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智旻。

      一個小人兒站在俊英旁邊,臉上帶著羞赧的微笑,他的名字叫鄭鈞熙。

      「啊~~原來就是你啊!」,智旻微微蹲下身子,偏過頭去看他。

      鈞熙低著頭小聲地說,「您好⋯⋯」。

      「你好啊!唔⋯⋯」,一看就是會被俊英吃得死死的人,智旻在心裡同情。

      今天一早,智旻醒來的時候,還沒意識到自己人在哪,只覺得全身動彈不得,看了看兩旁,就明白為何自己會連動都動不了。

      田家父子一人佔據一邊,把自己像抱枕一樣抱得緊緊的。

      難怪晚上會做惡夢。

      這對父子一個樣!

      然後就是俊英去上學,智旻原本也想像以前一樣上班去,但是柾國拉著他睡回籠覺,「你在這不是一樣可以上班?」

      智旻突然想到,對吼,現在是在他老闆家,不是跟弟弟智賢一起住,不用再假裝上班族了。

      於是智旻又躺回去睡場回籠覺。

      一直到下午一點,兩人才起來吃午餐。

      接著柾國出門去忙,智旻待在家裡。

      到了下午四點半,俊英回來了,還帶著他的小跟班,也就是鈞熙來了。

      「阿賢跟我說你從釜山轉學過來的?」,智旻問鈞熙。

      鈞熙點點頭,他鼓起的雙頰讓人想捏一把,嘴唇飽滿紅潤,沒講話的時候,翹起來的模樣像在撒嬌。

      哎唷,好像陶瓷娃娃喔⋯⋯。

      相較之下,田俊英的眼睛也太大了⋯⋯。

      智旻東看看西看看,然後嘆一口氣,生平第一次羨慕弟弟的工作。

      小朋友真可愛。

      「去玩吧!」,智旻說。

      「一起!爸比,我們一起!」,俊英大聲地喊。

      好吧⋯⋯。

      於是一個大人兩個小孩,坐在客廳地毯上,玩著俊英的高鐵。智旻埋頭苦幹,鋪設軌道,他聽到鈞熙小聲地跟俊英說,「好像智賢老師喔⋯⋯」。

      這孩子以為自己說的很小聲嗎?都聽到了好嗎?怎麼全世界的小孩再怎麼樣都說不了悄悄話⋯⋯。

      「鈞熙啊」,智旻找話跟孩子聊,「你以後想做什麼?」

      「我嗎?」,聽到智旻問他,鈞熙受寵若驚。

      「嗯啊!」

      鈞熙看了看俊英,然後轉頭回來看著智旻說,「我想當護士。」

      「護士?」,雖然現在男性護理師人數有增加,但畢竟還是少數,怎麼鈞熙會想當呢?「為什麼?」,智旻問。

      「我想幫俊英包紮,要是俊英受傷了,我可以幫他」,鈞熙靦腆地說。

      智旻傻了。

      反觀俊英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智旻從他弟弟智賢那,已經先知道這兩個孩子相識的經過,可以說鈞熙就是苦主,難不成鈞熙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上次金泰勇欺負我,把我的助聽器搶走,是俊英幫我搶回來的」,鈞熙軟軟地解釋。

      有這回事?「怎麼智賢不知道?」,看樣子小孩的世界也不好混啊⋯⋯。

      「智賢老師不知道,我們沒有跟他說」,鈞熙看了看俊英,似乎不確定這個能不能說。看到俊英不甚在意的模樣,鈞熙鬆了口氣。

      原來如此。

      「那個助聽器是爸爸買的,金泰勇那個死胖子竟然敢拿走」,俊英撇撇嘴。

      而且俊英搶回來的原因搞不好還有一個,就是鈞熙得聽清楚他大爺在說什麼⋯⋯。

      「俊英不喜歡我聽不清楚他說的話」,鈞熙補充。

      果然⋯⋯。

      孩子啊⋯⋯,智旻內心對鈞熙的同情直線飆升。

      鈞熙萌萌地笑,「俊英他不會在背後笑我,他會到我面前講話,我喜歡跟俊英聊天。」

      因為他都當著你的面說你機器人啊~~~田大爺不需要在背後說人壞話,他不用!

      聽完鈞熙說的,俊英得意地笑,惹得智旻捏他下巴一把。

      「哎唷」,俊英皺眉揉著下巴,「爸比好痛捏!」

      痛死你,誰讓你猖狂!跟你爸爸一個德性!

      「我去倒杯水給你們喝」,智旻拍拍屁股站起來。

      才到廚房把水倒好,兩個小朋友在客廳裡就吵起架來了。

      「嘿嘿嘿⋯⋯⋯怎麼了怎麼了!」,智旻拿著杯子衝出來,水都濺到地板上。

      就看到俊英氣得臉鼓鼓的,鈞熙一臉惶恐,在他們倆中間的地板上是高鐵列車的火車頭,上頭的輪子摔壞了。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鈞熙緊張的臉都白了,「我沒要拿,我沒,我不是⋯⋯」。

      「到底怎麼了?」,智旻皺起眉來,「俊英你說。」

      問了半天,才知道剛剛俊英把火車頭拿給鈞熙看,鈞熙不敢拿,火車頭就掉到了地板上。

      智旻看著氣鼓鼓的俊英,在心底嘆氣。

      自作孽不可活,活該。誰讓你第一次見面就把人推倒在地上,現在拿東西給人家,人家當然不敢接了。

      只是,俊英怎麼就改變態度了?

      想到剛剛鈞熙說要當護理師幫俊英包紮,俊英那得意又開心的表情。

      哎唷,這孩子還真是⋯⋯。

      鈞熙走到俊英旁邊,拉著俊英的衣服道歉,「對不起⋯⋯俊英⋯⋯拜託⋯⋯不要生氣⋯⋯」。

      俊英生氣地道,「不拿就不拿,以後我的東西你都不准碰!」

      「田俊英!」,智旻也生氣了,「鈞熙已經道歉了!」

      「哼」,俊英彆扭的轉頭。

      唉,要是阿賢在就好了,自己根本應付不來兩個小朋友。

      智旻現在一點都不羨慕弟弟的工作了。

      最後,俊英怎樣都不肯跟鈞熙說話,智旻無奈,只好讓鈞熙先回家。

      鈞熙回去之後,俊英一個人窩在地板上,把另一個火車頭拿來,從左推到右,又從右推到左。

      智旻蹲在他面前,「俊英啊,鈞熙不敢拿是因為他之前幫你撿橡皮擦,你把他推倒,所以他才不敢拿你的東西。」

      「我不認識他,他拿我的東西,我當然揍他!」,俊英硬聲硬氣,把火車頭從左推到右。

      「那現在你又拿東西給他。」

      「我跟他認識了啊!」,俊英理直氣壯,火車頭從右推到左。

      「可是鈞熙不知道啊!」,跟孩子講道理怎麼這麼累啊⋯⋯,阿賢你在哪?

      「哼,不拿就不拿,誰稀罕!」,刷地一聲,火車頭飛快回到左邊。

      「田俊英,有話好好講不行嗎?」

      俊英不說話了。

      「你喜歡鈞熙,想跟鈞熙玩,就要講清楚」,智旻直接提出建議。

      俊英虎著臉,仍然沒有說話。

      算了,「以後鈞熙不理你了,看你怎麼辦!受傷流血死掉了,看你怎麼辦!」,智旻氣得說完,站起來不理俊英了。

      俊英倔強地低著頭,不過至少火車頭不再開過來開過去了。

      吃飯的時候,智旻跟俊英沒有什麼交談,吃飽後就各自回房去。智旻打了電話給智賢,智賢正在新的租屋處整理房子,他不像智旻搬進一間什麼都有的豪宅,等一切安頓好,可能要花一個禮拜的時間。

      智旻把俊英跟鈞熙吵架的事說了一遍,最後問他該怎麼做。

      「你先別責備他了,也別哄他,等明天我看看他們倆個怎麼樣,再決定要怎麼做」,智賢這樣說。

      好像也只能這樣。

      「明天我過去幫你打掃吧!」,智旻抓抓下巴,「嗯⋯⋯我明天有特休⋯⋯」,其實沒有,但反正沒耽誤到工作,田柾國應該不會說什麼。

      「好啊!」,智賢也毫不客氣,「你有鑰匙自己開門啊!」,說到這智賢突然笑起來,「搞不好門口保全還分不出差別來!」

      對呀,長得一模一樣,保全應該會以為是智賢回來打掃。

      晚上十一點,智旻躺上床,今天俊英沒有吵著要一起睡了,跟鈞熙吵架他心情不好。於是智旻一個人滑著手機,直到撐不住睡意,閉上眼睡著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嘴唇上有奇怪的感覺,智旻迷迷糊糊拿手推的時候,手被人抓住。

      「唔⋯⋯走開」,愛睏得要死,不要吵。

      「智旻⋯⋯」,對方邊親邊喊,「智旻⋯⋯」。

      奇怪的夢。

      「不要⋯⋯唔⋯⋯走開⋯⋯睡覺⋯⋯」,智旻含含糊糊地說。

      對方笑了,然後又親了過來,「你不起來,我就不讓你起來了⋯⋯。」

      講什麼⋯⋯。

      對方的手往下滑,探進智旻的褲子裡。

      智旻猛地醒了。

      一睜眼,暈黃的小夜燈下,田柾國的臉放大在胸前。

      「終於醒了」,柾國笑了,在燈光照射下帶著股邪意。

      看到這張臉,智旻混沌的腦袋理解了現在的情況。

      噢⋯⋯這肉慾的傢伙回來了。

      偏偏俊英不在。

      「想拿小孩子當擋箭牌?」,柾國一眼看穿。

      「⋯⋯」,智旻抓著柾國的手,阻止他往下摸,「想睡覺」,實話實說行嗎?

      「你睡你的」,柾國親了智旻下巴,「我忙我的。」

      好想殺人。

      「要不你說我愛你」,柾國拋出一個提議。

      怎麼不去死⋯⋯,「我愛你」,智旻飛快地說,毫無靈魂。

      柾國沒說話,似笑非笑地看著智旻。

      智旻被看到惴惴不安了起來。

      田柾國眼睛是抽筋了喔?

      就在智旻以為柾國腦子壞掉了的時候,「再一次」,柾國總算開口。

      「啊?」,智旻忍不住訝異。

      「再說一次」,柾國輕聲道,他手移上來撫摸智旻的臉頰。

      神經病喔,「我愛你」,智旻邊說邊狐疑。

      田柾國的表情怎麼這麼古怪⋯⋯。

      搞不清楚這個人到底在想什麼。

      柾國手沒再動,智旻鬆了口氣。

      但緊接著,柾國人慢慢靠上來,智旻頭皮發麻地往後退,直到深深陷入枕頭裡。

      拜託不要⋯⋯,智旻內心哀號。

      柾國含住智旻的唇,舌頭探了進來。

      嗚,騙人,都依照要求說「我愛你」了啊,還不讓人睡覺!

      柾國撩起智旻的睡衣,把手探進去愛撫,智旻呻吟著抗議,但是聲音被柾國的吻封住。

      「再一次」,柾國離開智旻的唇,開口說。

      「不要」,智旻不肯了,「而且,說這個做什麼?」

      「說要談戀愛的是你不是嗎?」,柾國扯下智旻的褲子。

      智旻窘得要死,只好拉著褲頭,忙找其他理由,「我明天要幫阿賢打掃房子!」

      「呵」,柾國輕笑,把智旻的褲子一把扯下來扔到床下,在床頭上找潤滑液,「別擔心,小事」。

      「會爬不起來」,智旻仍在掙扎,但是柾國的手指已經塗上潤滑液,伸進去他的甬道,開始擴張。沒幾下,智旻就喘起來了,柾國專找他敏感的地方頂弄。

      「放心吧,會掃好的⋯⋯」,柾國咬了一口智旻的脅下,在「nevermind 」的「m」上留了一道牙印,「再說一次,說你愛我!」

      「才不要!」

      柾國伸出手指,翻過智旻的身子,濕答答的手掌拍在智旻的屁股上,「啪」,不輕不重,力道剛剛好。

      側躺在床上的智旻愣住了,下一秒他又羞又怒。

      這是把人當小朋友打嗎?打屁股?

      才要罵,後頭冷不妨的就被人侵入了,「噢」,然後就是一連串的挺進。

      智旻喘著氣,感受著下身傳來的快感,柾國托起他的腰,讓他趴在床上,突然又是「啪」地一聲,智旻隨著臀部被打的刺激弓起身子尖叫,「啊~」。

      「說愛我」,柾國哄著智旻。

      羞憤的感受起了轉變,有點像是委屈但仍然帶著嗔惱,應該是羞恥偏偏又讓人想討好撒嬌,智旻不由自主地道,「我愛你」。

      然後就是另一波衝刺。

      智旻沈浸在逐漸疊高的快感裡,不期然地,又是一聲「啪」。

      「啊~」,智旻下腹用力,白濁的液體灑在床單上,身體痛楚與快感融合,智旻已經不知道是害怕還是期待柾國打自己的屁股,不知何時會出現的「啪」懸宕在心口,讓人繃緊神經,以至於身體每一處都敏感萬分。

      「再說一次」,柾國粗喘著說。

      聽到這聲音,智旻腦海飄過了一絲自己掌控了柾國情緒的念頭,讓人心底一陣傲嬌得意⋯⋯。

      這念頭在後方又是一次拍擊後散去,「啪」。

      「我愛你」,智旻反射性地回答。

      「噢⋯⋯噢⋯⋯」,柾國摟著智旻的腰無法克制的衝刺,「智旻⋯⋯智旻⋯⋯再說一次⋯⋯」。

      就這樣,一直到兩人高潮,這磨人的打屁股才終於停止。

      結束後,柾國抱著已經洗乾淨的智旻,就著燈光,看智旻圓挺臀上的手印,淺淺的紅痕,是剛剛歡愛下的結果,柾國「啾」地親了智旻的臀。

      變態⋯⋯。

      智旻難以形容內心的感受,明明應該是羞憤無奈的,畢竟被人當小孩子那樣打屁股,但是田柾國一次又一次要自己說愛他,對自己愛不釋手的模樣,又讓人覺得田柾國才是服侍自己的僕人⋯⋯。

      而且更讓人難以啟齒的是,自己還蠻喜歡被打屁股的,被人打屁股竟然這麼爽⋯⋯。

      柾國再度親了一下智旻的屁股,手戀戀不捨地揉捏著。

      哎唷,不管了。

      睡覺。

      智旻閉上眼,不去看柾國纏綿滿足的眼眸,不去想為何被人打還這麼爽的事。

      沒多久,智旻感覺到柾國像昨晚那樣,從背後摟抱著自己,讓彼此的肌膚貼合在一起。過一會熟悉的體溫傳來,呼吸也是,智旻放鬆身軀,進入了夢鄉。

      跟柾國一起住之後,真要說有什麼不一樣,智旻會說「很方便」。

      尤其在他陪著智賢搬家之後,這樣的感受更深刻了。

      畢竟生活中總有一些雜事得處理。

      衛生紙沒了,帳單來了,西裝要送洗,馬桶不通了,男友的弟弟要搬家了⋯⋯。

      這又不是小說,可以作者一筆省略過去。

      這可是活生生的世界啊⋯⋯。

      所以,跟柾國一起住之後,智旻對於這樣的變化,還蠻開心的。

      有錢人真好。

      冰箱裡永遠有吃不完的食物,東西壞了永遠有人會送修,連上下班都有人接送,生活中這些惱人的雜事,柾國一手包辦了。

      所以智賢搬家,就有人幫忙打掃房間,甚至連搬家公司都找好了,智旻跟智賢只要在租屋處指揮搬家公司的人擺放物品位置。

      一切都安頓好了之後,智旻智賢兩人坐在新大樓的客廳裡,看著井然有序的房子,智賢對智旻說,「哥哥啊,柾國真是個好人!」

      「呵呵呵,是⋯⋯啊⋯⋯」,唉,上個月這個你眼中的好人才剛肅清幫裡的反動份子⋯⋯。

      「改天得好好謝謝他才行」,智賢說。

      「不用了!」,智旻連忙阻止。

      智賢會錯意,他嘻嘻笑著說,「知道啦!哥哥會好好謝謝他對不對!」

      傻弟弟,智旻嘆。

      客廳響起一陣手機鈴聲。

      兩兄弟一同低下頭看自己的手機。

      然後智旻接起電話,「喂⋯⋯來接我?現在?吃晚餐?」

      智賢把手機放下,又用剛剛那種賊兮兮的笑看著智旻。

      智旻別過頭去,繼續講電話,「阿賢也一起嗎?好⋯⋯」。

      掛上電話後,智旻開口說,「柾國等等來接我們一起吃晚飯」。

      「嘿嘿嘿⋯⋯看吧看吧⋯⋯哎唷⋯⋯真是黏踢踢的」,智賢仰頭一臉感嘆。

      智旻又羞又氣,這智賢一點都不知道自己的苦心,可是不知為何內心深處還真有點開心⋯⋯。

      沒多久,柾國就到了,智旻智賢下樓坐上柾國的車,任柾國載著他們,也不管柾國要帶他們去哪吃飯。

      餐廳毫不意外,是非常高檔的餐廳,採會員制。他們三人被恭敬地帶到一間包廂,一踏進去,就看到一整片落地窗,外頭是閃耀著燈光的首爾城。

      「哇⋯⋯」,智賢讚嘆地走近窗邊,「真漂亮⋯⋯。」

      夜晚的首爾城像鑽石一般閃亮,蜿蜒的漢江反射著月光,有如一條銀灰色的龍,穿行在城市的心臟裡。

      他們三人圍坐在窗邊,桌上點著燭火,裝飾著鮮花,是燭光晚餐。

      智賢咯咯笑了起來。

      「怎麼?」,柾國問。

      智旻完全知道自己的弟弟在笑什麼,但是他一點都不覺得有趣。

      「我是電燈泡,對吧!」,智賢對柾國這樣說。

      「怎麼會」,柾國當然這樣說,「你要是電燈泡,那我們還需要點蠟燭?」

      智賢仰頭哈哈大笑。

      也只有智賢會對柾國這樣的笑話給出這樣的反應,智旻是笑不出來的。

      第一道菜很快就上來了,是生菜沙拉。

      智賢跟柾國愉快地聊著生菜、夜景,甚至開始談起學校的事,智旻呆呆地聽著他們聊天,除了吃生菜,不知道還能幹嘛。

      不過智旻雖然沒加入話題,但是智賢顯然不打算放過他,他對著柾國問,「哥哥住你那都還好吧?他習慣滑手機滑到很晚,你得管管他。」

      智旻臉立刻紅了起來。

      搬到柾國那住已經一個禮拜了,這一個禮拜除了第二天滑手機滑到睡著,其他晚上,他的時間被柾國跟俊英佔據。俊英的話,就是陪他聊天玩玩具,柾國的話就是被他拼命吃豆腐,然後三個人擠在柾國的床上睡覺。哈哈哈,滑手機嗎?就算是第二天有滑手機,睡到半夜的時候,還被田柾國吵醒,打了一整晚的屁股⋯⋯。

      想到那些細節,智旻突然覺得生菜不夠,他沒東西可以啃來轉移注意。

      「好,他要是不聽我的,我打他屁股」,柾國笑著說。

      智賢再度仰頭大笑。

      智旻紅著臉,拼命拿叉子戳盤子。

      然後,智旻想到了什麼,「車敏赫不是快回來了?」,趕緊轉移話題吧!

      「嗯⋯⋯」,智賢笑容收了起來。

      「怎麼了嗎?」,看弟弟反應怪怪的,智旻開口問。

      「敏赫會提早回來」,智賢又恢復笑容。

      「那你剛剛怎麼了?」,智旻不解。

      「前陣子敏赫說有人在跟蹤他,有一次還在宿舍門口堵他,問了他一堆奇怪的問題⋯⋯不過,還好,隔天那群人就消失了⋯⋯」。

      「還有這樣的事?」,智旻直覺這樣的事跟柾國有關,但是為了不讓弟弟擔心,智旻開口安慰道,「既然已經消聲匿跡了,敏赫又要提早回來,不會有事的,你不要擔心。」

      「嗯」,智賢笑著點點頭。

      「他什麼時候的飛機?」,柾國驀地開口問。

      智旻緊張起來,「也許還沒訂機票呢!」

      「訂了!」,智賢笑得甜蜜,「九月二十號,早上八點五十到機場。」

      朴智賢⋯⋯,智旻低著頭閉了閉眼。

      「我找人接機吧!你應該要上班吧?」,柾國溫聲建議。

      「謝謝你,柾國,不過我請好假了」,智賢抿著嘴笑,「我會去接機的。」

      就跟你說你沒機會的,田柾國!

      濃湯上來了,智旻誇張地說,「好好喝喔!」

      智賢也好奇地品嚐看看,「嗯!真的,好好喝喔!」

      總算不再講車敏赫了⋯⋯,智旻鬆了口氣。

      接下來聊天的內容都很平常,三個人吃飽後,再度坐上車,送智賢回去後,柾國開著車子載智旻到漢江邊。

      「來吧!」,停好車後,柾國解開副坐的安全帶,對智旻這樣說。

      「啊?」

      於是智旻疑惑地下車。

      路旁停了兩輛腳踏車,柾國牽著智旻走到腳踏車前,「你騎這輛。」

      智旻傻眼地望著腳踏車,然後傻眼地看著柾國。

      柾國拿起腳踏車上的安全帽,先幫智旻戴上,調整安全帽的繫帶,戴好安全帽的智旻還沒反應過來,他一雙眼呆萌。

      柾國親了一下智旻的額,接著也戴上安全帽,示意智旻騎上腳踏車,「走吧!」

      還真的呀!智旻猶自不信,尤其是柾國一身黑西裝,打著領帶。

      清衍派老大在漢江邊騎腳踏車?穿著西裝皮鞋?

      「快」,柾國坐上腳踏車催促著智旻。

      智旻只好也坐上腳踏車。

      就看著柾國踩動踏板,放輪遠去⋯⋯。

      智旻趕緊跟上,然後他開始邊騎邊笑,一開始是咯咯咯地,接著越笑越厲害,最後幾乎是抖著身體騎腳踏車,好險沒摔下來。

      穿著西裝的柾國,還蠻像上班族的,要是再背一個背包就更像了。

      想到這,智旻又開始笑另一波。

      夜晚的漢江河邊,一個眉眼帶著戾氣的男子,後頭跟著一個笑得有點誇張的可愛男生,一路伴隨著河上月光騎腳踏車,真是⋯⋯浪漫⋯⋯。

      「哈哈哈哈」,智旻眼睛瞇成一線,讓人懷疑他笑成這樣還看不看得到路。

      智旻不知道的是,騎在前頭的柾國也瞇著眼笑。

      

 

 

十八。車敏赫。

      車敏赫回國了,智賢親自去接機,然後直接到飯店去洗塵。

      洗塵宴智旻也有去,在飯店的二樓餐廳。智旻到的時候,裡頭已經有三位客人了,主角倒是還沒到。

      出發的時候,智旻有問柾國要不要去,其實只是隨口問問,智旻心裡想的當然是不去最好,不過智旻知道如果自己明明有去,卻獨獨略過柾國,沒跟他說,好像欲蓋彌彰,顯得心虛,所以智旻還是問了。

      沒想到柾國乾脆俐落地拒絕了,「我有事」。

      也是,清衍派老大忙得要死,車敏赫算哪根蔥,值得他空出時間來,給車敏赫接風洗塵?

      只是原以為田柾國會想看看情敵長怎樣呢?然後順便幹掉他之類的,要不然也會斷個手掌,毀了對方啥的⋯⋯。

      智旻內心正嘀咕著,耳邊卻聽到柾國開口,「我送你過去。」

      「啊?」,智旻驚訝,啊啊啊!田柾國打算趁著送自己過去,動手解決車敏赫?

      「什麼時候?」,柾國俊美的臉龐猛地貼近智旻。

      智旻一緊張,低下頭喊,「明天中午!」

      「知道了」,說完柾國轉身就走了。

      於是智旻就這樣被柾國開車送來飯店,還約好吃飽後打電話給他,他會再來接智旻⋯⋯。

      呵呵⋯⋯被人專車接送,感覺真奇妙,站在飯店門口,智旻抓抓額前瀏海心裡感覺很不適應。

      一直這樣被接來送去的,好像某種重要人物似的。

      包廂裡三位客人都是車敏赫的同學和朋友,智賢也認識,智旻卻是一個也不曉得,智旻踏進包廂時,還有人以為他是智賢,一聽到智旻說自己是智賢的雙胞胎哥哥,都嚇了一跳。

      「哇!大發!真的?哇~」。

      因為這樣的關係,四個人一下子就聊開了,後來又陸續進來幾位,也是一樣的情況。

      「真的長得好像啊!」

      然後他們開始聊起車敏赫。

      智旻對車敏赫的了解大多是從弟弟智賢那裡得到的,畢竟當智賢認識車敏赫的時候,智旻正在美國讀書,等智旻回國了,換車敏赫出國,兩個人也因為這樣從沒見過面。

      在智賢口中的車敏赫,是一個善良體貼,又有抱負的人。

      反正就種種好⋯⋯。

      但是智旻對弟弟的眼光持保留態度,畢竟柾國這樣居心叵測的人,他都能看作是大好人了,他口中善良體貼有抱負的車敏赫, 之前還鬧出欠下賭債的事,雖然說這當中有田柾國在作怪,但是車敏赫好好的學生不當,只想著抄捷徑,一夜致富⋯⋯。

      顯然,這個有抱負,應該改成有野心⋯⋯。

      這群車敏赫的朋友、同學,口中所說的車敏赫,聽起來很有交際手腕,智旻看看現場的人,心裡也有同感。

      一場接風宴就來了這麼多人。

      一群人聊到一半,主角就出現了。

      「敏赫,歡迎你歸國!」,大夥對著走進包廂的男子熱情迎接。

      智旻探頭望去,一個身高適中,外表斯文的男子,穿著一件帽T、牛仔褲,外表看起來有點疲憊,但仍不掩高興的心情。智賢跟在他背後走進包廂,正站在他旁邊。

      這就是車敏赫了。

      完全就是智賢的菜⋯⋯,智旻感嘆。

      智賢從以前就喜歡帶著書卷氣的人。

      剛好跟智旻相反,智旻對這樣的男生沒有好感,可能在清衍派待過,智旻看過這樣的男生幫自己的女友拉皮條,對女友態度惡劣無比,在清衍派幹部面前卻是軟蛋。

      還不如粗魯不文,說話滿是髒字的男人,至少沒那麼噁心。

      當然,這是智旻的偏見,他決不會這樣跟智賢說的。

      車敏赫這個拍拍肩,那個握握手,寒暄了一下,就看到站在後頭的智旻,他愣了一下。

      「嘻嘻嘻」,智賢摀著嘴笑。

      車敏赫扭頭看了看身旁的智賢,再轉回去看智旻,旁邊的人看他這樣的反應哄然大笑。

      智旻有點不好意思,但是車敏赫反應很快的走過來跟智旻握手,「初次見面,您好我叫車敏赫,嗯⋯⋯我跟你同年。」

      是呀,智賢跟車敏赫同歲,自然也跟智旻同年了。

      雙方很快就決定好怎麼稱呼對方,叫名字就行。

      然後主客入座,大夥開心地吃飯。

      一頓飯吃得很久,他們從早上十一點吃到下午二點,決定要續攤的時候,柾國打電話過來了。

      「我去接你」。

      不是說好吃完再打電話請他來接的嗎?怎麼是田柾國先打來了?

      「可是我們還要去別的地方」,智旻遲疑地說。

      「我餓了,陪我吃飯」,柾國說。

      好熟悉的台詞喔⋯⋯。

      上次柾國這樣說的時候,被吃的人是自己⋯⋯,智旻摸摸鼻子。

      柾國頓了一下又說,「不然我叫車敏赫跟智賢一起來吃飯。」

      「不了!」,智旻飛快拒絕,「我陪你吃飯!」

      於是智旻拿著手機,滿懷歉意地對智賢和車敏赫說他得先走。

      旁邊的人立刻顯露掃興的表情,車敏赫卻笑著說,「也好,我剛下飛機也累了,要不改天我們大家再約出來聚一聚?」

      眾人看到車敏赫臉上帶著的倦意,想想也是,於是決定改天再來吃飯,於是一個一個又拍拍肩又搭著背,鬧了好一陣子,才都散了。

      車敏赫問智旻,「怎麼回去?」

      智賢立刻幫智旻答了,「哥哥有人來接!」

      智旻耳朵紅了。

      車敏赫登時瞭然,「喔~那我跟智賢先陪你,等人到了,我們再走。」

      智旻很想跟車敏赫說不用了,為了你的性命著想,但是智賢已經開朗地說,「好啊好啊,柾國是個很好的人,你們認識認識!」

      阿賢啊⋯⋯。

      智旻已經數不清這陣子內心無奈的呼喊有幾次了。

      於是他們三人站在飯店門口等。 

      沒多久,柾國黑色的賓士車出現,車窗按了下來。

      「嗨!柾國!」,智賢熱情地打招呼。

      「嗨!」,柾國手擱在窗沿上,上身傾靠在窗邊,他今天一樣一身黑色西裝,裡頭的絲質襯衫也是黑的,打著黑色的領結,瀏海梳向兩邊。

      車敏赫似乎沒預料到來接智旻的人這麼出色,而且從對方開的車,還有擱在窗沿上從袖口露出的機械錶,可以看出來對方蠻有家底的。

      智賢愉快地介紹車敏赫給柾國認識。

      「你好,我來接智旻吃飯」,柾國對車敏赫笑笑著說。

      「嗯,你好」,打過招呼後,車敏赫詢問柾國的年紀,一聽到柾國小自己兩歲,車敏赫就把敬語拿掉了。

      智旻硬著頭皮聽著,智賢也比柾國年紀大,一開始因為自己的關係,想說柾國是自己的上司,所以說話還蠻客氣的。後來到過柾國家幾次,在柾國特意的引導下,對柾國講話就很隨意,智旻知道這是因為柾國喜歡智賢。可是車敏赫算哪根蔥,這樣跟柾國說話,就連自己現在是柾國的「男友」,對柾國有時還會不注意就用「您」呢⋯⋯。

      而且,感覺車敏赫似乎認為柾國應該要對自己加敬語。

      「柾國是我公司的總經理」,智旻急忙出來解釋,希望可以避開這場危機。

      「啊~~原來是這樣」,車敏赫點點頭,「不過對智旻而言是這樣吧!」

      言下之意⋯⋯。

      「哥」,柾國突然開口,帶著笑意,「改天請您吃飯!」

      「哈哈」,車敏赫也對著柾國笑著說,「哪有這樣的道理,是哥請你吃飯!」

      無知所以無畏,智旻想。

      「上車吧!」,柾國提醒智旻。

      「喔喔,好」,智旻連忙坐上副駕駛座。

      柾國看智旻坐好,回過頭對智賢和車敏赫說,「先走了,智賢,敏赫哥」。

      聽得智旻頭皮緊繃。

      「拜拜,好好玩唷!」,智賢愉快地揮著手。

      終於,柾國踩下油門,離開了。

      智旻隔著車窗,往後看去,智賢和車敏赫兩人正在揮手叫計程車。

      「呼⋯⋯」,好險,沒鬧出人命來⋯⋯智旻坐正,人陷進座位裡,鬆了口氣。

      就聽到,「呵」一聲笑。

      智旻慌忙轉頭過來,柾國手握方向盤,看著前方的車子,臉上還帶著笑,但是眼神裡沒有笑意。

      「那個⋯⋯那個⋯⋯」,智旻開始想著要怎麼救自己弟弟男友的一命。

      這關係也太遠了⋯⋯,不是很想理他,但是他是智賢喜歡的對象,怎樣也要理他⋯⋯。

      「補償我」,柾國偏過頭來,望了智旻一眼,又掉回視線,看向前方。

      「啊?」,智旻愣住。

      還有這樣?不過對象不對吧!怎麼說自己都沒必要替別人補償啊!

      可是⋯⋯。

      「怎麼補償?」,智旻絕望。

      「說你愛我」,柾國輕聲地道,目光的專注地望著前方車輛,他的聲音混合在車廂微涼的空氣裡。

      「我愛你」,智旻遲疑地說。

      「嗯」,柾國微微點頭。

      然後,就沒了。

      就這樣?真的假的?智旻還在猶疑,但是柾國一副已經沒事了的樣子。

      好吧,這樣就沒事的話真是太好了。

      過一會,「嗯⋯⋯我們去哪?」,智旻開口,想說稍微聊一下,畢竟兩個人都在車裡,而且這個話題很安全。

      「回家」,柾國說,然後他莫測高深地勾起嘴角。

      回家吃飯啊?這個主意聽起來很不錯。

      沒多久,智旻就知道這個主意一點也不好了。

      柾國帶著智旻到他郊區的豪宅,在那滿是玻璃的房間裡做愛,等到能吃飯的時候,都已經晚上了⋯⋯。

      之後,智旻就了解了陪清衍派老大吃飯的真意。

      

 

 

    文章標籤

    國旻 Kookmin Jikook

    全站熱搜

    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