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賢其實就是祖母綠改的智旻,所以車敏赫就噹噹噹地出現了。因為寫他,所以速度就慢下來了,實在不喜歡他,連校稿都懶,以致拖到現在⋯⋯。「努力不等於結果」,是引自金南俊先生在最新一集跑彈的名言。

 

 

 

 

 

 

 

 

 

 

八。車敏赫。

      車敏赫把筆電闔上,捲好電源線,放進黑色電腦包裡,然後收拾桌上的書本,準備回租屋處去,學校圖書館開放到晚上十點半,他得離開才行。

      書本很重,車敏赫用背包背著,背帶狠狠地咬進他的肩膀,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筆電得扛,讀書也是一種苦力活。

      還好可以騎腳踏車,要不然走回去都累癱了。

      車敏赫回到租屋處的時候,發現不久前認識的韓國人劉江鎬正在等他。

      「我聽說你前些日子在找二手筆電,我看到有一台還不錯的,不知道你要不要?」,劉江鎬問。

      車敏赫是經由修理電腦認識劉江鎬的,車敏赫在美國攻讀博士,學費、生活費所費不貲,雖然說智賢總是要他不要擔心錢的事,但是能省則省,車敏赫過得很儉省,之前電腦壞了一次,他找人修,零件很貴,車敏赫就託幫他修理的劉江鎬,在維修站幫他找二手筆電。

      車敏赫把腳踏車停好後開口對劉江鎬說,「你帶來了?我可以先看看嗎?」

      「當然!」

      於是兩人上樓,邊走邊聊。

      車敏赫住的屋子很小,但勝在地點不錯,離學校也才隔一條街,所以雖然簡陋,車敏赫將就著也還住得下。

      筆電保持得不錯,機型也算新,車敏赫點點頭,把錢交給劉江鎬。

      「我看你要不要找個半天的工作,就是不耽誤你唸書,又能貼補一下生活費」,劉江鎬看了看車敏赫狹小的住處建議。

      「什麼工作可以這樣?」,車敏赫好奇地問。

      「我聽說有一份工作,薪水不錯,要不是我書念得不夠,我都想去做!」,劉江鎬一臉惋惜地說。

      看劉江鎬遺憾的表情,車敏赫來了興致,「在哪裡?」

      「就是去公司大樓裡,幫人家填問卷,打電話推銷產品,這一類的。」

      車敏赫皺起眉來,這樣的工作薪水怎麼會好?

      劉江鎬看車敏赫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薪水還可以,因為沒有要求一天要做滿多久時間,只要做完了就可以離開,所以我想說你還在寫論文,這樣的工作比較適合你。」

      也有道理。

      車敏赫又再問了一些細節,劉江鎬乾脆把對方的電話留給他,讓車敏赫自己跟對方談。

      車敏赫把電話號碼收好,跟劉江鎬道謝,等劉江鎬走了之後,車敏赫把新買的筆電充電,接著洗澡,洗好後他打了視訊電話給智賢。

      車敏赫是智賢的男朋友,當時車敏赫擔任志工,來到智賢成長的慈幼院,剛好智賢在那,就這麼認識了對方。

      智賢單純開朗,又性格堅毅,很快就吸引了車敏赫的注意,車敏赫常常到慈幼院來,兩個人約出去幾次,後來就在一起了。

      當時智旻在美國唸書,聽過智賢提起這事,智旻回國後,換車敏赫出國唸博士,兩個人就這樣錯過了,到現在還沒見過對方,只聽說過對方的名字。

      車敏赫唸書的錢,有一部分是智賢資助的,智旻知道這件事,沒說什麼,只是把房租的錢,還有平常的水電瓦斯費接過來付,智賢就負責整理家裡,掃地倒垃圾。

      車敏赫跟智賢接通電話,聊了一下,車敏赫就提起工作這件事,沒想到智賢堅決反對。

      「敏赫,你就安心寫論文,錢的事不要擔心!」,智賢這樣說。

      車敏赫想著減輕男友的負擔,又說了種種打工的好話,但智賢不肯。

      「我只希望你能專心唸書,早日回來,日子苦一點沒關係,熬過去就好」,智賢原本就是苦過來的人,對於錢財雖然看重,但是更在意精神上的快樂。

      「好吧⋯⋯」,車敏赫無奈,只好答應智賢不去打工。

      隔天,車敏赫就帶著歉意,婉拒劉江鎬介紹的工作。

      「喔⋯⋯這樣啊,可惜了,這工作連我都很想做,可是我學歷比不上人家」,劉江鎬搔搔後腦,「像車兄這樣,以後回到韓國一定也是在大企業裡工作吧!」

      雖然現在一無所有,但是聽劉江鎬這樣說,車敏赫也覺得自己條件比劉江鎬要好。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到美國名校留學,唸博士的呢!

      「我修理電腦,忙個半天,才賺那點錢,你到人家辦公室裡,填填問卷,打打電話,就能賺得比我還多⋯⋯唉唉」,劉江鎬轉身離開的時候,還在感嘆。

      聽著劉江鎬的喃喃碎語,車敏赫雖然沒有接下這份工作,但是他開始有了賺錢的想法。

      如果說,坐在辦公室裡,做一些很輕鬆的事,就可以賺一筆小錢,何樂而不為?

      過了幾天,劉江鎬說那份工作被車敏赫博士班同學法蘭克搶去做了,車敏赫到班上去的時候,果然就看到法蘭克,他換了一支新的手機。

      車敏赫有點不是滋味,不過他想著沒關係,等回國找一份好的工作,有穩定的收入,手機嘛⋯⋯到那時候也沒什麼。

      這天,車敏赫到維修站去拿他送修的電腦,聽到劉江鎬跟一名男子在談話。

      「要找那種學歷高,看起來很有學養的感覺,幫忙介紹產品,推銷宣傳⋯⋯。」

      車敏赫立刻向前毛遂自薦。

      劉江鎬皺起眉來,把車敏赫拉到一旁,「哥,這工作⋯⋯你確定要接?這次可不能說推就推掉⋯⋯」,顯然上次車敏赫拒絕填問卷的工作,讓劉江鎬不滿。

      「你放心,這次不會」,車敏赫拍胸脯打包票。

      拜託,就站在攤子前面,裝出很有學識的模樣,盡量溫和地跟客人推銷,裝文青罷了,這還有什麼難的?

      於是車敏赫拿了一堆產品資料,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讀完,週末時在約定的時間裡到活動會場去,跟他接洽的人簡單交代他一些注意事項,就開始接待客人。

      這天車敏赫只是坐在位置上,對人微笑,離開的時候,他拿到二百四十美元,現金。

      這錢也太好賺了!?

      車敏赫拿著錢還不敢置信。

      連接著三天,車敏赫就坐在位置上,然後結束時拿240美元現金離開。

      人人都說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付出才能有收穫,但是現實世界卻是這樣。

      原來努力不等於結果⋯⋯。

      這份工作結束後,車敏赫悵悵然地坐在圖書館裡,想著時間也太短了,不過也合理,這麼好賺的工作怎麼可能天天有。

      車敏赫嘆了口氣,繼續寫他的博士論文。回到住處後,他跟智賢說不用寄下個月的生活費給他了。智賢問為什麼,車敏赫憶起智賢不愛他去打工,於是他改口說自己中了一小筆樂透。

      過了幾天,車敏赫忍不住跑去維修站找劉江鎬。

      「江鎬,還有沒有像上次那樣的工作?也許也有一些公司正在宣傳新的產品?」

      「你想要賺錢啊?」,劉江鎬笑著問,「上次賺得不少吧!又很輕鬆!」

      車敏赫笑笑著點頭。

      「好啊!晚點我帶你去,有很輕鬆又很快就能賺到錢的地方!」

      「真的!」,車敏赫眼睛亮了起來。

      「當然!」,劉江鎬拍胸脯說。

      當天晚上,劉江鎬帶車敏赫到一家俱樂部,是當地黑道經營的賭場,車敏赫那天沒有打電話給智賢。

      又是疲憊的一天。

      智旻在晚上九點下班,離開坐了一天的冷氣房,一踏出辦公大樓,熱氣迎面逼來,智旻立刻感覺背部流了汗。

      今天一個叫鄭俊昊的人來清衍派辦公大樓的大廳鬧事,智旻當時正好下樓準備去買午餐,他看到一名落魄的男子,被警衛和柾國的左右手池昌碩架住,用木棍毒打了一頓,那落魄的男子就是鄭俊昊。

      慘嚎的聲音迴響在整個大廳。

      智旻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景,他面無表情,邁步走向電梯,田柾國跟他兒子田俊英也在電梯裡,然後田柾國關上電梯門,把哀號聲鎖在門外。

      這工作就是這樣,想要走捷徑,就沒法積陰德。

      下了班的智旻,習慣性地按開手機螢幕,看到他弟弟智賢傳來的訊息,家裡的洗衣精沒了,得再買新的一瓶。智旻不會開車,都是搭捷運上下班,賣場跟他住的地方剛好順路,智賢偶爾會請他幫忙買。

      三十分鐘後,提著賣場的袋子,智旻走進屋子裡,智賢坐在沙發上疊衣服。

      「我回來了!」,智旻邊說邊走進來,「洗衣精我買回來了!」

      「太好了!謝謝哥」,智賢開朗地說,「你一定累了吧,快去洗澡!」

      「你回來多久了?」,智旻問。

      「我八點就到家了!」

      智旻點點頭,看樣子今天孩子們又惹了事了,「晚上吃什麼?」

      「紫菜飯捲!」,智賢把自己的衣服跟哥哥的衣服分開放好,聲調依舊開朗的回答。

      「喔~」,智旻好奇地翻看餐桌上的塑膠袋,裡頭用塑膠盒放著切好的飯捲,餡料豐富,一塊一塊擺放得非常漂亮,「這哪買的?」,說著,智旻把手指伸進去塑膠盒裡,掐了一個飯捲出來。

      「喔⋯⋯那個喔⋯⋯」,開朗的智賢支支吾吾起來。

      「嗯?」,智旻把飯捲送進嘴裡,紫菜的味道立刻散了出來,中間包捲的火腿又香又鮮鹹,好吃得不得了,智旻忍不住把指尖上的飯粒和紫菜屑舔乾淨。

      「是田爸爸送的⋯⋯嗯喔⋯⋯今天他來學校⋯⋯想到我沒有吃飯⋯⋯貼心地送了」,智賢試著解釋,他以為把田柾國形容得很好,智旻就不會生氣。

      但事實相反。

      「朴智賢!」,智旻憤怒地轉身,「你先前是怎麼答應我的!」

      「哥!只是紫菜飯捲!」,智賢大聲的為自己辯護,「他說家裡人做的,不是花錢買的!」

      智旻閉了閉眼。

      田柾國哪有家裡人,他除了自己的兒子之外,就是傭僕和手下,這紫菜飯捲只可能是他聘請的五星級廚師幫他做的,用錢都買不到。

      只是這些,根本沒辦法跟智賢說。

      智旻張張嘴,但是他掙扎了好一會,最後捏捏眉心,「算了,都拿了就吃吧!」,說完智旻厭惡地看了一眼飯捲,轉身去洗澡。

      出來的時候,智賢已經疊好衣服,坐在桌邊,智旻知道他在打電話給車敏赫。

      智旻拉開椅子,在餐桌前坐下,隨意拿了一顆切好的紫菜飯捲,塞進嘴裡,他一邊咀嚼,一邊假裝不甚在意地問,「你們班上的田俊英,他很喜歡你?」

      智賢點點頭,「俊英他跟班上的人處不好,反而常找我玩,我已經跟他說過,要他多跟其他同年齡的孩子一起玩⋯⋯」,說到這,智賢抬起頭來,「怎麼了嗎?」

      「沒⋯⋯只是想說田柾國怎麼會特意送飯捲給你⋯⋯。」

      「我剛剛已經說了」,智賢試著好好再次解釋,「就田爸爸看我還沒吃,可能想說俊英常常麻煩到我吧?為了展現他的謝意這類的⋯⋯。」

      「嗯嗯」,智旻一副很能理解的樣子,但智賢感覺得出哥哥不以為然,他還待再說,但智旻先開口,「車敏赫沒跟你聯繫?」

      智賢立刻把田柾國的事拋在腦後,皺著眉頭憂慮忡忡地道,「敏赫他沒接電話。」

      「可能在忙?」,智旻捻起另一顆飯捲,正反看了一下,裡頭有東西亮亮的,智旻懷疑是金箔,財大氣粗,而且永遠不知道低調的清衍派頭目,從不吝於讓人知道他很有錢,也很愛錢。

      「他沒這樣過⋯⋯」,智賢把手機放了下來,「敏赫他從以前就很守時、守諾⋯⋯。」

      車敏赫的個性,透過智賢,智旻也略知一二。車敏赫孝順,體貼,用功,沒有不良嗜好,從小到大都循規蹈矩⋯⋯。

      但智旻看過很多「循規蹈矩」的人被帶壞。

      今天大鬧清衍派大廳的鄭俊昊就是其中一個。

      鄭俊昊他父親是首爾區警察局局長,田柾國為了拉鄭俊昊的父親下馬,找人拖了他兒子去賭博,鄭俊昊欠下大筆賭債,他父親被人以此攻擊,後來又挖出種種不法行跡,前陣子被捕入獄,因為這樣的關係,鄭俊昊才會來清衍總部。

      都落到這樣的處境了,鄭俊昊竟然還以為自己跟以前一樣,可以對田柾國呼來喝去。而田柾國人雖然看似囂張,卻能屈能伸,為達目的,要他示好卑膝,都只是小菜一碟。鄭俊昊不知道田柾國先前的賣好,只是要誘騙他的手段而已。

      鄭俊昊太驕傲了⋯⋯。

      田柾國偏偏看中了他性格上的弱點。

      田柾國這樣的人,就像是伊甸園裡的那條蛇,嘶嘶吐著口信,被他看中的獵物,會被他哄騙,吃下禁果,被引出人性裡最卑劣的一面。

      智旻對人性看法很悲觀,但是因為智賢的關係,智旻告訴自己,也許,車敏赫是例外的那一個。

      「晚點再打看看?」,智旻建議。

      「嗯⋯⋯」,智賢悵悵然地點頭。

      這天是星期二,直至星期五,車敏赫才回電。

      站在辦公室外面的走廊,愣愣地看著已經變黑了的螢幕,智賢臉色慘白,四肢僵硬,「怎⋯⋯怎麼辦⋯⋯怎麼會⋯⋯」。

      電話中,車敏赫說他欠了人家很大一筆錢,足足五十萬美金。

      怎麼會跑去跟人賭博呢?不是在學校寫論文嗎?他的論文就快完成了不是嗎?

      這不是真的吧!

      「朴老師,怎麼了嗎?」,溫和清朗的聲音,在面前響起。

      智賢愣愣地抬頭,好一會才認出眼前的人是田俊英的爸爸,田柾國。柾國瀏海高高梳起,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繫著黑色的領帶,高挺的鼻,凌厲如刀削的下巴,俊逸非凡,身姿挺拔,恍如夢境般不真實。

      「我⋯⋯我⋯⋯」,智賢腦袋沒法運轉,隱隱地有冷汗在髮際匯聚,只是茫茫然注視著柾國。

      「你臉色好糟,發生了什麼事?」,柾國臉上滿是憂慮,語調充滿關懷,「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柾國的聲音溫柔得不可思議。

      要是智旻在,他會說這是惡魔的耳語,撒旦的呼喚。

      智賢抖著唇,在這滿是關切的面容前,禁不住吐露了心聲,「我⋯⋯我的男友⋯⋯他⋯⋯欠了好多錢⋯⋯好多錢好多好多⋯⋯五十萬⋯⋯五十萬美金⋯⋯我我⋯⋯我不知道⋯⋯怎麼⋯⋯怎麼會⋯」,說到最後,智賢心慌難以遏抑,眼淚從眼眶裡掉出來。

      「噢⋯⋯」,柾國趨身上前,雙手托著智賢的臉頰,用拇指把智賢的眼淚抹去,渾然不覺這樣的動作有多親暱,「別哭,別難過⋯⋯。」

      智賢一聽,眼淚更是成串地滑落。

      「我幫你」,柾國輕聲安撫,「別擔心,一切有我,我可以幫你。」

      「幫⋯⋯幫我?」,智賢哽咽。

      「對,錢,我幫你出。」

      「錢⋯⋯錢⋯⋯五十萬⋯⋯」,智賢又慌又驚又疑惑。

      「我給你」,柾國輕聲道,彷彿說重了,智賢會被驚嚇到似的,「五十萬美金。」

 

 

 

 

 

九。柾國。

      「爸爸,那個人怎麼了?」,俊英在電梯裡問。

      大廳裡可以聽到鄭俊昊的叫罵和哀號,混雜在一塊。

      柾國牽著他的兒子,把電梯門關上,才剛按下關門鍵,就看到智旻拿著午餐走進大廳。

     他的這個會計面不改色,低垂著眼眉,應該也是見怪不怪了吧!

      柾國把關門鍵鬆開,快速改按開門鍵。

      他的秘書站在門外猶豫,但很快地就走進電梯,輕聲地道,「多謝會長」,然後人低眉順眼地站在一旁。

      「朴叔叔好」,俊英打招呼,然後看了一眼智旻手上的袋子,那裡頭飄出炸醬麵的香味。

      「那個人啊⋯⋯」,柾國把門重新關上,如同閒聊般開口,繼續把剛剛還未結束的話題說下去,「他太驕傲」,話語裡透露對鄭俊昊的慘況沒有一點愧疚。

      俊英的注意力被拉回來,「喔⋯⋯」,然後一知半解的點頭,「驕傲?」

      「嗯,他認為自己高人一等」,柾國分析,「不過,他高人一等的資本在他老爸身上,不是他自己比別人強。」

      「那他爸爸呢?」

      「在監牢裡。」

      「犯了罪嗎?」

      「嗯,貪污。」

      「好笨!」,俊英說。

      智旻瞥來一眼,又飛快看著電梯門。

      「是呀!」,柾國點點頭,畢竟這麼多人貪污,都沒事,「他以為他不會被抓到」,柾國補充。

      這下子俊英懂了,「他太驕傲了!」,俊英小腦袋點點頭。

      「對」,柾國牽著俊英跨出電梯,「所以人絕對不可以驕傲,再多的美德,一旦自大起來,全都作廢。」

      智旻走出電梯,微微行禮,轉身走回他辦公的地方。

      「智賢老師也這麼說!」,俊英仰頭對著柾國說。

      還沒走遠的智旻腳步停了下來。

      「哦~~」,柾國很感興趣的模樣,「朴老師這麼說?」

      「嗯,我們班的王聰明很會算數,但是他瞧不起人,老是開口說別人是笨蛋,智賢老師不喜歡他這樣,我也不喜歡。」

      「沒錯,就是這樣。」

      「阿爸,什麼時候可以讓智賢老師來我們家?」

      「俊英這麼想讓智賢老師來?」

      「對呀!」,俊英的聲音滿是期待的興奮,聽得智旻心口揪緊。

      柾國望了一下已經很明顯站在那不動的智旻,「改天吧!智賢老師那麼忙。」

      「噢⋯⋯」,俊英失望不已,「好吧!」

      話題結束,柾國打開辦公室大門,俊英先衝了進去,柾國跟著踏進辦公室,反手把門關上。

      聽到關門聲,智旻才重新邁開步子,走進斜對面的會計室裡。

      俊英一到辦公室裡,人就跳上沙發,把背上的背包甩到胸前,拉開拉鍊拿出裡頭的軟積木來。

      柾國趕在自己兒子開始玩之前,開口先問,「你那位鄭同學上課情況都還好吧?」

      「啊~那個機器人啊!」,俊英微微翹起嘴,「聽得到啦!那個助聽器很好用,他還跟我道謝!」

      「唔⋯⋯」,柾國拍拍兒子的頭,又問了一句,「他還坐你旁邊?」

      「嗯」,俊英點頭,「現在他知道不能碰我的東西。」

      看樣子那孩子被俊英嚇到了,柾國笑笑,轉身忙去了,俊英也忙著組合他的積木了。

      柾國察看他的手機,發現遠在美國的詹姆,傳了訊息過來,「金謹惠生了,是個兒子。」

      「取名了嗎?」,柾國回覆。

      「叫霍夫,韓文名叫李振宇,跟他外公姓。」

      「這樣說來,俊英有弟弟了。」

      「哈哈哈哈,她不會願意的。」

      是呀,打死金謹惠都不會願意的,柾國勾勾嘴角。

      五年前,柾國跟金謹惠結婚,這個決定非常倉促,但是婚禮辦得很盛大。

      是柾國向金謹惠求婚的。

      柾國來到美國表面上看來是為了避風頭,但其實是為位在南韓的清衍派探路。清衍創立已經二十五年,在南韓是第一大黑幫,觸角延伸到日本、台灣,菲律賓等國,但對年輕氣盛的第二代頭目來說,卻有點跟不上時代。這也是第二代頭目田柾國決定來到美國的原因。

      他要賺很多很多的錢。

      美國並不是那麼好闖,除了種族歧視之外,派系更是複雜。柾國打算先從西岸開始,一開始開展還算順利,他跟洛杉磯的老大詹姆·霍克搭上線,不過接下來,柾國就遇到一個難題。

      當地韓國人對柾國擴張的速度感到不安,尤其跟柾國合作的對象又是個白人,即便有著同鄉情誼,也對柾國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子感到不滿。

      他們開始扯後腿。

      暗示當地的白人警官這個新來的韓國人跟他們不同路、對當地的白人黑道透露清衍派對西岸的野心,更直接的就是把柾國好不容易談好的貨,假裝是柾國的人,提前到現場把貨載上車。

      柾國很火,尤其在一群白人面前,韓國人自己起內鬨的消息一旦傳了出去,不僅沒臉,還會阻礙他未來談生意的信用。

      在這樣的情況下詹姆建議柾國聯姻。

      柾國不肯。

      「田,你聽我說,一堆人等著你跟他們翻臉,好混水摸魚,趁機撈到一點好處,你初來乍到,身邊沒那麼多幫手,真要火拼只會兩敗俱傷,你不會想什麼都還沒拿到,就一鼻子灰的回南韓吧!」

      柾國似笑非笑,沒有吭聲,顯然不願意。

      「不會引狼入室的」,詹姆知道柾國的想法,「他們其中一個成員的哥哥是大學教授,剛從學校退休,有一個女兒,很符合我們的條件。」

      柾國像是想到什麼,抬眼看詹姆。

      「名字叫金謹惠。」

      柾國錯愕,雖然他很快收回表情,但是詹姆沒有錯過這一幕。

      「金謹惠嗎⋯⋯」,柾國弧形優美的唇勾起,「好啊,我娶她。」

      於是,柾國就這樣跟金謹惠求婚。

      金謹惠考慮了一天就答應了。

      柾國有錢,長得好,對女生又體貼,雖然身邊有一些花花草草,但是金謹惠年輕貌美,對自己很有自信,她有信心讓柾國跟那些女人斷了聯繫,專一對待自己。

      他們在聖誕前夕結婚,沒多久金謹惠就懷孕。

      婚後柾國早出晚歸,金謹惠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一個黑道老大,娶她只是為了鞏固勢力,而且她竟然還懷孕了。年輕的金謹惠還想多玩幾年,當初嫁給柾國,就是想著柾國有錢,人看起來也很懂得情趣,婚後可以過著富裕又有情調的生活。現在肚皮卻一天一天大了起來,這個不能吃,那個不能喝,身材嚴重走樣⋯⋯。

      可怕的是等孩子生出來,她從此就成了一個媽。

      那些演奏會、音樂會、聯誼會⋯⋯難不成要帶著一個娃,聽他在會場哭鬧?

      於是俊英出生沒多久,金謹惠就跟柾國離婚。當時柾國已經在當地站穩腳跟,他爽快地答應離婚,給金謹惠一大筆贍養費。金謹惠拿了錢,花了三個月恢復身材,很快又出現在各個鋼琴演奏會場,一年後她愛上了自己的鋼琴老師,休學嫁給他。

      柾國送禮金過去,金謹惠收了錢,卻把禮金袋扔回給送錢來的詹姆,那袋子上寫著琴瑟和鳴,底下署名田柾國。

      柾國離婚後,帶著兒子俊英,回到韓國,一直到現在。金謹惠只在俊英生日時,被柾國要求回來南韓,但是即便是這樣,金謹惠也只願意住在首爾的飯店,不肯到柾國跟俊英的住處去住,等俊英生日過了,金謹惠就又飛回去美國。

      對金謹惠來說,俊英是她年輕不懂事時所犯下的錯誤。

      而田柾國,就是差點毀掉她美好人生的惡棍。

      所以,她怎麼會樂意讓自己跟丈夫的愛情結晶喊俊英哥哥呢!

      「俊英啊」,柾國開口喚。

      俊英正忙著組積木,只用鼻子「嗯?」回答。

      「你想要有個弟弟嗎?」

      俊英聞言,難得地抬起頭來,「弟弟?」

      「對呀!」,柾國笑瞇瞇地問,「可以跟你一起玩喔!」,要是金謹惠在,看到柾國的笑,一定會尖聲怒罵,「離我兒子遠一點!」

      「一起玩?」,俊英皺起眉來,然後他搖搖頭,「不用了,鄭鈞熙會陪我一起玩。」

      事實上,是俊英玩,鈞熙在一旁看。俊英的玩具,鈞熙不會去碰。

      「鈞熙嗎?」,柾國看著自己兒子,俊英已經再度低下頭組積木了,「看樣子這鄭鈞熙很特別啊⋯⋯。」

      竟然有人能跟自己的兒子一起玩。

      膽子真大。

      再訂一只助聽器給他好了。

      

 

      

      

十。智旻。

      如同往常疲憊,如同往常的燠熱,智旻抹著汗踏進家門。

      不同以往的是,今天智賢不在。智旻開了門,發現房子裡一片黑暗。

      「去哪了?」,智旻喃喃,然後他點亮燈,剛把鞋子脫掉,後頭就傳來聲響。

      電梯門開了,電梯裡頭走出一臉惶然的智賢。

      「阿賢⋯⋯」,才喊了智賢,智旻的聲音就消失了。

      跟在智賢後頭走出電梯的是他的老闆,田柾國。

      柾國低著頭看似在安慰茫然失措的智賢,然後他們雙雙抬頭看向智旻。

      「哥⋯⋯」,智賢的嗓音聽起來要哭了,可是他的表情又像是鬆了一口氣。

      「怎麼了?」,智旻緊張起來。

      智賢看起來六神無主,而田柾國又出現在這⋯⋯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敏赫他⋯⋯他⋯⋯」,智賢話語破碎,眼眶含淚。

      「先進去再說」,柾國在旁邊建議。

      也是,雖然緊張,但事情似乎是跟車敏赫有關,智旻略微鬆了口氣,於是他點點頭,公寓門口的確不適合談話,於是智旻先行進屋,然後智賢跟柾國跟著進來。

      三人坐在沙發上,也不知為何,智賢跟柾國坐在雙人座上,反倒是智旻坐在單人沙發椅上。

      坐下來後,智旻準備開口問,柾國卻偏過頭看著智賢開口,「我幫你倒杯水來」,說完起身,在餐桌上拿了杯子,自顧自地倒了兩杯水,一杯放在智旻面前,一杯則是牽起智賢的手,把水杯放在智賢手上。

      「喝吧!」,柾國對著智賢說。

      智旻捏著大腿,心裡頭不安逐漸擴大。

      田柾國這是在做什麼?

      智賢虛弱地微笑,然後點頭道謝,啜了一口水。

      智旻忍不住要問,柾國趕在他開口前說,「車敏赫欠了人錢。」

      「欠錢?」,智旻尖聲道。

      「嗯」,柾國接過智賢喝完的水杯,把它放回桌子上。從頭到尾,柾國的目光就沒離開過智賢。

      智旻見狀,心裡頭那股古怪的感覺更甚,智旻試著壓抑下來,但不是很成功,他的嗓音尖銳,「車敏赫好端端的在美國寫論文,怎麼會欠人錢?欠多少?」

      「五十萬美元的賭債」,柾國說。

      「賭錢?車敏赫跟人賭錢!」,智旻張大嘴,不敢置信地吼。

      智賢眼淚默默流了下來。

      柾國抬眼看了智旻一眼,示意智旻注意一下音量。

      智旻張了張嘴,想著這什麼時候了,還有空顧慮這些?

      「我幫他還了」,柾國接著開口說。

      「什麼!」,這下子智旻忍不住了,他幾乎從沙發上跳起來,「你幫他還錢?幫車敏赫還錢?」

      「是幫智賢」,柾國糾正他,「智賢他沒那麼多錢。」

      這關智賢屁事!智旻想這樣吼,但是他知道智賢會幫車敏赫還錢,所以忍著沒說。

      「不還錢,賭場的人會斷了他的手」,柾國繼續說。

      這又關你屁事!智旻現在想吼這一句,但是偏偏一樣只能嚥回肚子裡。

      「我得去美國一趟」,智賢坐在沙發上,像隨時都會碎掉的玻璃娃娃。

      「不行!」,智旻開口否決,現在去那裡,要是被車敏赫連累了怎麼辦?搞不好車敏赫會賣了阿賢還錢。

      「可是敏赫他⋯⋯」,智賢焦急地說,但柾國打斷他的話,「我也不贊成」,柾國微微皺著眉,一臉嚴肅,但狀若關懷的說,看得智旻差點吐了。

      「為什麼?」,智賢大聲地問。

      「我去過美國,那裡的賭場通常背後的靠山都是黑道,你去了幫不了車敏赫,還可能連累他。」

      「那現在怎麼辦?」,智賢惶然無助地看著柾國,又看著智旻。

      「這樣吧!」,柾國略略思索,那模樣再度讓智旻作噁,「我在那有認識的人,我請他幫忙,送車敏赫回來,雖然博士學位沒能拿到,但至少人平安就好。」

      智賢訝異地說,「可以這樣嗎?讓敏赫回來?」

      「當然可以,你不用擔心」,柾國滿是把握地說。

      智旻看著柾國惺惺作態地演戲,覺得柾國虛偽的要死,也只有像智賢這樣不知道田柾國的身分,不了解田柾國的人,才會以為田柾國是個大善人。

      「我等等就打電話請人幫忙,你先不要胡思亂想,一有消息,我就立刻跟你說」,柾國滿是溫情地叮嚀。

      「好,真是謝謝你」,智賢滿臉都是感激,他已經完全相信柾國可以幫他救車敏赫回來。

      然後柾國告辭,智旻主動說要送他下樓。他們一前一後地走出大門,站在電梯前面。智旻按下電梯按鈕,兩個人看著電梯樓層顯示。

      「你想幹什麼?」,智旻先開口。

      「什麼我想幹什麼?」,柾國微微笑,目光盯著樓層顯示。

      「五十萬美金,車敏赫根本還不出來!」,智旻壓抑著憤怒道。

      「我又不是借給他」,柾國安閒地道,抬起手摸摸他的金錶。

      智旻目光跟著移動到柾國的手上,那錶至少也值五萬美金,「所以你怎樣都要把錢算在阿賢頭上?」

      「阿賢啊⋯⋯這暱稱真可愛⋯⋯」,柾國拇指撫過錶面,彷彿在愛撫這暱稱。

      智旻渾身雞皮疙瘩,等這股感受過去了,電梯門在這時開了,柾國跨步走了進去,智旻只得跟上。

      「阿賢他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沒跟他說!」,智旻一踏進去,就急著開口。

      「唔⋯⋯」,柾國按上電梯門,將兩人關在狹小的電梯裡,然後微微低頭看著眼前的智旻,慢條斯理地啟唇問,「你不跟阿賢說的原因是什麼?」

      「不要叫他阿賢!」,智旻連聽都不能聽,柾國喊阿賢的語氣彷彿智賢是他的人一樣,讓人火大極了,他憑什麼這樣喊阿賢,「我沒跟他說是因為⋯⋯因為⋯⋯」,智旻的憤怒急切慢慢洩了氣,「因為⋯⋯。」

      「怕智賢知道他哥哥幫人洗錢,是一個非法集團的會計,不是他心目中偉大的哥哥,而這會讓他失望,非常失望⋯⋯」,柾國一字一字地道,犀利的目光看穿了智旻的想法,「我們清衍派讓你丟臉了。」

      智旻臉色煞白,捏著拳頭,不知該怎麼回應。

      沒錯,智旻幫人洗錢,幫著流氓做壞事,他一點罪惡感都沒有,對他來說,世間本沒有純粹的善人,像崔東根那樣的人,一開始對他爸爸跟他們兄弟多和善啊!結果說翻臉就翻臉,嘴臉醜惡的要命。

      但智賢不一樣。

      智賢善良天真,充滿正義感,是智旻最疼愛的弟弟,這世上最在乎的人。

      這也是為什麼智旻平常對柾國恭順不敢踰矩,但是事情一旦跟智賢有關,智旻便沒辦法像以往一樣對柾國態度恭敬。

      現在柾國冷冷地提醒他,智旻意識到自己若是惹怒了眼前的人,他跟智賢被斷手斷腳都是輕的。

      想到田柾國對付那些背叛他的手下,手段有多麼殘酷,智旻後腦一片麻木,冷汗一下子冒了出來。

      驀地一聲大笑,「哈哈哈哈」,柾國扶著額,一手在空中揮著,「哎唷喂呀,我的媽,哈哈哈哈哈⋯⋯。」

      智旻臉由白轉紅。

      竟然,竟然又是這樣。

      「朴智旻,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柾國笑到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電梯門在這時候開了,救了智旻一命。

      柾國還在笑,智旻羞憤地走出電梯,誰知道還沒跨出電梯門,人被用力拉回電梯裡,智旻轉了半圈,人重新面對柾國。

      柾國扣住智旻的手,一手把電梯門按上,將智旻壓在電梯門上。

      電梯運轉的聲音停了下來,密閉的空間裡,完全沒有風。

      智旻驚訝地仰頭看向柾國,他看到柾國明亮的眼眸,那裡還殘存著笑意,智旻立刻想起剛剛的事,他掙扎著想掙脫柾國的箝制。

      柾國放開了他,智旻用力過度,一拳打到柾國的胸膛。

      智旻慌忙收回手,想著田柾國會打回來,他不是沒看過田柾國當著大家的面甩人耳光。

      空氣停止流動的電梯,智旻覺得自己就要窒息了。

      「與其擔心智賢知道這件事,還不如先擔心車敏赫能不能順利回來」,柾國眼裡的笑意消失,用蠻不在乎的語氣說話,智旻知道這才是柾國真正的模樣。

      不過至少,田柾國沒打回來。

      電梯裡一片寂靜。

      智旻又慌又怕,想狠狠揍眼前這個人,叫他滾得越遠越好,又想哀求他不要傷害自己唯一的親人。

      最後智旻抖著唇,咬牙問,「車敏赫會去賭錢,是您做的?」,智旻故意加敬語,講到「您」時,特別用力。

      「唔⋯⋯」,田柾國無可無不可的應,但他沒有否認。

      智旻眼睛慢慢睜大,然後他吸了一口氣,「您的目標是智賢吧,對吧!」

      「哈」,柾國剛剛的冷意消失,人又笑了,他拍拍智旻的肩,「還是我們會計哥哥清楚。」

      智旻腦袋一片空白,愣愣地看著柾國,任柾國拍著他的肩,人僵立在原地。

      清衍派頭目看上自己的弟弟。

      他該怎麼做?

      他能怎麼做?

      殺了他,然後帶著弟弟逃走?

      還是把弟弟奉上,笑著說「會長請笑納」?

      這兩種方法都不可能。

      怎麼辦⋯⋯怎麼辦⋯⋯該怎麼救阿賢?

      柾國拍著智旻的肩,彷彿說完這句,一切就決定了一般。事實上也是,他看中的人,還有得不到的?

      柾國望著智旻呆楞的臉龐,按開電梯門,電梯門立刻開了,外頭站著一個高大的人影,是池昌碩,一些公寓住戶看到電梯門外站著這個壯漢,都默默地走樓梯回家。

      打開的電梯門喚醒了智旻,他僵立的四肢猛地一震,望見柾國準備朝外走去,這次換智旻拉他回來。

      「做什麼?」,柾國皺著眉問。

      智旻雙手抓著柾國的上臂,低垂著頭,靜了好一會。

      門又再度關上了。

      「朴智旻?」,柾國的聲音帶著不耐。

      「⋯⋯我代替⋯⋯」,智旻低聲道,話語破碎在唇間。

      「什麼?」

      智旻仰起頭來,他臉上一片灰暗,仿若末日將臨,「我代替阿賢,可以嗎?」

      柾國把智旻的手從自己的手臂上抓下來,「在說什麼瘋話?」

      「沒,不瘋」,智旻的眼神絕望卻滿是堅定,「您看看我,我跟阿賢長得一模一樣,對吧對吧!」,智旻說話急切,內容像在推銷。

      「長得一模一樣又怎樣?」,柾國不為所動,「智賢喜歡男的,你喜歡的可是女的,你不會想跟我上床吧!」

      「我可以!」,智旻揪著柾國的上衣,表情渴求,「真的真的!我可以代替他!」

      柾國低眉端詳著智旻沒有說話,智旻可以感覺到柾國的目光從自己的眉、眼、鼻逡巡而過,最後落在自己的唇上。

      然後柾國伸手勾著智旻下巴,拇指摩挲智旻唇下的肌膚,像在考慮。

      智旻這輩子沒這麼煎熬過,他害怕柾國拒絕。

      彷彿過了一世紀,柾國終於把手放了下來,開口道,「可以。」

      

      

 

 

 

    文章標籤

    國旻 Kookmin Jikook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