去北極冰層下探險,還是去神秘金三角尋找沈船。智旻的唇高高撅起,模樣逗趣。

      然後他離開座位,走到沙發上,姿態不雅的攤在上面。

      柾國一路看著他,想著沙發換一組好了,買寬大一點的,智旻喜歡窩在上面,唔,可以多買幾個抱枕跟躺枕⋯⋯。然後柾國終於出聲打斷智旻的苦思,「你晚餐想吃什麼?」

      智旻偏過頭,然後開始點菜。他攤在沙發上,高舉著手打手語。

      「泡菜炒豬肉,大醬湯,涼拌蘿蔔,白飯」,智旻想了想,「還要吃布丁」。

      柾國忍不住微笑,智旻的食慾很好,竟然點了這麼多菜,他要盯著他吃光光才行。柾國換上慢跑鞋,出門慢跑,一個小時後,他把菜都外帶回來了。

      智旻跟柾國一起吃飯,已經一個月了。可能是有人陪著吃,可能是他拼命跟智旻聊天,智旻不知不覺的,越吃越多,人看起來,似乎有肉了些。

      太好了。

      「我下個月要去比賽了,會去日本五天」,柾國邊吃邊說。

      智旻把碗放下,一手拿著筷子比手語,「加油!」

      呵,真可愛。

      「我會打視訊電話給你,你要記得接哦!」,柾國叮嚀他。

      智旻若是知道有人隨時記得他,智旻會很開心。雖然自己真的對智旻牽腸掛肚,但是說出來會更好。

      果然智旻的臉亮了起來,然後他害羞的低下頭。

      「你要把你的三餐拍下來給我,我要看」,柾國繼續叮嚀。

      智旻輕微的點頭。

      「我跟你說晚安的時候,你就得躺上床睡覺。」

      智旻沒抬頭,從柾國的角度看去,可以看到智旻的嘴角勾了起來。

      「你好吃好睡的,我才能專心比賽。」

      智旻的耳朵好像紅了,柾國看了內心暖暖的,像有人用熨斗燙過一樣,原來跟一個人說自己很在乎他,自己也會這麼快樂這麼滿足啊⋯⋯。

      「吃飯吧!」,柾國歡快的說。

      智旻乖乖的扒了一口飯進嘴裡。

      「你抬起頭來吃啦!這樣不方便吃飯吧!」

      智旻乖乖抬頭,一抬頭就看到柾國帶笑的眼睛看著自己,智旻騰地臉紅了起來,慌忙假裝夾菜來吃。

      柾國沒再說話,他帶著微笑吃飯。

      到了晚上十點,智旻抱著minmin回去對面自己房間。

      明明智旻不能說話,他們兩人交談,只有自己的聲音,但是少了一個人在自己的住處,感覺卻差很多。

      想到之前智旻感冒,柾國內心浮現一個念頭,也許等比賽回來之後,他可以問問智旻。不過在這之前,得先讓智旻身體結實強壯起來才行。

      智旻之前身體瘦弱,他皮膚又白,看起來很不健康,一定是因為都悶在家裡,又沒有好好吃飯,所以才會這樣。現在他三餐正常,身體也有點肉了,應該帶他做點運動,這樣智旻身體才會越來越健康。

      隔天柾國就跟智旻提議要帶他一起慢跑。

      「你先跑公園一圈,等一個禮拜後,我們再增加,也許在我出國前,你就可以跑三圈了」,柾國幫智旻想好了他的健身計畫。

      智旻愣愣的看著柾國,然後他小小的拳頭高舉,對著柾國用力點頭,彷彿在說,「懷挺!」

      柾國忍不住笑,搞得智旻也不好意思起來。

      然後他們到運動用品店,柾國非常認真的幫智旻挑鞋子,一直問他穿起來感覺怎麼樣,又要智旻試著走看看。終於買了一雙慢跑鞋,隔天下午兩人就在公園熱身,準備開跑。

      不知道是不是溫室效應的關係,雖然已經十一月了,卻仍然像秋天一樣,柾國打算智旻慢跑一段時間後,天氣變冷了,再讓他用健身器材運動。

      他真的不愛智旻悶在家裡。

      智旻一臉興奮,他們終於熱身完畢,柾國交代了慢跑的注意事項,兩人就沿著公園跑口字型,智旻跑得很慢,他皺著眉,照柾國說的呼吸方式,吸吸吐吐的方式,但是才跑公園半圈,智旻就臉色蒼白的停了下來。

      果然智旻體力太弱了。

      「智旻,我們明天再繼續」,柾國鼓勵著他,「一開始跑這樣,你已經很厲害了!」

      智旻一聽柾國稱讚他,立刻就笑了,但是他一臉慘白,讓這笑容遜色了些。

      隔天下午,他們又開始慢跑,這次智旻成功跑完一圈,他咬著下唇,留下一排清晰的齒痕。

      等到泰亨看到智旻跟柾國,穿著慢跑鞋走回公寓時,智旻已經跟柾國每天下午持續慢跑兩個星期了。

      「你們去哪裡了?」,泰亨驚訝的看著他們。

      「我帶智旻到公園去慢跑」,柾國跟泰亨說明,「智旻已經可以跑兩圈了,他越來越⋯⋯」。

      「智旻不需要慢跑!」,泰亨驀地大吼。

      柾國嚇了一跳。

      泰亨大步走了過來,打橫抱起智旻,話也不說,抱著智旻直接上樓。

      「怎麼了⋯⋯」,柾國莫名所以。

      智旻從泰亨的懷抱裡探頭看著柾國,他可愛的臉龐帶著擔憂。

      智旻擔憂什麼?

      泰亨抱著智旻回到智旻的住處,把他放在沙發上,然後冷著臉,到浴室裡拿了一個桶子,裝上溫水,提到客廳裡,將智旻的鞋子脫了,捲起褲管,讓智旻的腳泡在水裡,全程一句話沒說。

      這途中,柾國來敲門,泰亨說有事要跟智旻談,讓柾國先回去。柾國雖然滿肚子疑惑,但是他看了泰亨的表情,決定晚點再問。

      智旻拼命打手語,但是泰亨故意背對著他,智旻手在空中揮半天,張開口像要講話,但什麼聲音都沒有,急得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泰亨把智旻的慢跑鞋抓起,扔到垃圾桶裡,綁上垃圾袋,他一秒都不想看到這雙鞋。

      然後他走到智旻面前,對著智旻狂亂的手語視而不見,他一把抓住智旻的手,額頭貼著智旻的額,對著智旻說,「我不管你想怎樣,但是你這樣做田柾國知道真相後,他不會開心的!」

      智旻忿忿的看著泰亨。

      「沒錯,他現在很開心,但是以後呢?」

      智旻狠狠的抽出手來,身體往後,雙手用力的比著,「沒有以後!泰亨,我跟他沒有以後!只有現在,現在,你懂嗎?他不愛我,他不會愛我,有一天,他會愛上其他人,然後我會離開」,智旻的表情像要吃人一般,他大睜著眼,目眥欲裂,「我要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我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泰亨拼命吸氣吐氣,然後他大聲的說,「你又知道了,你又知道他不會愛你了,未來的事誰知道!搞不好他會愛上你。」

      「他不會!我這樣的人哪裡值得人愛」,智旻用力打著手語,他沒有任何聲音,整個房間卻像充滿著他的怒吼,「他討厭同性戀,他不是同性戀,你們人類不喜歡同性戀!」

      「誰說的!」,泰亨也吼回去,「誰說你不值得人愛,你要我說幾次!誰說我們人類不喜歡同性戀!」

      「怎樣都好,隨便!」,智旻最後一個手勢像拋在空中的落葉,飄零在房間的空氣裡。

      「那好」,泰亨胸口劇烈起伏,「我現在就去問他,我現在去問!」,泰亨轉身打開房門,朝外走去。

      智旻從水桶裡爬起來,濕淋淋一雙腳,踩在地上,朝著泰亨撲去,他抓住泰亨,用力把他扯回來,泰亨拼命甩開他,智旻好幾次都差點滑倒,他人跌在泰亨身上,泰亨只好扶著他,智旻狼狽的半拉半推的把泰亨拖回自己的房間,然後用力把門關上。

      智旻無力的貼在泰亨身上,泰亨把他抱起來,重新讓他坐在沙發上,把智旻的腳放進水桶裡。

      過了好一會,「就這麼一次,泰亨,就這麼一次」,智旻無力的打著手語,「讓我任性一次。」

      最後,泰亨含著淚,把垃圾袋解開,撿回那雙慢跑鞋,放在鞋架上。

      柾國後來問智旻,泰亨那天怎麼了,智旻說泰亨只是擔心自己運動傷害,柾國半信半疑的接受了。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