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D52C0-E8CA-45D7-8297-1B1323A71539.jpeg

十四。柾國。

      「搬家?」,柾國坐在辦公桌後頭,聽秘書智淑說起會計先生準備搬家的事。

      「嗯,智旻找我探聽有沒有適合的房子,我想會長手裡有幾棟屋況不錯,地點也好的,就幫他問問」,智淑把柾國的茶重新倒滿,拿起柾國看完的資料,按照順序排列。

      「他一個人搬出來?」,柾國問。

      智淑搖搖頭,「智旻說是跟弟弟一起搬,不過他要找的坪數似乎更大,不只兩個人住。」

      「喔?」,柾國把筆放下,人往後靠在椅背上,看著他的秘書一語不發。

      智淑微笑,「我問了,智旻說要跟智賢,還有智賢的男友一起住,所以其中一間房間得大一點。」

      「他怎麼不乾脆搬出來,另外找房子一個人住?」

      「聽說是智賢不肯,智賢想跟哥哥住」,智淑把排好的資料放進文件夾裡,整理好後,抬頭笑著對柾國說,「不知道會長有沒有合適的房子?若是有,可以跟智旻討論看看?智旻這些年也存了不少⋯⋯。」

      柾國沒搭腔了,他擺擺手趕智淑出去。

      智淑笑容擴大,得體地說,「那會長先忙,我出去了」。

      走到門口,智淑手搭在門鎖上,好像想到什麼,回過身子,果然看到柾國拿起電話正要打。

      「怎麼?」,柾國揚起右眉問。

      「沒什麼,智旻說他想找漢江附近的房子」,智淑把門打開一道縫。

      「為什麼?」,柾國喊住了她。

      智淑忍著笑,停下步子,站在門口說,「智賢想騎腳踏車,他要哥哥跟他一起運動」,這次說完,智淑關上門,真的走了。

      對智旻來說,智淑秘書就像是他的阿姨一樣,智旻在國內念書的時候,一應事項都是智淑包辦,智旻不常跟當時的會長田秀宗接觸,反而都是跟智淑聯繫。後來到美國念書的時候,也是智淑隔海照料。所以這次找房子,他很自然的就想到智淑,拜託智淑幫忙。

      「真麻煩⋯⋯」,柾國在智淑離開後說,然後他沉吟一會,把電話打給幼兒園院長姜皓斌,交代了一些事項,把地址給了他。

      柾國來到斜對面的秘書室,開門走了進去,略過智淑瞭然的雙目,筆直走到智旻的電腦桌前,隔著電腦螢幕說,「我餓了,陪我吃飯。」

      戴著黑框眼鏡的智旻,張著大嘴,先是驚訝,「什什⋯⋯什麼⋯⋯」,柾國可以清楚看到智旻試圖冷靜,假裝一切都很平常,「我幫會長買回來?」

      「陪我吃飯」,柾國把話再說一次。

      「陪···飯⋯⋯」,智旻似乎要用這樣的方式,才能消化吸收柾國說的話。

      「對」,柾國把上半身傾過去,「你是我的男友不是嗎?」

      「啊噢⋯⋯」,智旻尷尬緊張地望了智淑秘書的背影一眼,智淑穿著套裝的背影不動如山,倒是旁邊的助理小蔡驚訝的轉頭,智旻忙道,「好!」

      馬的,這小蔡是有名的廣播電台。

      柾國滿意地微笑,智旻起身拿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從辦公桌後方走出來,柾國自然地把手放在智旻的後腰上。

      智旻低著頭,看得出來他很尷尬,「會長⋯⋯咱們先出去再說?」

      「都聽你的」,柾國一副很好商量的樣子。

      聽得智旻一呆,背上寒毛直豎。

      「怎麼?」,柾國溫聲地問。

      「沒!」,智旻拔腿就往外走,一路疾走到電梯口,拿手拼命戳電梯按鍵。

      才一會,柾國就站定在他後面。

      智旻以光速敲擊,按鍵都要冒煙了。

      「你⋯⋯」,柾國開口。

      說時遲那時快,電梯門飛快地打開,智旻衝了進去。

      「急什麼?」,柾國緩步踏進電梯裡。

      「⋯⋯怕您餓了」,智旻按下關門鍵,就臉朝著電梯樓層的按鍵,人動都沒動,把自己站成雕像。

      電梯靜了下來。

      過一會,「請您不要這樣」,智旻僵著聲音。

      「怎樣?」,柾國背靠上電梯牆,看著智旻的背影道。

      「就⋯⋯」,動手動腳的,「太親密的肢體接觸⋯⋯在這裡⋯⋯不太妥當⋯⋯」,智旻儘量委婉地說。

      「哦⋯⋯」,柾國雙腳交叉,手環在胸前,「不過可能不行。」

      「為什麼?」,智旻飛快轉頭問。

      「你是我男友不是嗎?」,柾國戲謔地道。

      一看到柾國笑,智旻扭回頭,繼續望著樓層按鍵,「⋯⋯嗯⋯⋯喔⋯⋯可可是⋯⋯」。

      柾國打斷他,「而且這裡我說了算,有什麼不妥的?」

      智旻默不做聲了。

      「還是算了」,柾國站正,「我不愛勉強人」,堂堂清衍派第二代頭目,不需要這麼屈就,柾國說完,剛好電梯門開了,他朝外走去。

      智旻牽住了他的手,跟著柾國走出電梯。

      柾國低著頭看著智旻,「心甘情願?」

      「心甘情願」,智旻說。

      「那好,走吧」,柾國挽著智旻走進停車場,坐上車後柾國把智旻的手放在自己大腿上,「以後你手都放這」,智旻僵硬地點頭。

      車子一路開到首爾郊區的豪宅,柾國流暢地把車停在車庫裡。

      柾國的房子沒幾個人來過,連智旻也是第一次來。

      草皮、游泳池、涼亭、樹木⋯⋯,宛如在拍韓版秘密花園。

      「改天再看」,柾國牽著智旻,帶著他往房子走。

      大廳是櫸木地板,有著落地窗,但設計很現代,陽光透過窗玻璃射入,在地板上留下幾何光影,智旻一走進來就踩在菱形的窗影下。

      還好原木給了一點自然原色,讓人覺得溫暖,要不然一點家的感覺都沒了。

      柾國拉著智旻到二樓的某間房門前,智旻正想著餐廳怎麼在二樓的時候,柾國把門打開來,一片閃光掠過智旻的雙眼。

      四面牆壁全是光潔晶瑩的鏡子,智旻張著嘴,不由自主地被柾國帶進房裡。

      一踏進來,就發現連天花板也是鏡子。

      「這⋯⋯」,智旻仰頭,從天花板的鏡子裡,可以清楚看到他自己呆萌的表情,然後他看到柾國的手摟上他的腰,智旻連忙把頭低下來。柾國臉埋在智旻的頸間,親吻智旻脖子上的肌膚,柾國手用力摟緊,智旻身軀立刻貼在柾國的身上。

      「不是⋯⋯吃飯嗎?」,智旻拉長脖子,彷彿這樣就能拉開兩人的距離。

      「等等」,柾國開始把智旻上衣褲子的扣子解開,「先吃你。」

      智旻漲紅著臉聽柾國這樣說。

      大白天的,性慾就這麼旺盛,簡直禽獸⋯⋯,智旻腹誹。

      「抱緊我」,柾國舔咬著智旻鎖骨凹陷的地方。

      智旻依言將手環在柾國的脖子上,從鏡子裡可以看到柾國把手放在智旻的大腿上,勾起他的雙腳,接著托起臀部,抱著智旻人到床上。

      鏡子忠實地呈現每一個細微的動作。

      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房間裡一片明亮,光線灑在智旻身上,讓他的肌膚白裡透光,柾國趴跪在智旻上方,嘆了一句,「真好看⋯⋯。」

      智旻光裸著身軀躺在床上,身材精瘦,腰身窄細,雖是男性,但又眼眉姿態卻滿是媚意,完全引人犯罪。

      「你什麼都不用做,就讓人想上你」,柾國說。

      「說什麼呢⋯⋯」,智旻別過頭去,幾次都一樣,田柾國的眼神就是猛獸,讓人沒法跟他對視。

      「只有我」,柾國撫摸智旻的腰腹,低低地道,「只有我⋯⋯」。

      智旻疑惑柾國後頭沒說完的話,他眼神瞥過來,「只有你怎樣?」

      柾國沒有回答,他解開自己的衣服,脫掉褲子,趴在智旻身上親吻智旻的身軀。

      「只有你怎樣?」,智旻忍耐著柾國親吻所帶來的搔癢。

      柾國的回應是用力吻上智旻的唇,反覆親吻智旻的唇瓣,智旻喘著氣,不知該怎樣反應,他沒有這樣激烈的熱吻過。

      「⋯⋯採擷」,柾國邊親邊說,聲音含混在兩人粗重的喘息和唇舌糾纏的聲音中。

      智旻雙唇濕潤紅腫,「什麼?」

      柾國離開智旻的唇,他額前瀏海因為低著頭看智旻而垂落在眉間,臉龐因此陷在陰影中,柾國伸手撫摸智旻的唇,感受那柔嫩的觸感,「唉⋯⋯」。

      嘆什麼氣?智旻暗罵,他一點都弄不懂田柾國。

      智旻想著柾國會像上次那樣先幫自己弄出來,再開始做愛,但這次柾國直接就把智旻的腳扳起來,智旻的屁股被帶著往上,天花板鏡子裡可以清楚看到智旻的臀,還有那一處入口。

      智旻很有危機意識。

      「感覺怎樣?」,柾國問。

      智旻想殺人,但又不知道田柾國讓自己維持這個姿勢是想幹嘛,他只好艱難地道,「就⋯⋯涼嗖嗖的⋯⋯。」

      柾國笑了,智旻臉紅得能滴出血來。

      接著柾國低下頭,智旻驚恐地發現柾國不是像上次那樣幫自己口交,他唇包覆住那處入口,下一秒舌頭就探了進去。

      ··國!

      智旻想抽回雙腿,但柾國緊緊抓住他的腳踝。

      髒死了,啊啊,天哪,好髒⋯⋯。

      智旻緊緊閉上眼,卻發現這樣感受更強烈,他急著又睜開,映入眼簾的就是柾國埋首在他的股間,他的臀被高高抬起,他聽得到柾國親吮的聲音⋯⋯。

      無處可逃。

      柾國的舌頭往甬道內某處舔弄,一開始很輕柔,等到智旻適應了,柾國就毫不留情地攻擊那一點。

      「啊啊~~」,所有的念頭遁去,智旻的腦海陷入一片狂亂,他在床上猛烈地呻吟,主動將臀部送入柾國的唇,索求更多,他的陰莖挺立,不斷地射出白濁的液體。

      等到柾國停下來的時候,智旻茫茫然地呢喃,「不⋯⋯」。

      鏡子裡映照著的智旻,全身酡紅,那處又紅又濕,外頭大腿根部還可以看到些許的牙印。

      柾國擦擦嘴,眼睛晶亮,看著智旻說,「你喜歡對吧?」

      是,沒錯,就算這很髒,智旻必須說田柾國有全世界最色情的舌頭。

      然後柾國像上次一樣幫智旻擴張,這過程不算短,但是柾國滿是耐心。

      再怎樣不喜歡跟男人上床,但這兩次跟柾國上床的經驗,可能整個過程讓智旻感覺很羞,但他沒辦法厭惡這件事。

      不會只求滿足自己的性慾,總是待智旻都準備好了,才開始進入。

      「兩個月了,你變得更緊了」,柾國額上冒著汗,「我再放進去一指,你忍耐一下?」

      智旻把腮幫子靠在柾國的肩膀上,不去看柾國晶亮的眼眸,「⋯⋯隨便」,說不出來,沒辦法假掰地說討厭、不喜歡。

      反正所有的反應田柾國都看在眼裡,何必逞強。

      「你的筋好軟,這樣的姿勢你也做得來⋯⋯」,柾國讚嘆說。

      智旻別過臉去,避開柾國說話的氣息,牆上鏡子裡,他看到柾國跪在床上,自己的雙腳掛在柾國肩頭,兩人身軀交纏在一起。可以看到柾國手指濕漉漉地抽插,柾國健壯的背部肌肉跟著鼓動,突起的臀部線條,那條青色的龍攀爬在上面。

      接著柾國把手指收回來,腰臀貼著智旻的大腿根部往前挺,兩人視線在鏡子裡交錯,這一瞬柾國進入智旻的體內。

      柾國動了起來。

      智旻別開目光,不去看牆上鏡子裡的倒影。

      柾國望著鏡子說,「看看,智旻你看」。

      「不要」,智旻咬著唇說,這次感覺跟上次又不同了,好像沒那麼痛,是習慣了?

      「看著,看著我」,柾國盯著鏡子喚。

      智旻只好抬起眼眉朝鏡子瞥去一眼。

      鏡子裡的柾國目不轉睛地盯著智旻,他正在用力。

      肌肉、汗水、動作、顫抖,他們結合的地方⋯⋯清清楚楚。

      像一部色情影片在牆上放映,主角是他和田柾國。

      智旻難以壓抑滿腔的情慾,陷溺在柾國的眼神裡,毫無招架的能力。

      在高潮來臨的時候,智旻猛然領悟柾國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你的一切,任我採擷。

      只有我可以。

 

 

 

 

 

十五。柾國。

     躺在床上,智旻驚訝地看著柾國手中的托盤,「這什麼?」

      「泡菜泡麵」,柾國拖盤裡放著一個黃色的小鍋,用鍋蓋蓋著,他人全身赤裸。

      「你煮的?!」,智旻光著身子驚坐起。

      「嗯,這裡沒其他人」,柾國很理所當然地說,「只能是我煮的。」

      「我還以為你會叫個披薩或是請五星級大廚煮飯送來⋯⋯」,智旻驚訝地喃喃。

      「那會先餓死」,柾國實事求是。

      「那怎麼會有麵?」,智旻又問。

      「櫃子裡放了兩大包」,柾國聳聳肩,走到床邊,「你吃不吃?」

      「⋯⋯吃」,智旻的確很餓,他接過托盤,望了望床鋪,「只是這怎麼吃⋯⋯?」

      柾國好像也注意到了,他想了想,又往外頭看了看,說一聲,「端好」,智旻還沒意會過來,柾國已經一把把被子掀開。

      「哇」,智旻驚呼,趕緊端好拖盤,柾國彎腰抱起他,一路走到廚房前的餐桌那,用腳勾開餐椅,把智旻擺上去。

      智旻瞪著柾國,把拖盤放下。

      「再看下去,你就不用吃了」,柾國提醒他。

      智旻連忙把蓋子打開,拿起筷子,呼呼呼地夾麵來吃。

      吃了兩口,智旻深覺這樣讓人盯著看實在不好消化,「你的呢?」

      柾國揚揚下巴,示意智旻他的麵也在鍋裡。

      「要不拿個小碗來?」,智旻好聲好氣的建議。

      「你餵我不就好了?」,柾國也好聲好氣的建議。

      「我比較喜歡人家餵我吃飯」,智旻委婉拒絕。

      「那簡單」,柾國一把搶過智旻的筷子夾了麵,「來~」。

      智旻嘴角抽抽,「你先吃」。

      也好,柾國把那筷子麵吃掉,重新夾麵,然後,「啊~」,把麵放到智旻的嘴前,智旻的嘴唇都碰到麵了,智旻試著拒絕,但柾國趁他開口時,把麵塞進他嘴裡。

      柾國很滿意這樣的吃麵方法,他自己吃一口,然後又塞一口給智旻。

      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地吃著麵,吃到一半的時候,智旻突地笑了起來。

      「怎麼?」,柾國從嘴裡抽出筷子,咀嚼麵條時問。

      「你剛剛⋯⋯」,智旻一笑就停不下來,「你剛剛光著⋯⋯光著屁股⋯⋯哈哈哈哈⋯⋯煮麵」,智旻笑得厲害,想到那畫面,他實在忍俊不住。

      「是啊,現在我們兩個還光著屁股吃麵呢!」

      「噗」,智旻笑得更厲害了。

      「你笑點這麼低啊!」,柾國也瞇著眼笑。

      智旻笑著笑著,留意到柾國目光,智旻的笑慢慢停了下來,帶著不自在地說,「吃麵。」

      「好啊」,柾國還是瞇瞇地笑,夾了麵餵智旻吃。

      智旻細細咀嚼著嘴裡麵。

      嗯⋯⋯好像⋯⋯有點親密⋯⋯。

      某些生疏的,客套的東西在剛剛的笑聲裡逝去,取而代之的是某種很輕微,很淡,但沒辦法忽略感受,讓手腳的束縛鬆開了些,呼吸順暢了些。

      上次好像也有這樣的情況,柾國抱著自己躺在床上的時候。

      是不是,脫去了黑道大哥的身分,田柾國跟他的情人就是這樣相處的呢?

      智旻以為很了解柾國,但現在他不是那麼確定。

      吃完麵後,柾國抱著智旻又回到床上,「再待一會?」

      被人這樣細心的對待,智旻微微紅了臉,「⋯⋯好」,反正老闆都放自己假了。

      天色已暗,智旻沒兩下子就睡著了。

      柾國小心地爬下床,把棉被塞好,赤著身子走出臥房,關門前還望了床上的人影一眼。等到了外頭走廊,柾國皺著眉望著他手裡的手機。

      有一則來自美國的訊息。

      柾國直接回撥電話,「詹姆,你找我?」

      「田,這邊有些狀況想問問你的意見。」

      「是上次你跟我提的韓先生的事?」

      「不是,是車敏赫。」

      柾國疑惑,「車敏赫還能怎麼了?」

      「我們發現有人在注意他,可能是上次的事引起一些人的好奇」,詹姆懊惱的說,「應該是他的室友發現不對勁,結果事情就被傳了出去」,說到這,詹姆試探地問,「讓他自生自滅?」

      「不」,柾國果斷否決,「保護他的安全,讓他回來,越快越好。」

      詹姆一聽驀然明瞭,然後他笑了。

      柾國罵了句粗話,接著直接掛上電話。

      看著詹姆被人掛電話,站在他旁邊的刺青壯漢開口問「被罵了?」,要是智旻在,而且還認得出來的話,就會知道他是曾經開車接送金謹惠,有過一面之緣的人。

      詹姆點點頭,好笑地把手機收起來。

      「你少管閒事。」

      「也太大費周章。」

      兩人同時開口,然後對視無語。

      詹姆先轉身離開,他哼著歌,「There's so many things you should have told her,But night after night you're willing to hold her, just hold her.Tears on your shoulder⋯⋯」。

      要是田在這⋯⋯,「真是嫌命太長」,壯漢冷哼。

      首爾小天使幼兒園。

      今天狀況有點多。首先就是宋慶雅,早上遊戲時間跌倒了,偏偏當時她嘴裡咬著拇指,送去醫護室後,包了一大包在拇指上,得隨時提醒她不要去弄繃帶。吃點心的時候,梁政賢把旁邊的閔琇美弄哭了,琇美哭到把點心都吐出來了。上畫畫課的時候,朴碩漢把水彩顏料擠上了天花板⋯⋯。

      智賢忙到下午,孩子們都放學回去,終於可以喘口氣,喝杯茶的時候,院長姜皓斌提起他有認識的人打算把房子租出去,「想找認識的人去租」。

      智賢的同事劉銘德立刻就說,「智賢正在找房子呢!」

      智賢本來想說大概聽聽就好,沒想到院長介紹的房子地點很不錯,就在捷運站附近,而且房租意外地便宜。

      「不過房東說好了,只租給兩個人」,院長補充了這麼一句。

      聽到這智賢就氣餒下來,他要找的是三個人住的。

      「先去看看嘛!」,院長鼓勵,「搞不好房東很好說話!」

      智賢想想,也好,反正就多看多比較。

      院長把房東的電話給了智賢,嘴裡迭聲說著一定要去看看,說得智賢都覺得不去看看會傷了院長的一片心。

      於是下班後,智賢打了電話過去。

      接電話的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先生,聽到是姜院長介紹過來的,立刻熱情地說「好啊好啊,現在過來看嗎?」

      智賢跟房東約好,立刻就搭捷運過去。也才兩站就到了,車站兩旁都是吃的,房子前面路口就一家大賣場,生活機能也太好了。

      智賢忍不住點頭。

      環境非常整潔,保全先生看起來很有氣勢,光是一張臉就可以嚇跑很多歹徒。

      房東姓金,在大廳沙發上等智賢。人長得瘦瘦小小的,年紀大概在50歲上下,頭髮白了一半,眼尾處有兩片黑斑,瞇著眼笑時,斑點會皺起來,看起來很有滄桑感。

      房子在十三樓,高度剛好高過附近建築物,景觀就開闊了些。

      竟然有陽台!智賢激動地站在陽台上,看著遠方的景物山巒。

      走到廚房,裡頭一應俱全,還有烤箱!智賢想著他可以烤個餅乾給哥哥給小朋友給院長⋯⋯。

      兩個房間,全都有對外窗,獨立衛浴⋯⋯。

      一輪看完,智賢雙眼滿是星星地詢問房東,「租金多少?」

      「一年保證金一千萬」,房東和藹的笑。

      這根本不可能!智賢驚喜地望著房東,「真的?」,好想立刻搬進來住。

      「我不缺錢,只希望能租給上進的年輕人」,房東這樣說。

      我超級上進的!智賢內心吶喊。

      「不過,只給兩個人住」,金房東說。

      智賢肩膀掉了下來,「為什麼?」

      金先生雙唇抿緊,「不為什麼。」

      接下來智賢撒嬌、哀求、淚眼汪汪地看著房東,花招百出,但怎樣金房東就是不鬆口。

      智賢嘆了口氣回家去了。

      一直等到晚上快十二點,智賢才等到他哥哥智旻的開門聲。

      「阿旻⋯⋯」,智賢只有在非常不滿的情況下才會這樣喊他哥哥。

      「阿賢你還沒睡?」,智旻驚訝地望著趴在餐桌上的弟弟,他扭頭向牆上的鐘看一眼,「都快十二點了,明天幼稚園不開?」

      「開啊⋯⋯」,智賢雙手攤在桌上,下巴磕著桌面,嘟嘴問,「你去哪了?」

      智旻登時臉紅,「嗯⋯⋯喔⋯⋯」。

      一個人影從智旻後方走出,智賢探頭看,一看清對方,智賢眼睛亮了起來,「是柾國啊!」,然後智賢驀地,「啊~~」。

      看著智賢瞭然地笑,智旻不自在地清清喉嚨,「你等我有事?怎麼不先打個電話來?」

      「打了,可是沒人接」,智賢語帶抱怨,但是他的表情不像。

      智旻窘得要死,只好趕快問,「所以到底是什麼事?」

      智賢挺起胸膛,熱切地把自己今天看房子的事說了一遍,「那房子真的很棒!」,他這樣下結語。

      「那很好啊!」,智旻不解,「所以你在煩惱什麼?」

      柾國在後頭插嘴問,「智賢要搬家?」

      「不全是啦」,智賢揮手,「是敏赫要回來了,這裡不夠住。」

      「啊~」,柾國了解地點點頭,「是挺小的這」。

      智賢摸摸鼻子,有點不好意思,「所以才想找一間三個人住的房子⋯⋯」。

      「三個人?」,柾國皺起眉頭,「怎麼要三個人?」

      智賢理所當然地道,「我,哥哥,敏赫,三人啊!」

      「智旻要跟你們小倆口一起住?」,柾國微笑,「不會太閃了?」

      智賢紅了臉,智旻趕緊解釋,「阿賢他跟我從以前就說好要一起住。」

      「可是現在車敏赫不是要回來?嗯⋯⋯不會不方便嗎?」,柾國提問。

      「不會的!」,智賢拼命搖頭,「哥哥跟我們一起!」,智賢說這話的模樣,彷彿怕哥哥不要他了似的。

      「⋯⋯噢」,柾國突地露出失望的表情。

      「怎麼?」,智賢開口問,智旻也一臉疑惑。

      「我想跟智旻一起住⋯⋯嗯⋯⋯不過⋯⋯如果你們已經先說好⋯⋯」,柾國惋惜地說。

      智旻傻眼,田柾國什麼意思?

      智賢也愣了一下,然後他反應過來,「哇噢⋯⋯對吼⋯⋯呵呵⋯⋯也是」,最後他嘻嘻笑地說,「我懂我懂」。

      智旻在這幾秒中也意會過來了,他僵著臉不知該怎麼反應。

      柾國朝智賢露出你懂我懂的表情,然後他伸出一隻手摟著智旻的腰,另一手托起智旻的下巴,滿含感情地說,「我時時刻刻都想跟智旻在一塊⋯⋯。」

      智旻渾身雞皮疙瘩,難受得緊。

      智賢微笑地看著在眼前放閃的兩人,然後他想到了什麼,嘆了口氣道,「其實⋯⋯那房子的房東要求只能兩個人住⋯⋯」。

      「那剛好」,柾國笑著看懷中智旻窘迫的模樣,得寸進尺地牽起智旻的手,放在唇邊親了一下,「就讓我們兩對各過各的甜蜜生活⋯⋯」。

      「呵呵呵呵⋯⋯」,智旻乾笑,試著把手抽回來,偏偏又怕智賢看出端倪,真是愁死他了,「不~太~好~吧~」。

      「怎麼不好?」,柾國眼睛飄向智賢,「要不然乾脆這樣,我那裡大得很,讓智賢跟車敏赫一起搬過來⋯⋯」。

      智旻變了臉色,「不!」,智旻趕緊問智賢,「阿賢,那房子真有那麼好?」

      「嗯⋯⋯」,智賢點點頭,「連房租都便宜⋯⋯。」

      「那好,你跟車敏赫一起住!我搬去跟柾國住!」,智旻飛快地說。

      「這樣嗎?」,智賢捨不得哥哥。

      「對!就這樣!」,智旻轉頭,迅速地啄了一下柾國的臉頰,「我好想趕快搬過去跟柾國住喔~~~」。

      柾國笑意盈盈地看著智旻。

      智旻也「含情脈脈」地回望柾國。

      智賢看著這對熱戀中的情侶,拍著桌子站了起來,「好吧!」,熱戀情侶轉頭望向他,智賢嘻嘻笑對柾國說,「你要好好照顧我哥哥啊!」

      柾國深情款款地啟唇,「當然,我會把智旻捧在手心上呵護的」。

 

 

 

 

十六。智旻。

      再次站在這黑色臥房裡,智旻思考著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不到一個月,自己就有了男友,還火速跟對方同居。

      詭異的是,這當中還沒有愛情的成分。

      這進度不對吧!

      一個小蘿蔔頭在身邊竄來竄去,仰著頭問「智旻叔叔要跟我們一起住了嗎?」

      「對」,小蘿蔔頭的父親在背後這樣回答。

      然後這小蘿蔔頭又開始竄來竄去,「太好了太好了~~~」。

      怎麼這麼高興?

      智旻暫停思考進度的問題,改將目光放在那個竄上竄下的小身影上。

      這小子這麼歡迎自己來住?不記得他有這麼喜歡自己啊⋯⋯。

      俊英又跳了回來,再度仰著小臉問,「智旻叔叔要跟我玩嗎?」

      「不⋯⋯」,還沒拒絕,後頭的聲音再度幫自己回答了,「去吧!」

      「耶~~~」,於是智旻就被他認為的賊小子給牽出臥房了。

      到了門口,智旻抬頭望向柾國,柾國點點頭說,「東西我幫你整理,你安心地陪俊英吧!」

      就這樣,智旻呆呆地坐在俊英臥房的地板上,看著俊英玩小汽車。

      俊英咯咯地笑,不斷把小汽車推到智旻的膝蓋前,然後要智旻推回來,光這樣,俊英就笑個不停。然後又拿了皮球來,牽著智旻要智旻起來,兩個人拍皮球玩。

      正當智旻開始想黑道老大的兒子這麼天真可愛的時候,俊英拿了一整組槍枝模型玩具出來,很溜地照著順序把這些槍枝的名字念了一遍。

      這才正常,智旻想。

      「這玩具,俊英會帶去學校玩嗎?」,智旻忍不住好奇問。

      「沒有」,俊英搖搖頭,「喜歡的東西要自己保管好」。

      也是⋯⋯。

      「你不喜歡玩這個嗎?」,俊英歪著頭問。

      「⋯⋯我對這個不熟」,智旻實話實說。

      俊英歪著頭想了想,然後跳起來到房間裡的置物間去,找了一本書出來。

      「是恐龍圖鑑!」,智旻眼睛亮了。

      「我們一起看!」,俊英說。

      「好啊!」,智旻小時候就對恐龍很感興趣,可是後來到首爾就沒什麼機會延續這個興趣。

      俊英一屁股坐在智旻盤著的雙腿間,仰頭對智旻問,「我坐這裡?」

      這孩子長得真好⋯⋯,智旻感嘆,讓人沒辦法拒絕。唉,未來不用當什麼黑道老大,就去當男偶像,一定會征服全世界的⋯⋯。

      於是智旻懷裡坐著一個小蘿蔔頭,兩個人聚精會神地看著智旻手上的恐龍圖鑑,小蘿蔔頭時不時伸出手指,指著圖鑑上的恐龍問問題,畫面溫馨美好。

      雖然蠻意外的,但智旻發現自己度過了一個很愉快的晚上,直到柾國來叫他們倆洗澡。

      智旻的行李柾國已經幫他收拾好,智旻直接到浴室裡洗澡就好,什麼都不用拿。

      洗好走出浴室,尷尬立刻從四面八方湧來。

      當時怎麼就開口說要搬來住呢?越想越是懊悔⋯⋯。

      智旻不知道他人該坐哪,站哪。

      柾國經過他的身邊,帶著一抹神秘的微笑。

      智旻頭皮發麻。

      然後浴室門關上了,智旻得到緩刑,他移動步子坐到床邊,想著等等該不會又要那個啥的⋯⋯。

      「喀」的一聲,門被打開小小一道縫隙,一張小臉擠在那縫隙裡,是俊英。

      「請問我可以進來嗎?」,俊英小聲地問。

      「可以啊!」,雖然這房間不是自己的,但好歹這小子是房間主人的兒子,怎樣也能進來的吧!

      俊英光著腳丫子一溜煙跑進來,撲到智旻身上,兩個人倒在床上。

      俊英一下子就笑了,惹得智旻也笑,兩人在床上搔癢,笑到喘不過氣,智旻完全忘了剛剛在擔心的事。玩了好一會,俊英跟智旻雙雙躺在枕上喘氣,俊英的臉頰紅噗噗的,翻過身子,窩在智旻懷裡,智旻拿被子幫他蓋上。

      「第一次有人搬進來住」,俊英說。

      智旻愣了一下,仔細想想好像是這樣。

      這麼大的房子⋯⋯。

      「會無聊嗎?」,智旻問。

      俊英點點頭,又搖搖頭。

      智旻疑惑。

      「機器人有時候會來」,俊英說。

      「機器人?」,是掃地機器人嗎?

      「鄭鈞熙」,俊英說了一個名字,「他會來這裡幫我寫功課。」

      「是⋯⋯你同學?」,晚點得來問問阿賢了。

      俊英點點頭,然後說,「我明天找他來,我們三個一起玩。」

      從沒聽過俊英提起過別的孩子,⋯⋯玩伴嗎?

      「智旻叔叔⋯⋯」,俊英突然神秘兮兮的,智旻感覺好像來到藍鬍子的家,有不好的事要發生了。

      「我可以叫你媽媽嗎?」,俊英這麼說。

      智旻嚇了一大跳,「怎麼⋯⋯為何要這樣叫我?」

      「你跟阿爸還有我,我們一起住」,俊英認真的解釋,他的眼睛又大又亮。

      「一起住不代表就是家人」,智旻也認真的解釋,「而且我是男的。」

      「一起住就是家人!」,俊英皺起眉,撅著嘴。

      智旻覺得好笑,他搖搖頭,「不是」。

      「媽媽不來這住,她跟弟弟住,他們是一家人,我不是」,俊英說,「住一起的,才是家人!」

      好笑的情緒沒了,一股酸酸的感覺從心坎裡湧上,智旻想好好跟俊英說,可是對著這雙大眼,智旻喉嚨乾乾的,說不出口。

      過一會,智旻說,「你可以喊我別的,嗯,喔,我不是你媽媽,嗯,我是男的⋯⋯」。

      「爸比!」,俊英飛快地說,好像說慢了,智旻就會反悔。

      嗯⋯⋯好吧⋯⋯,智旻緩緩地點頭,一種被賣了,還脫了好多層皮賣了的感覺油然而生⋯⋯。

      俊英鑽進智旻的懷裡咯咯笑,「明天我們一起吃飯,一起上學!」

      想太多了,一起吃飯還有可能,怎麼可能一起上學⋯⋯。

      不過看這小子興奮的模樣,還是別掃興吧!

      柾國洗好澡,披著浴袍走了出來,「俊英怎麼跑來了?」

      智旻立刻又緊張起來,還好俊英開口說,「今晚我要在這睡!我睡中間!」

      「不行」,柾國撥撥頭髮,「回你房間去睡!」

      「噢⋯⋯」,俊英小臉垮了下來。

      智旻不假思索,「就讓他在這邊睡吧!」,說完智旻也驚訝自己會這麼開口要求。

      俊英小手摟住智旻的脖子,「爸比爸比爸比⋯⋯」的狂喊。

      柾國看了看智旻,智旻摟緊俊英,就怕這對父子吵起來。

      「好,你留下來」,柾國鬆口答應。

      智旻鬆了口氣,抱著興奮地跳著的俊英躺下來。

      於是在智旻也想像不到的情況下,他人夾在田氏父子中間,躺在床上睡覺。

      黑暗的臥房裡,智旻感覺到柾國的手伸過來摟住自己的腰,他的呼吸噴在自己的脖子上。智旻連動都不敢動,房間裡響起俊英的聲音,小小聲地,壓著嗓音地,「爸比,你香香的⋯⋯」

      智旻從柾國的箝制裡,伸長脖子,對著身旁的俊英說,「因為我剛剛洗澡了啊」,他也跟著壓低聲音。

      「嘻嘻」,俊英小小聲地笑,「我喜歡你的味道。」

      是沐浴乳吧?智旻想。

      就聽到「我也喜歡」的聲音傳入另一只耳朵裡,是柾國刻意壓低嗓音的聲音。

      智旻雞皮疙瘩滿身,脖子耳朵癢得要命。

      「爸比,明天我們也一起睡好嗎?」,俊英軟軟地要求。

      「好」,智旻想也沒想,他現在巴不得俊英每天都跟自己睡,好讓自己可以逃過狼爪。

      「嘻嘻」,俊英又發出那小聲的笑,像小兔子一樣。

      「智旻」,柾國親吻智旻的髮際,耳殼,「你想讓我兒子看我們做愛?」

      柾國的聲音很輕,俊英聽不到,但是智旻聽得很清楚,他不自覺下腹一陣騷動,想著旁邊這人果然禽獸,連兒子都在床上也不怕被聽到。

      「你不說話?」,柾國故意滿是氣音地問。

      智旻忍無可忍地轉頭過來,張口咬了柾國的鼻子一下,「別吵!」

      做完這些,智旻愣住了,柾國也是。

      「你們在做什麼?」,俊英軟軟的聲音傳了上來,「爸比?阿爸?」

      「沒!」,智旻飛快答道,「睡吧!俊英!」,說完,智旻背轉過去,背對著柾國,抱緊俊英。

      「晚安」,俊英開心地說。

      「晚安」,智旻也說。

      一切歸於平靜。

      智旻繃緊神經,感覺身旁男人的反應。

      一開始什麼都沒有,過一會,男人的手移到自己的腰上,後頸處被人親吻了一下,接下來就什麼都沒有了。

      智旻放鬆緊張的情緒,沒多久跟著懷中俊英均勻的呼吸,一起進入夢鄉。

 

 

 

 

 

 

      

 

 

 

 

 

 

 

 

 

    文章標籤

    國旻 Kookmin Jikook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