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輕輕灑入屋內,照著床上的兩個人。

      柾國就著晨光,手指在智旻的胸前輕輕描繪。那上頭有一道疤痕,是箭傷所造成的,形狀很猙獰。

      看起來好痛。

      柾國皺著眉,用右手指尖覆蓋上去,遮蓋那處凹凸,然後再挪開,改為輕撫,過一會他抬頭,把手伸出來抓住棉被,將懷裡的人裹起來,看著這張沈睡的臉龐,柾國開始思考。

      昨晚智旻說的那些,是酒後吐真言嗎?

      應該吧?

      可是他們分手了不是嗎?

      難道說智旻還愛著他?

      柾國為這個想法心跳快了起來。

      不不不,不是,不可能,智旻要是愛著自己,為何不來找自己呢?

      所以智旻說的不是真心的。

      不知為何,這個想法讓柾國鬱悶,他本能地排斥。

      沒錯,就⋯就算⋯⋯智旻喝醉了,也沒必要對自己說謊,哪那麼無聊!沒錯!

      所以⋯⋯所以⋯⋯這樣的話,智旻想跟自己復合?

      轉念想到當初分手,柾國嘆了口氣。

      哪那麼容易復合!

      那些傷口,能說不見就不見嗎?

      那些問題,二年後就都解決了?

      分手的原因,柾國記得很清楚,當時他為了接洽客戶,找人研發,開拓市場,一個人身兼數職,開著車一家一家公司地跑,一間一間工廠的鑽,每天都累得跟條狗一樣,餓了就在車上隨便耙一耙飯吃,車子後座堆滿了產品DM

      那時唯一支持他這樣拼下去的理由,就是智旻。智旻也的確不遺餘力地支持他,鼓勵他。他們約好一旦公司上了軌道,就要在首爾買房子,電梯公寓的那一種,兩個人住剛剛好,到時候智旻白天在花店忙,自己晚上下班,就接他回家,一起吃飯,喝燒酒,無聊的時候就去串門子,看是去找泰亨,還是去鬧南俊哥,不然就到碩珍哥那蹭飯⋯⋯。

      然後他看到有人在廚房用手機開食譜煮飯,腦子突然靈機一動,想著如果可以在廚房的玻璃介面上,直接做觸控螢幕,那多方便,弄髒了也不怕。那手機呢?手機不也可以玻璃觸控?再也不用貼啥玻璃貼了。

      就這樣,一頭栽了進去。

      沒想到原本很支持他的智旻,卻變了。智旻不喜歡對自己很重要的研發,不喜歡自己一直拼命工作。

      智旻的擔心,他不是不知道,可是在這樣的重要關頭,智旻難道不能了解,不能體會他的心情嗎?

      他田柾國不要庸庸碌碌的人生,要就燃燒到底,不到最後,絕不輕言放棄。

      就是這樣,兩人越走越遠,最後分開。

      很傷心,直到現在都很傷心。夢想不被了解,不被接納,不受支持,而那個人是他的智旻。

      分手後,搬了出去,找另外一個處所住,一個人打拼,直到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這番成果,背後有多少心酸,誰又知道?

      柾國慢慢從久遠的回憶中回過神來,再度看著眼前這個人。

      智旻被棉被包裹住,淺淺地呼吸著,面容有如天使,但昨晚智旻睡得並不安穩,睡夢裡不斷囈語。

      先不管智旻跟自己的問題,現在的智旻似乎有更重要的問題要解決。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得找個時間問問智旻才行,不過現在,得先去公司了。

      柾國掀開被子下床,幫智旻把被角塞好,然後簡單梳洗一番後,柾國在智旻桌上拿了張紙條,寫下,「我們得談談」,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不准再喝酒」,轉頭望了望還在沈睡的智旻,柾國拿一塊橡皮擦把紙條壓好,然後才輕輕地關上門離開。

      過了一個禮拜,智旻沒打電話來,柾國瞇著眼按下智旻的電話號碼,打了電話過去。雖然分手後,柾國把智旻的手機號碼刪了,偏偏號碼他背了下來,腦海裡的沒法刪掉。柾國邊按電話號碼,邊告訴自己,那是因為手機是自己買的,號碼是自己挑的,所以才會記得。

      才響了三聲,就被掛斷了。

      柾國差點把手機捏爛。

      再重撥了一次。

      這次更快,直接進入語音信箱。

      柾國把手機塞回西裝口袋,拿了車鑰匙就出門,開著車一路殺到智旻住處。才開了車門,腳踩了出去,就看到智旻一臉慌張地走出來。

      逮個正著。

      「朴智旻,要出門?」,柾國勾勾嘴角,不帶笑意地問。

      「我要去找號錫哥!」,智旻一臉他真的有事,不是逃跑的模樣。

      「那好,剛好我可以載你去,我不介意在號錫哥那跟你攤牌」,柾國站出來,把手搭在車門上,赤裸裸的威脅。

      智旻一口氣憋在那,然後說,「我突然不想去了⋯⋯。」

      柾國把車門用力關上,「那很好!」

      智旻縮回屋裡,把門留著,讓柾國自己進來。

      柾國進到智旻的房間,眼睛四處一掃,很好,沒有酒瓶。智旻住的是套房,沒有客廳,房間除了床和一張小桌,幾乎沒什麼家具,也虧智旻一個人,要不然真不知道要擠成怎樣。柾國看了一下智旻桌上的書,現在書全換過了,跟上次看的完全不同。

      「失落的王朝」、「韓國史地」、「朝鮮王朝的歷史與人物」、「古玉圖鑑」⋯⋯。

      柾國隨意地翻了翻,心裡頭疑惑的要命,但是他臉上不動痕跡。把書合上,柾國扭頭過去看智旻,對方正低著頭,絞盡腦汁似地,想著要怎麼開口。

      「別想了」,柾國開口打斷他,「當作酒後亂性對不對?一時意亂情迷,逢場作戲,對不對?然後說好不再提起,就當作沒發生過,對不對?」

      智旻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久久說不出話來。

      看著智旻的表情,想著智旻那天晚上說的那些,果然都是醉話,智旻並沒有想要復合⋯⋯。

      柾國莫名地鬆了口氣,但同時心裡頭陣陣隱痛,他刻意忽略那個感受。

      反正,他跟朴智旻不可能了。

      那不好的感受,應該只是覺得沒面子吧,畢竟被人拉上床,答應了一堆蠢事,醒來後對方希望一切都沒發生,誰能開心得起來?

      「你必須告訴我,你在找誰」,柾國決定把他們之間的問題擱下,先解決智旻的秘密比較重要。

      智旻別開臉,轉身走了開去,背對著柾國,沒有開口。

      「你不說,我就把你喝酒,還拉我上床的事告訴號錫哥。」

      他們認識的人裡面,號錫哥最管得動智旻,智旻要做什麼事,都會先問過號錫,只要號錫說好,沒有問題,智旻就會放心去做。智旻要是表現得好,號錫就會稱讚他。

      果然,智旻一聽到柾國要跟號錫告狀,他立刻就轉過身來喊著,「不可以!」

      「那你一五一十的講清楚」,柾國態度認真的說,「不要三不五時地鬧出事來!」

      智旻看著柾國,咬著下唇,沒有說話,柾國也不急,默默等著智旻先開口。

      過了好一陣子,智旻才啟唇道,「我在找我的救命恩人。」

      柾國愣了一下,接著脫口問,「你的救命恩人?」

      「嗯⋯⋯」,智旻似乎很難啟齒,他看了柾國一眼,又迅速垂下眼眉,不知道在想什麼,然後說,「我⋯⋯嗯⋯⋯車禍前受了傷⋯⋯。」

      受了傷⋯⋯「那把箭?」

      「箭?」,智旻愣了一下,然後緊跟著他用力點頭,「對!我車禍前其實被箭射中!」

      「那箭怎麼來的?」

      「喔⋯⋯箭⋯⋯嗯!啊!我當時去送花,結果那裡有人在練箭⋯⋯」,智旻說到這,抬眼瞄了柾國一眼,柾國眉頭緊鎖,「是真的,那附近是射箭場,有人技術不好,誤射了我,嗯⋯⋯喔!你救了我的時候,應該有發現我傷口有包紮起來吧!那就是救了我的人幫我的!後來我要去找他,卻怎麼都找不到人了!」

      柾國壓根不信,可是智旻的箭傷來得太奇怪,他身上被包紮過這件事醫生沒有提到,不過也許醫生以為他們先行急救了再送醫治療。

      「那個人明明開車要送我去醫院,結果他人卻不見了⋯⋯」,智旻說到這臉色黯然,看起來不像在說謊。

      太奇怪了⋯⋯。

      「很怪對吧!」,智旻露出自嘲的表情,「所以,我沒法跟任何人講,因為沒有人會相信,搞不好會把我送去神經病院。」

      柾國斜睨著智旻,「那喝酒這件事怎麼說?」

      「喔⋯⋯」,智旻一臉那沒什麼的樣子,但是他眼神流露出的懊悔,顯現他不是外表表現出來的無所謂,「我不小心喝多了,我本來就會喝酒,你不是不知道。」

      還酒後亂性,說了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話⋯⋯。

      顯然智旻也想到了,他臉整個漲紅,抿著唇,就怕柾國把這件事拿出來說。

      柾國一口悶氣混著「好」吐了出來,「所以,你不會再這樣亂喝酒,到處亂跑亂找人了?」

      「不會了!」,智旻認真地說,「絕對不喝酒!」

      那找人呢?算了,反正只要朴智旻知道分寸,管他要找誰!

      說到底,巴巴地跑來是為了什麼?

      期待朴智旻說要復合嗎?

      柾國在心底生自己的氣,「不會就好,我走了!」,說完,柾國轉身走出屋外,逼自己什麼都不要問,要自己什麼都無所謂。

      至少,在智旻面前,自己得無堅不摧。

 

 

 

 

 

 

      秋天過去了。冬日降臨,行人們穿著長袖外套,走在街道上,今天是個晴朗的初冬天氣,陽光照在行人臉上,帶來些許暖意。

      那晚跟智旻談完之後,柾國就提醒自己好好工作,不要再管朴智旻,自己要是再打電話向號錫哥打聽,哪隻手打電話的,就剁哪隻手。

      幸好智旻也乖乖開店工作,沒再喝酒,也沒再到處亂跑。他媽媽從釜山來了幾次,帶了很多泡菜和人蔘雞湯,智旻還分送給大家。

      這些柾國都不知道,他只知道經過漢江大橋時,cutie sexy lovely 有開,這樣就好。

      不過柾國莫名地多了一個嗜好。

      「總裁,這是上次的開會紀錄」,柾國的秘書金允兒把一份資料放在柾國桌上,然後抬頭一看,「總裁要買玉?」

      柾國桌上的電腦螢幕正好顯示玉石商品。

      柾國打開桌上的資料,不置可否的點頭,「唔⋯嗯⋯⋯。」

      金允兒沒再往下問,田總裁不愛人探問他私人的事情,金允兒改問其他事情,「總裁下午到宏銘科技要幫您安排司機嗎?」

      「不用,我自己開車。」

      「好的。」

      金允兒一走,柾國就把螢幕上的網頁關掉。

      沒錯,柾國一時無聊,用網路查了有關玉的資料,原本只是好奇,抱著隨便看看的心情,後來真的看出興趣來了,就在網路拍賣上,買了第一個玉器,一塊白玉紙鎮,就放在他住處的桌上。

      看著桌上溫潤晶瑩的玉石,柾國意外的滿意。

      原本柾國喜歡收集機械手錶,現在改收集玉飾。柾國有他獨特的品味,他不愛那些新穎的玉雕,反而喜歡充滿古風的作品。到現在已經收集了四樣,白玉紙鎮、一只玉葫蘆、一隻玉做的白兔、一只晶瑩剔透的玉碗。他打算請人做櫃子來擺放,樣式都想好了。

      柾國勾起一邊的嘴角,從沒想過他會有這麼古人的嗜好。

      進入十月的第一個禮拜天,碩珍跟南俊從歐洲回來了。

      碩珍跟南俊跟號錫一樣,是柾國跟智旻的大學學長。他們兩人到西班牙走朝聖之旅,全程徒步,邊走邊玩,從sjpp走到聖地牙哥總共八百公里,花了三個月。

      碩珍一回來,就吵著要跟大家見面。

      號錫問柾國有沒有空,柾國本想答應,突然想到智旻一定會去,又有點遲疑。

      碩珍跟智旻還有柾國很要好,三人是喝酒的酒友,常常一起鬧笑話,碩珍也是第一個知道柾國跟智旻在一起的人。

      以往這樣的聚會,柾國跟智旻就像王不見王一樣,一個去,另一個就有事忙。大家知道柾國跟智旻分手的狀況,也沒強求,只是覺得很可惜就是了。

      號錫在電話那頭等不到柾國的回音,他知道柾國想的是什麼,「柾國啊,前陣子你不是送智旻去醫院,後來還去看他了,就算問題沒有解決,又沒人要你們復合,見個面聊個天還可以吧?」

      號錫哥根本不懂,他們沒要復合,卻不小心上床了,誰想在這樣的情況下見面。就算智旻肯,自己也不想。

      「這次我們大家都會到,少了你或是智旻,都不完整⋯⋯」,號錫的聲音充滿著惆悵。

      「我去的話,智旻不會去的」,柾國立刻撇清,這不是只有他一個人的問題。

      「你放心,智旻說了,你去,他沒有關係!」

      柾國愣了一下,然後困惑又驚訝地問,「朴智旻他⋯⋯他這麼說?」

      「嗯」,號錫在電話那頭點頭,不過柾國看不到,「智旻確實是這麼說的。」

      柾國腦子裡一堆想法瞬間跑過,有些他還來不及看清,就消失掉了,「嗯⋯⋯好,那我去」,那個「智旻肯,自己也不想」的決心,曇花一現。

      「太好了!我們打算叫炸醬麵來吃,南俊說他饞死了!」

      「好啊!」

      約好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週末夜晚,大家齊聚在碩珍的住處,最先到的是號錫,然後南俊、玧其,柾國跟泰亨一前一後也到了,最晚到的人是智旻。

      原本柾國還想智旻可能不來了,看到智旻的身影出現,他不自覺地鬆了口氣,然後再度神經緊繃。

      其他人似乎也留意到了,說話的時候帶著刻意的開朗。

      然後無可避免的,柾國跟智旻的視線接觸到,智旻微乎其微地點了頭,接著就自然地轉過頭去。

      所以,這就算打過招呼了。

      吃飯的時候,位置也特意隔開,但兩人之間僅隔著碩珍,也不算遠。

      柾國用眼角餘光,偷偷觀察智旻,智旻完全沒有動桌上的酒,從頭到尾都是喝果汁,碩珍好奇問智旻怎麼不喝酒。

      「等等要開車」,智旻這樣回。

      明明可以叫代理司機,要不然就是留在碩珍這睡,反正以前也不是沒有過,柾國這樣想,他猜智旻應該是因為上次酒後亂性,所以就不喝酒。

      碩珍跟南俊說起了在西班牙旅行時的趣事,碩珍的歡樂感染了所有人,每個人都隨著他的笑聲,展露笑容。

      柾國在碩珍說到南俊把背包客棧的門弄壞時,假裝不經意地看向智旻,智旻正笑得開懷,看到柾國注視著他,智旻臉上依舊帶著笑,看著柾國,然後兩人再一起別開視線。

      柾國把手上的啤酒拿起,喝了一口。

      這就結束了?

      他們之間的僵局。

      柾國把手上空了的啤酒瓶,朝著不遠處的垃圾桶丟了過去。

      喀啷,正中紅心。

      也許吧。但是,朋友嗎?

      ⋯⋯應該做不到。

      說不定智旻覺得這樣的距離最好,不用再進一步的接觸,彼此客氣的對待。

      比陌生人再好一些⋯⋯。

      說起來,這樣的話,他們這群共同朋友都不會那麼尷尬,那麼累了⋯⋯。

      柾國腦海驀地浮起那天跟智旻上床的情景。

      智旻躺在自己身下,臉上一片潮紅,眼神充滿哀求。

 

      不要離開我⋯⋯。

 

      柾國拿起一瓶新的啤酒,用力拉開扣環,猛灌了一口。

      真煩。

      怎麼就那麼輕易答應了呢?

      真煩。

      「柾國」,泰亨湊過來,小聲地喊著,「你跟智旻和好了?」

      「唔⋯⋯」,柾國沒明確回應。

      「看樣子沒有」,泰亨這樣也能知道答案,「謝謝你上次去看智旻。」

      「噢,那個喔」,想想也是,自己會這樣稀裡糊塗地跟智旻上床,不就拜眼前人所賜,「哈,沒什麼。」

      「智旻在找的那個人」,泰亨眨眼就直奔主題,還好柾國都跟得上,「你問出是誰了嗎?」

      「他說是救命恩人。」

      「喔⋯⋯」,泰亨點點頭,「他也是這樣跟我說的,其他啥都沒講,你也是嗎?」

      「嗯」,柾國點點頭。

      泰亨看了柾國一眼,低眉想了想,接著不經意似地,「智旻說他不找了。」

      「哦」,哈,想看我反應,我才不上當。

      「他說他要等對方來找他」,泰亨繼續說。

      「什麼!」,柾國喊了出來。

      大夥眼睛都轉了過來。

      碩珍話說到一半停了,然後他瞪著柾國,「呀!專心聽我說話!」

      智旻睜大眼往泰亨望了望,又看了看柾國。

      泰亨對智旻咧開嘴笑,柾國則是別開臉,避開智旻的視線。

      「沒事,哥,你繼續說」,泰亨嘻嘻哈哈。

      於是碩珍把剛剛被打斷的話題找出來,接著繼續說。

      等大家的注意力回到碩珍身上,柾國打算問清楚剛剛泰亨說的,可是泰亨一副專心聽碩珍講話的樣子,柾國只好把話收回去。

      一個救命恩人。

      等一個救命恩人?

      操。

      反正,自己送朴智旻去醫院的事,都是舉手之勞就對了!

      就跟好心路人一樣,就對了!

      比扶老太太過馬路的童軍還不如,就對了!

      那個連個影子都沒看到的人,就是值得上山下海去找的就對了!

      找不到,還要等到他出現就對了!

      白痴。

      柾國面無表情把啤酒一口喝光,捏緊,抬手一丟,哐啷,正中紅心。

      這句,白痴,也不知道,罵的是誰,就對了。

      

 

FFFAA917-ADE7-4B1A-9EC6-145E2FF82C86.png

E56B0C69-D519-44DA-AF32-77D91B1D1FE3.png

      碩珍拿起杯子,把水一口喝乾,他總算把這一路上的奇遇講完了,眾人開始鼓掌。

      掌聲結束,玧其開口問,「那南俊呢?你去那,走這段朝聖之旅,有沒什麼感觸?」

      南俊嘿嘿地笑了一下,「有啊⋯⋯。」

      「哦,是什麼?」,身為南俊親故的號錫開朗地問。

      「我們這次朝聖的目的地聖地牙哥,其實是耶穌十二門徒之一聖雅各的埋骨之地,所以沿路上遇到許多的信徒,他們裝備簡樸,充滿熱忱。我想到古代羅馬士兵迫害這些教徒們,可是後來基督教散播到世界各地,流傳至今,但是羅馬帝國早已消亡,命運可真是難說」,說到這,南俊笑了笑,「所以我覺得,人們要是夠努力,也許就可以扭轉自己的命運!」

      「啊,說得真好⋯⋯」,號錫感嘆,「不愧是南俊。」

      「夠努力嗎?扭轉自己的命運⋯⋯」,智旻像是想到了什麼,他喃喃地念著南俊剛剛說的話。

      眾人陷入深思,泰亨還說了,「我也應該來走走這條朝聖之路⋯⋯。」

      突然,柾國打破了這股感性的氣氛,他開口說,「我不這麼認為。」

      「嗯?」,眾人把頭轉向柾國,驚訝地看著他。

      「嗯⋯⋯呃⋯⋯我覺得一切是命運的安排。我不是說南俊哥這樣說不對,我的意思是,基督徒們一開始受到迫害,他們努力反抗命運,不過,這其實也在命運的安排裡,命運讓他們會這樣去反抗,然後讓他們在這樣的困境中,去宣傳教義,讓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他們,進而信仰耶穌。想想,若他們沒有堅持下去,就不會有接下來的一切。所以,所有事情,都是安排好的。」

      所有人都呆住了。

      柾國說完,看了看大家,南俊哥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啊~我懂你的意思,你把命運放到更大,更隱身在幕後的層次。」

      「對,我不是要大家不再努力,而是我們該當做什麼就做什麼,放手去做,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大家回過神,紛紛稱讚柾國說的不錯,泰亨拍拍柾國的肩膀,「這想法也蠻特別的嘛~」。

      然後柾國注意到智旻,智旻一臉震驚地看著他,彷彿第一次看到柾國一樣。

      碩珍拿手在智旻的面前揮了揮,「智旻啊!回魂喔!」

      「啊?喔喔!」,智旻總算把目光收了回來,低頭看著桌面,只是他震驚的表情還沒收起來。

      很快地大家又找新話題聊了下去。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柾國多心,他覺得智旻開始有意無意地偷瞄他。

      柾國轉轉眼珠子,想了想,假裝看向對面的玧其,接著猛地把目光移向智旻。

      果然,逮到智旻的視線。

      智旻飛快把目光移開,但是已經來不及,他窘迫地抓著自己的大腿,手指揮開不存在的灰塵。

      是怎麼了?柾國心裡疑惑。

      柾國決定到廚房去拿水喝,前腳才走進廚房,智旻後腳也跟著進來。柾國不動聲色,自然地拿杯子倒水,眼角偷看智旻在搞什麼鬼。

      智旻緩緩靠近他,嗓音輕軟地說,「我⋯⋯我也想喝⋯⋯。」

      柾國把手上那杯給智旻,自己再重新倒一杯,站在原地喝,他打算聽聽智旻要說些什麼。

      「你剛剛⋯⋯說的⋯⋯命運安排的⋯⋯,嗯,呃⋯⋯我是說,那個⋯⋯是你從誰那裡聽來的?」,智旻像是想看又不敢看柾國一樣,盯著水杯,小聲地問。

      「那個?沒,我自己這麼想的,不是聽人說的」,柾國搖頭,心底還是很疑惑,智旻這麼問是什麼意思?

      智旻啜了一小口白開水,微微點頭,「嗯,喔。」

      「怎麼了嗎?」,柾國好奇。

      「嗯~~~」,智旻拼命搖頭,「沒!」

      「你在別的地方聽過是不是?」

      「啊?喔,嗯,類似」,智旻一字一頓。

      智旻這反應怎麼都看不懂。

      柾國喝一口水,帶著疑惑抬眼看智旻,發現智旻把目光飄走。

      剛剛,智旻是不是又在打量自己?「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沒!」,智旻用力搖頭,然後一口氣把水喝光,「謝謝你幫我倒水」,智旻把空杯子放在流理台上,人飛快地走了,柾國看智旻的背影,感覺智旻像是落荒而逃。

      「鬼鬼祟祟的⋯⋯」,柾國皺眉,把自己和智旻的水杯洗乾淨,放回架上,然後忍不住莞爾。

      偷看自己的智旻,怪可愛的。

      哈。

      柾國發現,這是他這陣子面對智旻,難得沒生氣的時刻。

      聚會時間結束,大夥一個接一個離開,智旻跟碩珍嘻嘻笑笑地擁抱,碩珍說他會去花店看看智旻,智旻拍拍碩珍的背,「哥,我沒事。」

      碩珍鬆開擁抱智旻的雙手,看了看智旻的臉龐,然後說,「不像。」

      「啊~」,智旻喊。

      兩個人大笑,即便這樣,還是可以看到碩珍眼底的擔憂。

      柾國不知道他們在講什麼悄悄話,但是以他對碩珍的了解,他知道碩珍一定很擔心智旻。

      想到以前三人一起吃飯喝酒的往事,柾國甩甩頭,把感傷甩掉。

      聚會後二個禮拜,碩珍就打了電話給柾國。

      「你在忙嗎?」,碩珍知道柾國時間很寶貴,幾乎醒著的時間,都安排好了工作項目,開會的時間更是找不到人。

      「還好」,柾國讓金秘書送杯飲料過來,按了按太陽穴,「怎麼了嗎?」

      「是有關智旻的事。」

      柾國沒有應聲。

      「還有關你。」

      「我?」

      「嗯」,碩珍很認真,「如果你現在沒空,晚點再說。」

      柾國嘆了口氣,揮揮手讓金秘書把飲料放下,讓她下班,「今天先到這,剩下的明天再弄吧!」

      金秘書點點頭,安靜地離開。

      柾國把領帶鬆開,往後靠在椅背上,「說吧!」

      「智旻說他在等一個人」,碩珍一開口就講重點,「什麼年代?還有人這樣對自己的救命恩人?」

      柾國無奈的聽著,這些他都知道。

      「他愛上那個人」,碩珍第二句就拋炸彈,「我看得出來,很愛很愛。」

      柾國心裡頭一陣洶湧,像海上巨浪翻騰。

      「我不能讓他這樣傻等」,碩珍第三句講結論,「那份愛在吞噬他,我已經想好辦法了。」

      「什麼辦法?還有,跟我說這些幹嘛?朴智旻怎樣都不關我的事」,柾國語調譏誚,他忍不住。

      「我打算介紹南俊的朋友給智旻認識。」

      柾國張著嘴,沒了聲音。

      「智旻他一個人住在那小房子裡,身邊也沒個人照顧」,碩珍聽柾國沒有回應,他劈哩啪啦連珠帶砲地說,「聽泰亨說你去看他的時候,他一個人醉倒在房間裡?現在他看起來還好,可是若讓他繼續等下去,誰知道什麼時候會出事!」

      「男朋友又不是萬靈丹,哥現在跟南俊哥很幸福,就想說每個人,每樣問題都可以靠談戀愛解決?」

      「不一定是男友,可以先從朋友做起」,碩珍解釋,「還是說你不願意?」

      「什麼不願意?朴智旻交男友關我什麼事!」,柾國立刻反駁。

      「你不在意?」

      「幹嘛在意?」,柾國語調高亢,然後反過來問碩珍,「哥,你該不會以為我跟智旻還舊情難了吧?哦,所以,你特地把智旻的事跟我說,其實是想看我的反應?」

      「一半一半」,碩珍很乾脆的承認,「如果你還在意智旻,那我認為,你們要做的也許就是把問題解決;如果你不在意他了,那幫智旻介紹個對象,就算沒當男友,做朋友也不錯。」

      「我說了很多次了!」,柾國喊,「朴智旻恨我!」

      「那不是他的真心話」,碩珍很冷靜。

      「那也無所謂,我沒辦法跟他在一起」,柾國胸口壓著一塊石頭,讓他很難呼吸。

      「你不能全怪在智旻頭上!」

      「我沒有!反正我知道我們兩個沒可能!」

      靜默。

      好一陣子,碩珍才緩緩開口,「你沒原諒他⋯⋯。」

      柾國咬住下唇。

      「好吧!是我強求了⋯⋯還以為你這兩年都沒交男友,是因為智旻,看樣子不是。」

      「當然不是!」,就知道大家會這樣想!「是我工作太忙!」

      「嗯⋯⋯」,碩珍接著換了一個話題,「我還有跟你有關的事,你想聽嗎?」

      「是什麼?」,柾國還沒從剛剛的情緒裡出來,回答的語調硬硬的。

      「就是,你兩年都沒交男友了,所以,我也打算介紹個對象給你⋯⋯」,碩珍才說到這,柾國立刻打回票,「不用!」,柾國頭痛得要命,「哥就想著當月老?四處幫人牽紅線嗎?」

      「既然你不是在等智旻,兩年的時間也夠了吧?幹嘛對介紹對象這麼反感?」

      「哥,拜託你,放過我,真的不用!」,柾國幾乎要大聲哀號了。

      原以為碩珍會再繼續荼毒他,不過可能因為已經要介紹對象給智旻,所以碩珍沒再逼迫柾國,說一聲「好吧!那先不要」,就把話題帶過了,然後碩珍說會找時間讓南俊的朋友跟智旻見面。

      「嗯」,柾國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輕快,但是捏緊了手上的筆。

      碩珍動作很快,隔天就約了智旻出來,帶著南俊還有他的朋友,一共四人,到餐廳裡吃烤三層肉。吃完,續攤的時候,南俊和碩珍一起走了,智旻跟南俊的朋友一起去喝咖啡,聊天聊了一個半小時,又一起去打保齡球,智旻拍了很多照片,對方是一個很有趣的男生,智旻很久沒跟人聊得那麼開心了。

      智旻把照片上傳到臉書上,星期六晚上,柾國下班,打開網頁,就這樣輾轉看到了。

      照片中的男子很俊美,柾國用挑剔的眼光看,還是得承認這是一個帥哥。

      柾國咧嘴抿唇,「嘶」了一聲,從照片的標註,點進對方的臉書帳號。

 

07DADAAA-6CC9-4116-878B-51BDD35D1B2A.jpeg

      幾乎都是在健身房的照片,南俊的朋友身材非常好,漂亮的肌肉線條,令人垂涎。柾國快速往下滑,發現對方是一名劍擊選手,名字叫王嘉爾。

      竟然是金牌得主⋯⋯。

      柾國瞪大眼,想著南俊竟然把這樣的人介紹給碩珍認識,然後,碩珍把他介紹給了智旻⋯⋯。

      柾國手快速往上滑,直到臉書頂端,按下對方的IG連結。

      照片一下子全部出現。

      最新的,全是跟智旻一起拍的。

      他們一起吃飯,一起打保齡球,對方甚至還送智旻回家⋯⋯。

      柾國看著照片,他的怒氣完全沒辦法壓抑。

      ··珍。

      「總裁」,一道男聲響起。

      柾國咬著牙抬頭。

      是在範,他似乎被柾國猙獰的表情給嚇到,遲疑地問,「總裁⋯⋯您⋯⋯還⋯⋯對玉飾感興趣嗎?」

      「什麼?」,柾國的音量有點大。

      在範不知道自己哪裡惹到柾國,「玉飾,我朋友介紹了一個賣家給我,聽說是沒落的貴族,他手上有玉器想賣,都是經過鑑定的了,就不知道總裁有沒有興趣⋯⋯。」

      柾國勉強把話聽進去了,他把怒氣收起,用力維持總裁的從容,「好哇!當然,人在哪?」

      「東西都在我朋友那,賣家也是。」

      「等下了班,你再帶我去。」

      「是的,總裁。」

      柾國下了班,跟著在範到了他朋友家,看到了在範提的賣家,對方是一個面容俊秀的男子,從他言詞中可以感覺到,他其實是逼不得已才把這些珍貴的收藏拿出來賣的。

      柾國對這樣的說詞沒有什麼感覺,很多人會用這種方式,趁機提高價錢。玉石的價格,本來就落差很大,一不小心,就被別人當凱子痛宰。

      「我想先看看你的收藏品」,柾國開門見山。

      於是在範跟他朋友沒啥機會寒暄,賣家直接就把要賣的玉器拿出來。

      他們先在桌上鋪上一塊紅色絨布,面容俊秀的男子,把玉器一樣一樣小心翼翼地擺放在上頭。

      柾國一眼就看到了它。

      一只玉佩。

      瑩白似雪,滑膩如乳,漂亮得不可思議。

      

      找到了。

 

      柾國腦袋像被什麼轟炸過一樣。

 

      找到了。

 

      在哪裡?自己在哪裡看過它,看過這只玉佩⋯⋯。

      「我買了」,柾國指著玉佩說。

      在範驚訝,自己的老闆連假裝一下都沒有,這樣很容易被人當凱子啊!

      對方也很訝異,不過接下來就是滿心歡喜,他在想著要開什麼價格好。

      「多少錢?」,柾國問。

      對方開始掙扎,然後他試探地說了一個數字。

      柾國點頭,「可以」,示意在範把錢當場轉給對方。

      對方看他這麼爽快,忍不住懊惱,覺得開價太低了。

      接下來柾國什麼都沒買,就只買了玉佩,然後讓在範開車載他回去。

      車廂裡,柾國將玉佩拿在手上,用手感受它的溫潤,心裡頭覺得既踏實又空虛,矛盾的要命。柾國輕輕摩挲著玉佩,然後再把它收在西裝內側口袋,靠近心臟的地方。

      心口又酸又疼,不知什麼原因。

      柾國拍了拍胸口,感覺,很久以前也這樣做過,用這樣的方式撫平那酸疼的感受。

      柾國吐了口氣,靠上椅背,試著讓自己舒坦一點。

      酸疼的不適感,漸漸逝去。

      但空虛感卻越來越強烈。

      當時腦海裡響起的「找到了」,是指玉佩嗎?

      感覺不是。

      那是在找什麼呢?找到了?

      柾國皺起眉,他一點頭緒都沒有。

 

 

 

 

 

 

 

 

 

 

 

 

 

 

 

小說裡柾國的「命運說」,是參考616vlive直播裡,粉絲問柾國「相信命運嗎?」,柾國這樣回答的,感覺柾國就是個浪漫的人。之前柾國看了電影「你的名字」,然後就說要用「鈴聲」來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真是可愛又傻氣。後來又看到智旻說柾國看電影會掉淚,超級可愛,我也這麼覺得,想想柾國不怕恐怖片,但是看感人的片子會掉淚,哎唷喂呀,超級可愛。

所以,智旻跟柾國兩人,真正無可救藥的浪漫派,應該是柾國吧。💕

    文章標籤

    國旻 Kookmin Jikook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