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

      這次可能是因為客廳還有客人的原因,智旻沒有把柾國轟出去,也沒有說什麼要閉關的話,結果世事難料,柾國反而隔天就不見人影。

      衛東傳了訊息來,田少將出任務去了,由於一切都是機密,所以去了哪,要多久,都不能說。智旻特種部隊出身,他很清楚這些規矩。

      只是沒想到才熱鬧一天,公寓裡就立刻清靜下來。

      智旻呆呆地坐在桌前發了好一會呆。

      窗外銀杏樹的葉片一片金黃,秋意濃厚,昨天那又好氣又好笑的場景,轉眼就染上一層不安的色彩。

      總是要到這個時候,才會意識到田柾國的工作很危險。是不是因為這樣,他這人才沒空風花雪月。

      想要他開口表白,好像是一種無謂的奢侈。

      智旻突然想到,他先前想過要是田柾國來找自己了,就下廚煮東西給他吃,沒想到才來了的隔天,人就又走了。

      智旻望著窗外,黃葉很快就會飄落滿地,徒留枯枝在藍天張揚。智旻吐了口氣,想著不然出去走走好了,難得外頭景致這麼好,反正待在家什麼也寫不下。智旻穿上外套,戴上帽子,決定到公園去散步。公園裡湖邊長椅上有人正坐在那餵鴿子,有老人家在散步,銀杏樹金黃耀眼,走在下頭詩情畫意的。

      先前還想過找田柾國一起來看銀杏的呢⋯⋯。

      發現自己又想到了田某人,智旻嘆了口氣,坐在長椅上,看著湖面上閃耀的金光。

      智旻坐在湖邊,一直到夕陽西下了,才帶著昏暗的夜色回去。

      柾國三天後就回來了。

      他一到智旻家,智旻就環抱住他,獻上自己的吻。

      柾國遲疑地偏著頭,「是⋯⋯獎勵?」

      智旻別過頭去,無可無不可地點點頭,可愛的下唇翹起,一副施恩的面孔,「嗯,獎勵你保家衛國。」

      喔~還有這樣的啊!

      這天因為柾國來的時間晚了,智旻讓他留在公寓裡過夜,還大方的讓出一半的床給柾國。

      「我看你還要開車來開車去的,太麻煩!」,智旻一副施恩的口吻,其實他心裡頭不是很有把握。

      柾國也沒有受寵若驚的模樣,他只是點點頭沒說什麼,樣子還是像以往那般木木的,智旻安心了,拿套休閒服給柾國穿。

      智旻不知道,田少將沒接受過這樣的邀約,他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從沒有人留他在自家過夜,更何況這個人還是智旻,讓人想捧在手心,整天盯著他吃飯的人。

      「我睡覺習慣光著上身」,柾國沒把衣服接過來。

      智旻手舉在半空,人僵在那,耳朵可疑的紅了,然後他鼓著腮幫子,語調略微高亢地道,「你總要洗澡吧!洗完穿啥?」

      柾國想了想,也是,自己又不是立刻要睡了,「好」,說完柾國接過衣服。

      智旻明顯鬆了口氣,然後他假裝不是很在意地說,「你可以先去洗澡,我有買便利商店的內褲,放在浴室裡。」

      「好」,柾國再次應聲,他沒去深想為何智旻人就住在這,卻沒事買便利商店的內褲。

       終於洗好澡,柾國乾乾淨淨地走出浴室,智旻指了指客廳矮几上,態度很隨意,但是那吹風機一看就是特意放在那,「喏,自己用。」

      柾國撥撥頭髮,不甚在意地道,「很快就乾了,不用那麼麻煩。」

      客廳裡確實是很溫暖,智旻怕柾國感冒,所以調高了暖氣溫度,沒想到柾國怕熱,又剛洗好澡,一走出浴室,就覺得背後又流汗了。

      看著柾國濕潤的烏髮,隨著柾國的動作,甩出了好幾滴水滴,智旻愣了一下,然後彆扭地吼道,「叫你吹頭髮就吹頭髮,哪來那麼多廢話?在我家一切都要聽我的!」

      好像只要遇到柾國,智旻的好脾氣就不見了。

      柾國只好拿毛巾儘量擦乾頭髮,然後飛快地用吹風機把頭髮吹乾,智旻終於不再囉嗦。

      換智旻去洗澡,柾國在客廳滑手機,他打算在網路上購買新的空氣清淨機給智旻用,買新的運動鞋給自己穿,他看到一台清淨機除了讓空氣清新之外,還能散發香味,柾國立馬下訂。等智旻洗好出來,柾國坐在沙發上,雙腳交疊,雙手環在腰上,低垂著頭睡著了。智旻從沙發後頭,可以看到柾國光裸的頸子,上方是修剪整齊的短髭,隱隱可見裡頭的肌膚,再往上就是烏亮的頭髮,垂覆在後腦上。

      智旻小心翼翼地繞過沙發走到柾國面前,屏著呼吸蹲下身子,抱著浴巾仰頭看柾國的睡顏。

      鼻子真好看。

      智旻感嘆。

      因為角度的關係,燈光打在柾國側臉,讓他高挺的鼻子更突出。

      智旻摸摸自己小巧的鼻,有點羨慕。

      啊~~~,上面有一顆痣。

      智旻瞪大眼,驚奇的發現柾國鼻孔上一顆淺咖啡色的痣。

      嘻嘻,一定是田柾國常常挖鼻孔的關係!

      智旻為這樣的想法偷笑。

      暖騰騰的客廳,一個穿著自己睡衣的男子,蜷坐在沙發上,閉著眼睡覺。智旻心裡好平靜,感覺每一分每一秒都滿滿的,心裡每一處都被塞得滿滿的。

      只要這人在身邊,就不空虛,就不寂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柾國身體一歪,頭往前傾,智旻慌地伸手扶住了他。

      柾國睜開眼,與智旻大眼對小眼。

      再一次地,柾國啥都還沒來得及開口,智旻已經哇啦哇啦地罵,「你是豬嗎?這樣也能睡!害我還要扶著你,要是跌下來,肯定摔斷你的鼻樑!你在外頭出任務也這樣嗎!你是怎樣活下來的?」,智旻一邊罵,一邊站起來。沒想到,智旻蹲太久,腳麻了,他一站起來,人就重心不穩地往旁邊倒。

      這次柾國伸手拉住了他。

      智旻覺得丟臉,他吶吶地想為自己辯解,柾國扶著智旻站好後卻開口說,「原來你連站都站不好。」

      智旻漲紅著臉,不知道是羞還是氣,他推開柾國吼道,「還不都是你害的!」

      柾國覺得冤枉,但是他明智閉上嘴沒有回話。

      還好,接下來沒再有其他的事發生,智旻寫作,柾國滑手機。

      要睡覺了,智旻柾國分站在床兩邊,智旻手指著柾國那頭的床,「你睡那,我跟你說喔,你睡就睡,不准過來,更不准動手動腳!」,智旻一嗓子嚷完,人掀開棉被,躺到床上去,末了,「關燈!」

      柾國啥都還來不及說,智旻已經躺平了。柾國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然後一把脫掉上衣,智旻趕緊把眼睛閉上,接著柾國躺上床,伸手拿遙控器把燈給關了。

      智旻立刻把cooky塞在他倆中間。

      過一會,「晚安」,智旻說,嗓音嬌甜。

      然後,黑暗的房間裡響起柾國微帶鼻音的聲音,「晚安」。

      智旻咬著下唇,抓著被緣,強忍著笑意,然後滿足地睡去。

      幾天後,智旻破天荒地傳訊息給田少將,「晚上六點到我這吃飯」。

      柾國看到的時候還以為智旻有要事要談,打了電話過去問,智旻板著聲音說,「叫你來吃飯,方便就來,不方便就算了。」

      為了這難得的邀請,田少將早早就把事情處理完,什麼也沒吃,開車到智旻公寓去,珍九本來要找他說話,也被柾國一句「有事」給推了。

      結果智旻開門就罵,「不是跟你說六點嗎?」

      「肚子餓」,柾國一臉坦然。

      智旻一滯。

      也是,田少將是個吃貨,也因為這樣,田少將總以為別人跟他一樣常常肚子餓。

      智旻往後讓開,讓柾國進門,智旻邊走邊說,語氣帶著一絲窘迫,「我還⋯⋯嗯⋯⋯還要再一下下⋯⋯」,說到後面,智旻一如既往地惱了起來,「誰讓你這麼早來,不會先吃點東西墊肚子喔!」

      柾國答,「你說到你這吃飯」,活像一個好學生。

      餐桌上什麼都沒有,柾國有點失望,然後他注意到智旻穿著圍裙,流理台那擺著砧板,上頭有切到一半的小黃瓜。

      「你自己煮?」,柾國訝異,這不能怪他,他平常看智旻煮東西,大部分都是泡麵,頂多打個蛋,「煮什麼?」

      智旻驀地羞赧,他拿著菜刀,耳朵微紅,低著頭說,「⋯⋯炸醬麵。」

      柾國看了看,「那小黃瓜怎麼是切那樣?」

      智旻手停了,盯著砧板上一堆切成片狀的小黃瓜,然後他撇過臉來,瞪著柾國說,「走開!你看著我我沒辦法做事!」,雖然在趕人,但是智旻連臉都紅了。

      看著這樣的智旻,柾國心裡頭癢得要命,他笨拙又興奮地咬著下唇,末了,他不好意思地往後退了幾步。

      智旻切了幾塊小黃瓜,但還是受不了地站正,對柾國說,「再遠一點!」

      好吧!柾國乾脆走到沙發那滑手機了。表面在滑,但是他時不時轉頭偷覷智旻。

      智旻被他看得不自在極了,「呀,你再這樣就別吃了!」

      柾國只好不看智旻專心滑手機。

      流理台前,智旻一片一片地切著小黃瓜,然後洗蘿蔔,屋子裡響起流水聲,一會兒改成刷刷聲,智旻在刨蘿蔔皮。柾國在不遠處低頭滑手機,繼續他的購物行程,他要買新的五指襪,這襪子穿起來很舒適,一試過就回不去了。

      公寓裡氣氛寧謐。

      驀地柾國的手機響了,打破這寧馨,柾國講完電話對智旻說,「我出去一會。」

      這一會,就是整晚。

      智旻呆呆坐在桌邊吃他辛辛苦苦煮出來的麵,然後又悶悶地洗碗。等洗好澡,什麼東西都忙完了之後,智旻躺在床上,抱著cooky。過了好久,就聽到房間裡響起一聲嘆息。

      南俊哥啊,就算是這樣,我還是要跟玧其哥一樣⋯⋯。

      這樣想著,智旻閉上眼睛,進入夢鄉。

      隔了一個月,智旻在星期五晚上才看到柾國。

      「我的獎勵呢?」,柾國問,他還記得上次智旻親了自己。

      智旻雙手環胸,雙腳站成三七步,瞪著柾國,過了五秒,智旻墊起腳尖,親了柾國一下。

      柾國立刻就笑了,智旻轉身走進客廳,轉身前又瞪了柾國一眼。

      「我的麵呢?」,柾國再問。

      一個月前的麵嗎?

      「早就扔了!」,智旻沒好氣的說。

      「噢⋯⋯」,柾國失望,「沒凍起來?」

      凍起來咧!「想吃自己煮!」

      就這樣,柾國沒吃到智旻煮的麵,倒是接下來的一個月,他在智旻的住處當廚娘,他問智旻為什麼。

      智旻說,「這是處罰。」

      處罰嗎?明明去保家衛國的啊⋯⋯。

      柾國摸摸鼻子。

      好吧,智旻說了算。

      智旻雖然把堂堂少將當廚娘使喚,他也會恩准少將先生睡在他的床上,畢竟兩地來回跑太費功夫了,沒多久首都軍的成員就知道要來慈山路公寓接柾國。

      大夥都認為這兩人應該是在一起了,偏偏到公寓裡玩game,或是喝飲料吃冰的時候,聽智旻跟柾國對話,發現又不像,讓衛東南西北真的是搞不清楚這兩人的東南西北了。

      這天智旻出門買東西,家裡的日常用品幾乎都被柾國給補給完畢,連甘蔗柾國都買來冰過,偏偏柾國不買咖啡,冰箱裡全是牛奶跟汽水。

      智旻想試試新的四百次咖啡,他平常會喝咖啡來提神,聽說這咖啡很好喝,智旻打算親自做看看。

      在超市裡,智旻推著車,找即溶咖啡和白糖,他看到一包巧克力點心,隨手就放進推車裡,那是田將軍愛吃的餅乾。

      等結帳出來,除了智旻本來要買的400次咖啡材料,還多了許多某人的點心。提著袋子走在街上,智旻看到對面路邊停著一台熟悉的車子,那車子是當初衛南開來載其恩跟大家一起去溜冰的那台車。

      車門打開來,智旻瞇著眼看,車上下來了兩個人,一個身影很熟悉,是他最近一起睡覺的床伴,另一個身影凹凸有致,黑色長髮飄逸。

      是一個女人。

      那名女性穿著高跟鞋,走沒幾步,拐了腳,田少將溫柔的扶了她一把。

      然後田少將手裡牽著美女,目光略往四周看了看,他看到對面提著袋子的智旻。

      智旻面無表情,背過身去,邁開步子,一步一步踩回家,他越走越快,直到轉進巷子裡。

      少將先生沒有追過來。

      晚上,柾國來到慈山路公寓,拿鑰匙開了門,眼前的公寓活像被轟炸過一般。

      門旁的立燈燈罩歪了,危顫顫的懸在上頭,壁紙被刀子劃過,扯了好幾塊下來,重新油漆過的書櫃倒了下來,剛好壓在沙發椅背上,書都掉了滿地⋯⋯。

      柾國飛快衝到臥房門前,背靠在門板上,旋開門鎖。

      出乎意料的,臥室裡整整齊齊,什麼都沒壞,最重要的智旻,人坐在電腦桌前,正在看資料。

      柾國鬆了口氣,然後他挑起一邊的眉毛,正要開口問發生了什麼事,智旻手指著廚房,「我餓了。」

      柾國遲疑了一下,最終決定先填飽肚子再說。他到廚房去,很快煎了兩塊牛排,還好廚房那小塊地方完好無缺。

      智旻走出臥房,來到餐桌前,坐到柾國對面。

      兩人安靜地吃著牛排。

      一旁的餐桌上,兩個人彷彿沒看到眼前的慘況似的,拿著刀叉吃牛排,場景實在詭異。

      吃到一半,「你在吃醋?」,柾國拿著叉子問。

      這是柾國唯一能想到的原因了。

      「誰吃醋啦?吃什麼醋!」,智旻哇哇大叫,把刀叉扔到桌上。

      柾國實事求是,「那你在生什麼氣?」

      「我沒生氣!」,智旻還真敢說。

      柾國看看四周圍,客廳裡壞掉的立燈,被割開垂落下來的壁紙,歪倒在牆上的書櫃⋯⋯。

      智旻漲紅著臉,說不出話,過一會,「我⋯⋯我⋯⋯對⋯我是生氣!」,智旻把刀叉拿回來,開始忿忿地切牛排。

      柾國沒動,他決定先解釋好了,「那個是我堂妹。」

      智旻頓了一下,然後又開始切,不過他表情變得輕鬆了,「誰說我氣那個,就說不是吃醋,我是氣⋯⋯氣晚餐你煮得太難吃了!」,說完,智旻用力地又切了一塊,用動作表達他內心的憤怒。

      「可是那是在我煮晚餐之前」,柾國把他的疑問問出來。

      「昨天!」,智旻飛快地接過去,「是昨天煮得太難吃了!」

      「原來是這樣⋯⋯」,柾國點點頭,沒說話,默默地切著牛排。

      一片寂靜,只聽到刀子碰撞到瓷盤的細碎聲。

      驀地柾國停下動作,開口說話了,「我明天叫外⋯⋯」。

      講到一半智旻搶過話去,「今天的好吃!」

      「今天的好吃?」

      「對啦!」,智旻低著頭一心一意地切牛排,牛排被他切得好碎。

      「那明天再幫你煮。」

      「當然啊!你要餓死我啊!」,智旻嘟嘟囔囔,「不是說我的命是你的,你當然要煮飯給我吃啊!」

      也是,柾國點點頭,「好」,說完用叉子叉起一塊牛排吃。

      智旻嘴角似有若無地揚起,又飛快收了回去,板著張臉,接著也叉了一塊牛排,張大嘴巴,滿足地把牛排放進嘴裡。

      吃飽後,收拾好碗筷,柾國拿起沙發上的外套要離開了,他今天有事要忙。

      智旻站在客廳眨著大眼看他。

      「地上的東西你別弄,我會叫人來清」,柾國開始叮嚀。

      「喔⋯⋯」,智旻把目光移開,漫不經心似的。

      「壞掉的我會來修。」

      「嗯」,智旻看著地板,又瞟向壞掉的牆面。

      「我明天過來煮晚餐給你吃。」

      「喔⋯⋯。」

      柾國轉身開了門。

      「呀!幾點?」,智旻急了。

      幾點?煮飯嗎?「跟今天一樣。」

      門外站著衛東,他來接柾國,聽到兩人的對話,好奇的看過來。

      「我要吃炸豬排啊!還要配泡菜!」

      「我知道了」,柾國走了出去,把門關上,然後抬眼看著衛東,「看什麼?」

      唉喲,他的將軍不想著人家為何要趕在出門前沒話找話,反而瞪著自己問看什麼⋯⋯。

      衛東心裡那個恨鐵不成鋼,幾乎都要讓他吐血了。

      「走了」,柾國一聲令下。

      算了算了,人家歡喜就好⋯⋯。衛東跟在柾國後頭下樓了。

 

 

 

 

三十八

      顯然,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的人還是有的。

      智旻坐在沙發上,斜眼偷瞄剛洗好澡,光著上身走出浴室的柾國。

      身材真好⋯⋯。

      是說怎麼能這麼完美啊?

      智旻默默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嗯⋯⋯好吧⋯⋯人真的不能比較。

      可能是智旻的目光太赤裸,表情太呆滯,「在想什麼?」,柾國吹乾頭髮問。

      「關你屁事啊!」,智旻像被咬了一般,從沙發上跳起來,「什麼都要問!」,智旻罵罵咧咧的走到臥房床邊,脫下鞋子,爬上床。

      柾國被罵得不明不白的,他把吹風機收好,然後爬上床躺好。

      今天cooky一樣,夾在他倆中間,任重道遠。

      燈關了,狹小的臥房陷入一片混沌的黑暗。

      「那個⋯⋯」,智旻的聲音驀地響起,「你明天很忙?」

      「還好,應付得來」,柾國意外智旻會關心起這個。

      「幾點出門?」

      「跟平常一樣。」

      柾國要是沒出任務,幾乎就跟上班打卡一樣,他固定在早上八點到龍仁基地。

      「喔⋯⋯」,智旻乾巴巴的回。

      十分鐘後。

      「你會不會熱?」,智旻問。

      沒聲音。

      哇靠,這麼快就睡著了喔!是豬嗎?

      智旻推推柾國,「喂,你會不會熱?」

      「嗯?」,柾國鼻音濃厚。

      還真的睡著了喔?「我問你會不會熱?」

      「⋯⋯還好。」

      「嗯⋯⋯」,智旻聲音不太自然,好像有點緊張,「哈哈,我覺得好熱喔⋯⋯,我看我跟你一樣,把上衣脫掉好了⋯⋯。」

      「唔⋯⋯」,柾國無可無不可的應。

      智旻臉上帶著一股熱氣,坐起身快速地把上衣脫掉,然後又躺回床上。

      柾國沒有動靜。

      「這玩偶放在這,好像有點擠⋯⋯」,智旻的聲音有點僵硬,他說完後,把cooky拿到另一邊。

      「嘶⋯⋯呼⋯⋯嘶⋯⋯呼⋯⋯」,平穩的呼吸聲傳來,柾國睡著了。

      智旻又羞又惱,差點把cooky丟到柾國臉上。

      看樣子得用其他方法。

      我就不信,偏就不信!

      智旻在棉被裡握拳。

      星期六,智旻確認過柾國的行程,知道他星期天休假,智旻買了一瓶紅酒,準備一些牛肉,坐在餐桌前等柾國回來。

      床鋪好了,澡也洗了,床頭櫃裡放了一打保險套。

      智旻安心地等待。

      果然沒多久,柾國就回來了。

      外頭很冷,柾國穿著一件黑色飛行外套,拉出裡頭的帽T戴上,智旻感嘆人帥真好,這樣穿就很好看⋯⋯。

      「你先去洗澡」,智旻催促。

      其實也不用智旻催,柾國也想洗了。

      「酒?」,柾國經過餐桌時看到酒瓶。

      「對!」,智旻站起來,推著柾國的背,「慶祝我寫到十萬字」,理由是智旻瞎扯的。

      「喔~~是該慶祝」,柾國倒是很認真。

      柾國洗澡可以很快,也可以很久,端看他人在哪,認真洗的話,可以到五十分鐘。智旻知道柾國這樣,所以,他耐心地等柾國洗好。

      等待的時候,智旻有點緊張。不過平常看柾國對他稀罕的模樣,智旻又有了自信。柾國他常常不自覺地盯著智旻看,一群人聚在一起時也一樣,要是智旻笑了,柾國也會傻傻跟著笑。

      想到柾國專注的眼神,智旻血液滾燙。

      終於柾國洗好澡出來了,他穿著灰色的休閒服,一整套。

      「吃東西吧!」,智旻趕緊叫他來吃飯。

      高腳杯倒入透明暗紅的液體,酒香四溢。智旻把酒杯端起,催著柾國趕快喝。

      柾國的酒量,比不上智旻,喝到第三杯,他話就多了起來,偶爾還結巴。他說起衛北跟女友復合的事,又說改天要幫智旻把窗戶玻璃全部換成強化玻璃,還提到要組裝一組新的衣櫃,好放他們倆的衣服。

      聽柾國說這些,智旻臉上帶著笑。

      雖然沒有甜言蜜語,但是田少將就是這樣。對他來說「我愛你」太空泛,是掛在嘴上說的沒用玩意,具體的行動才是正理。

      等到柾國舌頭打結得更厲害了,智旻一口乾掉杯子裡的紅酒,然後假裝沒力氣似地,把下巴靠在柾國肩上,手搭上柾國的胸肌,摸了好幾把,最後輕輕地對著柾國的耳朵吐氣,「謝謝⋯⋯」。

      柾國傻呵呵地笑。

      然後智旻一手托著柾國的臉龐,將他的臉轉向自己,一邊將唇印上柾國的唇。

      「這又是什麼?」,柾國喃喃地問,他人飄飄的。

      「謝謝啊⋯⋯」,智旻充滿誘惑地說,「謝謝你呀⋯⋯」,然後智旻下定決心,把手往下滑,從柾國上衣下擺探進去。

      智旻發誓,這是他人生最大膽的時刻。

      比黑天鵝到流沙區殺敵那次還大膽。

      智旻指掌撫過柾國一排腹肌,再往上⋯⋯。

      柾國隔著上衣抓住了智旻的手,「這又是什麼?」

      「獎勵⋯⋯」,智旻說,他臉紅了。

      啊~~~要不是你太被動了,我需要這樣嗎!!

      「獎勵?」,柾國眉毛皺了起來,「啊~~」,他一副了解了的模樣,「你要幫我按摩?」

      按摩嗎?嗯⋯⋯算吧⋯⋯。

      智旻點點頭。

      柾國把手放開,智旻手立刻摸上柾國的胸肌。

      從不知道摸一個男人的胸肌會讓自己有流鼻血的衝動⋯⋯智旻覺得自己像色情狂一樣,不過沒辦法,誰讓田少將這麼秀色可餐。

      智旻有意無意地撥弄柾國的乳首,然後又飛快地移開。

      柾國臉也紅了。

      眼看時機成熟了,智旻咬咬牙,把手往下,放在柾國的跨間。

      柾國立刻抓住智旻的手站了起來。

      「怎⋯⋯怎麼⋯⋯」,智旻緊張驚慌,帶著疑惑,人跟著站了起來。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柾國舌頭還有點打結,但是人看起來清醒了。

      「我?」,智旻愣了一下,羞赧讓他沒法再撐下去,他低下頭,「我當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說著,智旻一咬牙另一隻手又摸了過去。

      柾國捉住智旻的雙手,眼神驚慌但認真地看著智旻,「你知道這樣做的涵意?」

      智旻低著頭紅著臉,「知道⋯⋯」。

      「不是⋯⋯」,柾國搖搖頭,「不是這樣⋯⋯這樣不對⋯⋯。」

      不對?智旻手放下來,不再執意要碰柾國。

      「不是這樣」,柾國又說,「這不是我要的」,他搖著頭,放下智旻的手。

      不是我要的⋯⋯?

      智旻的臉色先是白了,接著紅暈用肉眼可見的速度漫上智旻的臉龐。

      天哪⋯⋯。

      柾國他⋯⋯。

      「噢」,智旻腦子無法思考,「噢⋯⋯」,柾國又說了些什麼,但智旻聽不到,他全身血液都沸騰了,腦子熱烘烘的。

      智旻迅速地低下頭,雙手握拳,訥訥地說,「我我⋯⋯我不⋯⋯哈哈⋯⋯我知道⋯⋯嗯⋯⋯哈哈⋯⋯我知道了⋯⋯。」

      然後智旻筆直地朝著臥房前進,ㄧ踏進去,智旻連轉身都不敢,他背著手,把門鎖上,人僵硬地站在原地。

      柾國好像有敲門,但是智旻沒有開門。

      「你先回去吧!我累了!」,智旻硬擠出這一句。

      也不知過了多久,智旻雙腳都僵了,他艱難地跨步,接著面朝下,整個人趴到床上。

      蠢斃了蠢斃了蠢斃了蠢斃了蠢斃了⋯⋯。

      自己竟然會以為⋯⋯。

      想到柾國專注眼神。

      智旻咬咬唇,緊閉雙眼。

      一廂情願的以為,那人對自己有意。

      武斷的認定,那人只是拙於言辭,不擅風花雪月。

      搞半天,全不是那樣!

      不是。

      不是呀。

 

 

 

 

三十九

      智旻再度宣布閉關一個月。

      事實上,智旻原本想逃回釜山,他沒有臉再去見田柾國。但是考慮到作品還沒完成,再加上跟衛東南西北有了不錯的情感,智旻想著雖然自己表錯情,但若因為這樣,從此不跟首都軍的人來往,也太小家子氣了。

      田柾國還沒那個本事,可以左右自己的人生!

      怎樣!以為很有身分地位嗎?

      很稀罕嗎?

      有什麼了不起!

      本人水裡來火裡去,什麼場面沒見過!

      身為黑天鵝最後的成員,絕對不能讓大家的臉面,砸在自己手裡,號錫哥會第一個跳出來罵的!

      這些話,智旻是帶著懊喪的表情罵出來的。

      家裡頭所有田柾國送來的東西,現在看到,都讓人觸目傷心,智旻就躲到碩珍家去。碩珍一開始有問,但是智旻覺得很傷自尊,於是他啥也沒說。

      碩珍交代了幾句,打上領帶,人就出門上班了,剩智旻懨懨地賴地板上。

      一直到快中午的時候,智旻被走廊上的動靜吵到,他開了門,發現柾國站在自己家門口敲門。

      智旻立刻想要躲回去,但是來不及了,柾國已經看到了他。智旻飛快把門關上,但是在最後一秒,門板被人抓住。

      柾國的臉龐在門縫中出現。

      智旻想殺人。

      「智旻」,柾國笑著說。

      怎麼這人能這麼自然地笑?難道他不知道被拒絕的心情?這人心是鐵做的嗎?

      智旻想笑又想哭,他嗓音僵硬,「幹嘛?」

      「我帶你去吃飯」,柾國溫柔地說。

      馬的,吃吃吃,這理由怎麼永遠都用不膩?

      智旻握著門把,望著柾國夾在門縫裡的笑容,他原想怒吼才不要,心裡頭卻萬般委屈,以至於說不出話。

      「我上次吃了覺得好吃,想著一定要帶你去!」,柾國把臉探進來,智旻只要稍用力,柾國的鼻子就不保了,「走吧!」,柾國把門打開,牽起智旻的手,帶著他下樓,然後走出公寓大門,將智旻塞進副駕駛座,然後他人坐在駕駛座位上開車出發。

      路上兩個人都沒說話。

      智旻是不想說,至於柾國雖然什麼話都沒說,但是心情好像很好。

      過了半小時後,他們來到一家烤肉店。柾國已經訂好座位,是靠窗的位置。智旻默默地坐下,隨便柾國點什麼。柾國似乎不是第一次來,很快就點好餐。

      烤的時候,原本智旻也烤,後來柾國把夾子拿走了,於是大部分的肉都是柾國烤的了。

      智旻心裡頭酸酸的,又苦苦的,但是他決定不去管,就認真地吃肉。

      沒想到吃完後,柾國開著車,帶智旻去玩密室逃脫。

      智旻實在搞不懂柾國腦子在想什麼,一開始玩的時候,頓頓的,不太能投入,後來看柾國玩得很起勁,智旻不知不覺也陷入一道又一道的謎題裡。當兩人解開最後一道謎,把門打開時,智旻忍不住雙手握拳高舉,開心地大叫,「耶~」。

      柾國伸出手來,要跟智旻拍掌,智旻把手放下,就要往柾國的手拍去,誰知到一半的時候,智旻的手無力垂落,臉上的笑也跟著垮了下來。

      「智旻?」,柾國看著智旻,小心翼翼地問。

      智旻低著頭,想像以往一樣大罵柾國,說他很煩啦、很多管閒事啦、很囉嗦啦⋯⋯但才開口喊了句「要你⋯⋯」,後頭的話就卡在喉嚨裡,再也說不出來了。

      沒辦法。

      真的喜歡這個人。

      喜歡。

      所以沒辦法假裝若無其事,沒辦法回到以前那樣。

      努力也沒辦法。

      智旻鼻頭一酸,眼淚就掉了出來,打在地板上。

      「智旻?」,柾國慌得拿手亂揮,「唉唉,怎麼⋯⋯怎麼⋯⋯你怎麼哭了?」

      智旻沒有出聲,就默默掉淚,然後握拳把淚抹去。

      柾國捧住智旻的臉龐,輕輕托起智旻的臉,「別哭⋯⋯喔喔⋯⋯拜託別哭⋯⋯」。

      智旻眼淚滑落臉龐,委屈到不行,他抽抽噎噎地問,「到底⋯⋯嗚嗚⋯⋯到底⋯⋯你是怎麼想的?嗚⋯⋯你⋯⋯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你⋯⋯不是討厭我嗎?」

      「沒有!」,柾國用拇指抹去智旻的淚,緊張地說,「我沒有討厭你!」

      「那你就是不喜歡我」,智旻哇地大哭起來,「你怎麼⋯⋯怎麼可以!你怎麼可以不喜歡我!」

      「我沒有不喜歡你!」,柾國急了。

      「你騙人!嗚嗚嗚⋯⋯」,智旻哭到最後打了一個嗝,然後又哽著嗓子泣訴,「我不相信你!」

       想到那天被拒絕的場景,智旻就難堪又難過的要死。

      「我喜歡你!」,柾國告白了。

      智旻淚眼汪汪,不敢置信地瞪著柾國,然後他帶著哭腔喊,「那你那天還拒絕我?你明明說這不是你想要的!」

      「沒錯!那不是我所想要的!」,柾國也喊,一看智旻嘴角下垂又要哭了,柾國趕緊解釋,「我不想跟你在那樣的情況下上床,智旻你聽我說,你看喔⋯⋯嗯⋯⋯喔⋯⋯我們接吻了,我也送了花,我們一起睡,可是我們沒有約會⋯⋯對吧對吧?原本我想帶你去吃燭光晚餐,但是我覺得那個吃不飽又不一定好吃,所以我選了烤肉,然後然後」,柾國說到這卡了一下,「嗯喔,我們是看過電影,但是你不喜歡,也想過再帶你去遊樂場玩,但是你怕高,摩天輪可能不想坐,所以我想說帶你玩這個」,柾國拇指往後一指,「你喜歡不是嗎?你很開心對吧?我已經知道很多你喜歡或你不喜歡的事了」,也不知道柾國是怎麼講的,東拉西扯就算了,還越說越遠了,「你喜歡泡菜對不對?我每次看你吃,你都吃得眉開眼笑,讓人跟著開心起來。你早上起來,不會一下子就起床,你喜歡打一下遊戲機,慢慢醒來。你討厭衛北老是把沒喝完的飲料冰在冰箱,你會翻白眼,對吧!可是你自己總是東西隨手就放,然後老是忘了擱在哪裡。還有啊,你要是開口罵,就不是真的生氣,你要是一句話都不說,那才是真的生氣。你喜歡咖啡店隔壁那戶人家養的三色貓,每次都跟牠玩,公園裡的野貓也是,你最喜歡那隻橘色的貓⋯⋯」。

      智旻聽得一愣一愣的,也忘記哭了。

      兩人靜默片刻。

      「我知道我不是很好的對象,我不想讓你哭」,柾國話鋒一轉,又不知道扯到哪去了,「你傷心,我就難過,真的真的,那心就好像被人用手指擰一樣,痛的要命,可是⋯⋯可是⋯⋯唔⋯⋯偏偏我好喜歡你⋯⋯所以⋯⋯你⋯嗯⋯你⋯⋯,我問了很多次,但現在我還是想再問一次」,說到這,柾國認真地看著智旻,然後開口,「智旻,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跟我,你知道的,嗯,你⋯⋯」,柾國苦惱該怎麼問好,這時候智旻開口把話接了過去。

      「我知道」,智旻雙眼還帶著淚花,眼睫毛濕濕的,「我不怕。」

      柾國定定地看著智旻,然後他笑了。

      看到柾國的笑,智旻也笑了,接著他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柾國牽住智旻的手,「那⋯⋯那我們約會?」

      智旻看著兩人交握的手,柾國指上的厚繭帶來粗糙地觸感,掌心傳來熟悉的溫熱,胸中的委屈一散,智旻滿足地微笑,「好!」

      誤會解開的兩人,這時候終於有空注意到周遭。

      密室逃脫的工作人員,男男女女站在旁邊,傻看著他們。

      尷尬。

      「走了!」,智旻大喊一聲,拉著柾國拼命往出口衝。

      要死了!吼!會被這個田柾國害死!

      拉著柾國跑的時候,智旻這樣想著。

      

 

 

 

 

番外。爭寵

      「想養貓?」,柾國吃著智旻煮給他吃的炒飯,訝異地問。

      對面的智旻點點頭,「當作家的得養貓才行。」

      是這樣嗎?

      雖然柾國沒問出聲,但顯然智旻看出來了,他仰起下巴,矜持地說,「真的。」

      好吧,既然智旻都這樣說了,那就養吧!

      自從柾國跟智旻告白後,他們就正式同居了,住的當然是智旻的公寓,反正柾國都弄得很舒適了。

      智旻本來就喜歡貓,但是他之前當軍人沒辦法養,現在宅在家,家務還有人料理,突然就想起養貓來了。

      於是他們到流浪動物之家相中了一隻橘貓,半大不小的,一副萌樣。

      柾國愛死了,每天抱著貓喊著,「mochimochi~~」,要不然就拿著貓餅乾,逗著貓「邀邀邀邀邀邀⋯⋯」。

      沒錯,貓的大名叫mochi

      貓毛沾得到處都是,柾國黑色的綿T無一倖免,柾國仍寵貓寵得無法無天,每天一回來,就衝去找貓,幫貓洗澡、餵貓、鏟貓屎,全都一手包辦,他最愛抱著mochi摸牠的肚皮,摸到mochi呼嚕呼嚕的叫。

      衛東南西北是不敢說什麼,但是他們都用同情的眼光看著智旻,連碩珍都說,「智旻啊⋯⋯,你是不是失寵啦?」

      也難怪大家這麼認為,以往柾國眼睛就只看智旻,忙得也只有智旻的事,現在雖然不是完全不管智旻,但明眼人還是能一眼分辨出來這差距。

      「哼」,智旻雖然不說,但是他雙手悄悄緊握。

      這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柾國如同以往一樣,把上衣脫了,掀開棉被準備上床。

      棉被一掀,躺在床上的智旻雙手擱在下巴那,握成貓拳一般,喵嗚的叫了一聲。

      柾國愣了一下。

      「我是貓」,智旻的聲音從貓爪後傳來。

      啊?

      智旻剛染了金髮,燙成波浪狀,躺在床上裝可愛,聲音又甜又膩。

      柾國一把把智旻抱起來,唉一古唉一古的喊。

      智旻怎麼可愛成這樣!

      這天晚上柾國親遍智旻全身,兩人滿足地睡去。

      睡著前,在黑暗的臥房裡,無人看見智旻嘴角得意地勾起。

 

 

 

 

番外。小公主

      

      

 

 

 

還有一篇番外,等寫出來又要一段時間,所以就先更了。真的是一天一行字的寫,哈哈哈。

讓大家久等了。

 

 

 

 

 

      

      

    文章標籤

    國旻 Kookmin Jikook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