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來的人是一個上了年紀,看起來有點福態的女士,她穿著粉色的套裝,圍著一條藕色帶金蔥的絲巾,一進來就瞪大眼看著餐桌前的眾人,然後扭頭過去對著柾國問,「你有客人?」

      「嗯⋯⋯」,柾國踱步走進廚房,跟大家介紹,「我阿姨。」

      「什麼阿姨!我是柾國媽媽」,婦人笑了起來。

      這下子在場的人都知道了,這人是柾國的繼母。

      「伯母好⋯⋯」,眾人有點遲疑地喚,燦爛則是畢恭畢敬地喊,「奶····好。」

      「燦爛好乖,哎呀你們吃火鍋啊?」,婦人看了看桌面,然後她發現了多賢,「咦,還有一個女娃?這是誰家的孩子?」,還沒等智旻回答她,婦人先看到了碩珍,「這不是智尚姐的兒子嗎?叫⋯⋯叫碩珍對吧!哎唷,長得真帥!」

      眾人眼睛嘩地一下子瞪著碩珍。

      碩珍扯著嘴角,哈哈哈地打招呼,「是⋯⋯對⋯⋯秀恩姨你好⋯⋯。」

      「哎呀,那太好了!」,婦人拍著手,「燦爛生日那天,你帶你媽媽來熱鬧熱鬧!」

      「阿姨!」,柾國開口,「燦爛沒有要辦生日宴會!」

      婦人雙眼圓睜,看著柾國大聲地說,她的嗓音偏低,聽起來很是霸氣,「怎麼可以不辦!我請帖都印好了!⋯⋯那個小妹妹,你也一起來吧!」,婦人轉頭對著多賢說,說的多賢都要喊「好」了,智旻忙夾菜給多賢,這種情況還是不要插入人家的家務事來得好。

      「燦爛才五歲,不需要辦生日派對」,柾國態度強硬地說。

      大夥心裡頭疑惑,但是沒人敢問。生日派對不是年紀小反而喜歡辦嗎?小朋友聚在一起,吃吃玩玩,不是很好嗎?

      顯然柾國也想到了,他知道大家心裡的疑惑,「燦爛不需要那樣的生日派對!」

      「你放心,都是相熟的人⋯⋯」,婦人帶著安撫性的微笑,彷彿那一點都不是問題。

      「那是你熟的,燦爛不熟!」

      「那簡單啊!找燦爛的朋友同學還有他們爸爸媽媽一起來」,婦人說到這,猛拍一下手掌,對著智旻說,「你是小妹妹的爸爸吧?跟小妹妹當天都來,碩珍跟這⋯⋯這位帥哥,也一起,一起來!都來!」

      智旻看看柾國的臉色,猶豫著該不該回話。

      「我們到別的地方說」,柾國看智旻那樣,於是對著他繼母這麼說。

      然後,兩人離開廚房,柾國帶著他繼母到書房去,當著一群探頭探腦的觀眾,把門關上。

      留在廚房的大人大眼瞪小眼。

      好一會,智旻問,「珍哥,你認識田柾國的媽媽?」

      碩珍尷尬地笑,「不是我,是我媽媽認識,我也是剛剛才知道她是柾國的繼母⋯⋯。」

      「伯母認識田柾國的繼母?」

      「嗯喔,就⋯⋯你也知道我媽常常跟婆婆媽媽們聚會⋯⋯,她們有一個群組⋯⋯。」

      智旻反應過來了,嚥了口口水,「貴婦群組⋯⋯?」

      「啊哈哈哈」,碩珍乾笑。

      碩珍家裡很有錢,他是小開,卻不想繼承他爸爸的公司,人反而跑去當社工了。

      「她今天在這裡碰到你⋯⋯」,智旻小心翼翼地說。

      碩珍愣了一下,從尷尬中回過神來,猛然抱住頭,「啊~~我完了!」

      南俊在一旁不明所以。

      「她們會問東問西⋯⋯」,智旻小聲地跟南俊解釋。

      「噢⋯⋯」,南俊的嘴成O型,表示明白。

      「這個媽媽⋯⋯唔嗯⋯⋯阿姨⋯⋯怎麼稱呼啊?」,智旻又問。

      「她姓方⋯⋯」,碩珍說。

      智旻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過一會,智旻好奇的對著天花板,喃喃地說,「到底是什麼樣的生日派對啊?」

      「秀恩姨她⋯⋯她家是開武術館的⋯⋯,她爸爸拿跆拳道十段。」

      「跆拳道有十段?!」

      「嗯⋯⋯對跆拳有特殊貢獻的人,可以說是榮譽段位,當然她爸爸還是很厲害⋯⋯。因為這樣的關係,秀恩姨認識很多人,三教九流都有⋯⋯。」

      智旻開始想像燦爛的生日宴會,出席的人會有哪些。

      「沒想到秀恩姨嫁的對象竟然是柾國的爸爸⋯⋯」,碩珍感嘆,「那可是一個煞氣十足,不懂什麼叫放棄的人啊⋯⋯。」

      「啊?」

      書房的門開了,方秀恩帶著她不會輕言放棄的表情走出來,後面跟著繃著一張臉的柾國。

      「唔⋯⋯看樣子,田總裁也是一個不會輕易妥協的人呢!」,碩珍手指摸著下巴說。

      「今天太晚了,你又有客人,下次我們再好好討論」,方秀恩邊說邊走過來,然後她對著廚房裡的人揮手,「我先回去了,啊,那位帥哥」,方秀恩指了指智旻,「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智旻,朴智旻!」

      「智旻是吧!改天再帶你家閨女來玩!」

      「喔嗯,好」,智旻愣愣地答。

      接著方秀恩又點了南俊,「那這一位是?」

      「我是燦爛的老師,我叫金南俊!」

      「原來是老師啊,燦爛平常承蒙你的照顧了!」

      「不敢當不敢當⋯⋯」,南俊用力點頭,表示那沒什麼。

      「找時間我再請你吃飯」,方秀恩說。

      「噢⋯⋯謝謝⋯⋯您太客氣了⋯⋯」,南俊慌忙回應。

      總算都問完了,方秀恩對著大家揮揮手,很乾脆的離開了。

      柾國坐回自己的位置,大家看著他。

      「不好意思讓你們看到這一幕⋯⋯早知道還是在外頭吃好了⋯⋯」,柾國看起來很懊惱。

      「請問,燦爛的生日派對怎麼了嗎?」,南俊身為老師,主動提出他的疑惑。

      柾國靜了半晌,然後說,「燦爛的生日派對會有很多不認識的⋯⋯長輩,我不想他原本應該溫馨快樂的生日,變成交際應酬的宴會。」

      「喔⋯⋯」,大家都表示懂了。

      「我想就在家裡,找幾個燦爛熟悉的朋友,還有他們的爸媽,一起來吃生日蛋糕,唱生日快樂就好⋯⋯。」

      「原來如此⋯⋯」,碩珍點點頭。

      然後智旻低下頭來,看著燦爛問,「燦爛呢,燦爛想哪一種生日派對?」

      燦爛正幫多賢把她手指上頭的菜汁擦乾,聽到智旻問他,燦爛呆呆仰頭看著智旻,然後偏過頭去看他爸爸。

      柾國也低下頭來看著他,「你說。」

      「我⋯⋯我想要⋯⋯」,燦爛遲疑了一下,在智旻和柾國鼓勵的眼神下,燦爛帶著羞澀的笑意,「我想跟多賢一起在台上表演,她唱歌,我打鼓⋯⋯。」

      多賢漾起滿臉笑,把她碗裡頭的黃金魚蛋舀給燦爛。

      大人們傻眼。

      怎樣都不知道燦爛竟然選了一個完全不相關的答案。

      過一會,柾國輕嘆,「看樣子得跟那一大堆人打交道了。」

      吃飽飯後,碩珍、南俊坐計程車回去了,燦爛和多賢在房間裡講悄悄話。智旻和柾國還坐在餐桌前,兩個人已經收拾好桌面了。

      「方阿姨她⋯⋯她總是想⋯⋯唔⋯⋯想跟我這個繼子,相處得像真的母子那樣,所以,會⋯⋯」,柾國抓了抓頭,「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你不用理會她。」

      智旻眨眨眼,「喔⋯⋯嗯⋯⋯」,說不理會就能不理會嗎?人家好歹是長輩。

      看智旻的表情,柾國就知道智旻是怎麼想的,「你不懂,真的,她⋯⋯她⋯⋯,你可不要太親近她⋯⋯真的,你會煩死的⋯⋯」,柾國說完,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我會注意的」,智旻只好這麼說。

      然後智旻拿好外套還有多賢的背包,準備喊多賢回家。柾國站在他背後,拉住了智旻的臂彎。

      「嗯?」,智旻不解地轉頭看柾國。

      「我想做好夢。」

      「啊?」

      「晚安吻」,柾國看著智旻認真地說。

      「什麼⋯⋯」,說到一半,智旻停了下來,然後開始乾笑,「哈哈⋯⋯哈哈⋯⋯。」

      柾國沒等他回答,拉過智旻,一手捧住智旻的臉,低下頭吻了智旻。

      原本只是想蜻蜓點水的親一下,但是智旻柔軟的唇讓人忍不住想吮一口,然後再一口,柾國探出舌,品嚐智旻唇間的芳澤,過了好一陣子,終於把智旻放開。

      智旻舉起手來,手背遮著嘴,滿臉羞紅的看著柾國。

      「可以回去了」,柾國說,「再不走,就別想走了。」

      智旻立刻用力轉身,「多賢,回家了!」

      十月五日,燦爛生日。

      生日派對在韓億大飯店舉行,方秀恩訂下了一整間宴會廳,柾國的爸爸來了,這沒什麼,首爾市長也來了,行政院長也派了他的助理送了禮物來,連其其幼兒園園長閔玧其都到了,智旻不得不佩服柾國的繼母。

      事後,智旻會更透徹了解方秀恩的威力。

      燦爛和多賢上舞台表演了三首歌曲,前兩首歌,多賢主唱,燦爛伴奏,最後一首兩人合唱。底下的來賓坐在座位上拼命鼓掌。那聲勢,要智旻說,就是燦爛多賢二人出道的景況。

      柾國在會場忙得幾乎沒有時間招呼智旻和碩珍,因為現場太多人了。田總裁光是跟人握手,就握到手要長繭,智旻對他深表同情,從田總裁下了班就陪他兒子燦爛的情況可以判斷,田總裁宅的要命,就是一個懶得跟人打交道的人,偏偏在會場的每個人都想找他聊天。

      派對一直到深夜才結束,燦爛跟多賢早就睡了,舞台上卻還是一堆表演,一堆人要上台說話。

      碩珍先回去了,他被婆婆媽媽們圍著盤問,差點瘋了。柾國看樣子不對,也早早就把燦爛托給智旻,讓智旻先帶燦爛和多賢回去。

      智旻把燦爛帶回自己的家,幫兩個孩子洗澡,又拿了自己的T恤,先讓燦爛穿,雖然大,不過反正就當睡衣。

      柾國將近十二點才到智旻的住處,智旻穿著睡衣來開門。

      「我明天再送燦爛回去就好啦!」,智旻對柾國這麼晚還趕過來不是很理解,「孩子們都睡了⋯⋯」,智旻的言下之意是他自己也睡了。

      柾國走到燦爛和多賢睡覺的房間,看著他兩熟睡小臉微笑。智旻在他後面說,「你不會現在要把燦爛叫醒,帶他回去吧?」

      柾國沒搭腔,朝外又走了出去,等智旻跟著他走出來,把門關上後,柾國半傾身子,對著還在埋怨的智旻說,「我想先洗洗,你拿衣服給我換。」

      智旻呆呆地站著,不太懂柾國說了些什麼。柾國轉身逕自鬆開領帶,走到智旻的浴室去。

      一直到柾國把門關上,浴室裡傳來水聲,智旻才恍然大悟。

      田柾國這是打算留下來過夜了?!

      智旻的睡意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腦子裡浮想聯翩,然後也不知道在幹嘛,雙手拼命揮舞,「唉喲⋯⋯。」

      然後柾國洗好澡,從浴室喊,「衣服呢?」

      智旻木頭人似的,僵硬地敲門,柾國把門打開,智旻低著頭把衣服給塞進去,柾國接過,把門關起來。

      沒一會,柾國穿著智旻的衣服出來,智旻站在外頭拿著一支吹風機,對著地板說,「過⋯⋯過來⋯⋯。」

      柾國撥撥頭髮走過去,水滴落在地上,智旻把吹風機打開,舉到柾國頭上,開始幫他吹頭髮。智旻的住處本來就小,多了一個柾國站在那,空間顯得更不夠了。客廳裡很安靜,吹風機的嗡嗡聲很清晰,但一點也不吵,反而讓人心安。智旻的手在柾國的髮間撥動,暖烘烘的,柾國的頭髮很快就蓬鬆柔亮。

      智旻把吹風機關了,柾國立刻攔腰抱起他,托著智旻的臀,朝智旻房間走。

      智旻趕緊摟住柾國的脖子,吹風機都還拿在手裡,沒時間放下。柾國一下子就跨進了智旻的臥房,把智旻連吹風機放到床上,人趴在智旻身上就開始親。

      「門⋯⋯」,智旻在柾國的吻中,掙扎著說。

      柾國放開智旻,站起來把門關上,人很快又撲上床,智旻張開著雙臂抱住他。

      穿著睡衣,比上次方便多了,衣服一下子就被脫掉堆在床上,智旻開始呻吟,柾國粗喘著氣。然後柾國翻過智旻的身子,迫不及待地從後方進入,房間裡響起肉體拍擊的聲音。

      兩個人滿頭大汗的時候,突然多了一道鈴聲。

      智旻的手機響了。

      沒人理它,任它在床頭鳴叫,直到鈴聲停了。

      過幾秒,鈴聲不死心地再度響起。

      智旻趴在床上,艱難地看了一眼手機螢幕,柾國抓著他的腰,正在前後撞擊。智旻試著去抓手機,柾國一把把他抓了回來,繼續在他身上用力。

      「珍⋯⋯是碩⋯⋯珍哥」,智旻斷斷續續地說著,說到一半,手機鈴聲停了。

      不過,很快地,第三通電話就來了。

      這次智旻扭過身子,推著柾國的胸,「我⋯⋯先接⋯⋯電話⋯⋯你⋯⋯先⋯⋯出去⋯⋯停⋯⋯你停⋯⋯。」

      柾國當然不肯,智旻又用力推他,柾國才抱著智旻不甘不願地停了下來。

      智旻終於可以接電話了。

      「哥⋯⋯怎麼了?」

      碩珍說得又快又急,智旻不是聽得很清。

      柾國上身貼著智旻的背,手在智旻的胸前撫摸著,時不時揉捏智旻的乳尖。

      「什麼⋯⋯電話號碼?」,智旻儘量集中精神聽碩珍講話,不要去想柾國的手。

      柾國開始啃智旻的後頸,鼻子嗅著智旻的髮,他手在智旻的腹部來回滑過,有意無意地碰觸智旻分身的前端。

      「你媽媽打給你⋯⋯什麼意思⋯⋯南俊哥怎麼了⋯⋯」,智旻輕喘著,努力壓抑喉間的呻吟。

      柾國手圈住智旻的分身,張口咬了智旻肩頸,腰部往前挺。

      「噢⋯⋯」,智旻沒能忍住這一聲。

      就聽到手機裡傳來碩珍憤怒的吼叫聲,「他媽的,田柾國!給我從智旻身上下來!現在!馬上!」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