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智旻。

      智旻坐在漢江河邊,已經天黑了,對比著河岸閃爍的燈光,河面上黑壓壓的,河水看起來像濃稠的墨汁,又像美杜莎頭上的黑蛇,不斷蠕動。河面的風吹來,拂動羽絨外套帽子上的絨毛,然後狠狠地撲打在臉上,凍肌欲裂。智旻的嘴唇被風刮得又乾又痛,他的圍巾繞在脖子上,呼吸吐出的氣讓柔軟的毛料變濕,然後結冰,再融化,再結冰。

      智旻雙眼無神地望著河面最黑最遠的地方。

      再不起來,就要凍成冰柱了。

      原以為吹吹冷風可以讓自己清醒點的⋯⋯。

      可是好像不行。

      腦跟心分成兩邊,分道揚鑣,讓人迷惘混亂。

      再坐下去好像也沒用。

      智旻彎曲著身體,佝僂地窩在河濱長椅上。突然口袋裡的手機嗡嗡地震動,智旻艱難地掏出來,來電顯示是田柾國,智旻嘆了口氣,「喂⋯⋯」。

      「你在哪?」,柾國的聲音帶著急切。

      「漢江邊」。

      柾國沒問智旻為何這個時間會在漢江河邊,他直接開口,「把位置傳給我」。

      過了十分鐘,柾國的車子就出現在智旻面前。直到智旻上了車,柾國才問,「怎麼跑來這?」

      「⋯⋯」,智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現在很不想看到柾國,但他不想柾國糾纏著問,就只好含糊地回答,「嗯⋯⋯看景色」。

      原本望著前方車輛的柾國,改轉頭望了智旻一眼。

      這藉口太爛了。

      不過柾國很快就把目光調轉回去,沒再往下追問。

      智旻並沒有因為這樣鬆了口氣,反而開始鬱悶。

      為何田柾國不問呢?他不想知道嗎?

      智旻把頭別過去望向車窗,覺得這樣矛盾的自己讓人厭煩。

      回到住處,智旻悶著頭去洗澡,在外頭吹風真的太久,頭痛得要命。

      洗好澡出來的時候,柾國已經不在了,家裡剩俊英。

      智旻把自己扔上床,臉趴在柔軟的枕上。

      好想離開這裡。

      這房間滿是那人的身影,讓人更難思考,更難呼吸。

      後頭傳來有人開門的聲音。

      「俊英,你先自己去玩好嗎?我頭痛」,智旻臉埋在枕頭裡,所以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金醫生,你要看的人在這」,是柾國的聲音,不是俊英。

      智旻慌忙挺起身子,扭頭往後看,他看到一個上了年紀的男子跟著柾國進來。

      「你怎麼⋯⋯」,智旻趕緊坐起。

      「他在河邊吹了半個小時的風,你幫他看看」,柾國對著被稱作金醫生的人指了指床上的智旻。

      「我沒事!」,智旻急著澄清。

      可是柾國沒理會他,金醫生也沒敢走人,他清清嗓子點點頭,走到床邊拉了一把椅子,從公事包裡拿出聽筒。

      柾國站在旁邊,背靠著牆,沉著臉盯著金醫生看診,模樣實在嚴肅,智旻只好把話嚥了回去。

      就這樣,智旻被金醫生看了喉嚨、聽了脈音,還敲了敲膝蓋,問了好幾個問題,金醫生才把聽診器收起來,向柾國報告剛剛看診的結果。

      「多喝溫水,多休息,要是發燒了,打電話給我,我會再過來」,金醫生這樣說。

      柾國點點頭,伸手跟醫生拿藥。

      這位看起來年紀大柾國好幾輪的醫生,在柾國面前有點侷促地找出藥盒,然後小心地遞給柾國。

      「怎麼吃?」,柾國收過藥開口問。

      醫生慢了半拍才意會到柾國問的是藥,「喔喔,那個⋯⋯一次一顆,飯後。」

      柾國點點頭,「我送你出去」。

      金醫生很惶恐,智旻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可以聽到醫生的聲音,所以他猜得出來,「不用麻煩不用麻煩⋯⋯」。

      看樣子這醫生是被柾國「請」來的,所以現在柾國說要送他回去,不過不知道當初柾國是怎麼請的,讓這位金醫生這麼害怕⋯⋯。

      看著柾國帶著醫生走出臥房,把門關上,智旻呆呆坐在床上,頭雖然還痛,但是剛剛的鬱悶不見了,一種難以言明的情緒鑽進心窩裡,讓他臉頰熱了起來。

      一意識到自己的反應,智旻沮喪地皺眉,大嘆一聲,倒回床上。

      門在下一秒打開,是去而復返的柾國,看樣子金醫生沒敢讓柾國送他下樓,「頭痛?」,柾國走近床邊,手搭在智旻額上。

      「沒⋯⋯」,說到一半,望著柾國的臉,一看就是「別想騙我」,智旻的話尾改了,「⋯⋯一點點痛」。

      「我讓元昊過來煮薑湯」,柾國說完就拿起手機。

      啪,智旻手巴在柾國手上,「不用」,這也太麻煩人家了,沒啥大礙就搞得人仰馬翻⋯⋯。

      柾國手放在智旻頰邊,拇指輕輕撫過,沒再堅持,「我去倒水給你?」

      這個還可以⋯⋯「嗯⋯⋯」,智旻點頭。

      喝了水,柾國讓智旻躺回去休息,他人去洗澡。過一會柾國洗好回來,上床抱著智旻。枕在智旻的枕頭上,柾國跟剛剛一樣,拿手搭在智旻額上。

      「我沒事⋯⋯」,智旻覺得自己完全沒有感冒,身體健康得很,反而是柾國的舉動讓他難受得很。

      而且現在柾國跟他躺在床上,柾國的臉就在智旻面前,如此輕聲細語的交談,像相戀多年的愛侶。

 

      談戀愛嘛,就是談著談著有了愛⋯⋯

 

      曾經說過的話,掃過智旻的耳邊,彷彿一記耳光。

      「那怎麼跑去河邊?」,柾國問。

      「看⋯⋯」,風景,這樣的答案實在沒法再說第二次,「唔⋯⋯我想起我爸⋯⋯」,這個藉口應該能瞞得過柾國。

      果然,聽完智旻說的理由,躺在床上的柾國沈吟不語,過一會他捧著智旻的臉問,「要不明天去跟智賢聊聊?」

      智旻心口突地一痛,如同被針戳過,「不要!」

      智旻喊得太急,讓柾國忍不住疑惑,他仔細端詳智旻的臉。

      智旻承受不住柾國的目光,於是他半垂著眼,輕咬下唇。

      「那別再去河邊了」,柾國鬆口說。

      「唔⋯⋯好」。

      所以⋯⋯瞞過去了吧?田柾國他不會再問了吧?就⋯⋯

      智旻的唇驀地被人含住,打斷了他的思緒。

      柾國的舌頭竄了進來,智旻喘了口氣,感受柾國的舌頭頂觸他的舌尖,吸吮他豐厚的嘴唇。

      什麼時候起,這樣的親吻變得自然,沒了一開始的僵滯?

      柾國離開智旻的唇,拾起智旻的手,湊在兩人的唇前,親吻每一個指尖。

      這樣的舉動也是,那麼親暱,那麼自然,每個圓潤的指尖還是柾國親自修剪的。

      不只這些,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柾國都涉足其中。

      「智旻⋯⋯」,柾國盯著智旻的臉龐,他的氣息噴在智旻的指尖和鼻尖上,「⋯⋯不要生病」。

      「唔⋯⋯」,智旻覺得下腹緊繃,有電流從脊椎尾端往上攀。

      「有事告訴我⋯⋯」,柾國喃喃地把話說在智旻的指尖上。

      他在擔心自己,智旻恍然大悟,是因為自己無緣無故跑到河邊去,偏偏又不告訴他為什麼⋯⋯。

      「好嗎?」,柾國溫聲問。

      智旻喉嚨乾澀,眼眶漲漲的,「⋯⋯好」。

      柾國湊過去,親吻智旻耳上的肌膚,如同往日一般開口,「說你愛我」。

      智旻心裡泛酸,話卡在喉嚨裡,一時說不出話來。

      「說你愛我」,柾國催促著,他放開智旻的手,改往智旻的腰腹摸去。

      才一下子,智旻就被撩撥得氣喘噓噓,躺在床上,任柾國吻遍自己全身。

      「快說⋯⋯」,柾國沒得到回應,就不肯放棄。

      「我愛你」,智旻開口。

      是真心的。

      不是從前的敷衍,沒了開始時的渾不在意。

      「我愛你」,智旻又說了一次。

      柾國滿意了,他抬起智旻的雙腿,衝進智旻的甬道。

      智旻開始斷斷續續地告白,夾雜著喘氣,「我愛⋯⋯你⋯⋯愛你⋯⋯愛⋯⋯」。

      「再一次,再說一次」,柾國在智旻上方,盯著智旻的臉,進出智旻的體內。

      「你也說⋯⋯」,智旻忍不住開口,他沒辦法。

      柾國驀地瞪大眼睛,停下動作。

      「都我說,你,你也說⋯⋯」,智旻的聲音甜膩,有著不自覺地撒嬌,不過只有他知道自己心裡頭有多麼緊張。

      「我愛你」,柾國眼睛又亮又深邃,裡頭藏著跳動的星芒,他望著智旻再度開口,「我愛你」。

      乍聽到柾國的話,智旻又慌又臊,又甜又高興。

      然後,轉瞬間,這些帶著甜蜜柔軟的情緒翻飛消散,智旻幾乎都可以看到它在空中遠颺而去的身影。

      「你⋯⋯」,你愛的,是我嗎?這問題卡在智旻心口,磕得他心痛。

      但是,彷彿知道智旻在想什麼似的,柾國吻上智旻的鼻,低聲喚著智旻的名,「智旻」,柾國吻上智旻的眉心,再回到智旻的唇上,「我愛你」。

      智旻把頭埋在柾國的頸間,不敢抬頭看,怕看到一臉瞭然的柾國。

      發現了嗎?

      自己的心事。

      田柾國都發現了吧!

      一想到這,智旻緊緊揪著柾國的上臂,直想逃出這個處所。

      柾國沒有把智旻的手拿開,他跟智旻做愛,一遍遍地對智旻說「我愛你」。

      說了一個晚上。

 

 

 

 

二十四。柾國。

      心情從沒這麼好過。

      即便幹掉閔健次取代他之後,也沒法跟現在比。

      黑色轎車裡,坐在前座的池昌碩內心這樣感嘆。

      回想到五年前,他隨著當時還不是會長的柾國一起出國闖蕩,還被當時跟在田秀宗身邊的閔建次笑過。

    原本也認為有點冒險了,畢竟要是柾國這次到美國發展不順利,柾國本人是沒什麼差,他們這群跟過來的就沒好結果了。

      幸好當時去了!

      池昌碩到美國去的時候,被莫名其妙叫去看著朴智旻。一開始還真的失望透了,覺得被派去看守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雖然心裡忐忑失落,池昌碩還是盡職的做好這份工作,想著也許老大有特殊的用意。當他把朴智旻去跟人約會的事,轉告給柾國時,他立刻發現這份不明所以的工作重要萬分。

      那時候柾國正在跟美國人詹姆談事情,池昌碩不知道該不該打斷他們的討論,可是憑著一股直覺,池昌碩還是闖了進去,把事情告訴了柾國。

      果然當時的柾國立刻變了臉色,轉身就往外走。

      詹姆錯愕地問,「你去哪?」

      柾國陰沉著臉,口裡卻說著,「去約會」。

      一干人傻眼的站在原地。

      池昌碩忍不住讚美自己真是太聰明了!

      心情從來沒有這麼好過!

      坐在車後座的柾國,微笑地望著窗外的高樓、車輛,他心裡也是這麼想。

      智旻很明顯的在意自己,他沒再說要離開的話,一切都照著計畫進行,感覺真是太好了,讓人如置身雲端,做什麼事都順心順意,從沒這麼充滿幹勁過。

      多年的夙願終於如願以償,這種滿足感真是難以筆墨形容。

      唯一可惜的就是智旻感冒了,因為那天他獨自待在漢江邊的緣故。

      不過智旻應該是在那裡想通的吧!所以才要自己也說「我愛你」。

      想到智旻小小一隻躺在自己身下,滿臉酡紅地說我愛你,然後要自己也說,柾國的心就一陣火熱。

      沒有人,沒有人可以像他的智旻一樣。也沒有人,沒有人可以從自己的手中奪走智旻。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打斷柾國的思緒,柾國拿出手機,來電顯示是智賢。

      智賢打電話來?

      柾國微微偏頭,盯著螢幕,好奇這個人找自己有什麼事,他按下接聽鍵,啟唇開口,「智賢」。

      「柾國」,智賢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他的嗓音跟智旻的比起來略低一些,可能是時常上課的關係,只有細心的人可以發現,剛巧柾國就是那細心的人。

      「抱歉打擾你了,你現在方便說話嗎?」

      「你說」,柾國爽快俐落地回答,他心情很好。

      「呃⋯⋯嗯⋯⋯我想說快要過年了,自從上次聚餐後,已經好久沒有碰面了,哥哥不知道怎麼回事,老是找不到人⋯⋯」,說到這智賢的聲音帶著擔憂,「聽說他生病了?」

      「嗯,感冒了,休息了好一陣子,這幾天好多了。」

      「你有好好照料他吧!」

      「當然」,沒有人可以比得過自己了。

      「那太好了」,智賢先是鬆了口氣,接著他有點遲疑地開口,「那⋯⋯那過年那天可以聚一聚吧!」

      「嗯⋯⋯」,說起來也是自己想得不周到,平常自己家過年都守在賭場裡,畢竟那幾天賭場都熱鬧得緊,不過平常人家應該是圍爐守歲,「我問問智旻。」

      「呵呵」,智賢笑了,聲音很乾,「哥哥他⋯⋯是不是在躲著我?」,找自己哥哥吃飯,竟然要人幫忙轉達⋯⋯。

      「是我不讓他出門的」,柾國解釋,「他可能睡了沒接到你的電話」。

      那醒了怎麼不會打過來呢?雖然這樣想,但智賢沒開口問。他跟智旻是兄弟,是家人,拿這問題問柾國很奇怪,「可能吧⋯⋯那就這樣說定囉!」

      「嗯」。

      柾國回到住處的時候,智旻剛睡醒,正在廚房裡把池昌碩送來的薑湯加熱。聽到柾國轉達智賢的訊息,智旻臉色蒼白,「去智賢那?」

      「嗯」,柾國皺起眉來,把智旻手上的湯匙接過去,拿手摸摸智旻的臉,「你坐,東西我弄就好」。

      智旻沒聽,他站在原地望著柾國,他看得那麼用力,彷彿柾國臉上每一寸肌肉,每一個細微的變化,他都不能錯過,「你答應了?」

      「我說我會回來問你」,柾國偏頭過去,用湯匙攪拌湯鍋,然後重新轉頭過來,「你不想去?」,柾國心裡也覺得疑惑,為何智旻的反應這麼奇怪。

      過年過節,跟家人團聚不是很正常的事嗎?更何況智旻智賢兄弟倆感情那麼好。

      「你打給他的?」,智旻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然後他又飛快搖頭,「不不不⋯⋯不是⋯⋯不是這個,我要問的是,你想去?」

      柾國關火,把湯匙扔到流理台裡,另外拿了一支新的遞給智旻,接著他一邊說一邊牽著智旻讓智旻坐下,「我陪你去」。

      智旻拿著湯匙坐了下來,柾國把薑湯盛在碗裡,放到他的面前,智旻沒有動靜。

      「你不喝?」

      「嗯⋯⋯啊?」,智旻愣了一下然後他飛快地回答,「喔!因為還很燙!對!很燙!」

      柾國把湯匙拿回來,對薑湯一邊攪拌一邊吹涼。

      「所以⋯⋯你是為了陪我去,不是因為你想去?」,智旻又問。

      柾國抬眼看了智旻一眼,「對」。

      智旻臉部的表情放鬆了些,頭微微低下來。

      「你不想我去?」,柾國開始猜想,「為什麼?」

      「沒!」,智旻飛快搶過柾國手上的湯匙,舀了一匙薑湯喝,「啊!好燙!」

      「有沒怎樣?我看看」,柾國抬起智旻的下巴,看智旻的嘴唇。

      「舌頭⋯⋯盪」,智旻大著舌頭說。

      「這能擦藥嗎?」,柾國喃喃地說,然後他放開智旻,「我拿冷水給你」。

      那碗池昌碩送來的薑湯,智旻最終沒喝,整碗被柾國給倒在流理台裡了。

      柾國確認了智旻的舌頭沒事後,吻了他。然後睡覺的時候,兩人臉對著臉枕在枕頭上,智旻開口答應到智賢那去。

      到了除夕那天,柾國把事情交代好,離開賭場,開著車子載智旻到智賢的公寓。

      隔了兩個多月,四人再次聚會,只是這次柾國心情跟上次不太相同。上次看著智賢跟車敏赫兩人曬恩愛,而這次他可以握著智旻的手,當對真正的戀人。

      兩人一到,智賢就問起智旻怎麼都沒回電的事。

      智旻抓抓後腦,笑笑著說,「啊~就生病,怕你擔心,也怕傳染給你」。

      「是這樣嗎⋯⋯」,智賢有點不信,倒是車敏赫驚訝地問,「哎呀,你生病了啊?」

      「嗯⋯⋯感冒,躺在床上好幾天⋯⋯。」

      「有沒看醫生?」,車敏赫模樣關切,看起來不像是裝的。

      「有,看了看了」,智旻很高興車敏赫打岔,因為他對智賢疑惑的眼神招架不住。

      智賢表情帶著埋怨,嘟囔著說,「哥生病也不能都不接電話啊⋯⋯」。

      「好了啦⋯⋯」,車敏赫揮揮手,阻止智賢掃興,「現在不就看到人了?除夕夜要開開心心的才對呀!」

      也是⋯⋯「好吧!」,智賢終於鬆了口,大家一起坐到餐桌前。

      今天吃部隊鍋,天氣冷,吃這個正好。智賢貼心地準備了燒酒,不過聽說智旻感冒才剛好,就把智旻旁邊那瓶酒收了起來。

      柾國猜測智賢可能還在生氣,看看智旻無奈的表情就知道了。

      車敏赫拿起酒杯跟大家乾杯,他興致高昂,說實在的,柾國並不討厭他,不過智旻似乎對他不是很有好感。

      想到智旻氣呼呼地質問自己幹嘛幫車敏赫,柾國內心一陣好笑,忍不住伸手握住智旻的手。

      智旻轉頭望過來。

      柾國把杯子遞給他,「只能喝一口」。

      「那還不如不喝」,智旻拒絕了,「沒關係的,過些日子就可以喝了。」

      「嗯」,柾國把杯子收回來,拇指揉揉智旻可愛的掌心,「到時我再陪你喝」。

      坐在對面的智賢看他們親密的模樣,忍不住道,「我們這兩對情侶未來一起出國結婚登記,怎麼樣?一定很棒!」

      這樣天真的話,也就智賢會說,會這樣想了。

      柾國想看看智旻的反應,於是他偏過頭去,卻看到智旻一臉落寞甚至有點譏嘲的表情,「什麼兩對⋯⋯」,他這樣說。

      然後智旻發現柾國的目光,他不自然地轉變表情,乾笑著把手中的茶喝掉。

      回去問問好了,看看智旻可愛的腦袋瓜子想些什麼。

      但是世事變化總是超乎人的預期,柾國沒有機會問智旻在想些什麼。

      吃飽後,車敏赫喝醉了,智賢讓他回臥房去休息,他們三個坐在客廳裡聊天,然後酒沒了,柾國起身出門去買酒。

      回來的時候,客廳裡沒人,柾國提著袋子走到廚房去。他看到喝醉酒的車敏赫喊著「寶貝」,抱住站在流理台前洗碗的人,然後嘴湊了過去。

       站在流理台前的是智旻。

       柾國衝了過去。

       袋子被甩到地上,「彭郎」發出巨響,酒液四濺,接著響起柾國憤怒地咆哮,「你幹什麼!」

      「呃⋯⋯」,車敏赫渾身軟趴趴地被柾國抓著衣領。

       智旻用力拉住柾國的手臂阻止他,「我是智旻!」

      「廢話!」,柾國睜著憤怒的眼,回望智旻一眼,他不懂智旻怎麼會這麼說,「我愛了十幾年的人我會認不出來!」,說完他甩脫智旻的手。

      但是柾國的拳頭還沒機會碰到車敏赫,那一瞬間,柾國恍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他愣了一下,扭頭往智旻的方向看去。

      智旻皺眉站在原地,半張著嘴,一動也不動,還在遲疑是不是聽錯了,「你剛剛⋯⋯」。

      車敏赫這一刻一點也不重要,柾國鬆手把他扔到地上,像剛剛被他扔到地上的袋子一樣。柾國伸手朝智旻抓去,「不是,智⋯⋯」。

      廚房門口傳來一聲驚呼,「敏赫!」,是剛剛去洗手間的智賢。

      這一聲呼喚驚醒了智旻,柾國沒來得及抓住他。

      智旻身體往後退,「你剛剛⋯⋯你剛剛⋯⋯」,智旻抖著唇,話說都說不好,他震驚的表情還帶著疑惑,他正在思索。

      不能讓他想通!

      柾國衝了過去,對著智旻扯出一抹微笑,「智旻,我們回去⋯⋯」,柾國緊緊抓著智旻的手,拿了外套,連再見都沒有說,丟下還在廚房的智賢和車敏赫,拖著智旻就往外走。一直到停車場,柾國的手都沒有鬆開。

      得趕快回去,回去好好解釋。

      到了車前,柾國開車門讓智旻坐上副駕駛座,幫他繫上安全帶。智旻像提線木偶一般,任他擺弄。柾國強忍著焦急,彎下腰對著智旻說,「有話我們回去再說?」

      智旻沒有回答。

      柾國焦躁地把車門關上,人繞過車頭,走到駕駛座,當他打開車門,坐上椅座的那一秒,智旻飛快地拔掉安全帶,推開車門,衝了出去。

      「智旻!」

      柾國飛快跟在智旻背後跑出停車場。

      外頭街道冷風撲面,柾國在智旻的後頭,看著他跑進附近的捷運站。

      這一刻柾國痛恨自己挑了一間離捷運這麼近的公寓給智賢。

      人潮阻隔了柾國跟智旻,柾國奮力地推擠,一路上人們罵聲不斷。

      但就是差了那麼一點。

      智旻擠進了車廂,車門關閉駛離月台。

      柾國只來得及看到智旻陰沈的臉龐一晃而逝。

 

 

 

 

二十五。智旻。

      坐在明亮的車廂裡,人聲嗡嗡,是被迫加班終於可以放假的人潮,他們趕著回家吃年夜飯了,雖然一身疲憊,但臉色卻顯得輕鬆。

      智旻不是,他皺著雙眉,陷在自己的思緒裡,對眼前的一切毫不在意。

      十多年嗎⋯⋯。

      遇見田柾國到現在,以往不能理解他的行止,現在卻似乎看懂了。

      好像在生氣,但下一秒又笑了起來。

      無緣無故跑到美國去。

      說一些讓人意料不到的話,然後看自己的反應。

      原來⋯⋯原來啊⋯⋯。

      然後他假裝對智賢感興趣,誘自己上當⋯⋯。

      啊啊啊,沒錯!誘自己上當!

      當時自己怎麼說的?說⋯⋯說⋯⋯說自己可以代替智賢。

      喔喔,當時他抓著田柾國的衣袖,說了這樣的蠢話!

      天哪天哪!

      還因爲這樣,躺在床上,任人為所欲為。

      最後還愛上了他。

      「噢⋯⋯」,智旻痛苦地彎腰,蜷縮在椅子上,旁邊拿著公事包的男子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一切都照那個人的計畫,自己什麼都不知道,能有多傻,多傻⋯⋯。智旻咬著牙,覺得自己蠢斃了。

      怎麼可以,他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樣做!

      智旻心口的怒火幾乎要破胸而出,疼痛欲裂。

      田柾國,田柾國,田柾國!

      你以為你可以操縱人心?你以為你可以玩弄別人於股掌?

      你以為你是誰!

      「嗶嗶嗶」,車門開了,人群如魚湧出車廂,智旻身旁現出一片空蕩,智旻站起身,在車門即將關閉前離開車廂。

      踏上捷運月台,智旻抬頭看向站名,分辨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然後他左右望了望,選定了要前往的目的地,邁步離開。

 

 

 

      

      

      

      

      

 

 

 

 

 

 

 

      

 

 

    文章標籤

    國旻 Kookmin Jikook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