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396BDC-68FB-46C7-B25D-11F84318DFE2.jpeg

照片由@archivedpjms編輯

 

 

 

 

 

五。智賢。

      晚上八點,幼兒園辦公室裡的燈還亮著。

      「田俊英⋯⋯」,智賢戴著黑框眼鏡,埋首在辦公桌前,喃喃地翻找。

      桌上擺著好幾本厚厚的資料夾,其中一本裡頭有每位學生的基本資料,另一本裡頭記載學生在校情況,還有一本請假待產的朴智英老師的筆記,裡頭記載了班上孩子的備忘錄,吃什麼會過敏啦、正在進行減重啦、哪一天爸爸接送哪一天媽媽接送、咬指甲的習慣待矯正啦⋯⋯。

      智賢剛剛把金泰勇今天的在校情況寫完,現在換寫田俊英。雖然是同一件事,但兩位學生的資料卡都得寫。

      金泰勇的資料卡已經寫滿,智賢剛貼上新的備用紙在原本的資料卡後頭,那是張B5大小的影印紙。至於田俊英的資料卡,後頭已經浮貼了三張影印的備用紙,寫得滿滿都是,其中一頁就記載了五次他打人的事蹟。

      智賢忍不住嘆了口氣。

      原以為孩子外顯的問題,是源於家庭的關係,但今天碰到了田爸爸,智賢覺得自己錯怪了家長了。

      透過田爸爸的言談舉止,任何人都能看得出來,那就是一個明理的人。

      怎麼俊英卻⋯⋯。

      智賢發覺自己還有很多要學,等智英老師回來,得好好跟她請益。

      智賢喜歡這份工作,哥哥智旻也很贊成他擔任幼兒園的老師。跟智旻在校成績總是名列前茅不一樣,智賢成績只是中上,他最喜歡的是畫畫。原本兩兄弟都愛畫,但是朴勝旭去世之後,智旻就再也不畫了。

      智賢喜歡小孩子,他在慈幼院的時候,就常常跟年紀小的院生一起玩,唸故事書給他們聽,同一時間智旻則在讀書。後來考大學的時候,智旻就建議智賢唸幼教。畢業後,智賢取得幼教老師的資格,智旻則是到清衍派去幫忙洗錢。

      雙胞胎長得再像,還是兩個不同的個體,走著不同的人生道路。

      「若是智賢能考上首爾的學校,我們就能一起住,不用分開了」,智旻會這樣說,是因為首爾的幼教老師名額不多,要求卻很多,能考上不太容易。

      智賢很用功,他先考上一所比較偏遠的學校,在當地工作了三年後,終於考上了首爾這所幼兒園,搬來跟智旻一起住。

      智賢一直待到九點半,才把燈關掉,鎖上幼兒園的大門,飢腸轆轆地在路邊攤外帶兩份炸醬麵。智賢提著麵回到住處,果然又是他先到家。

      智旻和智賢的租屋處不大,在公寓大樓的十一樓,兩個房間兩套衛浴,還有一間小得只能擺一台冰箱和電器櫃的廚房,兄弟兩就把餐桌擺在客廳連接廚房的牆邊,其中一張餐椅拉出來,就會擋到冰箱的門,不過反正就他們兄弟兩人住,倒也還好。

      「哥哥又加班了吧⋯⋯」,智賢把塑膠袋放在餐桌上感慨,然後胡亂洗了個澡,披著毛巾就出來吃麵,吃到一半門開了。

      智旻終於到家了。

      「哥!」,智賢隔著客廳,對低著頭脫鞋的智旻喊,「我買了炸醬麵!你還沒吃吧?」

      「謝啦」,智旻拿著公事包走進屋裡,「快餓死了,我先沖個澡!」

      「好!」

      智旻洗好澡出來的時候,智賢已經把頭髮擦乾,幫智旻把餐盒打開了,連筷子都貼心準備好,智旻坐下來,一句話都沒說,埋頭就吃。

      智賢把手肘放在餐桌上,一手托著臉頰,絮絮叨叨地講今天發生的事。

      「早上我在禱告的時候啊,就覺得有一種很好的預感」,智賢因為在慈幼院裡長大,神父和修女對他很好,所以雖然沒有受洗成為天主教徒,但智賢喜歡在早上的時候禱告,然後充滿希望活力地出門。智旻高中的時候,念的貴族學校有提供住宿,所以比智賢早搬出來,他又和田秀宗做了約定,智旻對於天主教便沒有智賢那麼熱衷。

      現在智賢每個星期天都會到教會進行禮拜,還會到慈幼院去拜訪院長和修女。

      「結果」,智賢神秘嘻嘻的笑,「嘿嘿,哥猜猜我今天遇到誰了!」

      「蛤?」,智旻正在稀里呼嚕的吃麵,講話不是很清楚。

      「田柾國」,智賢笑咪咪地說。

      智旻的筷子掉在桌上,雙眼圓睜,瞪著智賢。

      「哥放心啦!我沒給你扯後腿!」,智賢試著安撫智旻,但看樣子智旻沒有被說服。

      「你怎麼會碰到他的?」,智旻一臉嚴厲。

      「他是家長」,智賢看智旻緊張的模樣,趕緊解釋。

      「田俊英在你班上?!」,智旻驚喊。

      智賢又笑了起來,「對呀!很不可思議吧!呵呵,世界真小,我也是今天⋯⋯」。

      「換到別的學校去呢?」,智旻突然打斷智賢。

      「啊?」,智賢沒反應過來。

      看著智賢呆楞的模樣,智旻突然吐了口氣,「算了,沒事⋯⋯」,恍惚間聽到智旻喃喃「太遲了⋯⋯」。

      「哥,你不相信我?」,智賢哀怨地問。怎麼哥哥的反應這麼大?明明田老闆人不錯啊⋯⋯還是說在公司裡他很嚴肅,很苛刻啊?「我真的沒怎樣,他跟我聊得很愉快,不可能因為這樣就害你弄丟工作的!」

      「不是那樣的⋯⋯」,智旻輕輕地說,他垂下頭,把筷子重新拿起來,夾一口麵,卻遲遲沒有送進嘴裡。

      「因為老闆兒子在我班上,哥哥希望我換學校?」,智賢把剛剛智旻提的拿來問,他想知道哥哥怎麼了。

      「⋯⋯嗯」,智旻乾脆把筷子放下,麵還剩一半,但是他胃口全無。

      「可是哥哥應該知道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這份工作的,要再換學校太難了」,智賢努力說服他哥哥,「而且當初哥哥知道我考到這所學校的時候不是很高興嗎?你說我們兄弟可以一起生活。」

      「對⋯⋯」,智旻耙耙自己的瀏海,模樣煩躁又苦惱。

      「可是現在哥似乎很不高興⋯⋯。」

      「我⋯⋯」,智旻思索著要怎麼說明,最後他頹然說,「我只是擔心⋯⋯。」

      「哥要相信我!」,智賢大聲地說,「我不會把這份工作搞砸,也不會害你的工作搞砸。」

      智旻望著智賢,好一會他才開口,「阿賢,你只要答應我一件事。」

      「好!哥哥你說!」

      「離田柾國越遠越好」,智旻開口要求,表情認真,「還有他兒子也是。」

      「怎⋯⋯怎麼了?」,智賢被智旻嚴肅的態度嚇到。

      「你答應我就是了。」

      「我儘量⋯⋯」,一看到智旻張口又要再說,智賢趕緊補充,「他是家長!要是他兒子在班上有狀況,我當然要通知他。」

      智旻滯了一下,然後才開口,「跟他秘書說就好了。」

      秘書嗎?智賢咬著下唇,硬著頭皮道,「唔⋯⋯喔⋯⋯那個喔⋯⋯他給了我手機號碼⋯⋯」。

      「什麼?!」

      「說我隨時都可以聯絡他。」

      

 

 

 

六。智旻。

      智旻從以前就摸不透柾國的想法和作法。

      第一次遇到柾國,智旻就被嘲笑了一番。但智旻也並非單純因為這樣,就覺得柾國難以相處,是後來的相處經驗,讓他這麼看待柾國的。

      智旻高中畢業後,田秀宗就安排他去美國留學。很多韓國人都喜歡往外跑,要嘛留學中國和日本,要嘛就飛到美國去。

      智旻有點放心不下智賢,但智賢覺得這是難得的機會,當然,他不知道出錢的是誰,只以為智旻要半工半讀兼領獎學金唸書,所以他極力支持智旻留學。

      智旻就這樣到美國去唸書了,讀的是商學院,課業重的要命,又人生地不熟的,但是智旻都咬牙苦撐下去。

      總算到了大三,智旻跟上課程,人可以稍微鬆口氣了,田柾國卻來了。

      雖然人在美國,但智旻從田秀宗安排照顧他的人中,知道柾國的豐功偉業。田柾國親手幹掉了富城派頭目的幺子,人被送來美國,算是⋯⋯避風頭吧!

      但是知道了田柾國來美國後的行動,智旻一點都看不出來田柾國有低調度日。田柾國跟當地的美國黑幫接觸,竟然參與了對方在賭場的生意。還跟幾個議員的兒子往來,每天開著跑車呼嘯過街頭。半年後,柾國更與一個叫88的黑幫聯手幹掉了當地最大的幫派,那一晚槍聲不斷,新聞連報了一個禮拜。這樣大的事情,只有一家報社隱約提到這起黑道火拼有東方人介入⋯⋯。

      然後,田柾國進來智旻就讀的大學當一年級的新生。

      真是離譜,智旻百思不解。

      看著柾國穿著一黑色合身襯衫,緊身牛仔褲,腰間繫著皮帶,黑色尖頭皮鞋,穿梭在大學校園裡,說有多醒目就有多醒目。

      精緻的東方面孔,黑色微捲的頭髮,讓校園裡眾多西方美女趨之若鶩,田柾國的身邊永遠不缺美女。

      要是她們知道這個煞星的真實身分,應該是用飛的都嫌太慢吧⋯⋯。智旻心裡這麼想的,他打算守著自己一方小天地,專心把書唸好,順利畢業,等田秀宗安排自己幹啥就幹啥。

      柾國也沒來招惹智旻,高中時合作社後方的事,他似乎不放在心上,每天忙著擴張他的勢力,得閒了才來學校逛一逛。

      智旻的室友勞夫,是一個瘦瘦高高,有著一頭短短的金髮,深邃藍眼的男孩,這天,他幫智旻安排了一場「blind date」。

      智旻跟勞夫已經共處三年了,相處得很不錯,智旻覺得唯一的缺點就是勞夫太愛玩了,總是拉著智旻,要智旻跟他去跑趴。

      「智旻啊,你來美國唸大學,一次都沒有參加過派對,也太丟臉了!」

      智旻漲紅著臉拒絕。

      什麼丟臉!難不成跑趴很有面子?

      「你這樣,大家會把你當怪咖看的!」

      其實勞夫說的也沒錯,潔身自好,低調節制的智旻,在班上同學的眼中,就是一個怪人。

      因為勞夫的熱情,智旻被迫參加了幾次派對。

      沒有想像那麼糟。

      智旻必須承認,勞夫帶他去的派對,都很愉快自在,很多人來來去去的,喝啤酒,聊天,交朋友,聽到喜歡的音樂就起來跳一跳。

      智旻也因此發現自己還蠻喜歡喝酒的。

      但是,這一次,智旻覺得勞夫太過分了。

      「我幹嘛跟不認識的人約會?」,智旻大叫。

      「智旻啊,大學的戀愛學分,你得修啊!」,勞夫苦口婆心的說,誇張的模樣,活像他是智旻的媽。

      「我才不要」,智旻斷然拒絕。

      「是金謹惠啊!」,勞夫說。

      智旻驚愕地抬頭。

      勞夫一臉欣慰得意地看著智旻,表情寫著「兄弟我罩你」,真的很有長輩風範⋯⋯。

      智旻結巴,「怎怎怎麼⋯⋯你⋯⋯」,智旻耳朵紅了起來。

      勞夫拍拍智旻的肩膀,「你找我要鋼琴演奏的票,那時候我就知道了」。

      音樂系期末會有音樂會發表,金謹惠表演鋼琴獨奏。

      「不⋯⋯我不是⋯⋯」,智旻試著解釋。

      「唉唉,我懂我懂」,勞夫點點頭,「這點小事我當然能擺平!」

      「那個⋯⋯我只是欣賞她的琴藝⋯⋯。」

      「別說了別說了」,勞夫對智旻說,「只是認識一下,你也不要太過緊張。」

      智旻訥訥地低下頭,搔搔後腦,「好⋯⋯就認識認識⋯⋯。」

      金謹惠是大一音樂系鋼琴組的學生,智旻會認識她是因為學校裡的韓國學生同好會,期初聚會時見過她一面。智旻覺得她氣質出眾,向認識的人詢問,知道這位學妹主修鋼琴。

      柾國雖然同樣是韓國留學生,但是這樣的場合他沒有參加。智旻知道同好會的會長一定有邀請柾國,他不敢不邀請。所以早早就做好準備會碰見柾國,沒想到柾國從頭到尾都沒現身,讓智旻鬆了口氣。

      那漫不經心又滿是戾氣的身影,總是讓智旻想到自己慌亂失措的窘態。

      之後韓國同好會聚會時,智旻看到金謹惠上台彈鋼琴,身姿優雅,琴聲悠揚。從此,智旻就對金謹惠上了心,跟室友勞夫聊天時提起了她。

      於是星期六,智旻打扮好,在勞夫鼓勵的眼神下出發去約會。

      地點在校園附近的一家咖啡館,很普通的設定。

      只是智旻沒有想到的是,田柾國也在那。

      一個有著波浪捲髮的金髮女孩,對著智旻揮手,「這裡這裡!Jimin!」,智旻隱約記得她是英國文學系的珊妮。

        坐在珊妮對面的就是金謹惠,她今天穿一件紅色的洋裝,明豔動人。柾國坐在珊妮旁邊,他正慵懶地摟著珊妮,喝著飲料。

      智旻不知道該不該踏進咖啡館。

      當然,就算他不想,也不能就這麼離開⋯⋯。

      最終,智旻僵著步子走到他們三人所在的桌前,對著熱情的珊妮說「嗨」,然後朝金謹惠微笑,最後才對著把杯子放回桌上的柾國遲疑地點一下頭,然後落座。

      「嘿,智旻,我沒想到跟謹惠約會的人是你!」,珊妮在智旻一坐下來的時候,就開口說話,「剛剛我們過來的時候,看到謹惠一個人在這,所以就過來問⋯⋯」,珊妮劈裡啪啦地說,智旻連問都不用問就知道為何田柾國會出現在這。

      「我記得你叫珊妮⋯⋯對吧?」,智旻客氣地問。

      「嗯嗯嗯」,珊妮開朗地點頭,「我跟你有修同一門課!」

      智旻還待要問,珊妮又自動解除疑惑,「我跟謹惠的室友認識。」

      原來如此⋯⋯。

      世界真小,智旻感嘆。然後智旻低頭迴避柾國的視線,轉頭問謹惠,「等很久了嗎?」

      「先吃東西」,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的柾國這時開了口,珊妮忙說,「好啊好啊!」

      金謹惠沒有理會柾國的打岔,她對智旻搖頭,「我剛好到附近買東西,乾脆就先過來。」

      智旻鬆了口氣,微笑地對金謹惠說,「那就好。」

      「噗哧」,對面的珊妮笑了,「你們兩個真可愛」,然後她轉頭問柾國,「你們韓國人都這樣?」

      柾國正在看菜單,聞言沒有反應。

      智旻尷尬地拿了另一張菜單,低聲問謹惠,「想吃什麼?」

      「水果聖代」,謹惠乾淨直接地說。

      「那我也⋯⋯」,智旻點點頭,正準備要點一樣的冰淇淋,柾國一推菜單,明確地說,「水果聖代。」

      珊妮也喊著,「我也要!」

      於是智旻默默拿起桌上的菜單,到櫃檯去點餐。

      今天田柾國似乎不是很高興⋯⋯智旻點餐的時候想,該不會是因為約會的時候,碰到了自己?偏偏珊妮又不想走的樣子,所以只好勉強留下來?

      智旻會這樣想,是因為柾國平常總帶著漫不經心的笑,好像什麼事都不放在眼裡,但今天他嘴角的那份笑意不見了。

      智旻結完帳,轉身回到他們那桌,奇怪的是,柾國靠在椅背上,人又恢復以前的模樣了。

      「說起來,柾國跟智旻也都是韓國人,你們以前認識嗎?」,珊妮好奇地問。

      合作社後頭那一幕浮現眼前,智旻在心底嘆口氣,正想尷尬地說認識,柾國一句話回了,「智旻是我學長」,他帶著一抹富含深意的笑。

       「真的!」,珊妮驚訝地掩嘴。

      「智旻學長成績很好」,柾國眼尾眯起,笑笑著說。

      「沒⋯⋯」,智旻有點尷尬,他偏過頭去看謹惠,再瞄回去柾國,發現柾國微側著頭,揚眉看著謹惠,然後柾國開口,「謹惠的父親在我們學校任教?」

      「嗯⋯⋯」,謹惠微微頷首,「父親曾在本校任教,幾個月前退休了。」

      「聽說也是音樂系」,柾國說完,揚起一抹俊美的微笑,「真是家學淵源,未來謹惠也打算在大學教鋼琴?」

      事實證明,柾國長袖善舞,社交場合很吃得開,一下子就跟金謹惠聊開了,智旻也時不時因著柾國的提問,加入了他們的話題。

      等吃完冰,準備各自解散的時候,柾國在門口提議可以開車接送他們,「你們接下來要去哪?」

      智旻望著謹惠,他原本打算帶謹惠去看電影,然後吃晚餐,行程都安排好了,智旻準備開口說「電影院」的時候,柾國比他更快,「要不我帶你們去逛街?」

      「不了⋯⋯」,智旻連忙拒絕。

      可是沒有用,謹惠跟珊妮都點頭說好,尤其是珊妮,她簡直是舉著手大喊「好好好!」

      於是,謹惠跟珊妮坐在後座,柾國開車,智旻坐副駕駛座。

      柾國帶他們到精品店。

      智旻站在門外看著金光閃閃的招牌,女士們已經越過他跨進店裡,店員立刻迎了上來,熱情地招待。最後珊妮買了三個柏金包,謹惠買了兩個,全都是柾國付帳。下一站他們到附近的服飾店挑衣服,走出來的時候,柾國跟智旻提著兩位女士的戰利品。一圈逛下來,車廂裡滿滿都是紙袋,珊妮跟謹惠卻一點都沒有疲憊的景象。柾國帶他們到一家五星級飯店頂樓吃晚餐看夜景。吃飽後,由於喝了酒,柾國找來一個叫詹姆的人送珊妮和謹惠回去。詹姆來的時候,還帶了一個沈默寡言的壯漢,壯漢穿著背心,身上滿是刺青,他直接打開柾國的駕駛座車門,什麼都沒說,就坐上駕駛座。

      智旻站在原地,想著今天的約會結束了,智旻決定慢慢走回租屋處,順便醒醒酒,柾國卻開口「我送你吧!反正順路」,說完,柾國逕自坐上後座,把車門敞開著。

      智旻猶疑一下,便跟著坐上去,把車門關上。

      門一關上,車子便往前進,車廂裡陷入一片寂靜。

      經過兩個街口後,柾國開口打破車內的寧靜,「她人不錯,很優雅,很有氣質,對酒也很有研究。」

      聽這內容,智旻就知道柾國字眼挑得很謹慎。

      會說對酒很有研究,是因為剛剛在頂樓吃飯,柾國讓人開了瓶紅酒來,然後話題就圍繞在紅酒上,謹惠跟柾國聊得很投入,智旻訝異清衍派未來的頭目對酒這麼有研究。

      雖說跟謹惠聊得很開心,柾國也不忘在一旁的智旻跟珊妮,他笑著說蘋果是很好的下酒菜,還特地跟侍者要幾顆蘋果來,於是大夥試著陪酒吃,沒想到還真的不錯。

      想到這裡,智旻輕輕地說,「你也對酒很有研究」。

      「老頭子說葡萄酒是神的禮物」,柾國臉上帶著笑,看起來不甚在意但其實緊盯著智旻,「我也就被迫知道這些。」

      「嗯⋯⋯」,智旻點點頭,沒再說什麼。

      然後智旻住的地方到了。

      智旻下了車,正要離開,柾國喊住了他。智旻回身彎下腰來,柾國拿出一瓶紅酒,是他剛剛在餐廳裡買的,「幫我把這瓶酒送給勞夫·史密斯」,柾國把紅酒遞給智旻,然後拍拍智旻的肩膀,「上去吧!」

      「喔⋯好⋯⋯」,智旻站在原地,看著柾國把門關上。等車子開走,消失在街角,智旻才拿著紅酒轉身進公寓。

      勞夫在裡頭,一看到智旻就興奮地跑過來,「怎麼樣智旻?跟金謹惠聊得很開心吧!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先當朋友先當朋友!」

      「嗯⋯⋯喔⋯⋯哈哈」,智旻微微低下頭,反應淡淡的。

      「怎麼了?」,勞夫看智旻的反應不對勁,「約會不愉快?」

      名牌包、精品服飾、紅酒⋯⋯,「不會,事實上超級愉快的」,智旻仰起頭來,微笑著說,「只是我們倆可能不適合」。

      「啊?」,勞夫驚訝地張大嘴,「很愉快卻不適合?」

      「對!」,智旻把手上的紅酒塞給勞夫,「田柾國說要給你的」,說完,智旻經過勞夫身旁,打開衣櫃,找出他的衣服。

      「什麼?」,勞夫更訝異了,拿著紅酒像拿著滾燙的木炭,「你說這瓶酒是田柾國送我的?你遇到他了?你們認識?」,勞夫緊跟著智旻,迭聲驚問。

      智旻敷衍地點點頭,轉身又去拿浴巾,人就走進浴室。

      「你怎麼會認識田柾國的啊?」,勞夫只來得及在智旻關上浴室門前問。

      浴室門被無情地關上,沒多久就聽到裡頭傳來水聲。

      「智旻啊~~你得跟我說清楚啊~~~田柾國耶⋯⋯那個田柾國耶⋯⋯」,勞夫趴在浴室門上哀嚎,「那個每個人都想認識的田柾國耶⋯⋯」。

      對,那個田柾國。

      智旻站在蓮蓬頭低下,任水沖刷他全身,在水流中嘆了口氣。

      若是你看過他揍人的模樣,你就不會想認識他了,勞夫。他會笑笑地好像沒事,但下一秒出拳打斷你的鼻樑骨,田柾國的暖身運動就是拳擊。

      隔天,智旻恢復原本的生活樣態,沒再提起金謹惠,奇怪的是勞夫也沒再煩智旻有關柾國的事。

      日子平靜地流逝,然後在聖誕連假前傳來田柾國跟金謹惠的消息。

      他們倆結婚了。

 

 

 

 

七。鈞熙。

      今天是鄭鈞熙轉學的第一天。

      背著書包,鈞熙牽著他媽媽的手,站在幼兒園教室的走廊。

      「到了,這裡就是火鶴班」,院長姜皓斌對著鈞熙的媽媽金高敏說。

      金高敏看了看牆上掛的火鶴照片點點頭,然後探頭往教室裡望,裡頭有學生還有老師,金高敏收回目光,誠懇地對院長問,「姜院長,可以請老師⋯⋯嗯⋯⋯我想先跟老師談談,可以嗎?」

      「當然可以!」,姜院長和氣地笑,「稍等一下」,然後他轉身走進教室,一邊跟問好的學生點頭,一邊走到正在指導學生作畫的智賢面前,低聲示意智賢到教室外頭去。

      望著兩個大人齊步朝外走來,鈞熙侷促地站在他媽媽背後,拉緊自己背包的背帶。

      智賢第一眼就看到了躲在媽媽後頭,只剩半個身影的鈞熙,他對鈞熙微笑,溫柔平和。

      鈞熙的緊張頓時不見了。

      姜院長對著金高敏和鈞熙介紹,「這是朴老師。」

      鄭媽媽先跟智賢客氣地打招呼,然後立刻就針對鈞熙的狀況跟智賢說明。

      鈞熙知道大人們在談自己的事,他有點害羞,可是又好奇站在他前面的智賢,於是他仰頭望著智賢。

      智賢注意到鈞熙的目光,低下頭又對著鈞熙微笑,然後繼續跟鄭媽媽說話。

      鈞熙聽不清他們在說些什麼,但是他聽話地站在原地,然後鄭媽媽終於解釋完了,就看到智賢蹲了下來,平視著鈞熙,「你好,鈞熙,我是朴老師,我帶你進教室好嗎?」,說完,智賢微笑的伸出手。

      鈞熙看著眼前智賢的手,靦腆一笑,然後把手從媽媽的手裡抽出來,改牽住智賢的手,讓智賢帶他進去。

      鄭媽媽擔心地站在走廊張望,她聽到智賢對著班上的同學介紹鈞熙,看到智賢牽著鈞熙走向他的座位。

      座位左邊是一個濃眉大眼的男孩,看到鈞熙坐下,男孩沒有特別的反應。

      應該沒事吧⋯⋯,鈞熙他⋯⋯不管怎樣總得上學啊⋯⋯。

      鄭媽媽這麼告訴自己。

      男孩的橡皮擦掉到地上,剛坐下來沒多久的鈞熙彎腰幫忙撿了起來。

      突變猝不及防。

      男孩猛地站起,把鈞熙推倒在地。

      「啊⋯」,鄭媽媽叫出聲來。

      「不要碰我的東西」,說著男孩把鈞熙手中的橡皮擦拿走。

      鈞熙躺在木地板上,望著上方男孩俊美的臉龐,看到他一張一闔的嘴,人呆楞愣地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鈞熙!」,鄭媽媽衝了進來。

      智賢已經把鈞熙牽起,低頭檢查鈞熙有沒有受傷。

      鄭媽媽蹲在兒子面前,還來不及開口問有沒怎樣,就聽到後頭男孩說話的聲音。

      「那是什麼?」,男孩指著掉在地上的金屬物件問,「你是機器人啊?你的零件掉出來了。」

      柾國再度被請到學校去,這次踏進教室,他發現對象跟上次不是同一人。一個綁著波浪捲髮,穿著套裝的女士,旁邊坐著一個男孩。

      「田爸爸,不好意思,百忙之中讓您抽空過來」,智賢跟柾國致歉。

      「沒關係的,本來就該過來」,柾國對著智賢溫和地笑,然後微微鞠躬跟金高敏打招呼,金高敏坐在位子上彎腰行禮,但她臉色仍不太好看。

      俊英坐在椅子上,如同上次一般百無聊賴,不過偶爾會瞄一下坐在金高敏旁邊的男孩。

      柾國順著兒子的目光望去,仔細端詳對方,男孩眼眉微微下垂,嘴唇又粉又翹,圓潤的拳頭抓著自己的褲管,看起來無辜的要命。

      「這次⋯⋯又是打架?」,柾國開口問。

      一聽到柾國問的問題,鄭媽媽臉色更難看了。

      智賢臉帶歉意的搖搖頭,接著把事情的始末說明一遍,「鄭鈞熙今天剛轉來班上,我還來不及跟他說俊英不愛人碰他的東西,他幫俊英撿橡皮擦,然後俊英把他推倒在地上。」

      柾國聽完眉頭就皺起來了,他站在金高敏面前,鄭重其事的道歉,「非常抱歉,犬子不該動手推人,不曉得鈞熙有沒有受傷?」

      金高敏看柾國很有誠意,臉色和緩了一些,她輕微地點點頭,然後硬聲硬氣地道,「孩子沒受什麼傷,倒是令郎把鈞熙的東西弄壞了,可能要麻煩你們賠償。」

      「這是當然的」,柾國誠懇地問,「不知道弄壞了什麼東西?價格多少?」

      金高敏面部僵硬,張了張口,然後才艱難地道,「是⋯⋯是⋯⋯鈞熙的助聽器⋯⋯。」

      柾國揚眉,目光掃向一旁的鈞熙。

      「那個助聽器不便宜⋯⋯是孩子的父親特地請人到德國訂製的⋯⋯我們不是要敲詐⋯⋯只是可能⋯⋯有錢也買不到,就算請人訂製,又需要花一段時間,鈞熙他這段時間沒有助聽器可以使用,會不太方便⋯⋯」,鄭媽媽越說越急,越說越是難過。都怪她,沒能給鈞熙好的耳朵,讓鈞熙要受這樣的苦⋯⋯。

      「我全權負責」,柾國打斷了鄭媽媽的話,「可以請問是哪一家公司嗎?我立刻請他們製作。」

      正陷入自責情緒裡的金高敏,聽到柾國這樣說,有點反應不過來,「請⋯⋯他們製作嗎?」,然後她恢復理智,「那很貴的⋯⋯」。

      「沒關係的,我會請我的會計跟他們談。」

      「喔⋯會計嗎?」,金高敏看向智賢,向智賢探詢,智賢朝她點點頭,於是金高敏說,「我把資料留給朴老師,你再請人聯繫好了⋯⋯。」

      「沒問題」,柾國明快地說,然後略帶遲疑地道,「只是這幾日可能會造成鈞熙不便吧?還是我請人先在國內找一副,應急應急?」

      「助聽器很貴的!」,鄭媽媽忍不住說。

      「錢的事你不用擔心,重要的是不能讓鈞熙不方便。」

      鄭媽媽還是有點懷疑。這人話說得那麼輕鬆,要是知道價格了,就會後悔說大話了。

      不過管他的呢!只要他真能幫鈞熙弄來就好,「⋯⋯不用一副,左耳就夠了,鈞熙他右耳聽力正常」。

      「左耳嗎?我知道了」,柾國頷首。

      智賢看他們談得差不多了,對著俊英說,「俊英,你還沒有跟鈞熙道歉呢!」

      俊英瞥了一眼坐在對面,一臉呆萌的鈞熙,撇撇嘴,不甘不願地道,「對不起」,為什麼永遠都是我要道歉?俊英悶死了。

      會談結束,鈞熙跟著他媽媽離開。柾國一樣先讓俊英上車,他人則是從座位上拿了一袋東西出來,轉身走回教室。

      教室裡燈還沒熄,智賢正在關窗,看到柾國去而復返,智賢忙走出來,「忘了東西嗎?」

      「不是」,柾國微笑著搖頭,把袋子拿給智賢,「一點吃的⋯⋯。」

      智賢揮著手說,「不用了,謝謝田爸爸,我們不收家長送的東西⋯⋯。」

      「只是紫菜飯捲,家裡人做的,不花錢,智賢老師還沒吃晚餐吧!這只是分享,不是送禮,沒人送飯捲當禮物的!」,柾國拉住智賢的手,把袋子掛上智賢的掌心,然後大掌包覆住智賢的手,不讓他把袋子還回來,緊接著柾國轉身邊走邊說,「晚安了,朴老師早點回家休息,跟家人一起分享飯捲吧!」

      智賢站在原地,看著很快就離開的柾國,又低頭看了看袋子裡的紫菜飯捲,無奈地嘆了口氣。

      鄭媽媽開車載著鈞熙回家,途中鈞熙的爸爸打了電話過來,他剛下班。

      「算是解決了吧,對方說會賠償」,金高敏輕聲地說,其實她不需要刻意壓低聲音,因為鈞熙左耳沒帶助聽器,根本聽不到。

      鄭爸爸又說了些話,金高敏回說,「我再問問看鈞熙,總是會有這樣的情況的,換了也不一定就會更好⋯⋯。」

      又說了一會話,要到家了,金高敏收了線,把車子停好,牽著兒子走到家門前,她沒急著開門。

      鈞熙疑惑地仰頭看著媽媽。

      夏日庭院裡,微風送來一絲涼意,下一秒涼風轉熱,反而讓人更浮躁。金高敏早上出門前,梳理束齊的頭髮,散了些許,黏在她的後頸上。穿著高跟鞋的雙腳隱隱作痛,尤其是食指,走動時頂著鞋面,更是不舒服。大門上方掛著的燈,光線照在金高敏白色的襯衫上,顯得更皎潔,她人靜默不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然後金高敏蹲下身來,跟鈞熙平視。

     「媽媽?」,鈞熙嗓音柔軟,聽得金高敏心也跟著柔軟,她摸摸兒子的臉頰,把他的頭髮梳到耳後。

      「鈞熙」,金高敏溫柔地喚,帶著心疼,「你想轉學嗎?」

      「轉學?」,鈞熙眼睛瞪大,訝異地問,「媽媽,我已經轉學了呀!」

      金高敏微微笑,強忍著內心的鈍痛,「不是,不是這次,是我們再換,再換一間。」

      「再換一間學校?」,鈞熙圓圓的眼閃著亮光,天真又純稚。

      「對,我們再換」,金高敏認真地道,「如果鈞熙想的話。」

      鈞熙注視著金高敏的雙眼,在媽媽的眼底,看到自己的倒影,他搖搖頭,「媽媽,我不想轉學。」

      聽到兒子的答案,金高敏笑了,這次心疼裡帶著驕傲,雖然放了心但猶在掙扎,她捏捏兒子圓潤的臉頰,「鈞熙不換?」

      「嗯」,鈞熙用力點頭,軟萌但認真,「我喜歡智賢老師。」

      「哦,原來是這樣啊!鈞熙喜歡智賢老師呀!」,金高敏嗓音高亢,逗得兒子羞澀地笑,接著金高敏也用力點頭,「好,我們不換!」

 

 

 

 

 

 

      

 

 

 

    文章標籤

    國旻 Kookmin Jikook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