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子來自莎士比亞的《無事生非》❤️

沒更了唷😔

 

 

      紐約市警察局局長閔玧其雙手放在桌上,百無聊賴的聽著民眾朴智旻的控訴。其實根本不需要閔局長做筆錄,只是情況有點特殊,這也是沒辦法的。

      從上個月開始,局裏就沒有人想聽智旻報案。

      「所以」,玧其趕在智旻開口前插嘴,「又是田柾國?」

      「還能有誰!」,智旻激動到都要進化成超級賽亞人了。

      沒錯,智旻在告田柾國的狀,已經一個月了。內容不外乎是庭院裡雜草太高了、晚上回家太晚了、關車庫的聲音太大聲了,什麼都能報案⋯⋯

      玧其看了看手上一疊報告,難怪,全球統計出來的結果是美國人最愛打官司,朴智旻、田柾國功不可沒。

      唉,沒錯,就像智旻告狀一樣,田柾國也是,照三餐打電話來,告狀的對象就是朴智旻。什麼智旻帶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來到社區裡,讓社區的地價下跌;養太多隻狗了,狗的吠叫聲讓人抓狂;穿衣服太裸露了,讓人以為來到風化場所了⋯⋯,諸如此類的。

      這兩人偏偏是鄰居⋯⋯,玧其嘆氣。

      柾國是某化妝品牌的老闆,智旻是時裝模特兒。從上個月智旻搬到柾國所在的社區,而且就住在他隔壁開始,兩人就互看不順眼。

      起因也不過是智旻穿著緊身的運動衫,牽著他兩頭杜賓犬,在社區裡跑步。

      然後柾國車速有點快,智旻的杜賓有點興奮,所以他們差點撞到。

      原本柾國打算留下名片就算了,反正一切都有保險公司會處理,偏偏智旻的狗吠個不停。

      然後兩人在路邊吵架吵到社區民眾報警,警察好說歹說才讓兩人各自回家。

      從那天開始,就是他們紐約市警察局的惡夢。

      警員只要看到智旻性感的身軀出現,全部人落荒而逃;一接到柾國的電話,聽到他獨特的嗓音,全部的人,突然都開始狂按轉接鍵。

      然後我們的玧其局長,就被推派上陣了。

      玧其聽完智旻的長篇抱怨後,一臉理解了的表情,誠懇的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果然!這種事就是要跟局長講,他才能明白自己的苦!智旻感動得要落淚了。

      「不過」,玧其偏過頭,用有點可惜的口吻說著,「田總裁上次跟我通電話,他說他覺得你很可愛⋯⋯,他不小心說溜了嘴,哈哈,可能他以為用這種奇特的方式可以吸引你的注意吧!不過,看樣子他的方法完全弄錯了,朴先生似乎很受不了他呢!我明白了,我會多多勸導他的,若是情節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嚴重,我們警局一定秉公處理⋯⋯」。

      紐約市警察局一片寂靜。

      全部人驚訝地看著閔局長,包括智旻。

      可⋯可愛⋯?田柾國說自己可愛?騙人的吧!智旻雙頰悄悄染上一層紅暈,好看的要命,「吸引⋯⋯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猜啦!」,玧其雲淡風清的說,「田總裁這麼忙的一個人,還有空親自打電話來警局裡,想想也不太合理吧!」

      說⋯說的⋯也有道理⋯⋯,智旻臉上的表情變得柔和,但是又強撐著不在意,「我⋯我不告他了⋯⋯」

      「哦?」,玧其一臉訝異,但是又充滿欣慰,「我們田總一定很感動的。」

 

 

 

      胡說八道。

      「局長,你剛剛對朴智旻說的完全是一派胡言」,局裡的警員金南俊開口,「田柾國壓根沒這麼說過。」

      「是嗎?」,玧其頭都沒抬,低著頭看他的文件,「可能我聽錯了。」

      「啊?」

      「下次田柾國打電話過來,轉給我,我跟他說」,玧其交代了下去。

      是打算對兩方都說謊圓過去吧⋯⋯南俊心裡想。

      中午,大夥才剛吃完熱狗,咱們田總就打電話來了,接到電話的警員立刻轉接給玧其。

      全警局的人都豎起耳朵聽玧其瞎扯。

      「智旻他啊,今天到警局來了,我聽他說他很喜歡你們公司最新出的唇膏。當然啦!想也知道喜歡唇膏只是一個說法啦⋯什麼,你不懂?噢,我是猜想,朴智旻當模特兒的人,對於化妝品一定很有研究,嗯,然後他又老是到警局來,對田總幾點到家,家裡庭院的草長得多高,都如數家珍,之前我也沒想太多,但是今天他稱讚了你們家的口紅,我就想啊⋯⋯。我想什麼?沒啦,哈哈,沒想什麼啦⋯⋯就覺得他只是用這樣另類的方法,去吸引人的注意力。⋯⋯你問吸引誰的注意力?這個我怎麼會知道呢?」

      警局裡年資最淺的燦赫目瞪口呆。

      「呵呵,所以田總打電話來,是朴智旻他又遛狗,造成社區住戶的恐慌了嗎?沒有?真的沒有怎麼了?噢,那太好了,智旻應該會很高興。什麼?為什麼智旻會很高興?說的也是,我怎麼會這麼認為呢?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亂猜的。嗯?你問他當時是怎麼說起唇膏的?我想想喔,他低著頭,我看不太清楚,啊~我想起來了,他耳朵紅了。確定?當然,我超級確定的。好的,沒問題,先這樣,田總再見。」

      電話掛上了。

      一樣,一片寂靜,這片寂靜滿是對玧其的敬佩。

      南俊有預感,警局會清靜好一陣子。

      只能說。

      玧其就是個天才。

 

 

 

      智旻看著桌上那一整盒唇膏,心裡一陣慌,一陣喜,不過喜被他強壓下去就是了。

      那個,也不過就是唇膏嘛!還是叫人轉交過來的。

      明明就住隔壁不是嗎?走路過來是要多久⋯⋯,哼,沒有誠意!

      智旻偏過頭去,然後他的視線又飄了回來,落在盒子上。

      試一下顏色好了。那個,不用太浪費了,對,就是這樣!

      智旻找了條紅色的口紅,旋開,不知為何,羞澀和喜悅一起湧了上來,他抿著嘴強忍著笑,然後張開嘴把口紅塗上。

      漂亮極了。

      真的,毫不誇張。

      智旻飽滿如櫻桃的唇,塗上這口紅,帶著光滑潤澤感,誰都渴望一親芳澤。

      唔,還不錯啦⋯⋯,智旻帶著挑剔的眼光,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

      先拍下來好了。

      智旻微微偏過頭,找了個角度,拍下照片。

      唔,還可以啦⋯⋯

      不過,下巴似乎有點高,再拍一張好了。

      就這樣,智旻拍了好多張,終於拍到滿意的了。

      是說,總要傳給他看看吧!

      畢竟,畢竟,這是他請人轉送給自己的,不是嗎?

      當警局裡的燦赫接到智旻電話時,十分訝異。

      怎麼,又要報案了?草又太高了嗎?

      結果,智旻是要問田總裁的電話。

      「不好意思⋯我們不能洩漏個⋯⋯」,燦赫的電話被人搶了過去,玧其臉不紅氣不喘的報出一串數字,是柾國的手機號碼。

      燦赫再次目瞪口呆,他的局長就這樣知法犯法嗎?就這樣把人家給賣了?

      玧其把電話掛掉,然後立刻撥了另一通電話,「是田總裁嗎?不好意思,剛剛智旻特地打電話來,說要我跟你轉達他的謝意,我跟他說,何不你自己跟柾國說呢!所以我沒有經過你的同意就把你的電話號碼給了智旻,什麼?你不介意!那真是,太~好~了」,玧其的語調很誇張,但是他面癱,「你要掛電話了?這麼急嗎?好的,你公事多,你忙你忙!」

      電話掛上了。

      燦赫呆呆的拍手。

      這得幫局長寫偉人傳了才行。

      看著手機裡,智旻傳來訊息的通知,柾國心裡一陣慌。

      好歹自己也是一家企業的總裁,怎麼這麼沉不住氣。柾國吞嚥一口口水,然後清清嗓子,帶著無所謂,隨意看看的表情,點開訊息。

      一張照片,下面一則訊息,「謝謝」。

      這⋯這照片⋯

      「總裁」,一道聲音驀地響起。

      柾國手上的手機差點飛了出去。

      是秘書韓秀娥。

      「什什麼事?」,柾國竟然結巴了。

      「新產品代言的模特兒資料,都在這裡了」,秀娥不知道她的老闆正在驚慌。

      「噢,好,你放著,我等等看。」

      秀娥有禮的轉身,走出去了。

      柾國立刻把手機放在桌下,他的大腿間,然後低著頭,輕輕把螢幕點開。

      智旻漂亮的照片立刻出現,他美麗的唇型,上面塗著的正是自家公司的產品。

      柾國靜靜看了十分鐘,他腦海裡滿是智旻的唇⋯⋯

      驀地像是想到什麼了,柾國猛地把螢幕關掉。

      真是的,還是上班時間呢!胡思亂想些什麼!

      柾國把腦海裡的綺想用力甩去。

 

 

E504FCAC-F1AB-4297-AE06-B205EA0BC3A8.jpeg

C19816D1-FA10-4CCB-B90A-82D06DFD94B0.jpeg

      已讀未回。

      智旻打開訊息然後又關上。

      這田柾國是什麼意思!怎麼這麼沒禮貌。

      還是說,太忙沒時間回?

      算了,才懶得理他!

      過半個小時,智旻再度打開手機訊息,一樣,沒有回覆。

      智旻悶悶的關掉,然後脫掉衣服,到浴室去洗澡。

      手機在他關上浴室門時,「叮」了一聲。

      智旻飛快衝了出來,全身赤裸的點開手機來看。

      「很適合你」,柾國傳的。

      剛剛的鬱悶像是假的一樣,智旻憋著笑意,想了想,然後開始回覆,「還有其他顏色,你要看嗎?」

      「好。」

      小氣,就這麼一個字⋯

      智旻一邊不滿,一邊把自己今天下午試其他唇膏的照片,傳了三張過去。

      沒有反應,又是已讀不回。

      智旻這次不管了,他開始打字,「哪一個顏色好?」

      「都很漂亮。」

      智旻羞澀又得意的笑了,然後他笑容凍結。

      等等,這個田柾國是說他人漂亮,還是說口紅漂亮?

      可是,這怎麼問?

      哎唷!

      柾國在手機相簿裡新增一個相簿資料夾,名稱上打著「機密」兩字,然後把智旻傳給他的照片存在這個相簿裡,又反覆看了幾次,才把手機螢幕關掉。

      隔天,智旻的經紀人金泰勇打電話給他。

      「智旻啊,那個,我跟你說,JT化妝品公司打電話來,我跟你說,這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哥知道你不喜歡他們老闆,可是,他們出的價碼很不錯,而且啊能夠代言他們的新產品,你的知名度會更高⋯⋯」,泰勇正打算再往下說,但是智旻截斷了他的話。

      「好。」

      就這樣?這麼乾脆啊!還以為要花很多時間說服智旻呢!

      一個禮拜後,智旻拍的口紅廣告出來了。智旻穿著白色的衣服,看起來鬆軟可愛,他坐在椅子上,手肘擱在腿上,托著自己的下巴,斜眼看著鏡頭。

      這則廣告,在電視、Youtube、網頁上播放。JT公司大樓,外牆貼了三層樓高的海報,智旻柔嫩的臉龐,粉桃色的唇彩,讓人看了都想親他一下。

      看著報紙上的廣告,南俊不禁佩服玧其的英明睿智。

      柾國也正在看報紙上刊登的自家廣告。

      他的唇膏賣得很好,廣告裡的那種顏色已經缺貨。柾國腦海裡想著下次要推出什麼顏色,什麼顏色最適合這雙唇。

      嗯⋯⋯也許,他應該傳個簡訊之類的,不不,打電話好了⋯⋯。畢竟智旻喜歡他們公司的產品,想要吸引自己的注⋯⋯

      沒!想那麼多幹嘛!男人就是要爽快,打個電話而已,婆媽什麼!

      柾國拿起手機,撥了電話給智旻。

      「喂?」,智旻好聽的聲音傳來。

      柾國忘了自己要說啥。

      「喂?田柾國?」

      「咳,我在。」

      「嗯⋯⋯」,智旻在電話那頭咬著小指。

      「我⋯我⋯,那個,噢,對,產品賣得很好。」

      就這樣?「嗯⋯⋯」,智旻把小指放下,眼睛瞇了起來。

      「沒事了」,柾國飛快的說,然後乾笑著掛掉。等到通話一結束,柾國就用力打自己的大腿。自己在幹嘛?!

      智旻瞪著手機,幾乎要把螢幕瞪穿,把手機另一頭的柾國抓來痛毆。

      沒事了?打電話來就跟自己說一聲產品賣得很好?

      哼!

      也⋯⋯也不會⋯不會說一句可愛之類的⋯⋯。他不是跟警局局長這麼說了嗎?怎麼⋯就不會⋯說給自己聽啊⋯⋯

      智旻彆扭的把手機扔到沙發上,決定今天去找朋友喝酒聊天了。

 

 

 

577DF6A7-532C-4715-81ED-74FEC23164C7.jpeg

      柾國把車轉進他家前面的街道,他剛下班。還沒到自家門口,他就看到一輛高級跑車,停在智旻家前面。

      一個打扮得很做作,梳著油頭的男子從車上下來。

      柾國一看他就覺得不順眼。

      智旻穿著一件銀灰色的背心,外頭罩著一件黑色帶水鑽的外套,他的背心很低,整個鎖骨和一部分的胸膛都裸露出來。

      柾國的不爽程度,飆高。

      然後柾國看到智旻注意到自己的車了。

      智旻背轉過去,不知道跟對方在說啥,柾國的車經過他們,他眼角餘光看到智旻和那男子兩個人靠得很近,柾國板著臉把車開進車庫裡。然後柾國聽到跑車離開的聲音,於是他轉身走出大門,朝智旻家方向望去。

      智旻站在那,正轉過身來。

      兩個人四目相望。

      所以⋯智旻沒跟那男的出去?

      他看到自己的車,然後就不出門了?

      柾國不知道胸口為何突然一陣癢癢的,然後他對智旻說,「要來我家喝一杯嗎?」

      智旻勾起一邊的嘴角,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然後他頭仰起,高傲的點了點。

      柾國的家跟智旻佔地一樣大,不同的是柾國後院有游泳池,智旻後院是狗屋和草皮。

      智旻進來後,打量了一下柾國的擺設,看樣子柾國似乎很喜歡聽歌,他的藍芽音響超級大的,而且似乎也蠻愛喝酒的,他有一只酒櫃,智旻猜想柾國這樣的人應該喜歡喝水果酒,穀類發酵的酒,他應該沒有很喜歡,因為柾國一臉就是喜歡甜的東西的人。

      柾國讓智旻坐在他廚房的吧台邊,拿了高腳杯,丟冰塊進去,然後把一瓶紅酒拿出來,幫智旻倒上。

      智旻輕啜一口,嗯,還不錯,葡萄香味從嘴裡湧上鼻腔,智旻開心地又喝了一口。

      柾國把目光從智旻的小手和雙唇上移開,清清喉嚨,開口問,「那個人是誰?」

     「誰?」

      「剛剛那個小子,門口那,跟你」,柾國不是很想說似的,「你跟他好像要出去,你們,很親密。」

      「喔,那是崔世炫,我們公司裡的後輩。」

      「嗯⋯⋯」,柾國低著頭,喝一口酒。

      「我跟他沒什麼」,智旻看著紅酒說話,他不知道自己幹嘛解釋這些,但,反正,就,就那樣,「他小我兩歲,我不喜歡比我年紀小的⋯⋯」

      「你幾年生?」

      1995」,智旻飛快回答,然後補上,「十月!」

      喔⋯「你比我大⋯⋯」,柾國聽到智旻說他1995年生,而且他不喜歡年紀比他小的,整個人悶了。

      「噢」,智旻摩挲酒杯,然後又喝了一口,「其實,我覺得啊,年輕的男人,但事業有成,很吸引人」,唔,「超級吸引人的!」,智旻用力強調,完全忘了自己剛剛說不喜歡年紀小的。

      吸引人嗎?果然,局長說的是真的⋯⋯。柾國胸前鼓脹著滿足跟欣喜,撩得他癢癢的。

      「我聽說貴公司本來想找朴允智幫你們拍廣告的,怎麼⋯⋯怎麼突然找上我」,智旻一雙眼亮晶晶的看著柾國。

      那個喔⋯⋯,嗯⋯⋯,「有⋯有人跟我推薦,我看過你的照片,你上次幫KV拍的內衣廣告,我覺得拍得不錯⋯⋯」

      事實上,智旻拍得性感極了,一堆男性在網上留言說為了朴智旻出櫃了。

      「內衣廣告!」,智旻很訝異,田柾國竟然會去看自己的內衣廣告。

      那張廣告照片裡,智旻穿著一件牛仔外套,裡面沒穿,微微露出內褲上方的品牌字樣,他的人魚線若隱若現。智旻想到柾國看過那張照片,他不好意思極了,但心底深處又有一股得意,壓都壓不下來。

      「所以我就打電話到你經紀公司去」,柾國繼續說。

      「你親自打?」,智旻再度訝異。

      「對」,柾國說,「我想展現我的誠意⋯⋯」

      噢!智旻必須咬著牙才行了,不然他會忍不住笑出來。田柾國他,他打電話到自己的經紀公司去,親自打!

      「畢竟,之前,我們,處得不是很愉快,你知道的。所以我想這樣做,比較好,是吧?」

      「當然!」,智旻大喊,簡直好極了好嗎!

      柾國綻放一抹微笑,他眼睛半瞇,眼尾微微皺起。

      智旻害羞的低下頭,然後轉開,看著別處,「我之前,那個,有一點無理了,其實你沒有那麼,嗯,你知道的,沒有我說的那麼糟。」

      「喔,嗯,對,哈。我剛好也想說這些,呵呵。」

      「那,我們握手言和了?」

      「好,我們握手言和。」

      智旻伸出他小小的手,柾國用他的右手輕輕握住,兩人相視而笑。

 

 

 

      「給我的?!」,智旻捧著花束,是柾國剛剛遞給他的。

      「嗯」,柾國微笑,「剛好經過花店,嗯,就轉進來前那個轉角。」

      「喔」,智旻笑了一下,「謝謝你,柾國。」

      剛剛智旻喊自己柾國嗎?不是連名帶姓喊了啊⋯⋯「不客氣,智旻。」

      「你先坐一下,我先找個花瓶插起來」,智旻邊說邊轉身。

      「好」,於是柾國坐在沙發上,智旻的兩隻杜賓立刻圍上來,對著柾國東嗅西嗅,「嘿」,柾國把手舉高,他手上是一只玻璃杯,剛剛智旻拿給他喝水的。

      一隻杜賓大膽的把他的下巴擱在柾國的大腿上,睜著眼看著柾國。

      柾國沒想過這種看起來很兇的狗,可以這麼萌。

      好像智旻,一開始給人感覺很兇,很強悍,但其實很萌。

      柾國拿手摸摸杜賓的頭,「呵」。

      智旻已經把花插好,走回客廳了。看到柾國跟他其中一隻寵物正在對視,另一隻還在繞來繞去,看起來很興奮。

      「提姆好像很喜歡你」,智旻坐下來說。

      提姆就是把下巴放在柾國腿上,皺著眉看著他的那隻杜賓。

      「是嗎?」,柾國帶著微笑,對著提姆說,「也許我們可以成為好友。那另一隻叫什麼?」

      「波頓」,智旻一說,波頓立刻回身跑到智旻前面,跳上沙發,黏著智旻。

      「提姆·波頓?」

      「嗯」,智旻摀著嘴笑。

      隔天智旻收到一整組聖誕夜驚魂的公仔,智旻笑到看不到前面。

      然後智旻買了一瓶紅酒回送給柾國。

      沒幾天,社區裡的民眾看到柾國跟智旻一人牽著一隻杜賓犬,在社區裡散步遛狗。聽到的人,直呼不可思議。

      這天,智旻在柾國廚房吧台前喝酒,柾國正在跟他說自己大學時的事。

      「我那時整天窩在寢室,忙著製作影片,後來我開了頻道,很多人訂閱,於是有廠商跟我接洽,我直接錄製自己試用唇膏的情形,結果一炮而紅,我就想乾脆自己開家公司,就是現在的JT。」

      「原來是這樣」,智旻微醺,帶著微笑。

      「這次的唇膏賣得很好,多虧了你。」

      「真的?」,智旻咬著小指笑。

      「對」,柾國盯著智旻的唇和小指,移不開眼。

      「怎麼⋯」,智旻下面的話沒辦法說完,柾國拉開他的手,俯身含住他的唇,親吻了他。

      「智旻」,柾國結束這吻,他看著一臉迷濛的智旻,輕輕呼喚他。

      Take me」,智旻喃喃的回應,「please」。

      柾國全身血液滾燙,他打橫抱起智旻,朝著智旻的臥房走,智旻雙手圈抱著柾國的脖子,親吻他的下巴,鼻子,和臉頰。

      然後柾國把智旻放在床上,脫掉彼此的衣服,柾國輕聲的說著,「你好美,智旻」。

      智旻嫵媚的笑,「真的?」

      「真的,我沒辦法把目光移開」,接著柾國親吻智旻的脖子、胸膛,智旻白皙的身軀微微顫抖著,肌膚上覆著一層薄汗,「你好性感」,柾國撫摸智旻的人魚線,然後在上面留下碎吻。

      智旻皺著眉,「癢」。

      「我一直想這麼做」,柾國在上面輕訴,氣息拂過智旻的肌膚,讓智旻更興奮。

      然後柾國進入智旻的甬道,他們纏綿溫柔的做愛,智旻最後忍不住大膽的弓身而起,抱著柾國的頭,將他按在自己的胸前,柾國在他胸口上留下吻痕,然後埋首在他胸前加速,喃喃著「智旻智旻智旻⋯⋯」,直到結束。

      他們相擁而眠。

      早上,智旻被門口的雜音吵醒,是提姆和波頓,牠們肚子餓了,正在門口噴氣哼哼。

      智旻起床套上睡衣,輕輕打開門,提姆和波頓立刻興奮地蹦跳,智旻輕聲的制止牠們,「噓噓,乖,不要吵醒柾國」,然後智旻帶著牠們去吃飯。

      智旻回來臥房時,柾國還在睡。看著柾國的睡顏,智旻忍不住微笑,然後掀開被子窩進去。沒想到柾國反而醒了,他眨眨眼,看了看四周,然後才想起來昨晚的事。柾國摟著智旻的腰,智旻輕笑,「你醒了?」,柾國把臉埋在智旻的頸間,嘟著嘴在上面親著,沒有回答。

      「你不餓,不吃東西?」

      「想吃你⋯⋯」

      「不要」,智旻笑著拒絕。

      「為什麼?」,柾國任性地埋怨,語調誇張,智旻被他逗笑了。然後柾國說,「你不是暗戀我?」

      啊?「什麼暗戀你?」,智旻皺起眉來,說反了吧?

      看著智旻一臉質疑的表情,柾國說,「你不是跟閔局長說你喜歡我們公司的唇膏,而且你還很在意我的一舉一動,不是嗎?」

      自己什麼時候說過了?!「哪有!不是你跟他說我很可愛嗎?你一個總裁,卻親自打電話到警局去,不是因為你想吸引我的注意力嗎?」

      看樣子,似乎有什麼誤會⋯⋯

      兩人瞪視著對方。

      五分鐘後,「閔玧其!」

 

 

 

      東窗事發。

      南俊同情的看著玧其,玧其正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站在他前面的是好久不見的智旻和柾國。

      「閔局長,你說,是不是田柾國說我可愛?!」,智旻氣勢洶洶。

      「不對,是朴智旻想吸引我的注意力,他稱讚我的唇膏!」

      「我沒有!」,智旻大喊。

      「那我也沒有!」

      玧其靜靜坐著,看著兩人吵得不可開交。

      「你先送我口紅的!」

      「你拍照給我,你還打來警局問我的電話不是嗎?」

      「你稱讚我漂亮,還打電話給我的經紀人,要我拍你的廣告的!」

      「哦!是嗎?昨晚是你開口邀請我,拉著我的手說Take me,難不成這麼快就忘了!」

      全部警局的人瞪大眼睛,猛烈吸氣。這麼火熱啊,智旻⋯⋯

      「你親吻我的人魚線,說你一直想這麼做的不是嗎!」,智旻立刻反擊。

      員警們紅了臉,哇噢,感覺好像很精彩⋯⋯

      末了,「是你先暗戀我的!」,智旻堅持。

      「不對,是你先暗戀我的!」,柾國也堅持。

      玧其在這時插入一句,「所以你們沒有暗戀對方?」

      智旻正要回答,但柾國比他更快,「當然沒有,誰會暗戀!」,這也太沒面子了吧!

      警局裡終於靜了下來。

      柾國原想智旻會接著反駁,但是智旻沒有聲音。

      智旻呆愣著,然後他臉皺了起來,看起來要哭了,柾國嘴唇蠕動,訥訥的想說些什麼,可是卻找不到話來。

      智旻怎麼不說了呢?他怎麼不說他也沒有暗戀自己呢!

      智旻沒有暗戀自己。

      噢。

      這句話怎麼聽起來那麼不舒服,那麼難受⋯⋯

      就見智旻轉身,看都沒看柾國一眼,抓著他的外套,大步朝外走去,然後消失在門外。

      「你不追嗎?」,玧其對著柾國問。

      追?

      噢,對,追智旻。

      他得把智旻追回來,跟他說清楚。

      說清楚。

      只是,說清楚什麼?

      說清楚自己真的暗戀他⋯⋯

      打從第一眼看到智旻就暗戀他。

      智旻穿著緊身的運動衫,短褲,牽著他的狗,在馬路上對他怒目而視,他的雙眼滿是火焰,是自己看過最美麗的一雙眼。

      他好漂亮,好可愛⋯⋯

      天哪⋯天哪⋯

      是這樣,沒錯。

      自己打電話來警局,為了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沒錯,他想吸引智旻的注意力。

      閔玧其說的,都是真的。

      他田柾國暗戀朴智旻。

 

 

 

      智旻哭得臉都漲紅了,拼命吸著氣,然後抖著手打電話給他的經紀人金泰勇。

      「哥」,光這一聲,就滿是破碎的鼻音。

      「智旻,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智旻用手背用力把臉上的淚抹去,「沒,沒事。」

      「你哭成這樣,說沒事?」

      「嗯,沒事」,智旻抖著音,「幫我找新的住處,我要搬家。」

      「不是才剛搬進去沒多久,半年都不到⋯⋯」

      「我要搬走!」,智旻哭喊。

      「好好好,搬搬搬,我們搬,你別哭了。」

      掛上電話,智旻拿起車鑰匙,哭哭啼啼的到後院牽了提姆和波頓,然後把牠們兩隻趕上車,自己坐在駕駛座位上,開車離開自己的住處。

      好丟臉。

      自己竟然以為柾國暗戀自己,自己竟然拍那些照片給柾國看,他當時一定覺得很好笑。

      啊~~~~~丟臉死了!

      人家田柾國根本就沒有喜歡自己。

      自己昨晚竟然拉他上床。

      嗚嗚嗚。

      好難過喔⋯⋯

      好傷心喔⋯⋯

      田柾國他不喜歡自己,嗚嗚嗚。

      「提姆、波頓,爸爸我好丟臉喔,丟臉丟到家了!」

      因為爸爸我,我,我⋯⋯

      喜歡上了田柾國。

 

 

 

      柾國站在智旻住處前,狂按著門鈴,「智旻智旻,你在嗎?提姆、波頓,你們在家嗎?」

      智旻住處一片寧靜。

      柾國拿起手機,撥打電話給智旻。

      沒開機。

      「啊~~~~」,柾國用力掛上電話,然後他人往後退了一步,朝著智旻的大門喊,「智旻!智旻!你開門啊!我有話要跟你說!」

      一樣,靜悄悄。

      智旻他,他離去前,看起來要哭了,他一定哭了。

      柾國覺得自己就快要瘋了。

      「智旻,智旻,拜託,你開門,我要跟你說」,柾國大喊,用盡全力,他彎著腰,雙手放在膝蓋上方,「我愛你,我真的愛你,智旻,我暗戀你,我田柾國暗戀你!是真的,都是真的!拜託,相信我,不要不理我!」

      沒有回應。

      「提姆、波頓,快跟你爸說,說我愛他,讓他開門!」

      「智旻,拜託⋯⋯」

      「我喜歡你⋯⋯」

      燦赫接到民眾報案,趕到現場時,看到的場面就是這樣。

      田總裁站在門外,對著智旻的大門告白,喊到聲音都沙啞了。

      燦赫抓抓頭,走上前去,「那個,田總裁,你吵到其他人了,我得帶你到警局去⋯⋯」

      智旻是在新聞上看到的,田柾國站在自家門外,對著自己的住處喊著他暗戀自己,新聞標題是「JT總裁田柾國的驚人告白」。

      這是怎麼回事?!

      田柾國什麼時候跑到自己家去的?

      還說,說什麼暗戀自己,喜歡自己的話⋯⋯

      竟然還因為這樣被抓去警局了⋯⋯

      真是⋯真是⋯真是個傻瓜⋯⋯

      智旻討厭心裡那飛舞的小蝴蝶,他努力壓抑自己的笑意,可是很困難。

      唉呀,不行這樣!

      自己⋯自己⋯得去看看他才是,都被帶去警局了,怎麼得了!警察局那種地方,不可以常去,也不知道有沒有被關起來,有沒有得吃,有沒有得喝⋯⋯

      智旻從金泰勇的住處出來,再度趕提姆和波頓上車,然後一路狂飆著到紐約市警察局去。

      柾國從錢包裡掏出錢來,繳了罰單,正準備離開,就看到智旻衝進警局裡,提姆和波頓跟著他,一人二狗立刻撲到他身上。

      智旻抱著柾國的臉猛親,提姆和波頓蹦跳著,拼命舔著他的手,又把前腳掌踩在他的大腿上,整個警局都是牠們的吠聲。

      「柾國柾國⋯」,智旻邊親邊喊,「噢,你沒怎樣吧?那個閔玧其有沒欺負你?」

       玧其翻白眼,撇撇嘴。

      「我沒事」,柾國抱著智旻的腰,傻笑地看著智旻。

      「真的?」,智旻一臉擔憂。

      「真的」,柾國用力點頭。

      「沒事了就快滾!」,玧其在後面冷哼。

      總算,柾國和智旻帶著提姆和波頓離開警局。

      燦赫感嘆的說,「愛情真奇妙⋯⋯」。

      「哪跟哪?明明就是戀愛的人都是瘋子!」,玧其正在找鹽巴,他得祛邪。

      「局長好厲害喔,什麼都沒做,就撒了幾個謊,竟然就讓兩個仇人變愛人了⋯⋯」,燦赫一臉崇拜。

      「他們根本就沒仇好嗎?」,玧其拿著鹽罐,對著門口狂灑,「而且,我才沒說謊,我這人最實在了!」

      

 

 

      柾國坐在智旻客廳沙發上,智旻正在拿鹽罐灑鹽,弄得柾國滿頭的鹽巴。

      柾國連揮都沒揮,任自己滿頭鹽巴,坐在那傻笑,提姆坐在他旁邊,盤著腿,把下巴擱在柾國的腿上,波頓繞來繞去,時不時舔著柾國的手。

      「好了,應該可以去霉氣了」,智旻總算滿意了,他把鹽罐放在茶几上,坐在柾國的另一邊,柾國立刻摟著他的腰。

      「智旻,我愛你」,柾國低著頭,看著智旻說。

      嘻嘻,「你承認了」,在全紐約市人面前,只要有看到電視新聞的人,都知道田柾國愛著朴智旻。 

      「嗯,我承認了」,柾國啄了智旻的唇一下。

      「那⋯那你不問我?」

      「問什麼?」

      智旻嘴一扁,就要生氣,柾國立刻說,「智旻,你愛我嗎?」

      智旻立刻笑開了花,「嘿嘿,嘿嘿,嘿嘿⋯⋯」

      「你不回答?」,又要人問,又不肯說?

      「我愛你,柾國」,第一次見面的那天,柾國打開車門,一身黑色西裝,走下車來,帥氣瀟灑,那時候自己就一直注意著他⋯⋯

      「好巧」,柾國笑著說。

      對呀,「好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